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diene epic seven|diene epic seven

diene epic seven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0:31:41 | 20453個瀏覽


在外人看來, 杰克遜就是一個不解風情的非洲黑人,卻不知,此時的 陳艷真的快要堅持不住,此時下面已經濕答答一片,整個內褲都已經濕透,還有一個火熱的東西,不斷在摩擦自己大腿根部, 身體不斷有著觸電的感覺,對陳艷來說就是一種非人的折磨。

  “別,快了,很快就好,這就是我那種想要卻不可得的感覺,讓你也嘗試一下。

  ”杰克遜半抱著陳艷一臉嚴肅 說到

  陳艷有種想哭的沖動,這種感覺對她來說真的是太難受了,若不是有人在周圍,她恨不得立馬就撕開杰克遜的褲子,讓他的 巨龍立馬進入自己的身體,但周圍的人 目光都在他們的身上,每分每秒對陳艷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好了。

  休息一下吧,等下繼續。

  ”杰克遜 看著時間,捏準陳艷的極限所在,在陳艷即將崩潰的時候把陳艷放下來,扶到墻邊,靠在墻上休息。

  陳艷聽到這個聲音,簡直就是救命的福音啊,靠在墻壁上,雙腿的水漬已經滲出緊身褲,黑色緊身褲靠近大腿根部的地方清晰可見的水漬,讓陳艷連忙閉緊雙腿, 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

  “這可怎么辦啊,我的褲子都濕透了,教練,要是被人發現的話,就慘了!”陳艷看旁邊似笑非笑的杰克遜低頭小聲說到。

  陳艷有些不明白,前幾天還老老實實的杰克遜今天怎么就變的這么老練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前些日子讓他忍受的太辛苦了嗎?陳艷都有點開始懷疑時不時自己的問題。

  陳艷趁著別人不注意的時候,忍不住掀開緊身褲,把手伸進褲子里面,觸摸自己的私處,發現早已洪水泛濫,輕輕一刮,在一拿出來,指尖上面殘留透明液體。

  “杰克遜,你剛剛是不是故意的,平時真沒發現,你的膽子居然這么大!”陳艷瞪著自己的大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杰克遜。

  剛剛的事情差點折磨死陳艷了,動也不敢動,聲音也不敢發出半點,倒是杰克遜,享受了不說,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沒有,。

  我真的是為了你好啊,這個壓腿動作可是瑜伽里面最關鍵的一個動作了,只要學會了這個動作,其他的動作就簡單多了,所以你要勤加練習,還有就是多忍耐。

  ”杰克遜十分認真的看著陳艷說到。

  陳艷看著杰克遜一本正經的模樣,嬌哼一聲,胸前的巨峰一顫一顫的,杰克遜的心神也跟著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巨峰。

  “哼!”陳艷突然站在杰克遜的面前,瞪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杰克遜。

  哪成想杰克遜看著陳艷背過身子,雙手直接朝前,用手托住巨峰,輕柔巨峰,隔著衣服捏住乳頭,輕輕揉捏起來,另一只手輕輕擠壓。

  “嗯!別,被人看的話就慘了,趕緊放開,快放開!”陳艷感受胸前的爽感,顧不得舒服,連忙推開杰克遜的雙手,連忙看向四周,發現并未有人注意到,這才松了一口氣。

  “杰克遜,你怎么回事。

  ”陳艷感覺到今天的杰克遜有點奇怪,心中有些惱怒!杰克遜的心中才沒有什么忌憚呢,既然 張強那邊已經拿出好處,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而且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進行到了最后一步,只是時間問題了。

  杰克遜今天的行為全部都是故意的,就是為了增強陳艷的欲望,這樣的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迫不及待的勾引自己。

  “真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上了一個極品,還能有錢賺,世界上怎么這么多好處!”杰克遜臉上露出笑容,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之后,開始練習一些瑜伽動作的時候,杰克遜居然本本分分絲毫沒有動手動腳,突然之間,陳艷還真有點不適應,渾身不對勁。

  這就是杰克遜的戰術,欲擒故縱,不用自己主動,陳艷就會主動送上門來,而且晚上還有一個 王雅在等著自己寵幸。

  陳艷下午離開的時候心事重重,下面已經被水漬浸濕的內褲也忘記換下,回到家之后,下面開始瘙癢起來,陳艷猶豫一下,來到臥室床前,拿出自己的小寶庫,從里面拿出粉紅色巨根,在房間里面輕聲呻吟。

  “嗯。

  嗯。

  杰克遜。

  ”陳艷在按摩的過程當中,腦海里面最多出現的就是那副黝黑嚴肅的面孔,身體突然有輕微觸電一般的感覺,一股暖流從下體傳出,流過全身,到達腦海,仿佛登臨天堂一般。

  下午的杰克遜可是絲毫不寂寞,王雅一身紅色連衣裙出現在健身房里面同樣是吸引了足夠多的目光。

  杰克遜成為不少同行眼中的幸運兒,每天都有兩個美女級別的少婦去找他健身,奈何這個家伙是個木頭,不懂得欣賞別人的美。

  在同事的眼中,杰克遜就是個木頭,仿佛什么不懂,大家都嘆息兩個美女可惜了!殊不知,他們認為的木頭,可是個情場高手,王雅在來健身房之后就一直棲身于專屬休息室里面,杰克遜隔著紅色長裙就開始撫摸著王雅的身體。

  “嗯!想我了沒有。

  真是不敢相信,這么快就這么大了!”王雅握著杰克遜的巨龍,眼睛閃閃發光,一秒變迷妹。

  杰克遜在王雅的身上撫摸,從上到下,大腿根部的時候,用手指不不斷撥弄著某個濕潤柔軟的地方,時不時的消失一點,在抽插一下,王雅緊緊抱著杰克遜,靠在杰克遜的肩頭,輕輕呻吟。

  “你知不知道那個張強是個什么來頭。

  ”杰克遜看著懷中的王雅,輕聲問到。

  王雅也是一愣,沒想到杰克遜居然會問這個問題,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看上陳艷了,她也就比我大上那么一點,有什么好的,臭 男人!”王雅看著杰克遜冷哼一聲,舌頭也沒閑著,親吻杰克遜胸肌上面的豆豆,開始慢慢在身上親吻,大腿根部巨龍的時候,猶豫一下,還是閉眼眼睛,輕輕親吻,撫摸。

  “他?在我看來就是個廢物,也不知道當初陳艷怎么看上他了。

  真是瞎了眼。

  ”顯然王雅對于張強的評價也不是很高,帶著不屑的口氣說到。

  “你要是真的上了陳艷我不在意,我就一個要求,你把她的視頻給我,你是不知道她平時那么清高的樣子,說不定就是個騷貨呢!”王雅看著杰克遜滿不在乎說到。

  王雅慢慢盤坐在杰克遜的身上,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氣,臉上帶著痛苦的表情,一點一點坐在杰克遜的身上,過了好久之后才慢慢上下搖動起來。

  感受著身上美人帶來的快感,杰克遜將張強的事情拋之腦后,盡情的享受著王雅帶來的溫柔。

  “啊,啊。

  太大了,受不了了。

  ”王雅就像是瘋了一樣,在瘋言亂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講什么,整個人都在感受全身電流帶來的快感。

  那種飽滿又痛苦的感覺,帶給了王雅很大快感,兩人椅子上,沙發上,地上,還是窗邊都留下他們的印跡。

  隔了很久之后,天色漸黑,隨著一聲痛苦解放的尖叫聲音落下,休息室里一片狼藉,而王雅肚皮上面全是白色液體,無力的睜開眼睛,看著杰克遜依舊堅挺有力的巨龍,眼睛里帶著無奈的目光。

  “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人,我都已經快要癱瘓了,你居然還站的起來。

  ”王雅的目光看著杰克遜的下半身,媚聲說到。

  王雅在杰克遜的猛烈進攻之下,意識變的模糊,依稀之間仿佛記得自己還在天堂,下一秒鐘自己就出現在健身房中。

  “我肯定是人啊,就是你,簡直就是個妖精!”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臉上露出好奇的目光,笑著解釋到。

  杰克遜的身體強度真不是一般人能相之比較的,無論是恢復能力,還是機動能力都是常人的三五倍,對于常人來說他就是非人般的存在。

  曾經在學校里面體檢的時候醫生曾經私下告訴過他的身體狀況,他的身體就好比是一塊鍛造的鋼鐵,而常人的只是木板,這樣的比(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較讓杰克遜立馬明白自身的不凡之處。

  看著杰克遜下面重新昂起的巨龍,王雅直接裝作沒有看到,心中有點惶恐,口中還嘀嘀咕咕。

  “這真的是人?都快兩個小時了,我都要死要活的,他居然還能站起來,真是太可怕了!”王雅連忙穿上自己的裙子,警惕的看著杰克遜。

  此時,天色已經漸黑,兩人收拾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出休息室里面,里面的一片狼藉就留給明天保潔阿姨過來收拾。

  “小雅寶寶,來吧,用嘴巴幫我一下把!”杰克遜溫柔的撫摸王雅的秀發,柔聲說到。

  王雅聽到之后連忙搖頭,剛剛自己又不是沒有做過,到現在自己的嘴巴像是腫了一樣,舌頭已經完全麻木了,若不是自己欲望夠強烈,恐怕現在早就昏死過去了。

  王雅突然接到一個電話,面容有些凝重,跟杰克遜告別之后急匆匆的離開。

  “真是個極品女人啊,有錢好看,又大,最主要的時候夠媚!”杰克遜看著王雅的背影,回味剛剛的感覺,眼睛露出沉迷的目光。

   這點力氣對于 老馬來說能算什么?不過是徒增情趣罷了。

  慧心越是有些小小的抗拒,老馬就越是來了興致。

  他手上力氣加大,一把將僧袍拽下。

  少女的迷人之處躍然于老馬眼跟前,帶著少女獨有的體香,迷的是老馬神魂顛倒,恨不得溟滅在這溫柔鄉中。

  慧心驚的是臉也紅了,呼吸也亂了,少女呼出的芬芳拂在老馬面上,老馬感覺自己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施主……”慧心顯然是難為情了起來,但又期待老馬有所動作,心里矛盾極了,一邊是身體和腦子里控制不住的渴望,一邊又是 師太往日里天天叨念的男人如老虎。

  心里又癢又酥,渴望和期待逐漸一步一步吞沒她的腦子,一點一點的侵占她的理智。

  此時,老馬仿佛在欣賞絕世珍品一樣欣賞著慧心。

  羞的慧心恨不得把頭埋在地底下。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不知道比那老寡婦好看了多少倍,簡直就是最完美的藝術,看的老馬兩眼發光。

  老馬再來不及多想,一只有力的大手便覆蓋了上去。

  慧心身體本就敏感的不得了,又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只覺得一股奇妙的觸感,帶著電流一般的感覺傳滿全身上下,慧心居然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口中發出控制不住的嬌嗔聲音。

  老馬幾乎快要把持不住了。

  他一只手動作著,一只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褲腰帶。

  慧心一張臉紅的快要滴血,根本不敢直視老馬的動作,但一邊又被老馬這充滿了男人陽剛之氣的軀體而神魂顛倒,心里面也控制不住的想要期待下一個更多的進展發生。

  老馬三下五除二的解開了自己的褲腰帶,慧心捂著眼睛,卻從縫隙里面偷偷的看,一邊看著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游走,一邊又想看看他的樣子。

  雖然有月光,不過慧心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能看出衣服的一角有一處突起。

  慧心越想就越難受,伴隨著老馬的動作,她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慧心根本就不想去想做這種事情的后果是什么,她現在就想要索取更多。

  若是慧心現在還沒把那些戒律清規拋之腦后,恐怕早就對自己這些想法感到無地自容。

  老馬欣賞著 小尼姑那情不自禁的發出的聲音,一邊感嘆這自己到底是什么運氣,居然能遇見這等尤物, 實在是天佑他。

  旖旎曖昧的氣息在兩人中間散開。

  這一次老馬不會再像上一次一樣猶豫不決,這一次一定要拿下這個小尼姑不可,不然他可又得日思夜想一個月了。

  老馬伸手探向小尼姑僧袍的下擺,只是接觸到了慧心的大腿一側,便感受到小尼姑一陣顫栗。

  “慧心!慧心!”“師妹!慧心師妹!”耳邊不遠處突然傳出來的喊聲將一對野鴛鴦嚇了一跳。

  慧心更是突然被理智拉了回來。

  這是她熟悉的師姐慧云和師太的聲音,一定是因為這天色深了她又沒有回去,擔心的跑出來找了。

  慧心雖是突然被拉回理智,但心里面的失望更是難以言說。

  沒想到師太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現了她未回山門,一想到接下來要進行的事情被她們幾個打斷了,慧心實在是有一些高興不起來。

  老馬這邊更是氣憤,他都臨近爆發邊緣了,這又是從哪冒出來的壞人好事的尼姑。

  “這聲音你聽聽是不是 尼姑庵里面的人?”老馬開口問著身下的小尼姑。

  慧心臉紅彤彤的,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老馬這才十分不樂意的起身,放開了慧心的酥胸藕臂。

  慧心聽著這聲音實在是有些驚慌,剩下飛速的穿好了僧袍,老馬也在一邊不情不愿的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心里面止不住的唾罵著。

  什么時候來不好,非要這個時候來,明明自己都快要成功了,這一個月的日思夜想的人兒都已經快要手到擒來了,卻在這個時候被人給打斷了。

  外面的雨已經開始停了,老馬見慧心已經穿好了衣服,但臉色還是那么一副紅彤彤的樣子。

  “在這里!”慧心聽著耳邊不斷響起的喊聲,總算是有些不情愿的開了口。

  一行人聽到了熟悉的師妹的聲音,自然是立馬就找到了洞口,師太絮絮叨叨的聲音還沒有到洞口就已經不停的響了起來。

  “慧心啊慧心,這兩天天氣陰雨連綿,本來為師就提醒過你,行走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腳下,就算是化不到什么東西,你要給我一是及時的回到尼姑庵里面。

  ”師太根據著篝火走到了山洞口,卻沒有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個男人。

  她的臉色瞬間有些驚慌。

  可是轉眼一看,這男人身后站著的不就是好端端的慧心嘛。

  還不等師太開口,慧心就先一步搶話,這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因為心虛。

  “師太,我晚間上山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實在是沒有辦法走路,這位施主過路的時候剛好遇見了我,便幫助我走到這里的山洞里面,還幫我處理傷口,只因這腳實在是太疼了,不然慧心早就已經回去了。

  ”慧心一雙小臉實在是無害,撲閃撲閃的大眼睛讓誰看了都覺得可憐。

  師太聽了這些話之后也不疑有他,反反復復的上下注視了兩人好幾遍,這才低頭雙手合十。

  “謝過這位施主出手相助。

  ”老馬本來就全程(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一言不發,有些不高興,但聽她這么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此時已經夜深了,況且男女有別,施主還是早日回去吧,我們就先帶慧心回了。

  ”師太和幾個師姐雙手合十作揖之后,便帶著依依不舍的慧心亦步亦趨的離開了老馬的視線。

  慧心走后,老馬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這一次機會錯過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吃到這個小尼姑了。

  沒有辦法,老馬此時只能去手沖……咖啡去緩解緩解一下自己的沖動,順便洗個涼水又澡。

  平復心中火焰的老馬,躺在床上,閉眼不去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但是眼睛一閉,便是小尼姑那完美的嬌軀,雙手也仿佛又握住了那纖細的腰肢。

  不得不說,小尼姑的身材真是極品,任誰也想不到十分寬松的僧袍下居然藏著如此誘人的身體。

  “該死。

  ”老馬怒罵一聲,只好翻身讓那兒好受一些。

  想著小尼姑的身體和手中殘留的感覺,老馬終究是忍受不住,開始安撫起自己來,仿佛小尼姑真的在跟前一般。

  老馬越想精神便越是亢奮,對于此時的老馬來說,小尼姑留在他腦海中的一切畫面都讓他欲罷不能,終于過了半個時辰,體內的火焰才慢慢平息下去,這時老馬才能安心的閉上眼睡覺。

  這幾天,渾身是勁兒的老馬只要閑暇時,總會想起與小尼姑的那一晚,這種馬上可以吃到的鴨子,卻又讓鴨子飛走了才是最讓人嘴饞的,可是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慈云寺是不能有男人進入的。

  坐在家中的老馬終于坐不住了,親自跑去慈云寺。

  心急如焚的老馬便來來回回往慈云寺跑了幾趟,每次都希望能遇見慧心那個小尼姑,但是希望總是落空。

  這種能吃到但是不見了的感覺讓老馬抓心抓肺,但是他也不能擅闖別人尼姑庵,所以他只能希望上天可憐他的份上,讓他能再一次遇見那個小尼姑。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見到小尼姑的一天,老馬有些戀戀不忘,但是太陽即將落山,只好失望回到家中。

  半夜,慈云庵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 庵主也不例外。

  突然庵主似乎被什么巨大的聲響驚醒,她連忙坐了起來,打開門,發現并沒有什么發生,回過頭,才被驚坐在地上。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叟正微笑著看著她。

  庵主準備大喊,可隨后她便更加吃驚的尖叫了出來。

  “祖……祖師爺!”庵主大叫道,這人竟然是自己從小拜到大的祖師爺,她可是從小就看著她畫像長大的。

  這一身慈眉善目的老叟,也不理會她的尖叫,只是笑道:“庵中即將遭遇大難,你提早做準備,我此次前來便是通知你,讓你有所防范。

  ”庵主頓時跪了下來,語氣十分虔誠:“請問祖師爺是何大難,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想辦法!”老者神秘一笑:“天機不可泄露。

  ”這頓時讓庵主犯了難,不知道是何大難該怎么辦,于是便又磕了一個頭,再一次問道:“那祖師爺此次便沒有其他的提示嗎?”“小心故人!”老者說完,化為一縷飄煙消失在了庵主眼前。

  “小心……故人?”不懂是何用意的庵主站了起來,嘴里念叨著老者最后說出的四個字。

  這時,庵主突然眼前一黑,再一次睜開眼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庵主猛地的坐起來,才發現自己依舊睡在床上哪里也沒有去。

  “夢嗎?”庵主心里想著,但是之前發生的一幕幕又仿佛是真的發生過,臉祖師爺的相貌都仿佛刻在了他的腦海里,十分的清晰。

  像夢又不是夢,十分奇怪。

  但越是如此不可思議,庵主便越是相信,心中已經打算等到天亮便下告示。

  庵主本來參不透這是個什么意思,可隔日夢里,再一次重復的夢境告訴她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一定是未來的尼姑庵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才會使得祖師先生托夢給她,既然是天機不可泄露,那她必定也是要防范于未然。

  事發突然,尼姑庵本就是清修之地,能吃飽穿暖已是極好,哪還會有少林寺一般有武僧日日守寺。

  庵主自己實在是拿不定主意,便找了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與寺里一同商量。

  “依我之見,咱們尼姑庵此禍不知是為何,還是早做準備。

  ”祖師先生托夢道天機不可泄露,那得是有多大的危難?“小心故人?何來的故人?”慧心的師傅有些不解。

  “若是我能想明白,就不必找你們了。

  ”庵主看了半天,總算是有人有些為難的發話了。

  “雖說咋們尼姑庵不需要男人,可是這拳腳功夫的事情,咱們女人天生是弱些,依我看,不如招個男保安,護咱們尼姑庵安全。

  ”一個老尼姑開口,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卻也不像慧心慧云的師傅那般偏執。

  “不成,咱們這是尼姑庵,可不是男人該來的地方!”“事出有因,我們清修之人不因外因而亂,若是此時真的是大災難,豈不是苦了庵里無辜的孩子!”“好了!我心里有分寸了。

  ”庵主出聲阻止了老尼姑和慧心師傅的爭論,臉色晦暗不明。

  現如今緊要關頭,不得再浪費時間在猶豫上了。

  庵主也是經歷過凡塵俗世之人,自然也清楚人有好有壞,不該因片面便概括全局,她決定采納老尼姑的建議。

  因為現如今的情況,她也沒資格挑剔。

  事不宜遲,庵主即刻便寫了聘文,讓尼姑下山時在附近的鎮子里分發。

  山上的尼姑庵要招男保安,這個消息傳到山下面那些鎮子里面,不知道是好是壞。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