當前位置:首頁|biggest nipples in porn|biggest nipples in porn

biggest nipples in porn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24:54 | 48272個瀏覽


核心提示: 相親 見面有時會集中在某段時間,就像明星們在宣傳期趕通告一樣,最頻繁的一次是某個月連續見了四五個人,那叫一個累啊,比上班還累,可是冷清的時候,一年半載都沒有一個相親的機會。

     Joyce,就職于京城某時尚雜志,負責搜羅京城一切好吃好玩賣好東東的店兒。

  據說從大學開始,她就奔赴到了浩浩蕩蕩的相親大軍里,兩三年究竟見過多少人了?百八十號雖有點夸張,但是若干打是有的。

  相親見面有時會集中在某段時間,就像明星們在宣傳期趕通告一樣,最頻繁的一次是某個月連續見了四五個人,那叫一個累啊,比上班還累,可是冷清的時候,一年半載都沒有一個相親的機會。

   男方 介紹人帶著男方,女方介紹人帶著女方,在約定的某個地點,四人正襟危坐, 男士要落落大方、女士要笑不露齒。

  男方介紹下女方、女方介紹下男方,涉及到生辰八字、父母雙親、順帶著連七大姑八大姨都介紹一遍。

  在很多年輕人心中,相親就是這么一回事。

  何等尷尬、何等別扭。

  不過Joyce說現在人們的相親可不是這個樣子了,如果是這樣,換了她也不去。

  這次,就讓我們的相親達人Joyce給大家講述一下她的相親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鏡頭一:揭秘 相親桌上的那點事_ 女性  Action  地點:某麥當勞餐廳   人物:Joyce VS 連長  關鍵詞:無奈 哭笑不得 “巨無霸”  這次見面的男士是部隊上的,據說是一連長。

  于是乎,他覺得自身條件挺不錯的,自我感覺無比良好。

  在聊天的過程中,經常能聽到: “我可是連里的一把手,管著好多些人呢” “誰敢不聽我的,拉出去‘斃了’” “誰要 在我面前茲毛,就別在我連里待著了” …… 這樣一個有“權利”,有“地位”的男人,居然把相親的地點選在了麥當勞,也太不當回事兒了吧。

  整個過程中,“連長”同志的唾沫橫飛,手舞足蹈,從在學校里的牛瓣往事講到部隊里的光輝事跡,力求在我面前塑造一個絕種好男人的光輝形象,以至于讓我抬頭仰望把他當成偶像來膜拜,達到非他不嫁的地步。

  我只好埋頭吃我的薯條,味同嚼蠟。

  連長同志終于覺得累了,這次的約會該結束了,起身要走的時候忽然發現還有一個“巨無霸”沒有吃,于是他熱心地給我打包,非得讓我帶回家,“你可一定得帶回去,明天早上可以當早餐吃啊。

  ”  Ka  我個人非常反感愛吹牛的人,即使你很厲害,條件很好,也不能那么夸夸其談吧。

  做人要低調。

  后來他短信電話地騷擾了一陣子,于是我托介紹人委婉地拒絕了他。

    鏡頭二:  Action  地點:朋友家中  人物:Joyce VS 自由職業男  關鍵詞:厭惡鄙視  大學室友的男友的哥兒們——單身,我——單身,于是熱心的他們張羅著介紹我們兩人認識,于是在朋友的家里開個小型聚會。

  一見面,凳子還沒坐熱乎呢,男士便打開了話匣: “你家住哪里啊?” …… “誒,你那地界兒是樓房還是平房啊?” …… “對了,你爸媽是干嘛的啊?” …… “你家有車嗎?” …… “你現在一個月掙多少錢啊?夠花嗎?” …… 當時我有種進了局子的感覺,像是在錄口供。

  我心說:“管得著嘛你?”可是,終歸是朋友介紹的,多少還是要留點兒面子。

  于是,我避開和他單獨聊天,加入到大伙的游戲中。

  可是,這下讓我更郁悶!一大幫子人在打牌,我發現他還是一個特別斤斤計較、爭強好勝、愛耍小心眼的人。

  玩兒個牌都不能吃一點虧。

  以至于后來大家都不愿意和他玩了,就剩下我和他玩。

  結果他是一個勁兒地想要贏我,最后都和我杠上了。

  我想:我招誰惹誰了,怎么碰到這么一個男人啊!  Ka  我極度厭煩這樣的 男生:自以為是,斤斤計較,最可氣的是他還特別喜歡打聽別人的隱私:有車有房嗎?家里干什么的?月薪多少啊?真夠“務實”的啊!敢情先把我家底摸清了,再考慮要不要和我談戀愛啊!一陣子短信電話后,我沒有理會他,自覺停止了騷擾行動。

    鏡頭三:揭秘 相親桌上的那點事_女性  Action  地點:某餐廳  人物:Joyce VS 軟件工程師  關鍵詞:心儀愉快遺憾  雖然我相親無數,可是能見第二面的卻沒有幾個,成功率非常低。

  唯一一次成功的相親還在交往半年后無極而終。

  那天沒走進餐廳,就發現落地窗旁邊坐著一個帥哥,正是我喜歡的類型:小麥膚色、棱角分明的輪廓,突然很花癡地想:要是相親的男生是他該多好。

  此時,手機響了: “喂,你到了嗎?我就在靠窗的位子,穿著條紋的體恤。

  ” 我驚訝的發現,那個帥哥正好也在打電話,眼神交會的一瞬間,我像是被一萬伏的高壓電擊中一樣,天呢,真的是他。

  老天這次是開眼了啊!我那個心花怒放,真想跳起來。

  可是,我極力地控制住自己,對自己說:穩住!矜持!這次的談話無疑是超乎尋常的愉悅,除了對方是我喜歡的類型,并且得知我們兩家離得非常近,就連上的中學都僅隔著兩條馬路。

  我們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怎么20多年,就沒有發現附近還(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有這么一個人呢?可是,后來的一個月里,我沒有接到他的任何電話,我想:完了,沒戲了,人家沒有看上我。

  我開始審視自己,自我檢討,究竟哪里出了問題呢?當我對他徹底不抱任何幻想的時候,他再次委托介紹人問我愿不愿再次約會。

  后來得知他這一個月出差在外,忙得不可開交。

  但這也為后來我們的分手埋下了隱患。

  細心、溫柔,交往的半年真的讓我有了戀愛的感覺,可是由于他經常出差,平時見面溝通的機會少之又少,有時覺得他對自己的關心不夠。

  久而久之,本不深厚的感情再加上一些小誤會、小矛盾,分手就成了定局。

  就這樣,我唯一一場相親成功的戀愛就這么悄無聲息地結束了。

    Ka  相親這么多次,最重要地是要保持一個好心態:不要患得患失。

  就像我這次,雖然沒有成功,雖然我也會覺得失落,但是,你要記住,你的Mr. Right不是那么輕易就會被你遇到,相親只是認識個朋友,就像你面試了許多次,但仍然沒有找到自己心儀的工作一樣。

  而這中間你必須做到的是:能夠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

    鏡頭四:揭秘 相親桌上的那點事_女性  Action  人物:Joyce VS 汽車銷售  關鍵詞:“夭折”的相親五味雜陳  最近的一次相親,不能是相親,因為它還沒有被實踐就已經結束了。

  做雜志編輯經常會為了完成一期的稿子加班加點,就在我忙得四腳朝天的時候,一個阿姨給我介紹一個男孩,可是那會兒怎有心情去想這個,于是就拋在腦后,好不容易熬過那段時間,準備收拾好心情去相親,結果接到對方的電話: “喂,Joyce啊,最近好嗎? “那個、那個……” “最近我又見了一個女孩兒,覺得還不錯。

  ” “所以、所以我想著我們先處著,咱倆就先別見面了” ……  Ka  我能說什么呢?我還能說什么呢?都是單身,你不是人家女朋友,人家也不是你男朋友,都有各自的自由,你沒有時間見人家,還能讓人家耗著等你嗎?所以,你沒有時間的時候,機會只能留給別人了。

  我在想:萬一這個人是上天給我的,我豈不是虧大發了嗎?  現在,Joyce仍是單身,她堅持: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在她眼里:相親就是一項很正常的活動,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和運氣在周圍的同事、同學、朋友里找到合適的對象,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有和陌生人一見鐘情的浪漫邂逅。

  所以相親不失為一種結識異性的社交方式,更沒必要像有些人那樣聽到“相親”二字就談虎色變。

    達人心得:  一、當你對對方再怎么沒有感覺或是厭惡的時候,一定要保持自己的風度。

  即使你認為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這個人見面。

    二、相親時一定要有時間觀念,寧愿早點到在周圍逛逛,也不要遲到。

  尤其是女生,男生等女生的時代早已過去,何況你們只是初次見面。

    三、相親前最好先通過短信或是網上聯系,可以互換照片,通過簡單的交流有一個初步了解,比直接面對面效果要好。

    四、相親的地點最好選在咖啡廳或茶室。

  一來那里的環境不錯,價格也不會太高,點兩杯咖啡外加一點小零食,100元可以搞定。

  另外,相親的地方絕對不能大鬧,而且座位不能太相近,比如你們談話,周圍人都聽得見,這樣很傻,最好是隔開些距離,女孩也會感覺很自然。

    五、相親時盡可能少談論隱私:家庭收入、社會關系等。

  反正我是極其厭惡的。

  會讓人覺得你很物質。

  可以談談彼此的工作。

    六、相親后的反饋很關鍵。

  第一次見面結束之后,對于男生發來的短信,不管是否有好感都要禮節性地回復一下。

  如果不喜歡,就簡單回復而且隔一兩天再回復。

  (責任編輯:滕小蘭 實習編輯:李健萍) 那個崇 郡王,居然是宋太祖趙匡胤的侄子,宋太宗趙光義的長子—— 趙德崇!別看只是郡王,這趙姓嫡系血統的郡王,遠比異姓的藩王親王高貴太多。

  當然這個時候的皇帝還是趙匡胤,趙光義還只是晉王。

  趙德崇也只是郡王。

  對于宋朝歷史,張穎和也只是一知半解,歷史傳聞趙光義的長子因為沒當上太子,最后被氣瘋了,性情變的很殘忍,動不動就殺人砍人。

  這個崇郡王莫不會就是那個被氣瘋的‘神經病’皇子吧?想到這里,張穎和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倒是很解氣,這個崇郡王原來有‘精神病’隱患。

  哈哈哈···邢羽兒還美呢,若是她知道崇郡王日后是個‘神經病’看她還能不能笑出來。

   俞洛妍是一年前被囚禁在郡王府,也就是南唐覆滅期間被趙德崇這個‘神經病’囚禁了,原因不得而知。

  張穎和還從 鈴鐺口中得知,真正的俞洛妍深愛著崇郡王,愛到無法自拔的地步。

  可是崇郡王接連娶了正妻楊氏,側室彤夫人,以及現在的邢羽兒,卻始終都不肯娶俞洛妍,導致俞洛妍心灰意冷,終日尋死膩活。

  弄明白后,張穎和心都涼了半截,好半天才緩過神來。

  “ 21世紀的我是死了嗎?怎么死的?”想了半天才想起來,教練老公出軌女學員,被張穎和堵在訓練房的換衣間。

  暴跳如雷的張穎和按住女學員一陣暴打,連鼻子的假體都給她打出來了,老公嘉明怕出人命,就上前拉她,她又追著老公暴打。

  跆拳道教練出身的嘉明因為出軌心虛,也不敢還手,扭頭就往街上跑,張穎和在后面玩命追著打他,好像來了一輛卡車,之后的事情就不記得了。

  想不到睜開眼后,就到了這里。

  “這可怎么辦?還能回到21世紀嗎?我還沒來得及把老公‘下面’給廢掉就死了,這下可真便宜他了。

  ”出軌是張穎和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結婚時就說了,老公怎么滴都成,要是敢出軌,一定會親手把他‘剪掉’。

  “老天為啥不等多幾分鐘,等我把老公打殘后在讓我死。

  ”張穎和欲哭無淚。

  “這下好了,不在一個世界了,老公肯定會跟小三結婚,然后小三住著我的房,開著我的車,花著我的錢,睡著我老公,想想這口氣怎么咽的下?”21世紀的我,死時肯定是睜著眼睛死不瞑目。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回到21世紀,不為別的,就為了廢掉老公那根不聽話的 東西,讓他打一輩子光棍,不然這口氣不順,在另一個世界也會死不瞑目的。

  弄清楚一切后,張穎和心里憋屈的不得了,可也無計可施,一時間也想不到回21世紀的辦法。

  不得不接受現實,接受新的身份。

  只能迅速在腦海中調整自己的狀態。

  目前這具軀體實在是太虛弱了,連站起來都費勁,肯定在被囚禁的一年中,糟了不少苦頭。

  必須要先將身體養好,恢復體力后,在作打算!張穎和環顧一下屋內的環境,雖算不上破舊,但絲毫也沒有一點皇家的奢華。

  空間也不算大,擺設更是寒酸,只有幾張簡單的古式桌椅,一個木制屏風,簡易的一道幔簾將房間與外室隔開。

  花瓶字畫古董之類的珍貴擺設一樣沒有。

  “唉!這么寒酸!”張穎和暗自嘆息,不過想來也是,‘階下囚’能有什么好待遇。

  只是腳上為什么要鎖一條鐵鏈?是怕原主逃跑嗎?“ 美女,能麻煩你幫我倒杯水嗎?還有麻煩你幫我開了這鐵鏈?”鈴鐺瞪著一雙特別明亮的大眼看著張穎和,稚氣未脫的小臉上滿是疑惑。

  “妍 姑娘,你叫我美女?”張穎和一愣,反應過來,在21世紀,見女人習慣都稱呼‘美女’。

  “呃,對呀,你確實是個小美女啊!”鈴鐺確實長的也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圓臉,白里透紅的肌膚,唯一不足的就是太矮小了些。

  鈴鐺大大的眼中閃出一絲羞澀,羞怯的轉身跑去倒水去了。

  “妍姑娘請喝水!”鈴鐺很快就倒好水端了過來。

  張穎和實在太口渴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溫正好。

  一飲而盡后,驚訝的發現杯子居然是木質的。

  “宋朝不是該用宋青花的瓷器嗎?”張穎和很費解,但是渾身都酸痛,頭也疼的厲害,只想躺下來休息。

  “鈴鐺,幫我開了這鐵鏈唄,我又不是條狗!哪有把人當狗一樣給拴起來的!”張穎和抬了抬腳,鐵鏈“嘩啦啦”的響了一聲。

  鈴鐺一臉的難色,“鑰匙在崇郡王手里,只有崇郡王才能打開鐵鏈。

  ”“啊?這個死變態,神經病,不愛就不愛唄,還玩什么鐵銬捆綁,這年代也流行SM嗎?”張穎和忿忿不平的罵著,將腳鏈甩的嘩嘩響,“可真夠喪良心,死變態難怪沒命當皇帝,活該被氣瘋。

  ”遠處鞭炮聲和禮樂聲持續不斷的傳來,想來是那對‘雙賤合璧’的婚禮開始了。

  喧鬧聲很大,可以想象的出來婚禮十分的隆重。

  “切,納個妾有必要這么隆重嗎?像是故意炫耀一般,真讓人惡心。

  ”鈴鐺立在床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張穎和,這讓張穎和渾身不自在。

  “你這樣看著我,我睡不著的。

  ”“妍姑娘,你不用太刻意掩飾,哭出來會好受一些的。

  ”鈴鐺說話的神情認真又真摯,不像虛情假意。

  弄的張穎和滿頭霧水,“我為什么要哭?”鈴鐺的眼神懷疑中帶著憐憫,看的張穎和直發毛。

  “···妍姑娘真的不難過嗎?這已經是崇郡王第三次娶親了!”看著鈴鐺悲憫的神情,張穎和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俞洛妍,不是21世紀的張穎和,為了不讓鈴鐺懷疑,張穎和只好假裝難過一下下。

  “呃——!是有些難過,但我被氣的失憶了,許多事都記不住了,所以還好了,···那個有吃的嗎?”“啊?”鈴鐺大跌眼鏡的神情讓張穎和想笑。

  “餓了,有吃的嗎?”“···天啊,妍姑娘你居然主動開口要吃的。

  ”張穎和聽后,很詫異的看著鈴鐺,“難道我從前不吃東西的嗎?”鈴鐺揉著發紅的眼圈,好像自己要東西吃,她特別感慨一樣。

  “妍姑娘稍等,鈴鐺這就去傳膳坊!”說著鈴鐺便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這丫頭,別說,還真可愛!”張穎和渾身都痛,只想躺下來休息。

  還沒來得及躺穩,只一分鐘,鈴鐺又一陣風似的跑了回來。

  “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吃的呢?”鈴鐺看張穎和安然無恙后,靦腆的笑笑,“鈴鐺怕姑娘又做傻事!”張穎和不解,皺眉問,“做什么傻事?”鈴鐺又換成那幅憐憫的眼神,拉起張穎和的手腕,擼起袖子給她看。

  “天啊——!”一道道蜈蚣一般丑陋的傷疤,在蒼白纖細的手腕上格外觸目驚心。

  “這···這誰割的?是那個變態郡王嗎?”張穎和驚恐的看著鈴鐺。

  鈴鐺不說話,只是可憐兮兮的看著張穎和。

  張穎和明白了!這是俞洛妍自己割的。

  又看了下另外的手腕,傷疤更多,道道深可見骨一般的可恐。

  還有脖子上,胸腹部,都有割傷或者刺傷后留下的傷痕。

  天啊!難怪這具軀體這么贏弱,虛弱到躺著呼吸都覺得累,原來都是自殘留下的傷疤 。

  想必從前的俞洛妍對崇郡王是愛之深,恨之切,對自己是恨之深,責之切。

  身為南唐的郡主,父親是都虞候,手握南唐重兵。

  幾個兄長又都是擔任要職的將軍,她自然對南唐的軍力部署及作戰策略熟悉。

  兩軍對戰,一點點的疏漏都能錯失全局,更何況,這么個隱形人肉監控,在監視著南唐的一舉一動。

  崇郡王 利用俞洛妍的感情,利用她的單純,不斷的從她口中套取南唐的機密,從而采取對應的作戰計劃。

  難怪與北宋兵力相當的南唐,屢(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戰屢敗,最后亡國。

  被心愛的人算計,利用,欺騙,間接導致自己國破家亡,父母兄弟皆不得好死。

  最后又被愛人囚禁起來,并娶她的表妹,故意秀恩愛羞辱她。

  估計誰都受不了這種打擊,想一死了之。

  “鈴鐺,你放心,我以后都不會在做這種傻事了。

  ”“真的嗎?”“我保證!”張穎和伸出三個手指起誓。

  鈴鐺竟喜極而泣,“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唉,你快起來!我知道以前老是做傻事,讓你也跟著擔驚受怕,從今天起,你可以放心了,我會好好活著,誰死我都不會死,”“···妍姑娘!”鈴鐺抱住張穎和的腿哭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