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す ぽ コン sports wear complex|す ぽ コン sports wear complex

す ぽ コン sports wear complex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45:41 | 43320個瀏覽


“你是哪里的人?” 少婦的紅唇微啟,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眼睛直接勾著秦受。

  “我是……我是紅星村的。

  ”秦受不敢與她對視。

  秦受的眼睛 看著她豆沙色裙子里的 身體,不知不覺便起了反應,蹲著實在難受。

  得想個辦法,換個地方。

  少婦看著他的疲憊,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著很累的,要不換個地方?”少婦啟唇,聲音使得秦受動蕩不安。

  秦受一聽,心里高興極了。

  可是他裝出很能吃苦的樣子,用喘氣的聲音說:“ 太太,別了,我看這家里也沒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環顧四周。

  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換個地方,之所以這么說,是想給自己留個好印象。

  少婦看著這小哥一臉正氣,就更心疼他了。

  “換個地方吧,要不然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虐待你呢!”少婦說著,看向這個大大的客廳,諾大的客廳,好像沒有什么地方能換。

  “太太,那移動到哪里呢?”秦受問道。

  他又看了看客廳,擺著茶幾沙發,還有幾個花瓶,也沒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臥室的門上,在那扇門后面,有著秦受最向往的 東西

  少婦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門,再看看眼前的這個少年一樣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陣漣漪。

  尤其是她看見秦受的那兒,她的臉微微熱了。

  “要不,還是不要了,我受點苦沒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義凜然,一身正氣,嘴上又一次拒絕,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來吧,我的肚子痛,你抱著我進去。

  ”少婦命令道。

  秦受心里樂開了花,看著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線的身體,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這……”秦受假裝害怕破壞她的名聲,作出一種猶豫的樣子,“你的名聲最重要,我怕我會……”秦受是眼睛不老實的看著她的腰身,胸前,還有細細的腿。

  “別總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樣。

  我叫 飄依,你叫我飄依就行。

  ”少婦伸開雙腿,張開雙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你別杵著了,快點,去臥室。

  ”溫飄依很不耐煩 的說,她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個男人還像個猩猩一樣。

  不過,她心里對他產生了一種敬意,把他當成那種正人君子。

  其實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還強烈,有著不為人知的力氣和體魄。

  “來!”少婦瞇著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會意,靠近她。

  溫飄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順勢勾著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攬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蓋下面,想要把她橫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體,豆沙長裙絲滑帶有一些涼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內心深處,那里又起了反應。

  隔著長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體發出的溫熱,從他的指尖傳到全身,一陣火熱。

  長裙的涼意和她溫熱的肌膚,讓秦受處在了冰火兩重天。

  她的身體靠在秦受的懷里,秦受緊緊抱著,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著。

  這個 女人如寶一樣,他想撕破她體表的豆沙長裙,好好的疼愛她。

  她嬌滴滴抬眸,長睫毛高高翹起,面色紅潤,呼吸帶有一些急促。

  潤唇微張,用十分酥軟的聲音,湊到秦受的耳邊底下說:“秦受,你好強壯啊,力氣好大。

  ”秦受聽了,好像包裹他內心的那顆棉花糖在受熱而慢慢融化。

  “飄依,你的聲音好好聽啊。

  ”秦受禮貌的互夸,但是他確實喜歡她的聲音,那種可以讓男人起反應的聲音。

  她“咯咯咯”的笑,嬌羞又好聽。

  秦受用腳踢開了門,現在,保姆被他們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對沙發,秦受心里說不出的開心。

  一進門,一股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整個臥室,用紫色裝飾。

  光從紫色的窗簾里照進來,再加上紫色的床單被罩,整個房間充滿了旖旎的氣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夠兩個人以任何姿勢躺著。

  秦受用腳反反的將門關上,向著床走過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時候,她還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著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臉正對著她的臉,他的眼睛卻不想局限于她的臉。

  他想要起身,卻被溫飄依 用力一拉。

  秦受強壯的身體,怎么會在乎她那嬌小的力氣,只是為了配合她,而順勢倒在了她的懷里。

  秦受“啊”的一聲叫喚出口,他那兒直接貼到了她那兒,她輕輕的“啊……”一聲。

  兩具身體聚在一起,才剛剛碰上,就產生了很大的反應。

  秦受低頭看著這個一臉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訴求,低聲說:“飄依,我要開始給你治病了。

  ”磁性的聲音回蕩在她的耳邊,陽剛之氣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點頭。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額頭,輕輕的撫著她額前的一縷發絲。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從上至下,動作緩緩的。

  “討厭,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讓他按摩別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經的,開始講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說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腸子的問題,也有可能是氣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幫助你的腸子蠕動,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秦受邊說,邊開始往別的地方按摩過去。

  (豁達大度)她卻聽得有些不耐煩,只想要他快點換個位置。

  秦受邊揉,邊看著她的俏臉。

  “別說了,秦受,你快點啊……我胸口難受……”溫飄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陣電流刺到秦受的身體里。

  秦受輕輕的揉著,說:“心口難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氣憋著,我幫你。

  ”秦受邪魅的看著那個充滿渴望的女人的臉,手更加的用力了,“這個穴位揉著會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著,簡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張開嘴,說:“秦受,嗯……還是好難受,啊…你是不是隔著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著身體,他看著她那嬌軀晃動,真想讓她歡呼出來。

  “那我再用力點。

  ”秦受說,希望用這句話告訴她,我秦受不是那種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貼,兩人腰間緊緊貼在一起,他都快要進去她那兒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陣溫熱從他的耳朵傳到體內,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沒有想到,這少婦還很暴力,不過他喜歡。

  “秦受,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溫飄依帶有怒色的臉龐有幾分可愛。

  秦受邪魅的 一笑,直接將她撲倒,看著她的臉,狡猾的一笑湊了過去……“嗯……”少婦頓時說不出話來。

  秦受抬起頭,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進來她的脖子里,一股溫熱的汗的味道混雜著某種香味,這種帶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領,秦受摸著那礙事的衣領,將其往下扒了扒。

  他湊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領遮住。

  他沒有多想,接著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聽見“咔嚓”的一聲,衣服碎開了一個口子。

  兩人對望了一眼,溫飄依輕輕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說:“你干得真好!”秦受繼續撕扯著她的長裙,那聲音刺耳得充滿了整個房間。

  衣服被扯開,美妙的風景終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頭埋進去。

  “啊……”溫飄依舒服的叫了起來。

  秦受被她的聲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著她的腿,下身還有裙子庇護著,她感覺到紗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間游走,摸帶那冰涼的皮帶時,用手指頭扎進他的皮帶里,又伸出來。

  她找到皮帶的開關處之后,用力一拉,皮帶松掉。

  秦受的褲子失去了束縛之后,褲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溫飄依面色忽然變換,羞澀的垂下眉頭。

  可是,她的內心在躁動,很想伸手去觸碰。

  她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腰,用一種乞求的 眼神看著他,秦受知道現在他們兩個人一點就找,不過,他的心里,還有自己的打算。

  對于王桃花那個女人,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而對于溫飄依,他的心里還有一絲顧慮。

  因為這個人是校長的女人,如果貿然的話,只怕校長知道了會找上門來。

  到時候別說他自己,恐怕連趙萌萌,也不會被放過。

  考慮到這里,秦受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在他抱著她按摩的時候,他的腿感受到一絲涼意。

  他低頭,才發現溫飄依已經受不了了,他再抬頭看著她醉人的樣子。

  這個是最好的機會了。

  “飄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著她迷人的臉,笑道。

  她不耐煩的說:“既然說我迷人,為什么不要了我,來啊!”她張開腿,把最后一片蓋在身上的豆沙色紗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帶……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來啊,秦受。

  ”她心里無比的期盼。

  秦受腰間的精壯,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這是她見過,最有料的一個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覺到了秦受的異樣,不明白為什么如此美麗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卻不要。

  “飄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說的時候,有些憂郁。

  溫飄依當然不信這個男人的話了,她什么樣子的人沒有見過,會相信這種屁話?這種話騙騙紅星村里沒有心眼的王桃花還可以,可是到了溫飄依這里,說不過去。

  溫飄依家族時代從商,精明的腦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就連中年的校長,也將就是她的對手。

  “秦受,你說謊。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謊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動聲色,反而更誠懇的說:“飄依,你的身材這么好,還這么漂亮,誰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聲音說,“不過,我身份低微,只是紅星村的一個小中醫,什么都沒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生的,老公還是衛校校長。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應該去奢求……”秦受說得誠懇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實情況都說了出來。

  此時,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別人的溫飄依,也有所動容,秦受看著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趙萌萌的還要嫩。

  再看看那個臉,一看就知道從小是在城市長大的富貴人家,要不然不會有這么白嫩的臉。

  “秦受,你又在騙我。

  ”溫飄依不動聲色的試探他。

  “沒有的,飄依。

  ”他低吼的聲音圍繞在她耳邊。

  秦受強忍體內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綢繆,不能貿然行動。

  要讓眼前這個厲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禍患,不想些辦法不行。

  “飄依,你肚子好點了嗎?我還有一個病人在等著我。

  ” “呵呵,沒事,大家以后都是鄰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 老李配合兩人的拙劣演技,假裝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內心加了一句,就讓你老婆來補償吧。

  隨后 陳旭有打著哈哈的客套幾句,他就匆匆離開,趕著就去上班了,而柳玉倩也如老李計劃一般的留下來沒有走。

  此刻老李一想到柳玉倩里面沒有穿,心底的邪念就控制不住的往上鉆,眼神不由的看向柳玉倩的翹臀,恨不現在就撲過去。

  她已經穿上了短身裙,還帶了點蕾絲花邊,露出一雙白又直的大長腿,如果仔細看的話, 大腿上還留有一點歡好的痕跡。

  上身領口處露出一片雪白,可能是沒有發現,傲人的柔軟處的頂點異常突出,看得老李又是一陣心癢癢。

  柳玉倩被老李的火熱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悄悄的瞥了下老李,卻發現老李的下身已經鼓起一個大包,臉上頓時精彩了不少,甚至就連眼神都帶有絲絲火熱的渴望,就這樣直勾勾盯著老李那里。

  看到柳玉倩的反應,老李頓時樂開了花,柳玉倩此時肯定是騷動不已,這離他撬墻角又近了一步,于此自豪的挺了挺自己的那里。

  足足過了好一會,柳玉倩才回過神來,對著老李尷尬的笑了笑,連忙將眼睛轉開,俏臉通紅。

  “ 李哥,我下午沒什么事,就留在這幫忙吧。

  ”柳玉倩裝作不經意的瞥了瞥老李的身下。

  “好,有你幫忙,應該能省不少事。

  ”老李連忙答應,隨后假裝開始干活。

  看著在一旁幫忙的柳玉倩,老李心中的期待強烈了,他假裝把東西掉到地上,手長又騰不出手來的樣子:“小倩啊,幫我撿一下啊。

  ”柳玉倩點點頭,沒有多疑,就在老李面前蹲了下去撿東西。

  老李趁著柳玉倩低頭,眼神的使勁的往下瞄,同時身軀悄然的往她身邊移動,等會她站起來……嘶!這俏娘們的傲人,真勾人啊。

  柳玉倩蹲下的瞬間,從露出的口子處可以看到蕾絲花邊以及一道極其有人的大白溝,里面的蕾絲只能遮住豐滿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渾圓軟物,在明亮的陽光下發出誘人的光澤,讓老李一陣玄迷。

  “真他媽舒服。

  ”老李心中大喊。

  這時柳玉倩也撿起東西,準備站起來提給老李:“李哥,給。

  ”然而,老李已經悄悄移到的面前,她這一站,朱唇直接蹭到了老李突起的資本,俏臉通紅的不得了。

  老李是誰,當年可是夜店小王子,雖然剛剛被蹭的很舒服,但臉上依舊表現的若無其事的樣子,接過柳玉倩手上的東西,還順帶摸了摸她的小手。

  柳玉倩頓時嬌羞的瞪了瞪裝作專心在工作的老李。

  隨后老李便開始工作了,期間多次上演了掉東西,借著柳玉倩彎腰,偷看她的傲人,甚至有意無意的蹭她的嬌軀。

  老李見柳玉倩出來嬌羞的樣子,沒有發火過,心中又是一計。

  他拿出一個小樓梯,對著柳玉倩嚴肅的說:“小倩啊,我現在要裝電路了,你上去用橡膠手套拖著電線,不要亂動。

  ”柳玉倩見老李一副嚴肅的表情,哪里敢多想,重重的點了點頭,換上橡膠手頭,在老李的攙扶下爬上了樓梯,并按照老李的說的姿勢站在那托著電線。

  老李看著雙腿叉開,俏臉專心托著的柳玉倩,心中激動了不少,其實他只要把電閘給拉下去了就行了,這么做,無非就是想看看裙底風光。

  他假裝蹲在地上組裝電線,眼見偷偷往那大白腿間瞄去,瞳孔一縮,果然沒有穿啊。

  柳玉倩兩腳叉開站在樓梯上,讓兩條又白又直的大長腿交叉之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看到老李是一陣血脈噴張。

  “真他媽刺激啊。

  ”在老李悄悄欣賞這美好的時候,柳玉倩由于是室內較為溫暖有沒有風,并沒有察覺,依舊叉著一雙大長腿站在那。

  直到她手托久了,有想要動的意圖,老李才意猶未盡的收回目光,重手工作,但心里還是回味無窮。

  老李將線路裝好,便讓柳玉倩下來了,自己則爬上去準備安裝。

  “玉倩啊,你把扳手遞給一下吧,我把它擰緊一點。

  ”柳玉倩點了點頭,也沒有多想,將扳手遞了上來,老李本想趁機再摸一摸那嫩滑的小手,結果柳玉倩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飛快的抽回小手。

  看到老李失落的表情,柳玉倩一愣,老李雖然年紀有些大,但他那成熟的男人魅力是男友陳旭不曾有的,也是這種新鮮感,對于一直色瞇瞇看著自己的老李,從來沒有衍生厭惡的原因。

  她忍不住嬌羞的刮了老李一眼。

  老李見此頓時就不樂意了,以為柳玉倩是在挑釁他,腦子一熱,也顧不上什么形象了,直接伸手一把將柳玉倩的小手抓住,把她拉了過來,狠狠的蹂躪了幾下。

  柳玉倩頓時一驚,呆呆的看著老李,這老壞蛋也太大膽了吧。

  而老李也被自己冒失的動作嚇到了,猛然清醒,連忙放開柳玉倩的手,柳玉倩這是也反應過來,臉蛋瞬間通紅,低頭一言不發。

  “我去,會不會玩大了。

  ”老李看向柳玉倩,心里有些后悔。

  然而后悔不到一秒鐘,老李的眼睛瞬間直了,因為居高臨下的視角,柳玉倩胸前的洶涌全都展現在老李的面前,這一次可比她蹲下時看的要徹底的多。

  “李哥,你在往哪看啊,怎么這么不正經?”柳玉倩看到老李的眼神,連忙用手掩住胸口,嬌羞的白了他一眼。

  老李被這突然的說話聲嚇了一跳,不小搖晃的摔了下來,柳玉倩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到了,張開雙手企圖托住老李。

  然而,老李年紀雖大,但身體可是杠杠的,豈是一個小女人你托的住的,這壓下去還不得把她壓壞,還好他反應迅速,單手摟過柳玉倩的細腰,將她緊緊摟人懷中,另一手對著墻壁推了一下,就這樣老李在下墊著,兩人摔倒在地。

  “李哥……你沒事吧?”柳玉倩連忙抬頭,俏臉擔憂的問道,內心也不由大受感動。

  女人是個感性動物,面對這樣的危機,老李居然用身體保護她,對于一直和陳旭平平淡淡相處的柳玉倩,怎么能不受感動,連帶著看老李的眼神中都帶有少許莫名的情愫。

  然而,老李并沒有想象中去回話,而是緊緊摟著柳玉倩,她胸前的傲人也是緊緊的抵在了他的胸膛,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

  “我快受不了。

  ”老李心中低吼一聲,雙手趁機攀上她的翹臀,開始作惡。

  “嗯啊。

  ”柳玉倩一陣嬌嗔,嬌軀軟了下去,朱唇緊緊貼在老李的脖子上。

  老李這邊的手不由自主的由翹臀,向大腿摸去,這雙大白腿,他可是覬覦很久了。

  突然柳玉倩壓不住聲音的“嗯”了出來,面部表情變得十分異樣,臉上紅得仿佛要滴出了血一樣,甚至臉她的脖頸周圍都是一片緋紅。

  “我去,這是什么情況?”老李莫名其妙的看著柳玉倩,情不自禁的又捏了捏她的大腿。

  柳玉倩再度的“嗯”的一聲,聲音比起方才更是撩人。

  花叢中過的老李總算知道這么回事了,原來這大腿就是柳玉倩的敏感部位,內心頓時狂喜,這離他撬墻角無疑是進了很大一步,女人的敏感部位一旦被掌握,那她就是老李嘴里的一塊肥肉,任他吃了。

  老李深深的咽了咽口水,伸出手,繼續撫摸這這雙大白腿,將柳玉倩心中的渴望擴大。

  可能是因為柳玉倩長期跳舞的原因,她的腿比一般女人更結實,緊俏的大腿為她添了一種狂野美。

  在老李高超的撫摸技能下,柳玉倩向是著了魔一般,不斷的發出一聲聲嬌喘,身體也不停的輕微顫動,雙手緊緊摟著老李。

  “李……哥,別……摸了……”“啊?怎么了?我手勁大了嗎?”老李心里嘿嘿一笑,看著柳玉倩飽含春意的眼神,老李心跳更快了,手上的動作力度不由打了幾分。

  “啊…不是,嗯…我腳踝好像扭到了…好…嗯…疼。

  ”老李一聽,臉上不由掀起擔憂之色,可是又不愿這么放過這么好的機會:“我以前在軍隊的時候治過扭傷,我抱你回床上,給你好好揉揉吧。

  ”柳玉倩見老李臉上有著擔憂之色,內心一暖,聽到老李要帶她去床上俏臉再次通紅了起來,剛剛沒有被陳旭滿足的渴望,此刻被無限放大,感受到挺在自己小腹上的那物,低下通紅的小腦袋。

  “嗯。

  ”老李聽到柳玉倩答應后,狂喜萬分,立馬站起來,抱起柳玉倩往她房間走去。

  他將柳玉倩輕輕的放在床上,拿起那雙裹著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的修長玉腿,白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后跟,剛剛隆起的腳弓和纖細的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度,那雙腳上的指甲尖處也是透明的。

  老李把絲襪給脫了下來,輕輕的把玩著柳玉倩的玉足,老實說,他可沒有什么特殊癖好,但現在的他對著這雙潔白無瑕的玉足由衷的喜愛,情不自禁的摸了摸。

  “嗯。

  ”柳玉倩嬌羞的別過腦袋,卻好像有意無意的掀起超短裙擺,露出大腿間的特別地帶。

  嘶!老李不禁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柳玉倩里面可是什么都沒有穿的,此時的動作,不言而喻,他順著大腿,看向她的裙底,裙下風光無限好啊,他不禁伸出手去撫摸。

  然而,卻被柳玉倩擋了下來,她放下裙擺,嬌羞的說:“老壞蛋,看夠了沒有,人家的腳還痛著呢。

  ”“哦,我現在就幫你正骨。

  ”老李收回手,憐惜的輕聲說道:“等會,可能有點痛,你忍著點。

  ”柳玉倩聽著這一語雙關的話不由白了老李一眼,但對于老李的關心她還是大受感動的,不由想到自己的丈夫陳旭,他從來都沒有這么體貼的對她,他從來只顧著他自己舒服,眼神黯淡了許多。

  柳玉倩撐起身子,將玉腿放到老李粗壯的大腿上,從后面緊抱老李,企圖從老李健壯的軀體找尋女人應得到的體貼,一對碩大的豐滿緊貼老李。

  老李感到后背的舒爽,呼吸都重了幾分,他利用自己在部隊的技能,用力一拉,再一撐。

  “啊!”柳玉倩疼了一下后,發現自己的腳不在痛了,對著老李夸贊道:“李哥,你可真厲害,這么一下,我就不疼了。

  ”“呵呵,哪里哪里,只不過是年紀大了些,經歷的事情多了,處理有經驗。

  ”老李謙虛的笑了笑,心里還是有些小得意的,慢慢的把玩這雙誘人的大腿。

  “嗯…你才不大,你這個年紀剛剛好…嗯…可靠又貼心,哪個女人跟你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啊……”老李內心一動,看來柳玉倩對我印象很好,于是就順著說下去:“我們現在不就在一起么,那你很幸福。

  ”看著老李眼睛,柳玉倩居然沒有掙扎,眼神帶著期盼的說:“老壞蛋,不知羞……”老李忍不住了,轉身,狠狠的含住柳玉倩的雙唇。

  “唔!不…不要這樣…”柳玉倩雙唇斷斷續續的念叨。

  不過她嘴上雖然這么說,卻始終沒有推開老李,手上更是緊緊的抓在老李的后背,怕他跑了。

  老李在沒有過多猶豫,在柳玉倩的配合下解開了她一切武裝,柳玉倩的呼吸也越急促。

  “啊啊…”柳玉倩開始嬌嗔著,同時按住老李的頭,雙腿夾緊。

  “啊”隨著柳玉倩一聲舒爽的聲,老李咧嘴一笑,是時候了,再次親上柳玉倩,分散她注意力,與此同時老李找準位置,準備進入正題。

  “李…哥,輕點……”柳玉倩雙眼迷離,滿臉紅霞,嘴里癡癡的呢喃。

  “小倩…噢…我來了。

  ”突然,樓下猛的響起一陣陣“砰砰砰”敲門聲,同時還有人在叫柳玉倩的名字。

  老李頓時嚇了一跳,就連剛剛進去的一小半,也拔了出來。

  “完了,有人來了。

  ”柳玉倩臉上瞬間恢復了清明,剛剛迷離也消失不見,慌忙的推開老李。

  “坑爹啊。

  ”老李心里暗暗罵娘,用雙撫摸著柳玉倩光潔的后背,平穩她的心緒。

  “是我 閨蜜

  ”柳玉倩苦笑道:“她知道我下午沒事,在整理新房,主動要求過來幫忙的。

  ”隨后,柳玉倩六神無主的看著老李說:“怎么辦怎么辦?她認識我老公的,看到我們這個樣子,那可就完全完了。

  ”老李聞言也是慌的一匹,但很快就鎮靜下來了,抱起柳玉倩嬌軀安撫道:“好了,你先別慌,去開門,反正她有沒有親眼看到,應該沒事的,你就說在洗手間幫忙,沒聽清,這也很正常嘛。

  ”柳玉倩感受到懷里男人帶來的安全感,慌亂的眼神也找到焦點,緩緩的點了點,看著直挺挺頂在自己翹臀上的龐然大物,期盼的摸了摸。

  “以后有機會的。

  ”柳玉倩嬌羞的親了親老李的臉龐。

  隨后兩人連忙整理好衣服,順帶把“犯罪現場”也是收拾一番。

  柳玉倩無奈的笑了笑,今天把閨蜜喊來,就是怕和這老混蛋獨處,被占便宜,沒想到閨蜜還沒來,自己就被拿下了,還差點被閨蜜給抓到,她嬌羞的刮了老李一眼,便匆匆去開門了。

  老李則跑到廚房去裝作干活,把工作噪音弄的老大,這樣也就有聽不清的理由,不過眼睛卻偷偷密切注意外面的情況。

  “來了來了。

  ”柳玉倩走到大門邊,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裙子拉低一些,因為她里面穿的是老李的內內,再三確定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這才開門。

  “是你啊,雅麗。

  ”“廢話,不是你叫我來的嗎?話說你怎么回事啊,喊了半天才開門。

  ”隨著聲聲埋怨,一個女人走進了老李的視野中,讓老李頓時眼前一亮……身穿一件寬松的長款T恤,而下身居然是一條超級超級短的熱褲,幾乎要被上身的T恤遮蓋完了。

  喬凸后翹的高挑身材,露出一(姐弟亂欲)雙和柳玉倩相差無幾的傲人大長腿,那白嫩的肌膚猶如初冬的白雪,干凈透徹,而胸前的雙峰更是比柳玉倩還要更勝一籌,果然是物以類聚,這柳玉倩的閨蜜比起她來根本是不相上下啊。

  /臥槽,又是一個極品啊。

  /老李心里忍不住驚嘆一聲。

  “哎呀,對不起嘛,我剛剛在打掃衛生間,新房的廁所特別臟。

  ”“而且我這里在搞裝修呢,吵得要死,我也是剛剛才聽到你在敲門啊。

  ”柳玉倩上前拉著她閨蜜的手,陪著笑解釋著,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是非常的好。

  /哼,算你有理由。

  /她閨蜜撅著嘴哼到,也沒有懷疑,搖搖頭說著,眼睛也是看向房子里面:“走吧,快帶我參觀參觀吧,這么熱的天,我可不能白來啊。

  ”柳玉倩點點頭,關上門后拉著她的閨蜜在房間參觀了起來,老李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氣,看來暫時算是過了這關了。

  柳玉倩帶著她的閨蜜沒多久就參觀到進廚房里來。

  老李聽到腳步聲,連忙收回了注意力,假裝干起活來。

  “李哥。

  ”老李聽到柳玉倩喊他,這才放下手上的工作,轉頭看出。

  此時柳玉倩已經帶著她的閨蜜來到廚房里,看到我后,她閨蜜的眼神也是落到了我的身上,那充滿驚奇的目光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心頭一跳,難道她發現什么了?心里有些發虛,臉上當然表現得若無其事。

  “李哥,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閨蜜黃雅麗,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柳玉倩看著我,臉上閃過一絲嬌羞。

  頓了一下又說道:“我之前和雅麗說你以前當過特種兵,雅麗聽說后可是兩眼放光啊,很想見見你,請教請教…”老李恍然一笑,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一上來就盯著我看,還以為被她發現什么了呢,嚇了我一大跳,迷戀軍人的小迷妹他以前可玩過不少,但這么漂亮的還是第一個。

  等柳玉倩介紹完,他立馬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隨后伸了出去:“呵呵,過獎了,黃小姐你好,我叫李杰。

  ”黃雅麗一愣,隨后也反應過來,也伸出手來。

  老李笑了笑,輕輕握了一下,隨后一沾即離,雖然很短暫,不過也能感覺到手中殘留的滑嫩感覺,對付這種小迷妹,就得若即若離,不能著急。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