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 免費 影片|性愛 免費 影片

性愛 免費 影片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2:36:50 | 41890個瀏覽


這么的想著, 光頭也就彪呼呼的回道:“好!你大爺我就給你這機會!讓你 小子跟我單挑!”可是光頭的話剛落音,那位眼鏡男就緊忙上前來勸阻道:“ 五哥,你還是別中了他小子的圈套吧!這小子太雞賊了!再說,五哥,這小子也不是啥省油的燈!”聽得這話,光頭可是不高興了:“臥槽!他小子不是省油的燈,難道我老五就是省油的么?”“不是!那個……”眼鏡男又是急忙道,“五哥,你聽我說,這小子還是挺 能打的,所以別中了他的圈套!”這話,光頭更是不愛聽,便道:“麻痹的!就他能打?我老五就是祟包了?就是個孬種了?告訴你們,我當年出來混的時候,你們還穿開襠褲呢! 老子當年就是拿著根扁擔,從菜潭村一直打到鄔柳鎮,就這么出名的!臥槽,就他小子再能打,又能咋樣?”眼鏡男忙道:“不是不是!五哥,你聽我說,我們都知道你挺牛的!都知道你挺能打的!但是也沒有必要跟他小子單挑不是?”忽聽這話,光頭不由得一愣,呃?對哦?我……我他媽憑啥就要跟他小子單挑呢?他算他娘個球呀?想著,他忽地扭頭瞧了瞧 楊小川……楊小川便道:“老子就知道你個禿子沒種,不敢跟老子單挑!就你這種沒種的貨,還號稱是他們的大哥呢?怪不得你們 琛哥剛剛會扇你,原來你還真是個廢物!”“臥槽!!!”光頭忽地一聲震怒,急得脖頸鼓鼓的,青筋外露,揮手就怒要給楊小川一個大嘴巴子……可楊小川忙道:“喂喂喂,你想干嘛?咱們不是說好了是單挑么?你這算他媽咋回事呀?”但,光頭那一巴掌還是打了下去……而楊小川則是仰頭往后一閃,閃躲了過去。

  忽見都這樣竟是沒有打著他小子,光頭更是有些激惱了:“喲呵?!!你這兔崽子!!!你真以為自己很能打是吧?!!”楊小川則是回道:“我沒覺著自己很能打,但是有種跟你單挑,你有嗎?”光頭這個激惱呀,忽地一聲令下:“松開他小子!!!”眼鏡男忽見情勢如此,又是急忙道:“五哥五哥,你……你還是冷靜一些吧!別中了他小子的圈套!他小子這就是激將法!”可光頭就是一股激惱:“松開他小子!!!老子管他什么激將法不激將法呢!!!就算是個圈套又能咋樣呢?!!就他小子還能打過你們五哥咋地?!!”見得五哥如此,沒轍了,其中有兩名單瘦的 小弟也只好朝楊小川那方走去,打算給楊小川松綁了……就這時,楊小川卻是急忙道:“等等!”忽聽這個,光頭來勁了:“咋了?你小子怕了?怕挨揍了?”“不是。

  ”楊小川回道,“先說好,咱們得立個規矩。

  ”“你小子說!”光頭忙道。

  楊小川便道:“那成,先好說,要是你一會兒輸了的話,不許再公報私仇。

  輸了就是輸了,咱們得按照江湖規矩不是?要輸得心服口服不是?當然了,贏也得贏得光明磊落了。

  ”“成!”光頭許諾道,“就按照你小子的規矩!”話畢,光頭沖那兩個小弟說道:“給他小子松綁!”于是,那兩個小弟也就上前來給楊小川松綁了……在那兩個小弟在給他松綁的時候,他小子的兩珠子則是在賊溜溜的瞄來瞄去的,貌似是尋機會逃走……事實上,單挑挑個球呀?楊小川這廝只不過是想找個機會開溜而已。

  再說,他早就看出他們的這個五哥有點兒二百五,所以他這激將法也是奏效了。

  待一會兒,給松了綁之后,楊小川這廝站起身來,裝模作樣的活動了一下手腕,然后又是活動了一下腳腕,裝出一副單挑前的準備……光頭瞧著,有些急不可耐了:“臥槽!你小子還有沒有完了呀?準備好沒?”可是哪曉得楊小川丟下一句‘準備尼瑪個蛋蛋呀?’,扭身就朝后窗的那方跑去了……忽見情況不對,光頭惶急嚷嚷了起來:“逮住那小子!!!別讓他跑了!!!”光頭的話還沒落音,就只見楊小川就縱身撲向了后窗……‘蓬!’兩扇破爛的窗戶百葉,一撞即開,只見楊小川整個人就撲向窗戶外了……可是意外的是,‘轟!’的一聲,便是一陣雞飛狗跳的……原來是咱們小川醫生不巧撲在了雞窩中,很是狼狽,弄得一身雞毛,滿頭滿腦都是。

  更加不巧的是,待咱們小川醫生惶急的爬起身來之后,就有一槍口瞄準了他……‘鏜!’潛意識中,咱們小川醫生說了句‘尼瑪個蛋蛋呀!’,然后整個人便是歪歪扭扭的又倒在了雞窩中……‘噗!’的一聲,一地雞毛濺起。

  原來又是中了麻醉槍。

  接下來發生了什么,咱們小川醫生又不知道了?只是那個開槍的平頭一臉得意的說道:“麻痹的,你小子再狡猾,能跑得過我這麻醉槍?我他媽早就說了嘛,這可是一個高科技時代了,懂么?”而那光頭則是扭頭沖平頭罵道:“高你妹呀?快去把那小子拖進來!”……一個小時后,縣城,近郊的一套仿古式四合院內。

  一位兩鬢斑白的老頭正站在窗前凝神的 望著窗外的風景,手里還攥著兩個核桃在轉動著,忽地,一位模樣還算憨實的老伯進了稟報道:“ 坤叔,阿琛來了。

  ”“嗯。

  ”那被稱為坤叔的老頭頭也沒回的應聲道,“叫他進來吧。

  ”隨后,不一會兒,只見之前在鄔柳鎮出現的那位矮戳戳的胖墩墩的背頭男,也就人稱的琛哥,他走了進來……聽著腳步聲,那叫坤叔的老頭仍是沒回頭,仍是就那樣的看著窗外,問了句:“秦羽國的那事辦得怎么樣了?”“嗯……”那位人稱的琛哥吱吱嗯嗯的,有些膽怯,貌似不敢說實話似的,但又沒轍,只好實話道,“還下落不明。

  ”坤叔面色忽變:“你怎么辦事的呀?”“嗯……那個……坤叔,是這樣的,本來是要辦妥了的,只是……只是后來被一小子給救了。

  ”“救了秦羽國的那小子是誰?”聽得坤叔那么的問著,那位琛哥有些膽怯怯的看了看坤叔的背影……那位坤叔仍是那樣,面向窗外,手心里在轉動著那兩個核桃。

  聽得阿琛沒敢吱聲,那位坤叔便有些氣怒的說了句:“我在問你話呢,救了秦羽國的那小子是誰?”“那個……”那位琛哥吞吞吐吐的,像是一時記不起來了似的,“就是……就是一個小村民,哦不,他說他自己是個小村醫。

  ”“小村醫?”那位坤叔忽怔了一下,然后又是問道,“哪個村的?”“是……好像是……小漁村的?”“什么叫好像是呀?到底哪個村的?”“小漁村。

  ”聽說是小漁村,那位坤叔又是忽怔了一下,然后追問了一句:“他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姓楊?叫楊什么……川?哦對了,叫楊小川!”“楊小川?!!”那位坤叔的臉色忽地變得格外的嚴肅了起來,嚴肅的有些嚇人,手心攥著的那兩個核桃也忽地停止了轉動……那位琛哥似乎也不明是咋回事,只好膽怯怯的點了點頭:“嗯。

  是的。

  楊小川。

  ”這話剛落音,也不知道咋了,只見那位坤叔忽地氣怒的轉過身來,一副怒要吃人的樣子,抬手就是一怒的掌拍在了那位琛哥的大背頭上……‘咔!’只見那兩個核桃在那位琛哥的(倆性故事)大背頭上被拍得粉碎的同時,一股鮮紅的血液就順著他額頭溜下來了……待那位琛哥反應過來之后,這才后怕的渾身一抖,當即就被嚇得尿了褲子,隨之只見他兩腿哆嗦得厲害。

  隨即,哪曉得那位坤叔又是怒的一巴掌扇了過來……‘啪!’隨著這一聲脆響,只見那位琛哥的頭都被打歪了。

  這時,那位坤叔才問道:“你們對他怎么樣了?”這一問,嚇得那位琛哥又是渾身一抖,哆哆嗦嗦的:“那……那、那個……沒、沒、沒對他怎么樣!就、就、就是……就是老五……老五把他綁起來了!”聽得這話之后,那位坤叔則是忽地震怒道:“馬上、立刻放了他!!!他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們這幫飯桶全他娘去陪葬!!!”這話嚇得那位琛哥的腿也不聽使喚了似的,便是‘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這會兒,鄔柳鎮。

  當楊小川再次被水給潑醒后,他仍是不知道自己目前身在何處,只是知道自己目前還是沒能逃脫賊窩,還在原來那幫家伙的掌控下。

  由此,他心里這個郁悶呀,心說,尼瑪,有種的話,你們就別他娘用麻醉槍呀!那光頭見他醒來,那個惱怒呀,沖他啐了一口痰:“呸!媽的!你這小兔崽子喜歡玩是吧?成,那你大爺我就陪你玩玩吧!”說著,光頭扭頭沖兄弟們一聲令下:“把這小兔崽子丟到那間小屋里去,老子要玩死他!”那位眼鏡男頓時不解,一臉困惑:“五哥,那個……秦羽國的女人不是關在那間小屋里么?”聽得這話,那光頭不由得沖那眼鏡男罵道:“媽的!你這狗娘養的四眼仔平時不是挺聰明的么?這回咋就他娘犯糊涂了呢?老子要把這小兔崽子給秦羽國的女人丟在一起,難道你不明白啥意思么?”那些個小弟們聽得這話,一個個都不由得哈哈的樂了起來:“哈哈哈……”然后,其中的那個平頭樂嘿道:“四眼,五哥的意思是要讓我們看現場表演,懂球了么?”聽得平頭這么的一說,他們又是哈哈的樂了起來:“哈哈哈……”楊小川則是忽地緊張了起來,臉頰隨之漲紅不已的,暗自心說,麻痹的,他們不會真想看老子和一女的搞啥現場表演吧?老子可還是尼瑪童子之身呢,這事……臥槽……盡管如此,但是這可就由不得他了。

  忽然,上來了四個弟兄,也就直接將楊小川給架走了……由此,楊小川慌是掙扎道:“喂!你們想要干啥呀?”那光頭則是得意的樂嘿嘿的回道:“你這小兔崽子不是喜歡玩么?那你大爺我就陪你玩玩唄!一會兒表演可要賣點兒力哦,否則的話,你大爺我就剁了你的那個玩意!” “嗯!”提到剛才發生的事情,郭 小美臉色緋紅穿著衣服和褲子,點點頭不敢說話。

  等郭小美穿好衣服之后,劉為民 忍不住 開口朝她問道:“你沒事,干嘛跑到這里跳水自殺呢!要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條小命真沒救了。

  ”劉為民也弄不清楚,郭小美沒事為什么要跑到這來自殺,真是太意外了。

  “我也不想的。

  ”郭小美說到這,眼神里一片黯然。

  經過這次大難不死之后,她也徹底想開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死亡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完成啊!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在面對劉為民的時候,郭小美很想把心里的委屈都和劉為民坦白。

  或許是劉為民咱的慈眉善目,老實可靠。

  又或者是剛才兩人發生了超友誼的關系,所以郭小美才這么容易朝劉為民敞開心扉吧!總之,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劉為民的位置。

  然后她就把自己的遭遇,一點一滴朝劉為民解釋起來。

  原來自從那日回家之后,趙元彬的父母隔三差五就數落郭小美是一個不能下蛋的母雞,整天只會浪費糧食。

  這讓郭小美心里十分的委屈和傷心。

  本來生不了孩子不是她的問題,只不過她為了顧及丈夫的面子,什么委屈都往肚子咽。

  誰知道趙元彬的母親得寸進尺,今天居然一言不合給了郭小美兩巴掌。

  這下讓郭小美心里壓抑的委屈徹底爆發出來,只見她一時想不開就跑到了這南頭山,然后躲在水潭邊上偷偷哭泣。

  再然后發生的事情,不用她說,劉為民也全都知道了。

  聽完郭小美的述說,劉為民這才發現她的右臉有一個淡淡的手掌印。

  “你一定很疼吧!”劉為民說完這話,右手不自覺摸著她的右臉,一臉關心道。

  “嗯!”摸著他伸來溫暖的大手,還有眼里憐惜的目光,讓郭小美心里一陣感動。

  一個見過一次面的男人就能如此關心人,而自己的老公卻對她冰冷漠不關心,這些都已經徹底傷害了郭小美的心。

  “劉醫生,謝謝你。

  ”郭小美一臉感動望著劉為民,然后撲在他懷里低聲抽泣起來。

  “我真的很痛苦啊!”“沒事,沒事了。

  ”劉為民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嘴里輕柔說道:“不管你遇見什么事都不要怕,一切有我。

  ”郭小美 聽見他這關心的話語,頓時心里的感動更加泛濫和增強了。

  而美人入懷的劉為民,聞著郭小美身上的香味,劉為民忍不住心動起來。

  撲入劉為民懷里的郭小美,察覺到有東西頂著之間小腹,頓時嬌顏上滿是羞澀的紅暈,嘴里忍不住開口問道:“劉醫生,你,你還想要啊!”“嘿嘿!剛才還不過癮,我們再來一次!”看見郭小美臉色潮紅的模樣,劉為民心里一動,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道。

  看見劉為民此時的模樣,還有剛才的瘋狂,郭小美是徹底嚇著了。

  她沒有想到劉為民看上去年紀大,可是身體素質一點也不比年輕人弱,剛才都已經戰斗了幾次,現在有蠢蠢欲動了。

  “我告訴你一個保準生孩子的訣竅。

  ”劉為民在郭小美耳邊吹著氣,輕聲說道。

  “什么訣竅?”生孩子可是郭小美心里最迫切的愿望,現在聽見劉為民這么說,她忍不住心動開口問道。

  “那就是……”劉為民說到這,安雙作怪的大手,順著郭小美衣服深入其中,攀上她胸前鼓起的內衣里,然后一臉享受揉捏起來。

  “每次完事之后,你要抬著屁股,等種子留在體內半個小時,不出一個月,你一定能懷上孩子。

  ”“真的嗎?”胸前受到刺激的郭小美,忍不住低聲嚶嚀一聲,右手緊緊抓著劉為民的背,然后兩個人又滾在稻草上。

  不一會,房子里又傳來兩人的喘息聲,還有人影彼此起伏的畫面。

  又一次激情過后,郭小美躺在劉為民的懷里,雙腿夾緊,面上潮紅閉著眼睛享受剛才的歡愉時刻。

  “小美,就讓我借給你種子吧!”劉為民撩撥著郭小美胸前的雪白,嘴里突然開口說道。

  “嗯!”郭小美閉著眼睛,回答道。

  反正現在他們都已經這樣了,郭小美也不想在找別人了。

  而且劉為民的給她的感覺十分美好,在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傍晚的時候,有溫存了一會之后的劉為民和郭小美在約定下次見面的時間之后,一起下山去了。

  “劉叔,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呢!”正在做晚飯的林 蘭花看見劉為民一臉輕松模樣,頓時眼里滿是疑惑開口問道。

  不知道為什么,林蘭花總覺得今天的劉為民神情有些不太一樣。

  而且在他從自己身邊路過的時候,林蘭花居然在他身上聞到了女人的味道,雖然這個味道很淡,可是鼻子靈敏的林蘭花知道,劉為民一定是去找女人去了。

  “我今天去給我父親拜祭了。

  ”面對林蘭花疑惑的表情,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嘴里解釋起來道。

  “對了,今天有病人來 看病嗎?”劉為民嘴里打著哈欠開口問道。

  今天消耗體力太嚴重了,就算劉為民的身體強悍,也有些扛不住了!“沒有!”林蘭花望著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頓(幼兒益智故事)時一臉關心道:“只有幾個來買了一些感冒藥。

  ”“劉叔,你要是累的話,先去休息吧!”林蘭花看到劉為民打著哈欠的模樣,連忙一臉關心問道。

  “也行,一會你們做好飯菜給我留一點就行了,我想去睡一會。

  ”劉為民望著正在桌子上寫作業的王桂,朝林蘭花囑咐幾句之后,就會自己的診療室休息去了,在這診療室的旁邊,劉為民有一張床上,平日他都是睡在診療室里。

  “嗯!”林蘭花望著劉為民走進診療室,然后關上房門之后,面上的表情五味雜瓶。

  她對劉為民出去找女人的事情,心里頗有些不是滋味,空落落的心里似乎有什么東西不見一樣。

  “咦!不對啊!”林蘭花心不在焉了半天,最后卻反應過來,以她的立場不應該生氣啊!雖然劉為民想要認王桂做干兒子,可這些話都只不過是順嘴一說而已。

  再說了,她以什么立場生氣呢!想到這,林蘭花頓時面若潮紅,她貌似想得太多了一些。

  “不行,我要給劉叔找一個媳婦了,要不然的話他出去和那些女人亂搞,惹出臟病那就不好了。

  ”林蘭花緊握著手里的湯勺,忍不住在心里暗暗說道。

  其實林蘭花根本不知道,她這是典型的吃醋心里,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劉為民當成了自己生命里的第二個男人。

  只是這時候她還沒有徹底明白,心里的真實想法而已。

  或許是因為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太過消耗體力,所以劉為民第二天日上三竿才從床上打著哈欠起來。

  等他醒過來洗漱之后,打開診所的大門,然后坐在診療室,吃著林蘭花給他留下的燒餅。

  然后望著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百無聊賴的發著呆,然后回味著昨天和郭小美的大戰細節。

  “老天果然對我不薄啊!”劉為民腦嘴里吃著燒餅,面上忍不住傻笑起來。

  “老劉,你大清早的坐在這里傻笑什么啊!”正當劉為民坐在辦公桌后面傻笑不已的時候,他從小玩到大好兄弟,南頭村的村長 陳大孔帶著一位年輕小女生走了進來。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什么事?”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看病,你就負責給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