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japanese mature sex|japanese mature sex

japanese mature sex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30:50 | 18176個瀏覽


只見 王麗已經脫掉了上衣,只穿著一條紅色丁字褲……而她那比 張淑芬還要豐滿的胸部,此時正全然暴露在 老馬的眼前,老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所謂欲速則不達,老馬雖然心里波瀾萬狀,但 表面卻是風平浪靜。

  畢竟他是個“瞎子”,總不能瞪著眼睛,目不轉睛地盯著王麗的 身體看。

  長期的裝瞎生活他也已爐火純青,一邊摸索著向前走,眼光卻在王麗的身上肆意地掠奪著。

  這時,王麗躺在那按摩床上,慢條斯理地 說道:“老馬,你怎么這么久才進來啊,是不是在外面跟張淑芬談戀愛去了啊?”老馬心里一驚,表面上卻是憨厚地答道:“你說什么呢, 張女士是客人,我們怎么會談戀愛呢?再說,張女士那么年輕漂亮性感,又怎么會看得上我這個瞎子呢?”老馬嘴里說著,手上卻是 裝作不經意地往王麗的那個地方摸去。

  王麗一把就抓住了老馬的手,說道:“馬師傅,你這手往哪摸呢!”老馬連忙裝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樣,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王麗卻是咯咯地笑了起來,一把扔掉老馬的手,說道:“我說老馬,你真的是瞎子嗎?你不會是在這里面裝瞎,然(媽媽啊啊啊啊)后占女人便宜的吧?”老馬頓時慌的一比,難道王麗看出了什么端倪?如果真是這樣,那她自己依然光著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確實是個作風大膽風騷的女人。

  但是老馬覺得她才第一次來,不可能看出什么來,裝作十分鎮定地說道:“ 王女士,你說什么呢?我這個瞎子,可是經過國家傷殘鑒定的,只差沒頒證書了。

  ”王麗一聽,便笑得更大聲了:“哈哈哈哈……老馬,想不到你還挺幽默的嘛!但是,你要是個瞎子的話,又怎么會知道張淑芬年輕漂亮性感?”老馬心里松了一口氣,原來張淑芬說的他不瞎是因為這個,這就好解釋了。

  他連忙說道:“王女士,我也不是天生瞎子,這什么樣的女人,說話聲音什么樣的,我也是能聽得出個八九不離十的。

  這張女士說話聲音好聽,嬌嫩溫柔的,這肯定是個美女嘛,而且還很年輕嘛。

  再說了,我經常給她按摩,雖然我看不見,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膚身材嘛。

  還有,我聽我們店子里的同事也說過啊,說張女士年輕漂亮著呢。

  ”王麗一聽,這老馬倒是說得有理,便說道:“好吧,那你聽我的聲音,覺得我長得怎么樣呢?”老馬自然知道,這女人都是喜歡聽好聽的,連忙說道:“王女士,我聽你的聲音,活潑歡快,嬌嫩明亮,不用說,肯定也是個頂呱呱的美女!”王麗頓時樂得合不攏嘴,說道:“算你嘴甜。

  好了,不多說了,我聽說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你幫我按按,看看有沒有什么效果。

  ”老馬裝作一臉茫然地說道:“王女士,胸部按摩我是會點,但有沒有效我也不敢保證,而且,這胸部按摩還要把衣服脫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這樣太不好了,我看還是算了吧。

  ”“你廢什么話,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

  ”王麗直接說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脫掉吧。

  ”老馬裝傻道。

  王麗一聽,直接抓著老馬的手,往她的胸部上一放。

  頓時,老馬的手中的感覺,讓他不由得虎軀一震,簡直太大了。

  “老馬,你說,我脫了衣服沒有?”王麗風騷地說道。

  老馬下面已經是抬起了頭,連忙說道:“脫了,脫了。

  ”“那你還等什么,趕緊給我按摩吧。

  ”老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嘆,這王麗真是開放啊,跟張淑芬比起來,簡直就是完全兩種性格。

  想那日給張淑芬胸部按摩的時候,自己可是連哄帶騙,才讓她答應自己摸她。

  這王麗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動員就抓著自己的手去摸。

  感嘆一番后,老馬的手便抓著王麗的那兩個揉搓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王麗還真是有料,老馬手中舒服,忍不住說道:“王女士,你的胸……真大……”王麗聽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說道:“是嗎?你按摩沒按過 這么大的嗎?”老馬知道女人喜歡聽好話,立馬說道:“我哪按過這么大的啊,王女士,在所有的我按過的女客人當中,你的是最大的。

  ”王麗更高興了,“是嗎?那你可得好好幫我按按,我告訴你,要是沒有效果的話,我為你是問!”“王女士,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幫你按的。

  ”老馬說著,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來。

  這王麗在老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竟然慢慢開始叫喚起來。

  她這一叫不要緊,那聲音,弄得老馬更加受不了了,下身起了反應。

  按摩床比較矮的,老馬也不避諱,他就是要讓王麗看到。

  如他所愿,王麗很快便轉過頭來了,一下子便看見了老馬那處。

  “哇,老馬,你不是吧,你這里這么大啊。

  ”王麗確實開放,直接便驚奇地直抒胸臆。

  老馬心里暗喜,表面卻裝作有點窘迫地說道:“我……這……你說你的胸這么大,我在幫你按著,我哪能沒有反應呢?”王麗咯咯地笑了起來,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馬那里,驚奇地說道:“哇,老馬,你這?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 “瞧你說的,剛才就那么一小會兒,他聽得見么?”邱 蘭馨面不改色,似乎話中有話,言語透露出內心的不滿。

  “唉, 老婆,你說我是不是要喝點那些補藥什么的?這每次都……” 張小軍欲言又止,他猛地打了個激靈,收回了小家伙。

  “你先去睡吧,這件事我們以后再說。

  ”邱蘭馨催促道,然后又坐回了馬桶上。

  張小軍回了房間后,邱蘭馨終于長舒一口氣,她佯裝沖了一下馬桶,連忙紅著臉離開了。

  又過了許久,老馬隱約聽到張小軍的熟睡聲,這才從洗衣機后面鉆了出來,他伸展了一下酸麻的身子骨,躡手躡腳的溜回自己的臥室。

  整整一夜,老馬輾轉反側,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邱蘭馨……這晚,老馬失眠了。

  翌日,天剛蒙蒙亮,老馬就起床出了門,他有晨跑的愛好,十年如一日,因此歲數雖然大了,但身體卻依然硬朗,干活不累,健步如飛,幾乎不輸二三十歲的年輕小伙。

  跑步回來,老馬順便買了菜,家里的那對 小夫妻租客,在租房的第一天就和他協商好,每個月多出五百塊錢的生活費,每天在家里吃一餐晚飯。

  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自己動手燒火做飯的,這對小夫妻并不例外,早中餐都是在學校的食堂解決,只有晚上下班才回到家里。

  老馬回家后提著菜去了廚房,這個時間點也是那對小夫妻起床上班的時候,剛走到廚房門口,邱蘭馨從衛生間里洗漱出來,兩個人面對面的撞在一起。

  邱蘭馨俏臉一紅,低著頭叫了聲,“ 馬叔叔,早啊。

  ”老馬回應了一聲,他看到邱蘭馨今天穿著一件淺粉色的緊身連衣裙,烏黑的長發披到肩頭,略施粉黛,胸前的領口很低,隱約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溝。

  霎間,老馬又聯想到了昨晚那副火熱的畫面,頓時有些口干舌燥了,腳步不覺停留,一時竟擋住了邱蘭馨的去路。

  “馬叔回來了啊。

  ”老馬身后響起了一道聲音,張小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說,“剛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訓,下午就得出發,這幾天就有勞馬叔幫我照顧一下蘭馨了。

  ”老馬回過身來,下意識的點點頭,連忙笑道,“沒事沒事。

  ”由于平日里,老馬和藹可親,年齡又擺在那,這對小夫妻早已把他當做成自家的長輩來看待,張小軍自然很信任這個房東叔叔。

  邱蘭馨從老馬的身邊擠了過去,對張小軍問道,“這次要培訓多久呀?”張小軍自豪的笑了笑,“說是一個星期呢。

  ”張小軍是數學老師,雖然年輕,但是因教學有方,又給學校拿回幾個大獎,校方領導頗為賞識,只要有機會,就會推薦他去深造,據說下半年還要升他做年級主任。

  相比而言,邱蘭馨這個音樂老師,職位晉升的空間就小了許多,因此,也只有在談論工作上,張小軍才會顯得那么自信滿滿。

  很快,兩個人就收拾好去學校上課了,留下老馬獨自一人在廚房里忙活。

  “一個星期不在家?”想到張小軍要出差了,老馬的心里忐忑不安,這也就意味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要和邱蘭馨單獨同處一室了。

  想想就讓人莫名的興奮,老馬琢磨著,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準備的特別點?老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簡單的弄了兩個菜,一個人吃了后就歪在沙發上打盹。

  兩點鐘左右的樣子,張小軍回到了家,一進門就風風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馬被驚醒后,還以為家里進了小偷,剛起身就見張小軍拉著行李箱出來。

  “小軍,這就走啊?”老馬恍然道。

  “是啊,馬叔,學校催的緊,再晚就趕不上車了。

  ”張小軍說著就拉開大門,朝外走去,沒走兩步,又回頭叮囑道,“馬叔,蘭馨幫忙看著點,要是晚上沒回家,你就給我發個信息啊,謝啦!”嘿,什么情況,這小子?對自己的老婆這么不放心?老馬沒有多說,只是點頭應道,“沒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說著,老馬還伸出了大拇指。

  張小軍嘿嘿 一笑,迅速消失在樓梯拐角處。

  老馬過去關上了門,心里就樂呵了起來,環顧四周,眼前這個居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過了,只是今天,似乎覺得有些不一樣了。

  至于哪兒不一樣,老馬一時也琢磨不透,自從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變得冷冷清清,膝下無子實在是悶得慌,老馬就開始對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會無業游民一律不租,這對夫妻教師就是老馬精挑細選下來的。

  然而,有了租戶后,家里看上去雖然熱鬧了點,但老馬心里卻總是空空的,有時候都甚至覺得自己才是一個外來人,在這個家里顯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馬才忽然有種男主人的感覺,他覺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自己應該擔當起一個男人的責任,無微不至的照顧邱蘭馨。

  想到邱蘭馨,老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來,這個長相甜美,聲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馬在看去第一眼的時候,就莫名的喜歡,那一聲聲“ 馬叔叔”的叫聲,簡直是甜到了老馬的心坎上。

  突然,老馬的老款翻蓋手機響了起來,打開一看是張小軍的來電,老馬連忙接通后問道,“小軍,什么事呀?”“馬叔,你快幫我去臥室里找找我的教師證,時間來不及了,一會兒我到樓下,你從陽臺直接丟下來。

  ”電話里傳來一陣焦急的喘息聲。

  “好好,小軍,你別著急,我這就去找。

  ”老馬掛了電話就沖進了小夫妻的臥室。

  在(辦公室愛愛)哪里呢?老馬四處搜尋,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頭柜的角落,張小軍的教師證露出了一半,正好夾在了縫隙里。

  老馬趕緊過去從墻縫里抽出證件,剛準備扭身往外走,去發現床頭柜的抽屜虛掩著,從里面露出了幾個五顏六色的 玩具

  “什么東西?”老馬好奇的打開抽屜,隨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馬頓時心里一緊。

  “滴滴滴!”手機又響了,老馬怔了一下,接通電話,張小軍的聲音傳了出來,“馬叔,找到了嗎?我到樓下了!”“找到了,找到了,我馬上給你丟下來啊!”老馬說著關上抽屜就朝陽臺跑去。

  老馬住的是老式單元樓,屋內結構布局很落后,去陽臺必須穿過主臥,老馬就睡在這間主臥里。

  來到陽臺,老馬就把教師證朝樓下的張小軍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樓,樓層并不高,教師證很精準的落到張小軍的腳下,張小軍撿起來,對陽臺上的老馬揮揮手,一溜煙跑出了小區。

  整個下午,老馬都心神不寧,他怎么也無法將外表清純的邱蘭馨,與那些玩具聯系在一起,難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單純,內心卻很狂野?如果真是那樣,那就張小軍的身體狀態而言,如何能滿足得了她!這么一想,老馬頓生憐憫,作為過來人,他深知兩性之間的奧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難言啊!不知不覺間,老馬就越發的心疼邱蘭馨,他決定了,從今晚開始,一定會對這個小女孩萬般呵護,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馬完全可以滿足她……今晚,老馬做了一頓很豐盛的晚餐。

  平日里邱蘭馨喜歡吃炒田螺,老馬就專門給她露了一手,想到用餐氣氛,無酒不歡,特意去樓下超市買回一瓶紅酒,他知道女人都愛喝這個,家里的散裝白酒不著調。

  就這樣,為了這頓晚宴,老馬可謂用心良苦,費盡了心思,想當年和老婆談戀愛,他都沒有這般的上心,今天卻為了家里的這個女租客……,想想就有些難為情。

  老馬掐著點把飯菜做好后,見邱蘭馨還沒有回來,就先把菜熱在鍋里,而后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等著。

  六點多的時候,邱蘭馨推門而入,看到老馬還等著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馬叔叔,今天周五,學校大掃除呢,讓你久等了。

  ”老馬笑呵呵的站起來,“沒關系,菜我熱著在,不礙事。

  ”邱蘭馨溫爾一笑,進了自己的臥室,一陣翻箱倒柜,順帶叫了聲,“馬叔叔,要不你先吃吧,我衣服上都是灰,想先洗個澡呢。

  ”老馬剛進廚房,聽到邱蘭馨的聲音,連忙說到,“那你先洗,我還有點事忙,等你好了一起吃!”他好不容易準備的一頓晚餐,若是獨自享用,豈不是前功盡棄。

  邱蘭馨拿著睡衣迅速鉆進了衛生間,把門反鎖了后,打開花灑,開始脫衣服,不一會兒,一具完美的S型火辣胴體便呈現了出來。

  這具胴體雖然算不上十分豐腴,但每個部位都恰到好處,組合在一起堪稱魔鬼身材,就連邱蘭馨自己都忍不住經常對著鏡子孤芳自賞。

  邱蘭馨站在花灑下,任由熱水沖刷這具性感的嬌軀,疲憊了一天,此時陣陣愜意襲來,她頓時有了點興趣。

  兩只玉手將沐浴露涂抹到身上后,順著白皙柔嫩的肌膚,一路順流而下,停留在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啊!”低沉冗長的一聲嬌呼,邱蘭馨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煙花一般絢爛。

  嬌軀一軟,手中的花灑不小心沖擊到太空架上懸掛的睡衣,眨眼間,睡衣就全部濕透了。

  “這……”邱蘭馨秀眉緊擰,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與此同時,老馬在廚房里來回踱步,其實他并沒有其他的事要忙,只是一個借口罷了。

  廚房和衛生間相鄰,從邱蘭馨進去后,老馬就聽到了嘩啦啦的沖洗聲,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馬無法自控了,腦海里不斷閃出昨晚邱蘭馨嬌喘吁吁的模樣,想象著此時她洗澡的火熱畫面,身子漸漸有了感覺。

  這時,隔壁衛生間傳來一道羞答答的聲音,“馬叔叔,你,你能不能幫我把陽臺上的那件睡裙取過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