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rki 438|rki 438

rki 438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05:38 | 29918個瀏覽


新聞網18日報道現在 楊玉萍雖然已經三十多了,但是因為沒有生孩子,所以身材沒有什么變化,唯一的變化就是多了一抹愈發濃郁的女人味。

   面對這樣的成熟女人, 高揚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青春期的他已經不止一次幻想過和她發生些什么 ,但是這種事情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

   表舅的房間 就在隔壁,高揚把耳朵貼在石灰墻上,心想,既然看不到,那么聽聽也是舒服的。

   想象著楊玉萍這么一個美麗的女人,光著身子讓表舅無情的折騰,高揚渾身的氣血都沸騰了,那種香艷的場面,他已經幻想了無數次,現在這場面就跟自己只有一墻之隔。

   要是能看見就好了! 高揚現在憋著一團邪火,他不滿足于只是聽到楊玉萍那樣勾魂的聲音,他想要跟表舅一樣,把楊玉萍好好的疼愛一番 …… 就在這時候,忽然隔壁傳來的一道聲音讓高揚渾身的氣血更加沸騰不已。

   疼 ! 楊玉萍這一聲叫喚沒有忍住,直接喊出聲來。

   高揚激動的立馬再度貼上去,想要聽聽對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讓楊玉萍喊得聲音這么大。

   手忙腳亂之下,石灰墻上忽然被他扒下來一塊。

   石灰塊掉下來之后,在高揚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圓形窟窿。

   高揚楞了一下,湊過去一看,隔壁的場景立馬吸引住了他。

   兩人滾作一團 ,表舅那雙黝黑的大手還在不斷游走…… 這是高揚第一次看見楊玉萍的身子,他激動的不斷吞咽口水,幻想著楊玉萍就這樣坦然 的躺在自己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場面,高揚再也忍不住了,當即就把手伸進了自己的褲子里。

   看著楊玉萍那柔弱無助,馬上要被表舅折騰的可憐模樣,他恨不得自己沖過去,好好幫一下楊玉萍。

   隨后,老式木床發出‘吱呀&quo;不堪負重的聲音,楊玉萍美目緊皺,長吟一聲,俏臉之上緋紅更濃。

   隨著楊玉萍的這一聲,高揚不由的閉上眼睛,想象著在楊玉萍的身前,正在賣力的就是自己,那種美妙的感覺在心頭油然而生。

   但是,這種美妙的感覺僅僅持續了不到三分鐘,隔壁房間突然安靜下來,高揚以為自己 偷看的事情被發現了,連忙睜開了眼睛。

   房間里的表(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舅此時就像是一頭死豬一樣,趴在上面喘著粗氣。

   表舅居然已經完事了! 高揚有些失落,自己才開始,表舅就已經完事了,看來今天自己這火是泄不了了。

   這時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楊玉萍的身上,只見楊玉萍眉頭皺了皺,一臉嫌棄的樣子推開表舅,然后走到一邊,背對著高揚這個方向用紙擦了擦身下…… 高揚不是傻子,他看的出來,楊玉萍這是還沒有被滿足呢,表舅出去打臨工一般都是好幾天才回來一趟,這一趟才幾分鐘,怎么可能滿足的了楊玉萍? 如果能讓我有機會跟楊玉萍獨處,我一定要好好滿足她! 心里這么想著,高揚微微嘆了口氣,他心里明白,這樣的機會恐怕會很少。

   房間里的楊玉萍擦完身子之后,回頭拿起邊上紅色的底褲,高揚發現上面簡直就像畫了張地圖一樣。

   這樣沒法穿了。

  楊玉萍說著把紅底褲放在一邊,轉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經在打呼的表舅,找了找另一條,沒發現后自顧自的嘀咕一聲,難道被收到 小揚那里去了? 高揚一聽,立馬扭頭去看,發現楊玉萍的黑色底褲還真的在自己的房間里。

   他立馬就意識到,自己期待的那個機會就要來了…… 楊玉萍套上一件大紅色的套裙,那 地兒直接真空就推開門往高揚這邊走了。

   一看這架勢,高揚心里是又激動又緊張,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砰&quo;的一聲摔倒在地。

   小揚,你怎么了?楊玉萍的聲音在門口響起,而門也幾乎在同時被打開了,而楊玉萍的兩條沒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現在了高揚的眼前…… 我沒事,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 高揚一想到剛剛楊玉萍在隔壁房間嫵媚風情的樣子,心跳就開始加速了。

   起身的時候,高揚無意間瞥到楊玉萍的裙底。

   只一眼,高揚立馬就收回了目光,裙底那一抹風景,讓他心臟開始狂跳,心里冒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這么好的機會,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 這時候楊玉萍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門外的微風輕輕吹起了她的裙擺,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

   高揚看得真切,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他恨不得現在就沖過去緊緊的抱住楊玉萍。

   但是他不敢,因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 舅媽,是他的長輩啊. 除了心里不斷的罵自己是個膽小鬼之外,高揚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楊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

   小揚,你過來,讓我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楊玉萍坐在床上,臉上的緋紅還未完全褪去,看起來就像是剛剛熟透的蘋果,讓人忍不住要上去親上一口。

   高揚自然也想品嘗一下,但是他剛挪了半步,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要是被楊玉萍發現了自己偷看她,那自己在這個家都待不下去了。

   絕對不能讓楊玉萍發現! 他急中生智,直接靠在墻上,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個窟窿。

   表舅媽,我站著就好。

   居高臨下的高揚一邊說,一邊看了楊玉萍一眼,身前的柔軟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怎么這么不小心,讓舅媽看看有沒有傷著哪里? 楊玉萍結婚七八年了都沒有孩子,她是看著高揚長大的,所以當即走過來想要幫高揚檢查一下。

   沒,沒有傷著。

   高揚現在心里自責自己偷看楊玉萍,并且又生怕被她發現自己背后的窟窿,所以面對楊玉萍的關心時,他一直躲閃著。

   小揚,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楊玉萍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高揚,她感覺高揚這小子有點不對勁,平常跟自己可是親昵的很,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閃閃的了呢? 我沒事。

  高揚搖了搖頭,努力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小揚,你是不是害羞呀?楊玉萍轉念一想,覺得可能高揚這小子不好意思讓自己看,于是輕輕一笑接著又說,舅媽看著你長大,啥地方沒見過,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舅媽給你涂點紅花油就好了。

   楊玉萍說著,又湊近了一些。

   看著楊玉萍跟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高揚頭垂的更低了,而因為他比楊玉萍足足高上一個頭,所以這么一低頭,楊玉萍寬松領口里面的風光完全展現在他的眼前。

   雪白的風景一覽無余,特別是那兩處緊緊的貼著紅裙 ,半遮半掩,更是勾 人。

   高揚忍不住把頭往前伸了一點,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此時高揚跟楊玉萍的距離也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楊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鉆。

   這難道就是女人味嗎? 高揚心里一激靈,一邊用力的嗅著楊玉萍的香味,一邊死死的盯著紅裙內的風光。

   他只覺得身下起了劇烈的反應 ,特別想要融化在楊玉萍似水的溫柔里。

   越看,臉頰越滾燙,心里那個想法愈發的強烈,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小揚,你的臉怎么這么紅,是發熱了嗎? 楊玉萍哪里知道高揚心里在想什么,直接伸過手去摸摸高揚的額頭,看看有沒有發熱。

   看著楊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高揚低下頭本能的就去躲閃,但是這一低頭,又瞥到楊玉萍衣領里面的無限風光。

   右手開始微微顫抖,高揚身子往前傾了傾,忍不住想要伸過手去感受一下紅裙之內的旖旎風光,是怎樣的觸感。

   就在這時候,楊玉萍忽然‘咦&quo;了一聲,然后把高揚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自己往前走了一步。

   糟了!楊玉萍發現了! 小揚,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楊玉萍指著墻上的窟窿,轉過身來,秀眉微皺看著高揚。

   這,我也不知道……高揚低著頭小聲回答,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但是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楊玉萍并沒有繼續問下去,高揚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但是高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楊玉萍突然搬過來一張凳子,把凳子放在墻邊上然后站了上去。

   高揚這才明白,楊玉萍是想要驗證這邊能不能看到隔壁。

   完了!高揚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完了完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們,怎么辦怎么辦…… 就在高揚正在絞盡腦汁怎么解釋的時候,只聽邊上的楊玉萍忽然‘啊&quo;的一聲驚呼,他轉頭一看,發現是老舊的木凳子根本支撐不住楊玉萍的體重,搖搖晃晃起來。

   此時楊玉萍嚇得連忙彎腰蹲下來,這一刻高揚看到那地方 ,就那么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自己的眼前。

   原來,女人的那里是這樣的…… 楊玉萍忽然感覺那地兒一涼,意識到自己沒有穿內褲,連忙用手捂住裙子,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沒辦法掌握平衡了。

   小揚,別傻站著呀,扶我一把。

   哦哦,舅媽,我來了。

  高揚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去扶楊玉萍。

   但是終究是差了一步,楊玉萍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高揚伸手去接,但是因為身體羸弱,根本只撐不住楊玉萍的身子,直接被她壓在了身下。

   本來剛剛看到楊玉萍的那地兒高揚就有了反應,現在被楊玉萍軟綿綿的身子壓在身上,他身下那地兒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發了出來,那處頓時起了反應。

   你沒事吧,小揚,舅媽沒有傷到……楊玉萍掙扎著要站起來,但是感覺到小肚子那里突然‘鼓&quo;出來一個東西,雖然隔著裙子,楊玉萍依舊感受到那陣滾燙…… 看來小揚真的長大了,這壞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真是羞死了,看來要好好懲罰一下他,不過這小子的那家伙,倒是比他表舅爭氣多了,要是能…… 呸呸呸,想什么呢楊玉萍,這可是表外甥,你怎么好意思想這么齷齪的事情。

   楊玉萍甩了甩頭,想要把這個羞恥的念頭甩出去,但是身體卻很誠實,幾分鐘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來。

   高揚也連忙爬起身來,然后直接轉過身去,因為他那地兒一直有反應,在楊玉萍的面前這樣,他覺得實在太尷尬了。

   小揚,你心里想什么,舅媽知道,你有這種反應是很正常的,畢竟你也長大了,不要害羞哦。

  楊玉萍一邊耐心安慰,心里一邊偷著樂,小揚還真是可愛。

   知道了,舅媽……高揚點點頭,他現在可不是因為有反應而害羞,主要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楊玉萍光著身子的模樣…… 那,以后可不允許在偷看舅媽了哦。

  楊玉萍笑著伸手摸了一下高揚的頭,然后到一邊拿了衣服,然后徑直走出了們。

   高揚趕緊跑過去把門關上,然后伸手摸著剛剛楊玉萍坐著的地方,一絲余溫尚在…… 第二天一大早,高揚從田里澆水回來,就聽見表姑婆就在門口埋怨楊玉萍,玉萍啊,不是我多嘴,你跟建明也結婚七八年了,隔壁老瓜頭家前年剛娶的媳婦兒,三年抱倆,你七八年總得讓我這個黃土已經埋到脖子的人抱個孫子吧。

   這種話自從楊玉萍嫁過來一年之后,表姑婆就開始嘀咕了,高揚早就聽得耳朵起繭子了,并沒有在意。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話來,實在不行的話,讓村里的張半仙來給你看看吧,上次給狗蛋媳婦兒入夏看過一回,人家過年就生了大胖小子。

   高揚一聽,差點罵出聲來,村里私底下都傳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咋能讓張半仙來給楊玉萍看呢,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 他把頭埋進臂彎里。

  女主是 師姐 男主是 師弟古言驚喜又意外的叫聲傳到 洛晨曦耳朵里,洛晨曦疑惑地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是那**小蘿莉。

  看著 漠水(左手握右手)看著氣喘呼呼樣子的好像體力不行了的樣子(蘿莉體力差),怎么辦帶了個人跑不快啊,我直接把漠水抱起來,用肩一抗,沒聽漠水的反抗,用出吃奶的勁逃跑還聽到后面有人喊著盡然 這樣子對待蘿莉,兄弟姐妹我們沖過去打死他!!經過片刻的商量之后,大家一致決定去爬位于南邊的第二座山——南瀟山。

   食物語佛跳墻x男 少主r18秦思怡指了指王銘和蕭易甜的位置。

  什么事?我出于禮貌回頭看了她一眼。

  左手凝出火刃將食人花劈成兩半,被食人花含在嘴里的斷臂掉落在地。

  輕柔的撫摸著夜吟,那柔順的舒適觸感甚至讓自己一時間感覺心中那一股消不去的怒火與煩躁感都稍稍的減輕了一些。

  女主是師姐男主是師弟的古言鼻尖開始泛酸,我咬著下唇,心底一片茫然,正想著尋求他人的幫助,腦中竟浮現出葉澄皓的面容,他要是知道我消失了,會去找我嗎?剛這么呢喃著,嘴角就已微揚,……哼,我想他一定會去買鞭炮慶祝葉晨月點了點頭,說道,首先,一名奪舍之后重新修煉的結丹高人如果重新到達結丹境界,就會成為各大世家和勢力爭奪拉攏的對象,既然我知道了這件事情,那自然是要搶占先機的。

  誒,難道你對男的有興趣?見著我這反應,夏詩月更加篤定了剛才的想法,看我的眼神都變得危險起來。

  女主是師姐男主是師弟的古言清瑤一開始不愿意,最后小聲的說了句。

  阿哲好像看出了我的不適,連忙過來握住我的手。

  駕駛的司機已經當場死亡,而陳家小少爺卻沒有在車上,警察在南山搜了三天也還是沒有一點消息,最后也只能以失蹤告終。

  一個中年護士說道。

  啊啊,抱歉,西兒,那個、靜靜小姐,請問你按摩一次多少錢呢,也幫我朋友放松一下吧。

  畢竟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早知道就不該堂堂正正地賜予她那種身份了!卞婷低下了頭:如果被她知道我的初戀其實是她弟弟的男朋友……單沐皓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而是莞爾的諷刺道。

  食物語佛跳墻x男少主r18慶園在J市也是有名的飯莊......少女微微的低著頭,有些凌亂了的劉海蓋過了她的雙眼,從那頭發所籠罩之下的陰影當中傳出了少女那低沉的聲音,那聲音當中透露出的陣陣寒意,讓我一下子喪失了之前的那一份偷稅,只是我并不太能夠明白她為什么會突然這樣的原因,如果說是因為我強行把她帶入了人多的地方的話,那么我道歉——不過從她這樣子上來看,顯然不是。

  女主是師姐男主是師弟的古言遲季杭回來之后,就不說話了,包廂里的氣氛因為無人說話變得有些曖昧,盡管這一次只是他們第一次出來吃飯,可有些事情就是這樣存在于無形之中。

  介意也好,不介意也罷,對于你來說其實沒什么差別的吧。

  大小姐,你好!秘書彬彬有禮的鞠躬著。

  學校也許是意想不到的有趣的地方。

  又聯想到王一博之前上樓梯都是一步三階的,突然一步一級的,手里還捧著蛋糕的樣子,心中感覺暖暖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