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色情 有聲 書|色情 有聲 書

色情 有聲 書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19:35 | 44630個瀏覽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 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凌無琴有些意外,也有些無奈,這孩子難道還沒接受教訓嗎?不過面上,凌無琴還是道快穿之拯救 癡情男配h 凡嬰嬰米藍在背后看著 溫存,認真地注視著溫存,這時溫存幫張晨女士整理藥材的背影看起來很美。

  把他當凱子宰一直是我的心頭好,每當想起他坑我給他付小姐小費和坑我去太子酒店那一次我就心里堵得慌,惟有讓他放血我心里才會舒服一點。

  楊雪之止住了興奮,沉下心來想著,下意識的摸著鼻子。

   爾泰要了小燕子 身體她說著,坐到椅子上,從抽屜里拿出一支筆。

  莫國偉反擊道:舍長你有毒吧,看不出來我在干什么嗎,不惜控點也要擊落我?還好擊中的不是重要的那架。

  切,我用陳奕迅的歌詞回答你:得不到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這個發布會是特地為你舉行的,我們公司誰有這個待遇。

  快穿之拯救癡情男配h凡嬰嬰我覺得這次也不會例外。

  她的笑聲被他的琴聲打斷了,連苗芮自己都覺得無趣。

  曾經是個特別開朗的女生,愛笑愛鬧。

  這是一個已經很久沒有撥出過的電話,她已經想不起上次這個電話接通還是什么時候。

  快穿之拯救癡情男配h凡嬰嬰少年神色難得透露出幾分孤獨和迷茫出來,看得她胸口悶悶的。

  呦,我說哪位啊,大清早的擾人清夢。

  那么,為何大雨的時候,你要掩護沒有雨傘的我?明明你根本沒有幫助我的理由和義務。

  問我就太賴皮了吧!再說了,你面對的可不是二選一的白學問題哦?還有喵喵姐她們,大家或多或少都對你有點意思……你都沒發現吧?『那就讓我來擁抱你』我能和她說什么!無非是警告她離陳默遠點。

  韓城中的臉上沒有一點真誠的模樣,反而是那樣的虛偽,知道的人都是知道的,韓城中只是做做樣子罷了,誰會把這種事情當真呢?唉......現在還不是該想這個的時候。

  爾泰要了小燕子身體這一招墜天扎了 徐昕菲一個結實,全部傷害吃下,徐昕菲的血量瞬間下降了五分之一。

  她自幼就心性高傲,當然對這種事情不屑一顧:喂,(交換性伴侶)部長,我就是這個穿衣風格,明天也還會這樣,絕不會為了取悅那群男性可以打扮,明白嗎?快穿之拯救癡情男配h凡嬰嬰遠處好像有人影啊前輩...是嗎?江秋雨不是很相信,但也沒有 否認,反正否認這種事又沒有什么好處,干嘛要否認呢。

   忘了介紹了,少年名叫計易離,高中生,真的只是普通的高中生,神秘身份什么的至少他自己是聞所未聞,不過要說身份好像還真有其它的。

  葉琛本想摳鼻,但發現有些不太禮貌。

  『嗚嗚哇!血血血、血莉你怎么從下面冒出來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