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emi takei|emi takei

emi takei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55:47 | 21903個瀏覽


10.小 男鬼雙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莫白一進門時就看見這只鬼奇怪的動作,皺眉問了一句:「又在發什麼瘋?」小男鬼五指張開,從指縫瞄了他一眼,很是哀傷的說:「是瘋了……這世界瘋了……小畢畢也發瘋了啊~~」話音方落, 溫可就從 畢安的房間里走了出來,衣衫是整齊的,不過他面色潮紅,丟給小男鬼一句「去照顧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間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聲「你的早餐」,他也來不及答,一股腦兒的鉆進房再也不出來。

  莫白一臉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給解決後進去看畢安。

  「……怎麼這個樣子?」畢安也是一臉通紅、呼吸急促的模樣,莫白一開始以為他是生病了,不過對照一下溫可先前的神情舉動,他猜到了原因……「他該不會還有發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難盡,只能給畢安擦擦汗,還得忍受他似有若無的呻吟。

  莫白則用一種非常感興趣的眼神盯著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別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戀嗎?「那個別人又是誰?」「一個你應該不知道的人。

  」或是說「他」根本不是人。

  「那個相好的現在不在?」「你在說哪個相好?」「你在跟我玩繞口令嗎?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種你就讓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 血符,一掌貼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聲,渾身發抖動彈不得,最後軟得跟條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軟了~」莫白非常驚訝的瞪著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純男之體,處的,潔白的,你的狗血符只傷惡鬼呀~」莫白狠狠的擰起眉頭,小男鬼的話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過這事務所里臥虎藏龍,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當然抬頭挺胸的出沒了,區區一張狗血符或許真的奈何不了它──這只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畢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

  」 男人有需求時都是靠自己,不過畢安那種情況看起來很不一般,絕對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兩手一攤,很是無奈。

  「剛剛跑掉了啊。

  」是溫可?莫白一愣,沒想到畢安喜歡的人是溫可?不過溫可的相好又是誰?他不禁想起在紅磚鬼宅中,那個俊美到邪惡的男人,能力高強又溫柔體貼,那該不會就是溫可的相好?「現在他這樣,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溫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語還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來會遭遇不測……」「……」「所以人家還是跟你們去好了~」「畢安怎麼辦?」「討厭!最多變成跟人家同類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樂,何況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樂永遠建筑在其他人類、禽獸類、不死生物類的痛苦上。

  因此虛弱的畢安沒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來同情心?晚上十一點四十四分,溫可和莫白抵達噴水池。

  依莫白的說法,噴水池的 哭聲越晚越清晰,所以他們打算埋伏在附近,等過了十二點再行動。

  因為要下水,所以溫可帶了一套替換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幫他提著。

  不過看它一路上都把頭伸長探進紙袋里,溫可就覺得讓它幫忙是個餿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誠心誠意的都不是幫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臉陶醉。

  溫可搶過自己的衣服,罵了一句:「變態。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搶,無奈身板小構不到,只得理直氣壯地說:「我從人變成鬼,當然變態了。

  」溫可給它的回答是一個巴掌,讓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漸漸有哭聲傳了出來,溫可凝神細聽,還真的是從噴水池的方向傳來的。

  他看了看周圍,都沒有人,不禁有點猶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點出去。

  溫可沒辦法,他不是畢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想像力總是會無限發揮,將自己嚇個半死。

  雖然他已經習慣了,但也有人的習性,總是會惶恐的。

  莫白將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邊,那斷斷續續的哭泣聲更明顯了。

  不過這聽來不像那種紅衣厲鬼凄厲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 孩子玩具被搶不甘的哭聲……聲音的年紀聽來不大,或許才十幾歲出頭,暫時聽不出男聲還是女聲。

  但是這半夜會哭的水池也已經讓人思考不了那麼多,溫可脫下上衣,就跳進水池里。

  水有點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個冷顫。

  照著莫白的指示,他緩緩的向水池中央走去……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腳踝,有的超過膝蓋,等快到正中央時,水位居然已經到了溫可的下巴了!溫可回頭看了眼莫白,見小男鬼也噗通一聲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氣、吸了一大口氣潛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見五指,溫可沒想到有路燈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電筒燈光,他還是看不見眼前一公尺內的東西!連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著氣,漫無目的的揮舞雙手,掙扎著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經超過兩公尺深,溫可確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終於觸到底,腳尖頂著一個硬硬的東西,像是磚塊,卻不能確定。

  正不知所措之際,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誰?!溫可嚇得幾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覺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來小男鬼已經游到他旁邊,想將他引向水底一個凹陷的洞里。

  溫可的氣已經快不夠了,下水兩分多鐘,他最多就只能憋兩分鐘的氣,現在已經胸悶頭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開上岸換氣,可小男鬼力道忽然變大,幾秒內已經將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來的時間或許只是一瞬間,但溫可覺得自己已經熬了三年,彷佛經過長長的時空隧道,走一條永無止盡的路。

  正當他想放棄呼吸時,嘩啦一聲,他們居然浮出水面!溫可大口大口的喘氣,伴隨著嗆咳,他一度以為自己的肺會破掉,等他終於緩和過來,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這個明顯是山洞的地方……很貧瘠,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連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臺上,不住的打量。

  溫可發現到了這里後,那哭聲不見了!他有點疑惑,難道他們來錯地方?「小可可你快來看!」小男鬼朝他揮手,招他過去,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

  溫可一過去,發現石臺上有塊半個人高的 木頭,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被鋸掉擺在這兒的,切面上的年輪可以看出這棵樹原本的年紀是用眼力數也數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層派。

  而且切面上還長了幾顆小香菇,紫色帶斑點,一看就有劇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撥弄,想不到木頭里居然發出聲音──「不要碰!」溫可和小男鬼都是嚇了一大跳,差點從石臺上滾下去。

  「媽呀!你是什麼鬼?」小男鬼推了推木頭,不會動,不過那哭泣又如怨如訴的響起了……「嗚嗚嗚……你們這些壞人……」壞人?一塊木頭會說話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沒什麼攻擊性,溫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麼?不要亂碰我!」木頭又說了,不過那語氣怎麼聽起來帶著一點羞澀?「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麼鬼?」小男鬼很不滿,雖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輕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麼會在木頭里?」「我本來就是木頭,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來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傷,又被人鋸下,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木頭的聲音脆脆的,很難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這個老灰啊還裝正太,不要臉!」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為什麼你又在這里哭?」這提起了木頭的傷心事,只聽得它又抽抽咽咽起來:「我出不去啊!從我醒來後就出不去了…… 身體變成這樣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虛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虛寂寞覺得冷,你是空虛寂寞覺得怕?小男鬼很白癡的想。

  溫可覺得它單純,也沒有害人之心,不禁問:「你不能走,出去後還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出去,因為這里太黑了,完全沒有陽光,看不到太陽終有一天我會死的!」好吧,植物的確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見不到光」會死的鬼相比而言,這木頭還是正常許多。

  溫可想了想,提出要帶它出去。

  它很驚喜的問:「真的嗎?你真是個好人!以後一定會有好報的!」好報?溫可瞄了一眼繞著木頭打轉在研究表面紋路的鬼,他覺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獄的機會多一些。

  因為他無法忍受它們專程從地獄爬上來向他招手說:來陪我……「可是我們怎麼帶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沒手沒腳怎麼游?」小男鬼問。

  木頭說:「我不怕弄濕,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會托起我們。

  」「這倒好辦。

  」溫可點頭,而且這樣也會節省很多他們游的時間。

  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繞了木頭一圈仍是有些不夠。

  溫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說:「包在我身上。

  」然後雙手往前一張,十爪尖利的指甲頓時快速增長,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將衣服劃成一條一條的布條,還自得意滿的說:「這樣就夠了,多出來的算送你的。

  」溫可看了眼自己殘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將布條接長,終於把木頭背上。

  溫可讓小男鬼去背──那木頭看起來就重的要死,當然要找一個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來,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帶著溫可往回游,果然這次較不費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鐘。

  但是等他們出來後,等在外頭的莫白居然已經悠哉的吃起「真不飽飯團」?!小男鬼不平了,「為什麼我沒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經不知道肚子餓的鬼沒資格吃。

  」「鬼也 事實上也正是這樣,自從懷孕以后, 張雪和老公趙建就沒有過夫妻生活,而孩子出生后趙建更是忙的腳不墊地,更是沒有精力和她過生活。

  這么一會林三在她胸部那樣,讓她許久未被男人觸碰的身體敏感不已, 雙腿中早就難受的要命了,她此時多么想有個東西填充一下自己空虛的身體。

  “ 三哥,我能感覺到里面還有一點顆粒沒有出來,你再幫我一下嗎?”張雪的話著話身體有些焦躁的 扭動著,雙腿不知不覺間就搭在了林三的身上。

   看著張雪的反林三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張雪真的動情了!即使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林三也不會揭穿,自己巴不得繼續下去呢。

  他的手輕輕的試探的往上滑動見張雪沒有任何制止的意思,他才將嘴巴從出口挪開,一點點的往上移動親吻,她的鎖骨,她的修長脖頸……一路暢通無阻,抬頭看的時候,只見張雪一臉享受的閉著眼,身體扭動的幅度也是越來越大了。

  “唔……三哥快點,往下,再往下,好舒服呀……”張雪此時已經是意亂情迷,渾身躁熱,雙腿中像是有只蟲子一般。

  “快……好癢……”張雪說著,竟然雙手往下,主動將自己的褲子褪下。

  一瞬間,林三的眼睛都直了,看著那美麗的風景,林三咕咚咽著唾沫。

  轟……林三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眼中只有眼前的風景,就像是沸騰巖漿,即將爆發出三十年老光棍的威力,天崩地裂。

  “妹妹,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三哥幫你。

  ”“要,三哥,快,快,我難受。

  ”張雪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理智。

  林三此時也是早就忍耐不住了,那里都要給撐爆了,看著張雪大開著雙腿,身體劇烈的扭動著,林三知道是時候了。

  林三想著,渾身一震,眨眼間就將褲子推到了腿彎上,而后雙手將張雪雙腿一扒。

  瞬間前路再無阻攔,耳邊只有張雪嚶.嚶懇求之聲,還有眼中那迷人之所。

  林三身體狠狠往前一送……可是 就在他要進行下一步時,一直在嬰兒床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來。

  “哇(男女性故事)……”嬰兒的哭聲讓張雪睜開了眼,也嚇得林三停止了動作。

  四目相對,張雪滿臉羞紅緊咬著唇片,也不說話,羞惱的將林三推開,而后輕搖著腰身朝嬰兒床走去。

  林三被推倒在床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張雪清醒了,看著張雪急速的提上褲子,尷尬的沖著張雪喊道。

  “妹子,孩子餓了,你趕緊喂奶吧。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羞赧的扭頭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責備他喝了太多。

  張雪將孩子抱在懷里,孩子聞著味就將香噴噴的飯含在了嘴里,張雪羞澀的看了眼林三,而后抱著孩子朝床邊走來。

  看著孩子滿臉警惕的看著自己,林三老臉一紅,暗道這小家伙怎么發現我搶他飯了。

  林三真不想走,萬一孩子吃飽后,張雪又來了感覺呢?他繼續貪婪的看著張雪喂孩子。

  “妹子,你以后可得注意了,要是奶太多了,孩子吃不完,你就擠出來放在奶瓶里,可不能再 淤積了。

  ”林三叮囑道。

  “啊?還會淤積?”“嗯,所以你要注意,這不是病,但是這就像是清理河道一樣,堵不住只能疏通。

  再說了要是經常淤積,很容易引發婦科病,可會壞了身體。

  ”林三說的是實話并沒有任何虛假,可是經歷了漲奶之痛的張雪在知道很有可能再次淤積后,立馬害怕起來了,語無倫次的說道。

  “三哥你可別嚇我,要是再淤積了,可咋整呀?”“再淤積了你要抓緊說,到時候抓緊去醫院處理。

  ”林三叮囑道。

  “你不是會嗎?而且剛才你處理的很好呀。

  ”張雪說著滿臉緋紅都不敢看林三了。

  “咳咳……”林三干咳著出了房門,他擔心再這樣交談下去,他會忍不住。

  累了半天的林三回到家洗了個冷水澡,而后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做夢了,而且做的男人的夢,夢中張雪半躺在床上,搖曳著身姿,沖著他勾手指……接下來幾天林三都在等著張雪主動找他,可是一連一周張雪都沒有找他,甚至是連面都沒有碰到,林三知道那天的事情讓她抹不開臉。

  晚上睡覺前林三感嘆著到手的桃花運沒了,可是就在他屬羊數到嘴抽筋的時候,微信突然響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