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mandy sweet|mandy sweet

mandy sweet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55:09 | 7654個瀏覽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發出一陣嬌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著叫著,桃花的臉便紅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針,他挺納悶,桃花的反應怎么是這樣,好像是在干那事? 猶豫了片刻,祝少杰擔心會有什么不良反應,便將銀刺抽了出來。

   啊——— 桃花再次發出一陣長吟,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驚,趕忙將桃花扶起,連聲問:你怎么樣? 桃花身軟如骨,我……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我還想要,還想要。

   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堅決地叫桃花趕緊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 看著那枚銀針,陷入沉思。

   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麗,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麗的 身體好些了沒。

   雖然她已嫁于他人,但畢竟曾經愛過。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醫書,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

  聲音很輕。

   請進。

  祝少杰頭也沒抬,視線卻一直停留在醫書上。

   少,少杰。

  嬌柔的女聲從門口傳來,是秦美麗的聲音。

   美麗,你怎么來了?祝少杰很驚喜,連忙站起身拉著秦美麗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麗的面前。

   上午還在掛念著她,沒想到她下午就來了。

   少杰,我是過來看病的。

  秦美麗捧著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麗平時總是白皙紅潤的臉上,此刻已是慘白一片,卻意外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皺著眉頭,語氣里滿是急切,美麗,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許多,甚至少了生氣。

   聽著祝少杰的問話,秦美麗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在祝少杰懷里。

   眼淚不斷從發紅的眼眶中溢出,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可憐。

   少杰,我這兩天老是感覺渾身發冷,那寒氣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每次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就總是感覺有人在盯著我看。

  秦美麗一邊說,一邊抹眼淚。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這些天,她被折磨的沒有睡一個好覺。

   溫軟在懷,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壓制住心底的騷動。

   你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自從袁克良死之后就這樣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覺。

  每每睡一覺,身上就會出現一個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說的話,秦美麗甚至把后背的衣服掀起來。

   一個烏黑的手掌印浮現在秦美麗白皙的背上。

   因為秦美麗掀開的比較大,甚至連她穿的背心都露出來。

  紫色的褻衣映襯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顯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個男人都會起反應吧。

   祝少杰不動聲色地壓下已經起了反應的分身,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已經搭在秦美麗的背上了。

   祝少杰輕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美麗,你快把衣服放下來吧。

  這件事,我一定會幫你的。

   聞言,秦美麗把自己的衣服放下來。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說著,忍不住雙手掩面,哭了起來。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美麗,袁家的人沒有欺負你吧? 秦美麗搖了搖頭, 沒。

  這手印不是人留下來的,沒人碰過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無緣無故出現手印,實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說:要不,你回娘家吧,別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麗想過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讓,說是怕她謀奪袁家財產。

   而他們結婚之前也確實說過,結婚后,她不準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這件事我肯定會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婦村的詛咒。

  他把秦美麗送到門外,看著秦美麗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皺著眉頭,仔細思索著她述說的過程。

   難道,是老人常說的鬼壓床? 忽然,天上飄起了細雨。

   祝少杰打了個寒戰,發現秦美麗已經走遠了,轉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沒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

   晚上,房門被人推開了。

  祝少杰打開燈,本以為可能是賊,沒想到居然是秦美麗! 美麗,你怎么來了?秦美麗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帶,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兩坨若隱若現,風光無限。

   許是感覺祝少杰的目光太過火辣,秦美麗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緊。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頭卻看見她那比早上還要慘白的臉。

   祝少杰剛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麗卻從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兩個柔軟緊緊地貼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讓祝少杰心猿意馬。

   少杰,他又來了。

  總是在暗處盯著我,還摸我,我……我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傳來一陣濕熱,秦美麗又哭了。

   祝少杰長嘆一口氣,把秦美麗箍著他腰的手掰開。

  轉過身,面對著秦美麗,美麗,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我們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了。

   這一刻,秦美麗像是徹底沒有的希望,整個人都像沒了魂一樣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這里吧,我幫你守著。

  看著秦美麗,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把秦美麗扶到床上,自己則是打算去診斷臺上面湊合一夜。

   看著秦美麗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輕輕地把被子給她蓋好,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轉身出去了。

  自己還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飯準備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況。

   想著昨晚秦美麗哭得慘兮兮的臉,祝少杰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她。

   這邊的寡婦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斃,只要自己搜索足夠的資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們究竟是怎么死的。

   轟隆一聲,昭示著馬上就會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腳步,雨卻突然降臨。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個地方躲雨,心里想著,怎么會這么巧合。

  自己剛剛想要了解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發急。

   忽然,耳畔傳來一聲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細辨別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著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顧不得想著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處,等到山洪從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過去后,便縱身一躍。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來。

   自己的體力并不是多好,必須盡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斷地在洪水中躲避著那些雜物,仔細尋找著袁小玉的身影。

   終于,游到袁小玉的旁邊。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帶著她一塊游回去,可是她卻緊緊摟住了祝少杰。

   雖然有軟香在懷,祝少杰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體力逐漸不支,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塊拖入水中,嘴角掛著一抹無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應秦美麗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說人在死之前可以回憶到很多 東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應秦美麗的事情。

   終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過,祝少杰的手還死死地抓著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過了多久,祝少杰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轉動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來了。

  是山洪暴發了,自己是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連忙爬起來,向四周看了一下。

  發現,袁小玉就在離自己的不遠處。

   祝少杰連忙跑過去,拍了拍她的臉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頸動脈摸了摸。

   心跳已經很微弱了。

  看著袁小玉的樣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嗆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開,露出一片光潔的皮膚。

   看著袁小玉緊閉的雙眼,祝少杰終于下定了決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的胸口上,那軟軟的觸感讓祝少杰一陣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勁按壓了兩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開,給她渡了一口氣。

   唇上的觸感讓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將舌頭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著她嘴里清甜的瓊漿玉露,依依不舍地從她的唇上離開。

  繼續給她做心臟復蘇。

   終于,在祝少杰重復了十來次之后。

  袁小玉終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過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發現天已經快要黑了。

  必須得找個地方過夜!要不然,在這里過夜明天一早起來估計就起不來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來,因為她的身材嬌小,所以并沒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為一天沒有吃飯,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經沒有力氣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終于,發現了一個廢棄的茅草屋。

  剛剛走進去,祝少杰就累得癱倒在地上。

  因為袁小玉在自己的懷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壓在身下。

   祝少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手卻不經意間觸碰到了袁小玉的額頭。

   好燙! 糟了,她可能是發燒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雖然是醫生,但是這里什么都沒有,自己也無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樸的物理降溫,而袁小玉身上的濕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須脫下來。

   只是,自己是個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經過一番猶豫之后,祝少杰還是脫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還在青春期,身體還很青澀。

  就像是一個青蘋果一樣,讓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嘗一下她的風味。

   看著袁小玉的身體,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發直,有了強烈的反應。

  祝少杰不由得唾棄自己,怪不得總說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過會,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額頭,還是滾燙!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條褻褲。

   輕輕地把袁小玉摟進自己懷里,用自己的體溫給她降溫。

   肌膚相觸,他感覺更興奮了,那個活兒直沖沖地頂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閉上眼睛,平復了一下心情。

  分身還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

   輕輕嘆了口氣,閉上眼睛,打算瞇一會然后起來再看看袁小玉的燒退了沒。

   半夜,袁小玉感覺自己的身體很熱,她的手開始止不住的上下亂動,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動起來。

   祝少杰感覺到懷里有個東西在不斷扭動,摩擦著自己的身體。

  忽然,有個東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腦子徹底空白了,偏偏那個東西還在不斷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應。

   祝少杰在迷糊間褪去了自己最后的褻褲,讓它在那片冰涼上不斷磨蹭。

   有個東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輕撫,嘴巴也不閑著。

   而身下的陣陣嬌吟則是徹底讓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讓祝少杰清醒了一點,看著眼前的場景,頭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點,差一點自己就犯下了大錯了。

   祝少杰靜下心,將袁小玉已經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則是守在門外,再在這里待下去,一定會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長舒一口氣。

  幸好沒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門,就踢中一個東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時候,忽然有個東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驚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著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嗎?袁小玉睜大眼睛問道。

   蝗。

  祝少杰點點頭,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們就趕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點了點頭,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圍住,噓寒問暖。

  趁著袁小玉被眾人關慰的時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診所。

   下午,袁小玉卻來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聲音傳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臉來我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著問道,自己還是把袁小玉當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當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個醫生,平時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這里幫幫少杰哥。

   其實,祝少杰本來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著自己炫亮的眼睛看著祝少杰,滿臉期盼。

  祝少杰轉念一想,平時如果有女患者過來檢查身體,自己一個大老爺們還是不合適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聽到祝少杰的答復,袁小玉高興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職了。

   這個孩子還真是活潑,祝少杰無奈地搖了搖頭。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汽車剎車的聲音,祝少杰連忙起身出去。

   門口停著一個救護車,從上面下來一個人。

   想必你就是祝醫生了,我姓陳,你叫我 陳醫生就好。

  那個人一下車,就來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陳醫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醫院那邊派我過來協助你進行工作的。

  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請多多關照。

   祝少杰微笑起來,看來這個新同事還不錯,以后肯定可以相處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來了。

   少杰哥哥,我來(我的男友一千歲)幫你了。

  這個小妮子穿著短褲,披著長發,笑呵呵的,一臉地陽光,年輕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銳不可擋。

   祝少杰搖了搖頭,小玉,幫忙的話,可不能穿這些。

  一邊說,他一邊找了一個白大褂遞給袁小玉,你把這個換上,順便把頭發扎起來。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換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說道。

   祝少杰點了點頭,去吧,去吧。

   袁小玉沖祝少杰嘿嘿一笑,轉身進了旁邊的休息室。

   旁邊的陳醫生看袁小玉對祝少杰這么熱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錯啊。

  撩到這么正點一個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聞言,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說。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嗎?你是她的好哥哥。

  陳醫生自以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來。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說啊,我來這里最大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村里寡婦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陳醫生拋給祝少杰一個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氣悶,但是也不能直接開口說,畢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陳醫生看祝少杰不開口,以為祝少杰是默認了,唾沫橫飛,我跟你說,我看上了一個叫 小蓮的寡婦。

  你是沒看到她,前凸后翹。

  那一雙長腿,一看就非常帶勁。

  我今天就找機會,去她家試試。

   祝少杰擰著眉頭,重新給陳醫生下了一個定義,這個人不能多接觸。

   等小玉出來時,陳醫生已經找到借口,去小蓮家了。

   少杰哥哥,那個陳醫生呢?眼睛里滿是單純,讓人不忍玷污。

   陳醫生他出去給病人檢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頭發,還是沒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離他遠點。

   袁小玉睜著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說什么我都會聽的。

   晚上,陳醫生從外面回來了。

   我跟你說,那妞實在是太騷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陳醫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萬花叢中過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實在不想和陳醫生談論這種問題,所以,他一句話都沒說。

   約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談論這個話題,陳醫生也在說了一會得不到祝少杰的回應后,停了下來。

   半夜,祝少杰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驚醒,拿著一把手電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了客廳才看到,一個人影懸掛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驚,連忙把燈拉開,發現那個人影竟然是陳醫生! 祝少杰嚇得沖上去,趕忙把陳醫生抱了 下來。

   一看,差點嚇暈過去。

  陳醫生的臉上,不知道被誰刻上了禽獸兩個字。

  他的臉已經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

   祝少杰連忙打了120,等把陳醫生送到醫院之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等到搶救過來,我才又看到陳醫生,極為不解而又生氣地問道:你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陳醫生有些迷茫,顯然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上吊。

   我這是怎么回事?陳醫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上裹滿紗布。

   我半夜起來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來一看,你的臉還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撫-摸著太陽穴,頗有些頭疼。

  既然你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這里好好養病。

  說完,他轉身就出了房門。

   醫療點里沒有別人,而陳醫生也不會自己劃破自己的臉,更不會自己去上吊。

  難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來,必須得盡快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陽下,迸發出一種名為堅定的光彩。

   回到醫療點,祝少杰現在只想倒頭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祝少杰不耐煩地起來,大半夜的怎么還有人來。

   打開門一看,卻發現門外的是小蓮。

  想著陳醫生今天說的那些話,他感覺自己沒有辦法視她。

   你有什么事嗎?這是明顯的逐客令了,沒事就趕緊走吧。

   嗯,有事。

  說完,一個柔若無骨的身子就鉆進了祝少杰的懷里。

   祝醫生,我來找你查病啊。

  說完,貼得更緊了。

   不了,現在是休息時間,我沒有義務為你查病。

   祝少杰斷然拒絕道。

   聞言,小蓮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了,一雙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規矩地亂動。

   你就給我檢查一下又能怎么樣,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樣吧,既然你要檢查。

  而且你還是一個女孩子,那我就找一個女孩子來幫你檢查吧。

  說著,就要打電話給袁小玉。

   小蓮看著祝少杰的動作,一下子急了,她是過來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檢查身體的,要是被人發現了可不好了,想到這里小蓮臉色立馬變了。

   我想起我家里還有一點事,下次再約,下次再檢查。

  說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著小蓮的背影,搖了搖頭。

  她估計是再也不敢來自己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來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趕到祝少杰的面前。

   沒什么,剛剛有個女患者要檢查,本來是叫你過來幫她檢查的,既然她已經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覺。

  說完,眼閉著就要走回臥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頓住了,有什么明天說不可以嗎? 我就要今天說。

  袁小玉的態度顯得很強硬。

   好吧。

  祝少杰無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對面,說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嗎?你們還能在一起嗎?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

  說著,袁小玉又頓了頓,嫂子,這幾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間里,整日以淚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著袁小玉,像是想要透過她看出什么,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小玉,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既然她當初放棄了我,選擇和你哥結婚。

  那么她現在所承受的,就是結果。

  萬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驚訝地望著祝少杰。

   我打算,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后,就離開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來就醫本來就是為了秦美麗,而她現在嫁人了。

  雖然成了寡婦,但是,到底不是屬于他的了。

   夜里的時候,祝少杰翻過來調過去的睡不著,頭低下枕著鬼醫十三針,可是腦海里還是在想著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這里不僅是寡婦們自己的丈夫會暴斃而亡,同時也不允許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陳醫生一樣。

   葉 滄海一抬手,打斷了這幫人的喋喋不休,眼底卻已是一片冰冷:三年。

  只因為擔心我搶了大哥的繼承人資格,我被他們流放了整整三年。

  當初讓我滾的是他們,現在他們讓我回去? 從小到大,大哥永遠是對的,任他囂張跋扈,橫行霸道,只因為他是葉家的長孫。

  我這三年里在 沈家忍辱負重,怎么早不見葉家說半個字? 你們回去,告訴葉家人,既然當初做出了選擇,便不必再找我。

  我葉滄海是個 廢物,他們的事,我管不了,也懶得管。

   說完,葉滄海拎著包好的糕點,頭也不回便消失在了街角。

   三年前,在沈家老爺子的主持下,一場婚禮轟動了整個 江城,甚至直到今天,也依舊是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不為別的,只因為婚禮的主角,一個是沈家的小姐沈含雪,另一個,卻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倒插門廢婿! 那讓沈家淪為笑柄的廢物,就是葉滄海。

   雖說以沈家的實力,并不能躋身一流世家,但好歹也算個有家底的望族。

  婚禮后不久,唯一知曉葉滄海真實身份的沈老爺子因病猝然離世,從此,他便在沈家受盡了嘲諷和冷眼,地位愈發卑微。

   只是,葉滄海并不在意這些。

   脊梁不彎,風骨不折,就夠了。

   看了眼時間,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今天是沈家一年一度的家宴聚會,葉滄海一大早就出了門,只為排隊買上江城最知名的糕點。

  可惜,就算他精心準備,這些有心意沒價值的禮物,也注定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眼。

   沈家別墅。

   含雪! 遠遠看到佇立在大門邊的倩影,葉滄海走上前去。

   沈含雪,曾經江城上流圈子里聲名遠揚的美人,沈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女,追求者能從城東排到城西。

  誰知到頭來招了個一文不名的贅婿,讓人大跌眼鏡。

   這些年沈含雪一直想不明白,葉滄海到底給爺爺灌了什么迷魂湯,才讓老爺子力排眾議,上趕著招他當上門女婿,甚至在病重時,還不忘拉著她的手,叮囑她別看不起葉滄海。

   沈家家風嚴格,要不是在意沈家名聲,沈含雪又怎么會跟葉滄海過到今天? 禮物買好了嗎? 瞥了眼葉滄海手上拎著的盒子,沈含雪冷冰冰道。

   放心,都在這兒了。

   葉滄海勾了勾嘴角:花了我不少時間呢。

   打量著包在普通塑料袋里的禮盒,沈含雪皺了皺眉頭,繼續道:一會兒進去,你只管吃飯就好,別多說沒用的話,明白嗎? 好。

   其實不用沈含雪開口,葉滄海也知道,今天這場合,沈家所有 親戚都在,自己免不了又要受一通奚落,沈含雪不想因為他丟臉。

   但葉滄海并不會因此責怪沈含雪。

  他能理解女人的心情,畢竟任誰莫名其妙嫁給個沒本事沒背景的廢物,心里都會不好過吧? 當然,葉滄海不動聲色的樣子,在沈含雪看來,就是沒當回事。

  想想這三年來,他在家里整天洗衣做飯,活脫脫一家庭煮夫,歲月靜好與世無爭,沈含雪就覺得窩火。

  俗話說不蒸饅頭還爭口氣呢,他葉滄海怎么就這么不上進? 冷哼了一聲,沈含雪不多說什么,轉身就朝別墅里走去。

   葉滄海跟著她進了客廳,放眼看去,沈家的親戚似乎已經全部到場了,正三五一群湊在一起聊天 喝茶,很是熱鬧。

   喲,這不是含雪嘛,許久不見,氣色還是那么好呢~ 哎呀,含雪這么晚才來,為準備禮物費了不少心思吧? 就是,不知含雪帶了什么過來啊? 見沈含雪到場,不少親戚熱絡地圍上來,跟她同輩的小姐妹們更是各個珠光寶氣,嬉笑著招搖不已。

   至于沈含雪身后的葉滄海,自然而然被眾人直接當成了空氣。

   葉滄海聳聳肩,這樣的局面反倒合了他心意,正想找個角落坐著不引人注意,卻不曾想剛一回身,手里拎著裝點心的袋子就砰地一聲被人撞上,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恐怕免不了散落一地的下場! 呵呵,這兒還有個人啊—— 事實往往如此,就算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你。

  葉滄海整理著手上的盒子,就聽見不懷好意的聲音響在耳邊:我說葉滄海,這些廉價的垃圾,該不會就是你帶來的禮物吧? 挑釁的人是沈含雪的堂哥沈 東林,每回見著葉滄海,他必然會上前刁難。

  甚至葉滄海在江城傳播甚廣的廢婿稱號,最早也是沈東林一口喊出來的。

   這不是垃圾,是梧桐街老字號的荷花酥。

   葉滄海不卑不亢,大大方方說道。

   噗嗤—— 聽到這話,周圍看戲的親戚們紛紛大笑起來。

  沈含雪聽到這邊的動靜,臉上的表情僵了僵,忍著氣背過身去。

   都說要葉滄海別惹事,怎么一進門就要讓她丟人? 遇上這種情況,沈含雪向來不會插手去管,葉滄海在她潛意識中一直是外人,她不想跟對方一起丟臉! 你還真是‘大手筆&quo;啊,給 老夫人帶這樣的禮物,也好意思拿出來? 沈東林止住笑意,傲慢地朝下人一揚手:去,把本少爺的大禮呈上來,讓這土包子好好開開眼! 下人應聲而去,走到茶幾旁邊,那上面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高級禮品,每一個看起來都價值不菲,其中最扎眼的,便是沈東林送來的錦盒,足有接近半人高。

   打開! 眼看著親戚們都圍過來看廢物出糗,沈東林臉上得意的(性插故事)神色更濃,張口命令道。

   隨著錦盒里的東西呈現出來,在場的人瞪大了雙眼! 看著沒?正兒八經的明代官窯茶具,宮里用過的,一整套花了我足足五百萬,好不容易才托朋友收來的呢! 輕蔑地看著葉滄海,沈東林開口:怎么,看傻眼了?一輩子沒見過這么貴重的古董吧? 嗯,的確是好東西。

   葉滄海淡淡道。

   沈含雪讓他別多話,他自不會多說。

   眾人哄堂大笑,沈東林見葉滄海這么窩囊,繼續秀著優越奚落他:看看這茶具,知道什么是差距了嗎?這就是人跟狗的區別!還送禮,我看你臉皮真是厚…… 夠了。

   話未說完,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沈東林。

  只見沈含雪面露不悅,上前一步說道:沈東林,有必要搞得這么難看嗎?你有錢送什么是你的自由,跟我們半點關系都沒有。

  葉滄海送的就不是禮物了?非得分個高低貴賤出來? 就算自己三年里連手指頭都沒給對方碰過,但葉滄海總歸是沈含雪名義上的丈夫。

  現在沈東林這樣當眾羞辱葉滄海,也是在明擺著打她的臉。

   似乎沒想到沈含雪會站出來替他說話,葉滄海一直毫無表情的臉上,終于有了波動。

   畢竟,這可是婚禮后頭一次。

   我搞得難看?沈含雪,你知不知道這次家宴有多重要?這可是給奶奶的禮物,哪家不是精挑細選? 沈東林被駁了面子,冷笑起來:我好心教育,反倒成惡人了?葉滄海,你自己說你這事辦的地不地道?還有沈含雪,他廢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這…… 沈含雪被逼問得啞口無言,臉頰慢慢漲紅了,一股無力感涌上心頭。

   不是沈含雪不重視這次聚會,而是以她的能力,像其他人那樣隨便拿出上萬塊買禮物,的確做不到。

  雖然頂著沈家小姐的名號,可沈含雪家也不過是工薪階層罷了,更何況還養這葉滄海這么個從婚后一天班都沒上過的贅婿。

   越想越窩火,看著身旁神色淡然的葉滄海,沈含雪更是憋屈。

   她真想離婚! 是啊,這些點心值不了多少錢,但至少吃下去沒事。

   葉滄海緩步走到沈東林面前,突然伸手從錦盒里拿起一個茶壺,瞇了瞇眼睛道:總好過用這些假古董喝茶,把人喝進醫院強。

   你他媽胡說八道什么?! 沈東林一愣,繼而怒不可遏:張口就斷真假,你配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貨色! 釉色粗浮,明朝的茶具,卻是清朝的器型,更可笑的是茶壺底下落款‘大明成化年制&quo;,你可知道那時候御器廠的貢品,都是要落款朝代干支產地窯號的? 樣樣對不上,說你外行都是客氣了,你知不知道這些現代高仿瓷器為了以假亂真,釉料里都添了什么?你讓老夫人拿這東西喝茶,是嫌她老人家身體太好嗎? 一連串的質問擲地有聲,葉滄海聲音不大,卻震得在場眾人鴉雀無聲。

   ……你,你少血口噴人! 沈東林嘴上硬氣,眼睛卻盯著地面瞟來瞟去:我是老夫人的親孫子,怎么會害她?她,她平常又不喝茶,這東西八成是要被收藏起來…… 所以說,你這是承認了么。

   葉滄海故作恍然,拍了拍手:也是,五百萬的‘古董&quo;,好好收藏起來,一年看不了兩三次,誰又知道真假呢? 可惡,這小子瞎管什么閑事!本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用贗品以次充好,面子里子都有了,不曾想被個廢物贅婿壞了事,當眾揭穿事實。

  早知會這樣,他沈東林就不那么顯擺了…… 呵,裝的到挺像啊,說來說去,搞得你很懂似的。

   穩了穩心神,沈東林故作鎮靜,嘲笑道:一個吃軟飯的廢物,古玩都沒見過幾個,真以為隨口編的故事,就能唬住人? 此話一出,剛才還滿臉狐疑竊竊私語的眾親戚,當即感覺自己被葉滄海忽悠了。

   我就說,他怎么可能識貨。

  想充大頭也得分分場合吧! 這么誹謗東林,真是太過分了。

   你這手,也就摸摸鍋碗瓢盆的命了。

  還妄想鑒別古董?真是笑死人! 譏諷聲此起彼伏,混雜著新一輪的嘲笑,將葉滄海淹沒其中。

   聳聳肩膀,葉滄海并不想多說什么。

   他不會跟那些人解釋,自己曾有個在古玩和茶道上造詣很高的朋友,耳濡目染下連帶著也有了不少研究,現在雖說沒有朋友專業,但跟在場的人相比,還是綽綽有余的。

   人們只愿相信他們樂意相信的東西,不是么? 大家在聊什么,真是熱鬧啊。

   突然,從樓梯口傳來一個滄桑而威嚴的聲音,一剎那便平息了大廳里的喧嘩。

  親戚們收起調笑的嘴臉,全部恭恭敬敬站了起來。

   沈家老夫人終于來了。

   自從三年前老爺子離世,沈家大權就全部落入沈 老太手中,全家上下小到內部矛盾,大到公司經營,一律經由老夫人裁決。

  她的存在有如慈禧皇太后,一手握著在場眾人的生死。

   那茶具是東林送的嗎?給我呈上來。

   掃視了一圈大廳,沈老太犀利的眼神停留在葉滄海臉上:你剛剛說,東西是贗品? 嗯。

   葉滄海點頭。

   此時沈東林的臉都白了。

  別的親戚能糊弄,老夫人什么世面沒見過?據說她娘家當年還是做古董生意的,這要是真給她看出來茶具是假貨,丟臉事小,老夫人動怒可就糟糕了! 媽的,到時候就一口咬定自己也是被騙的,先蒙混過關再說…… 好端端的真古董,你做什么污蔑我孫子? 了無生息的三秒之后,沈老夫人猛然抬頭,逼視著葉滄海,厲聲質問道。

   沈含雪不可置信地看向葉滄海,又看了看沈東林。

  盡管不明白為什么葉滄海會鑒別古玩,但她還是相信不久前葉滄海說的話的,畢竟沈東林慣于投機取巧,他的表情也出賣了真相。

   可眼前又是怎么回事?難道真是葉滄海污蔑了沈東林? 我沒有,奶奶你仔細看這落款…… 葉滄海也愣了下,話未說完就被沈老夫人不耐煩地揮手打斷:仔細看?你是在笑話我老眼昏花,真假不辨嗎?這就是明官窯的茶具,我說是就是! 行了葉滄海,你長本事了啊,連老夫人都敢質疑頂撞? 還不給東林道歉! 奶奶,您消消氣,別跟個廢物一般見識。

   拳頭攥起又放開,葉滄海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是啊,他有什么好爭的?沈老太哪里不辨真假,比起真相,她寧愿選擇袒護沈東林而已。

   比起親孫子的臉面,自己這個廢婿的尊嚴又算得了什么呢? 啪—— 鬧哄哄的大廳里,忽然響起一聲響亮的耳光。

   葉滄海直挺挺站在原地,凝視著面前眼含淚光的沈含雪,左臉微微顯出幾道血痕。

   你故意的嗎?! 咬牙瞪著葉滄海,一滴淚從沈含雪眼角滑落:我為什么會相信你! 沈含雪一向很堅強,哪怕生活不如意,也鮮少在大庭廣眾下顯露脆弱。

   可是今天,徹底把她的尊嚴踩在了腳下。

   葉滄海深深嘆了口氣:我很抱歉。

   他不會責怪沈含雪的絕情,更不會生她的氣。

  想想過去三年,自己背負著的羞辱和嘲諷,沈含雪不也背了一份嗎?人們對他葉滄海的惡意展現在明面,扎向沈含雪的刀子卻藏在暗處,并且每一把都淬了毒。

   而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沈含雪被迫嫁給了自己。

   別跟我說抱歉,這話該給沈東林說。

   咬著嘴唇低下頭,沈含雪羞憤難當,恨不得立刻消失。

   如果不是葉滄海非要逞強,事情怎么會發展到這般田地?本來親戚們就等著看她和葉滄海的笑話,這不是上趕著自尋難堪嗎? 聽了沈含雪的話,葉滄海點點頭,來到沈東林面前低聲說:抱歉。

   現在知道錯了? 笑嘻嘻湊到葉滄海耳邊,沈東林道:好心給你提個醒,以后強出頭之前,記得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就算你說的是實話又怎樣?老夫人哪怕看出來,也只會選擇幫我,懂嗎? 他的話刺痛了葉滄海的耳膜,可現實就是如此無奈。

   這場真假風波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人們便又三三兩兩扎堆在一起,談論其他的話題去了,沒有誰再多看葉滄海一眼。

   廢物一個,永遠掙扎在最底層,沒威脅沒尊嚴,看他有什么意思? 當然,除了沈含雪。

   此刻的她漸漸冷靜下來,終于意識到自己先前似乎判斷出現了失誤。

  葉滄海的人品她很清楚,雖然窩囊,可從來不會說謊。

  剛才的局面,沈老太護犢子的態度多么明顯,只是她當時情緒激動,忽略了這一點。

   想起沈東林事后得意洋洋的嘴臉,沈含雪厭惡地皺了皺眉頭。

   難道說,自己真的錯怪葉滄海了? 我不該打你。

   思考再三,沈含雪悄然走到葉滄海身旁:是我沖動了,你想要什么補償,回頭隨時告訴我。

   不至于。

   葉滄海摸了摸臉頰,細小的傷痕已經結痂。

   怎么不至于?我不想欠你什么,是我的過失,我就會承擔。

  你好好想想吧,省得將來離婚時,不清不楚算賬。

   沈含雪目光堅決,說完就轉身要走。

   互不相欠……葉滄海的跟上前一步,突然問道:你想不想,看看改變后的葉滄海? 沈含雪沒有回頭,精致的臉蛋笑得凄涼:別說些沒用的話了。

  你在沈家一天,總會被打壓一天,如果你真有實力,又怎么會白白被笑話三年呢? …… 眼看到了午餐時間,人們剛在餐桌旁落座沒一會兒,一個下人忽然急匆匆跑進大廳,附在沈老太耳畔嘀咕了幾句。

   葉滄海埋頭吃菜,絲毫不關心主桌上發生的事。

  他的位置被排在角落里,跟一幫傭人擠在一處,離沈老太那桌遠得很,卻還是清楚聽到了老夫人詫異的聲音:你說什么?有人送禮上門了? 今天是沈家的家宴,按理說并沒有外人會到場,再說以沈家在世家里的排行,也不至于有誰刻意專程來示好。

   沈老太想不明白:來人有自報家門嗎? 有,那人自稱是葉家來的。

   下人一臉茫然:咱們江城世家好像也沒有葉家啊…… 非要說關聯,大廳里也就葉滄海一個姓葉的了。

  只是根本沒有誰會把這件事跟他想到一起,甚至連看都沒人往這邊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