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本土 打炮|本土 打炮

本土 打炮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12:01 | 25694個瀏覽


據海內網12月27日報道: 蘇珊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剛剛竟然懷疑了 馬連安

   秦 萌萌順勢說道:我要 在家里照顧他,所以不能陪你出去了。

   誒? 蘇珊又看了一眼馬連安,嘆了口氣。

   的確放一個 瞎子在家里,難保不會出些什么狀況。

   她掃興的低下了頭,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露出了一個 壞笑

   你不是一直說你老公不行么,我來給你找點刺激。

   她輕聲的說著,然后把秦萌萌拉到了馬連安的面前。

   此時,秦萌萌有點慌了。

   她想推開蘇珊,但又不想弄出太大的動靜讓馬連安聽到。

   推搡之間,蘇珊在秦萌萌的耳邊輕輕地呼了一口氣。

   這讓秦萌萌的汗毛一下豎了起來,趁這個時間蘇珊一下子把秦萌萌的睡衣拉了上去。

   這一切馬連安都看在了眼里。

   這個小姑娘沒想到這么會搞事情。

   馬連安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手也放在腿上擋住可能發生的變化。

   蘇珊毫不猶豫的雙手罩了上去,不停地畫著圈。

   因為在馬連安的面前,即使秦萌萌知道他是個瞎子,她依舊感到無比的害羞。

   一瞬間,這種刺激感讓她有了感覺,喘息聲慢慢急促了起來。

   蘇珊壞笑著,將手放在了秦萌萌的 身體上。

   感覺到蘇珊手的溫度,秦萌萌立刻搖了搖頭。

   別鬧了! 她將聲音要到最低,求饒著,但蘇珊明顯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只見秦萌萌的身體突然一軟,膝蓋慢慢彎曲了下來。

   蘇珊覺得差不多了,停下了動作。

   就這樣,她架著秦萌萌走進了 房間,關上了房門。

   馬連安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剛剛刺激的場面讓他差點忍不住,他拿開了遮擋的手,慢慢站起身。

   這兩人現在一定在房間里做著什么事情,不看一下的話真是虧大了。

   想著,馬連安小心翼翼的來到了房間門口。

   他試著轉動把手, 將門輕輕一推。

   果然,房門并沒有上鎖。

   大概是因為自己瞎子的身份,讓她們沒有這么警惕。

   馬連安將門留出了一條小縫,然后湊過頭看去。

   此時的秦萌萌已經被蘇珊推到了床上。

   她的衣服已經被脫掉,在床上喘著大氣,那此起彼伏的樣子讓馬連安百看不厭。

   這時,蘇珊整個身體都壓了上去,臉上帶著一絲壞笑。

   馬連安大驚,沒想到蘇珊和秦萌萌竟然會這么玩…&hel(夾逼自慰)lip; 蘇珊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

   馬連安從她毫無顧忌的動作中就可以看出。

   也許是因為秦萌萌太過保守,蘇珊只能用這種方式幫她解壓。

   馬連安繼續朝門縫看去,此時蘇珊已經爬上了床。

   她慢慢的褪去了秦萌萌的褲子。

   秦萌萌沒有抵抗,只是用手臂遮著自己的臉。

   蘇珊此時慢慢湊到她的耳邊,輕呼了一口氣。

   秦萌萌立刻像觸電了一樣,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跟著 李姐出來,我回到了 按摩師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歸,等候室里的幾個按摩師捂著嘴巴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們在笑什么,我進入這 按摩店半個月,卻一張單 都沒簽下來。

  進按摩店的按摩師都是李姐親自面試的,我 手法不錯,可是因為是新來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沒人選的上我。

  來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錢沒老公陪的婦女級別客戶,她們來這里不僅僅是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說樣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說,來這里的客人喜歡循環的叫同一個按摩師,她們管這個叫做熟客讓熟客做。

  這樣比較安心。

  說是這樣說,宣傳牌上就那么幾樣按摩方式,我看著都膩了。

  那客人無非就是看上了某個按摩師,在得到他之前才會選擇循環在他身上送錢,這種潛規則我還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師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

  看著空蕩蕩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嘆一句,怎么上天總是不愿意讓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為是,李姐曾經夸贊過我的技術可比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當時被其他按摩師聽了都因此嫉妒 了我很久,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成為了他們的笑柄。

  正當我百般無聊之跡。

  突然聽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間傳來了爭吵聲。

  我含糊地聽到幾句話。

  我都來了幾次了?次次都是這么點技術活?能不能來點新意?怎么又是這個按摩師?你們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會換新?能不能給我搞點有新意的東西?不行就把這會員卡給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顧你們店了!不一會李姐跑了進來,把我叫了過去。

  我才發現撒潑的人竟是經常來我們這里按摩的一個熟客,蘭姐。

  她是我們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勢力大得很,幾乎天天開著一輛賓利來我們這里玩,李姐把她當佛一樣供著,時刻不敢怠慢。

  進門前李姐就囑咐過我一定要好生招待這位蘭姐,可千萬不要招惹了她,否則大家都的吃不了兜著走。

  我表示理解,讓李姐放心。

  進去后,蘭姐抬頭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來的按摩師?你會些什么?”我直接給她報了店里單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報了一半,蘭姐就發飆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會這些,就趕緊出去!老娘來這里是尋些不一樣的開心的,如果可以給我找些新玩意,我出雙倍價格!”聽到這里我眼前一亮,追問到:“您是說真的?”蘭姐冷哼一聲,“我蘭姐說的話那還有假?”我聽了那叫一個高興,來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規規矩矩的方式按摩,她們都已經有了專門的按摩師,這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讓我大顯身手的機會,我怎么會錯過?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蘭姐的單子,并且立刻給她安排了按摩。

  這蘭姐雖然結婚幾年,有權有勢,身材卻保持的極好,一雙腿配上黑絲襪那若隱若現的誘惑力直讓人血脈擴張。

  聽說蘭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經常來這里消遣,這樣的 女人脾氣大也是正常。

  我給蘭姐抹上了按摩油,剛剛下手就聽見蘭姐發出啊的一聲嘆息。

  我還以為怎么了,趕緊停下來。

  誰會知道蘭姐居然連連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個人都瞬間懵了,她這兩聲猶如魔咒,一下子撩動起了我內心深處某種異樣的感覺。

  但眼前的畢竟是客人,而且我經過專業訓練,一下子就把沖動按捺了下去。

  蘭姐也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勁,輕咳了幾聲掩飾尷尬,又恢復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語調,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錯,跟這個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個按摩院里出來的把?”沒想到這蘭姐這么有眼力見,三兩下就看出來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陣欣喜,終于被人認可的感覺令人神清氣爽。

  但我沒有立刻對自己夸夸其談,而是謙虛得道:“都是同一個院校畢業的,不過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繼續下手,順著蘭姐的骨骼筋脈,展現我自創的那一套神魂顛倒按摩法。

  至于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看見蘭姐微微通紅的臉跟禁不住喘起來的氣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來這里都沒遇到你……太棒了。

  ”我輕輕地擠壓蘭姐的脖子,她立刻發出一聲令人聽了腿發軟的叫聲。

  我繼續一路向下,揉捏著她的骨頭,皮膚,到了屁股上方。

  漸漸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個節點,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樂的享受之中,蘭姐長長的感嘆出來。

  良久,蘭姐都癱在床上沒有任何動彈。

  我洗干凈了手出來,蘭姐還沒起來。

  不過問我道:“你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嗎?剛剛看她都快達到高峰了,那叫聲害得我差點毀了自己的職業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飄飄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沒揭穿蘭姐的謊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創的一種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蘭姐趴了起來,這女人舒服的連衣服沒穿好都沒發現,為了不讓她一會反應過來罵我不知好歹,我趕緊過去幫她拉起衣服講她胸前一片風光擋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現在開始就是我的專屬按摩師,以后我的單都給你簽。

  ”蘭姐興奮的程度不亞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潛伏了半個月終于有了客人,而且還是大客,看來上天終于注意到了我這個被他遺忘的子民!終于開單了,一會要請李姐去吃頓好的才行!也讓那幫看不起我的按摩師開開眼界。

  “蘭姐,我叫 強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邊算盤卻是打的咔咔響。

  這行的潛規則不少,有些地方也是烏煙瘴氣,不對顧客透漏真名也是我們按摩師不成文的規定之一,說起來,倒是有些像那些藝名的意思。

  蘭姐輕笑了一聲,眉目之中含著滿足過后特有的慵懶之色,聲音比起剛開始輕柔了不少,“成吧,我記住你了,一會兒我會去跟你們的負責人安排一下。

  ”我興奮的連連道謝,蘭姐見我站在原地沒動,瞟了我一眼,保養得宜的臉上溢出些許戲謔,“怎么,要在這兒看姐換衣服?還是想……”“啊?沒沒沒,蘭姐,不好意思,我這就出去。

  ”被她這么一提醒,我騰的鬧了個大紅臉,雖然這類女人對于男人來說的確有著不小的誘惑力,但是我自認為沒那個本事能辦了蘭姐,更沒有那個膽子。

  退出按摩房,我沒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強子,感覺咋樣啊,蘭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這模樣,不會是被趕出來了吧?”熟悉的尖利聲音讓我有些反感,說話的男人長相白嫩,叫鹿小希,頂了個當紅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頭牌,”按摩手法雖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紀的富婆待見。

  當然,里頭的蘭姐除外,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蘭姐屁股后推銷自己,卻被她縷縷拒絕,心中的挫敗是肯定實打實的,今天知道我居然進了蘭姐的按摩房,不氣才怪。

  “挺好的啊,蘭姐很滿意的樣子。

  ”我沒理會他語氣的諷刺,說了句模棱兩可的話,鹿小希一聽,臉上登時就紅了,氣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別得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你還說不定呢!”我聳聳肩,并不介意,蘭姐下次還會不會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氣。

  “我去,強子,你有幾分本事啊,蘭姐皮膚有沒有紅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揚著笑臉恭維我,一個個嬉皮笑臉的想要湊上來,想要從我嘴里套套蘭姐的話。

  我早就看見了朝這邊走過來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話,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我這么副表情,倒是讓那幾個按摩師覺得里面有猛料,緊忙追問著,嘴里邊什么話都吐露出來了。

  “行了行了,你們都沒有顧客的嗎?趕緊回去!”李姐踩著細高跟蹬蹬的過來,見著一群人圍在我身邊,不悅的壓低著聲音吼了一句,幾個按摩師對視幾眼,雖有不滿,但也都紛紛退去。

  “李姐。

  ”我問了句好,對于李姐這個人,我還是有幾分敬重。

  畢竟剛開始也幫了我不少的忙,可現在,她臉上卻是不陰不陽,有些冰冷的看著我,“強子,里頭的顧客可是萬萬得伺候好的,你沒做什么……”我心里發沉,沒想到李姐居然這么看我,她話里頭的意思我也聽出來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該做的,毀了店里的名聲,更怕蘭姐那個有權勢的老公找上門。

  “當然沒……”“李經理。

  ”我話還沒說完,蘭姐就出來了,我轉頭一看,雖然她穿戴已經整齊,可那美目中水波瀲滟,眉目含情的模樣還是會讓人禁不住往別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著我,可現在拿不準蘭姐的意思,也不好說什么話。

  “以后我的單,都簽給強子了。

  ”蘭姐瞥了我一眼,又對著李姐囑咐了一句,“對了,不要再讓其他的按摩師騷擾我了,我發起脾氣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雖然波瀾不驚,可雙鬢透出來的細汗還是看得出她現在的緊張,聽著蘭姐的話,連忙點頭,“那是肯定的,以后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蘭姐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纖細的手指夾了一章名片遞給我,“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會找你上門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見李姐看我的眼神復雜許多,顯然意外至極。

  送走蘭姐,我也長呼了一口氣,和這種漂亮又厲害的女人相處,其實也沒有那么舒服。

  “李秋蘭……”我默念著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燙金的宏實地產四個大字尤為扎眼,我正反復研究著,身側突然多了一個人,帶著濃烈的薰衣草香。

  “強子,姐勸你一句話。

  ”李姐目光復雜深邃,秀麗的眉毛微微皺起,“干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當然記得,最開始培訓的時候就已經耳提面命的要求過,三不準。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