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noelle easton school

noelle easton school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3 22:46:27 | 19個瀏覽
noelle easton school


小嫻姐,你在尿尿嗎?”這天早上, 牛蛋吃完早飯,敲著竹桿走進 廁所,耳根子突然一動,聽到一陣嘩啦啦的流水聲……牛蛋是個瞎子,眼睛看不見,可是家里只有他和嬸子 王艷梅、姐姐 林嫻三個人,他進來的時候,王艷梅正在廚房洗碗,所以,如果廁所里面有人,只能是林嫻。


  “小嫻姐,是你嗎?”奇怪的是,牛蛋喊了幾聲,都沒人應,而且那種嘩啦啦的流水聲很快就止住了。


  “難道是我聽錯了?”牛蛋皺了皺眉,小聲嘀咕著往前走了幾步,然后把竹桿放在一邊,伸手解開腰帶,痛痛快快的尿了一泡。


  嘩啦啦的流水聲再次響起……而牛蛋并不知道,其實他剛才沒有聽錯,也沒有猜錯,廁所里面確實有人,而且就是姐姐林嫻。


  林嫻蹲在距離牛蛋不足一米遠的石墩上,褲子拉到了膝腕處,白花花的屁股全都露在外面,手里還拿著一個纖細的 排卵試紙


  剛尿到一半兒就被牛蛋嚇了回去,不知道是憋的,還是羞的,此時林嫻滿臉通紅,瞪大了眼睛盯著牛蛋的一舉一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連褲子也沒法提,生怕一不小心驚動了牛蛋。


  “幸虧 小牛的眼睛看不見,要不然……”林嫻越想越覺得害臊。


  兩個人相距不足一米,擔心被牛蛋碰到,所以 林嫻的視線始終鎖定在牛蛋身上,而牛蛋站著,林嫻蹲著,這樣的高度差很詭異,牛蛋扒開褲子以后。


  只看一眼,林嫻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差點兒忍不住驚呼出聲。


  “那……那就是男人用來生孩子的東西么?”這還是林嫻第一次看,而且是在這種尷尬的氣氛之下。


  林嫻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偷瞄了幾眼,暗自乍舌道:“乖乖,小牛那里好大,真是沒有辜負‘牛蛋’這個名字!”牛蛋只顧著尿尿,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光了。


  尿完以后,牛蛋提上褲子轉身離開,回到院子里喊道:“王嬸兒,小嫻姐呢?”“沒在廁所嗎?”王艷梅在廚房里應道。


  “沒有。


  ”“那應該是去上班了。


  ”“哦。


  ”牛蛋點點頭,毫不懷疑道:“王嬸兒,今天雪娥嫂子在家,我去跟她學按摩了。


  ”“行,快去吧。


  ”牛蛋是個瞎子,不能上學,也不能上班,雖然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卻根本無法賺錢養家,甚至連生活都不能自理,從小到大都是王艷梅給他洗澡,活脫脫像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物。


  好在鄰居 孫雪娥人美心善,見牛蛋可憐,就讓牛蛋跟著她學按摩,說現在盲人按摩很吃香,只要能學好,就能賺到錢。


  牛蛋身殘志堅,不想一輩子都當個廢物拖累家里人,所以很上進,只要孫雪娥在家,他就會去。


  “怎么樣怎么樣,小嫻,你的排卵期到了不?”牛蛋前腳剛走,王艷梅后腳就從廚房里出來,急匆匆的跑進了廁所。


  廁所里的林嫻驚魂初定,臉上的暈紅之色未消,站起身正要提褲子,沒想到牛蛋剛走,王艷梅緊跟著又沖了進來,她“啊呀”驚叫一聲,排卵試紙脫手掉在了地上。


  “媽,你……”林嫻顧不得去撿排卵試紙,一邊提褲子,一邊問道:“你知道我在廁所?”王艷梅瞪她一眼,沒好氣道:“廢話,媽剛才看著你進來的。


  ”“那你怎么不攔著小牛?”林嫻驚訝道。


  “干嘛要攔?媽就是要讓你們在廁所里撞見,讓你先熟悉一下小牛的 身體,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免得今天晚上和小牛在一起睡覺的時候尷尬。


  ”王艷梅理直氣壯道。


  說著,幾步走到林嫻跟前,彎腰撿起了(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那個排卵試紙。


  低頭看到排卵試紙上那兩道醒目的紅杠,王艷梅瞳孔放大,頓時就有些激動起來,指著那兩道紅杠一臉興奮道:“快看!小嫻你快看,媽算的日子沒錯,這兩天就是你的排卵期!”林嫻臉色刷的一變,連耳根子都紅透了,因為她心里很清楚,排卵試紙上出現兩道紅杠對她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牛蛋姓牛,林嫻姓林,其實,他們兩個不是親生的姐弟,而是從小就訂了娃娃親的未婚夫妻。


  他們的父親都在部隊里當過兵,是戰友,有過命的交情。


  牛蛋六歲那年,父親牛鋒從部隊退役,林嫻的父親林正德去車站接他們一家三口,卻在回來的路上遭遇車禍,三死一傷,只有牛蛋僥幸活了下來,眼睛從此失明。


  事后王艷梅把牛蛋接回家,一直把他當作上門女婿來養。


  牛家只有牛蛋一個男娃,而林家只有兩個女娃,姐姐林嫻,妹妹林歡,林歡的年齡還小,在縣城讀高中,所以王艷梅把兩家人傳宗接代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牛蛋和林嫻身上,一心想讓他們盡早結婚,生個男娃姓林,再生個男娃姓牛,給林、牛兩家都留下一份骨血。


  而結婚的前提是牛蛋和林嫻的生育能力沒有什么問題,畢竟牛蛋出過車禍,瞎了眼,是個殘疾人,萬一和林嫻結婚以后生不出孩子,那就糟糕了。


  所以,王艷梅就想著讓牛蛋和林嫻先上車、后補票,同了房以后,如果林嫻能懷上娃,再讓他們去民政局領證結婚。


  這些情況王艷梅不止一次對林嫻說過,林嫻心里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被王艷梅催促逼迫,她也不會一大早就偷偷溜進廁所檢測自己的排卵期。


  讓林嫻有些意外的是,她的排卵期真的到了……從王艷梅手里接過那個排卵試紙,看了眼試紙上的那兩道紅杠,林嫻紅著臉羞道:“媽,這東西測的不一定準,依我看,不如多試幾次,再……”“誰說的不準?”王艷梅眼睛一瞪,哼道:“你可別想誆我,媽是過來人,你和小歡都是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出來的,在生孩子這方面,我比你有經驗。


  ”“可是……”“沒有可是,媽這就給你們鋪床去,今天晚上你和小牛必須把事情給我辦了。


  ”王艷梅根本不給林嫻辯駁的機會,話剛說完,轉身就走。


  林嫻整個人愣在那里,呆若木雞。


  其實,林嫻和牛蛋從小一起長大,平日里對牛蛋呵護備至,并且一早就知道她和牛蛋訂了娃娃親,從心底而言,她并不排斥和牛蛋結婚生孩子,替林、牛兩家延續香火。


  可愿意歸愿意,真到了這種要提槍上馬的時候,她心里還是忍不住的有些緊張和猶豫,畢竟她和牛蛋從小到大都是以姐弟相稱,早就習慣了,現在突然讓她和牛蛋做夫妻,晚上脫了衣服一起睡覺,還要做那種羞人的事,難免會覺得別扭和尷尬。


  最重要的是,牛蛋是個瞎子,從六歲開始就沒有見過女人長什么樣子,對女人的身體更是一無所知,根本不懂生孩子的流程,即使晚上林嫻和他同床共枕,這個覺該怎么睡?總不能讓林嫻手把手去教,或者直接撲上去扒牛蛋的衣服吧?林嫻想想就覺得羞臊不堪……從廁所出來以后,林嫻徑直去了東屋,那是她的閨房,而此時王艷梅正在里面興致勃勃的鋪床,略微猶豫一下,林嫻站在門口問道:“媽,今天晚上讓我和小牛同房的事,你對小牛說了嗎?”“還沒有。


  ”王艷梅頭也不回的應道。


  林嫻翻了個白眼,嗔聲道:“生孩子這種事需要兩個人配合才行,就算我愿意,可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小牛什么都不懂,而且不知情,這個孩子你讓我怎么生?”聽到這話,王艷梅不由一愣。


  “也對。


  ”王艷梅是個過來人,當然知道在生孩子的過程中,男人必須主動沖擊才行,她之前只顧著關心林嫻的排卵期,卻全然把牛蛋的特殊情況給忽略了。


  見王艷梅遲疑,林嫻趁機說道:“我覺得,讓我和小牛同房之前,你最好先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萬一到時候他不肯做,或者不會做,那我往后還有什么臉面對他?”“這……”王艷梅停下手里的動作,皺著眉頭想了想,突然笑道:“這個你盡管放心,就算小牛他不懂,不是還有我嘛。


  ”“你?”林嫻瞪大了眼睛。


  王艷梅點點頭,拍著胸脯信誓旦旦道:“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沒啥經驗,如果實在不行,媽今天晚上就站在旁邊盯著,反正小牛的眼瞎,看不見我。


  ”林嫻的眼皮一翻,無語了。


  稍微頓了一下,王艷梅接著說道:“和女人睡覺是男人的天性,一回生,兩回熟,你要是擔心小牛不愿意,下午下班以后,就順道去鎮上的藥店買點兒藥回來,媽聽說那種藥管用的很,讓男人吃下去,想不和女人生孩子都不行……”牛蛋敲著竹桿來到鄰居孫雪娥家,全然不知王艷梅和林嫻正在家里商量今天晚上的事,甚至連床都鋪好了。


  孫雪娥家的大門敞開著,牛蛋摸索著走進院子里,喊道:“雪娥嫂子,你在家嗎?”“在呢。


  ”孫雪娥的聲音從屋子里傳來:“是小牛吧?嫂子在洗澡,馬上就好,你先在堂屋呆一會兒。


  ”“好。


  ” 這個時候的 余薇,真是羞到要死要活的。


  如果是在幾個小時之前,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賞個大耳刮子,并且羞惱的在第一時間就選擇去揭發杜老三的黑車司機身份,罰死他!可現在卻不同了,她了解了杜老三其實是個很實誠的老實人,而且了解杜老三被前妻蒙騙的可憐經歷。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在杜老三的懷里,恰好她自己也有某方面的強烈需要!精神世界的渴求,剛剛已經被杜老三的甜言蜜語給填充了,可是真正需要填充的地方呢?她不知道自己想怎樣。


  按本能來說她想要答應,假如說今天瘋狂之后明天雙方都會失憶的話,那她會毫不猶豫的撲向杜老三,來一次瘋狂。


  但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必須考慮本能之外的現實,她勸自己說需要理智。


  杜老三早就看出了她的糾結,所以也根本沒想過要一蹴而就的占有。


  溫水煮青蛙的典故他不懂,但是道理他卻明明白白的。


  于是在懷中美艷少婦糾結的時候,他提議說,“我不會奢望占有你,我也不會畜生一樣的侵犯你,我只是想你能不能用手幫幫我,我真的很難受……”杜老三的聲音中充斥著真摯的請求與痛苦的表達,這讓余薇聽在耳中軟在心里。


  而杜老三的主動退讓一步,也讓她找到了更進一步的動力。


  她暗暗勸慰著自己,只是這樣的話應該不算是出軌,畢竟自己的身體沒有交出去。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她腦海中再三的勸慰自己,這是在可憐杜老三。


  當然,至于到底是不是個人的需求,這點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在杜老三的再三請求下,她終于‘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她羞紅著臉蛋兒說,“我只是看你可憐而已,你別亂想,我們不可能的!”鬼知道她這話是不是既當啥又立牌坊,但杜老三不在乎這個,他在乎的是步步為營,穩扎穩打,然后最終成功的擁有余薇,擁有這個原本屬于別人的漂亮老婆!下一刻,在道謝聲聲中,他主動握住了余薇柔若無骨的嫩手,然后在余薇紅熱的臉蛋兒貼面中,引導著那只因緊張而顫動的小手,來到了那里……足足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去后,從緊張到放松,從生澀到嫻熟,從被動到主動,余薇完美的經歷了這些,才成功的讓杜老三解脫。


  她很羞人,不單是羞澀自己竟然幫杜老三做這種事情,更是羞澀在最后的時候,竟然把自己的絲襪給弄的臟臟的。


  “哎呀!我讓你小心些小心些,你不聽,全弄我身上了!”此刻余薇蹙眉的嬌嗔,讓她原本的妖媚面容上多出了少女的清純可人。


  杜老三甚至有種荒誕的 感覺,他感覺自己好像愛上這個女人了。


  那嬌嗔輕易的就拂動了他內心深處的琴弦。


  于是,他很是放肆的、縱容本能的探出的腦袋,在余薇那張漂亮客人的臉蛋兒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那一口,沒有化妝品的味道,卻滿是如糖霜般的甜蜜。


  余薇顯然也感受到了這些,她迅速逃回了副駕駛座椅,心中小兔亂撞似的砰砰直跳,感覺自己又像是回到了初戀那年。


  她不知道這是不是錯覺,但很清楚這種感覺一定是錯的,哪怕對也錯,因為她不可能任由這種情緒繼續延伸下去,她不想自己對丈夫進行背叛。


  從包里拿出紙巾擦拭到絲襪和大腿上的東西,又將剩余的濕巾丟給了杜老三,然后她就躺倒在座椅上,背對著杜老三,殷切沉思自己的錯誤,以及進行悔過的自我批評。


  拿紙巾擦拭干凈后,杜老三將用掉的紙巾丟到了窗外,任大雨沖襲。


  重新躺回座椅上,他側身面對著余薇,沒有說感謝的話,反倒兀自說起了之前親吻時的感受。


  那是一種并不膩人的語言,絕不屬于情話的范疇。


  但是那種真實感受、真實感情的表達,殺傷力卻要遠比情話更為犀利!每一句話,每一個字,乃至于每一個音節,無不鉆進耳中攪亂心海。


  余薇甚至覺得自己應該捂住耳朵,像是孫悟空面對緊箍咒那樣。


  可她又舍不得,因為這些最為真摯的表達,是她空虛的精神世界里最為需要的。


  這些話之于她,就像是海絡因之于癮君子,她病態的享受著、渴求著,并再度享受著、渴求著,形成往復循環,且愈發的著迷。


  以至于當杜老三從駕駛座挪身到副駕駛,并將她擁抱在懷中時,她沒有做出丁點的拒絕,哪怕是做作拙劣的一絲表演,也沒有。


  貼耳的真情流露過后,臉色潮-紅的余薇終于作出了回應,她轉過身,嬌媚容顏面向杜老三。


  “你怎么又想了……”下一刻,她幾乎是驚呼了起來。


  杜老三的確又想了,這么嬌滴滴的美人在懷,怎可能不想?將余薇那具柔媚的嬌軀緊緊抱在懷中,輕嗅著屬于她嬌軀的魅惑芳香時,杜老三再次對她展開了纏綿的要求。


  余薇起初還有些小小的反抗,試圖趕走侵襲她美腿的那只手掌,可是隨著那只手掌所帶來的快樂,她愈發的沉迷其中,甚至下意識的擁緊了杜老三,仿佛怕他跑掉,又仿佛在鼓勵其多做些什么。


  意識到這一點后,余薇殘余的理智感覺到了恐懼。


  她害怕真的發生這種事情,她不想對不起自己的丈夫。


  而且她在心里再三的勸著自己,告誡自己哪怕要發生些什么,也不可以在區區一夜之間就進展得這么快。


  所以她強壓著內心的沖動,再次拒絕了杜老三的更進一步。


  杜老三隱隱有些小失落,不過這也在他的料想之中。


  飯要一口口的吃,女人要一點點的占有,于是他又跟余薇提議,希望余薇可以用她那雙裹在銀色嵌鉆高跟鞋里的絲襪嫩足,來幫他解決一下。


  “怎么、怎么可以這樣,那里多臟啊!”余薇感覺到羞人,她可從沒想過有朝一日竟然會被人要求用腳來做那種事情。


  但是杜老三的回答,卻讓她既羞怯又暗暗歡喜。


  杜老三說,“一點都不臟,在我眼里,你整個人都是圣潔的,而且我覺得對你提出這樣的請求,本身就是對你的一種褻瀆。


  你在我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唯一,用現在年輕人的話說,你就是我的女神……”這是睜著眼的瞎話,但也是余薇最受用的話,這讓她寂寞空虛的精神世界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不過在暗暗竊喜之余,她還是嬌聲嗔道:“那你還褻瀆我。


  ”杜老三滿臉的尷尬,“這、這不是你魅力太大,我實在受不了了嘛!”貝齒輕咬下唇,余薇羞羞的將腦袋埋在杜老三寬闊結實的胸膛。


  這,便是她默許的答復。


  杜老三心中大為激動,他就知道余薇會答應的。


  只要這樣一步步的誘惑著余薇深入,今天晚上總會讓余薇受不了的,從而最終主動放開自我,甚至極有可能會狂暴的扯開衣服,然后狠狠的跟他愛在一起!他幻想著今夜終將到來的美好,身體也沒閑著,幫余薇脫掉了裹在嫩足上那雙精致的銀色嵌鉆高跟鞋。


  可就在他準備仔細欣賞余薇那雙覆裹著絲襪的性感小腳丫時,很是突然的,外面響起了警笛聲!雨夜中驟起的警笛聲驚嚇了正準備做點好事的倆人,他們趕緊抬頭透過車窗觀望。


  隨即就發現,不遠處有輛巡防警車停著,正有名警察穿著雨衣向他們走來……警察同志是好人,艱苦工作,暴風雨中也要巡夜。


  主要原因倒也不是為了治安,從他們話中可以聽出是來查看道路兩側山坡,防止山洪突發。


  “你們確實辛苦了,可你們也不能壞我好事啊?!”杜老三心里給郁悶壞了,都幫余薇劃好道了挖好坑了,結果夜巡的警察同志擔心他們生命安全,直接將他倆帶上警車拉走了,理由是為了他們生命安全著想。


  余薇痛快的答應,很顯然她并不想在漆黑的雨夜中度過一宿,警察的出現喚回了她的理智。


  所以杜老三也就意識到,距離真正拿下余薇,還有很長的距離。


  警車開在路上的時候,有警察詢問起了兩人的身份,并查問起身份證號碼。


  杜老三報出后,就見有個警察拿出手機鼓搗了一通,然后問,“才出獄?”杜老三點頭,然后那個警察就將目光投向了余薇,“你們是什么關系。


  ”很明顯,警察認為杜老三這個有前科的家伙跟余薇的關系不正常,或是買賣關系,又或是強迫,這讓杜老三大喊冤枉。


  好在余薇回道:“朋友關系,他教我學車,結果下雨車拋錨困在這里了。


  ”但警惕性極高的警察同志似乎不太相信這個答案,他說,“我在車外看到了丟棄的女人的那玩意兒,那是你的吧,車門下面還有用過被丟棄的紙巾。


  朋友關系?”余薇臉色大羞,隱隱還有些小惱火。


  她沒好氣的懟道:“我們談朋友關系,你管的著?!”話質問完,她就在杜老三臉上狠狠親了一口,直讓問話警察目瞪口呆。


  這個舉動充分證明了倆人的關系,警察也就不再多問什么。


  警車回所里的時候順路先把余薇送回了家,而杜老三則被拉到了派出所。


  倒不是要拘起來問問,而是最簡單的男女有別。


  用警察的話說,“你又不是大姑娘,誰還禍害你怎么的?自己打車回去!”嗎的,不是說新社會里男女平等嗎?沒看出來啊……好不容易打了個順路回家的高價車,杜老三這才得以回到自己家中。


  結果剛開門的,就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且姑娘手中正拎著一條黑色蕾絲邊的 小褲褲


  那感覺,就像是在舉著小旗子迎接他似的。


  杜老三進監獄前, 父母健在,前妻帶走了家產,卻帶不走他父母的 房子


  當他出來后,父母已經去世,二姐沒有貪圖父母的房子,留給了他這個弟弟。


  眼前的這個套二小居室,正是父母去世后他所繼承的。


  在他入獄服刑期間,二姐將房子租給了兩個姑娘。


  杜老三如今回來了,大家住在一起顯然不合適,所以其中一個姑娘已經搬走,只剩下這個名叫 趙穎的女大學生。


  她也要搬走,只是臨時還沒找到房子罷了……杜老三到樓下后給余薇打了個電話,想報聲平安,但電話被拒接了。


  能猜到,余薇肯定是心中有羞意也有對丈夫的愧意,所以才會拒絕聯系。


  這讓杜老三心里很苦惱:好好的趁熱打鐵,結果把火爐子給我抽走了,真是!暗自抱怨中,他上樓打開房門,然后就看到了手拎蕾絲小褲褲的趙穎。


  看到趙穎手中拎著的那條性感蕾絲花邊的小褲褲,杜老三有點懵。


  這歡迎方式,挺別致啊?不過都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的,臉色瞬間通紅的趙穎就趕緊把小褲褲藏到了身后,隨即更是抬起兩條玉腿趕緊往自己臥室跑去。


  “這小姑娘挺有意思,把小褲褲藏身后背對著我跑,不還是讓我看到了嗎?”杜老三臉上浮現起了笑意,輕輕搖頭后將房門給關上了。


  對于趙穎是否搬家,他并不介意。


  樂意走就走唄,愿意留下的話那更好。


  這么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十八九歲正是嫩到出水的好年紀,無論身材還是容貌又都是上上之選,不說干點什么,單是能看著養養眼也是好的嘛!回到自己臥室,杜老三翻弄起了換洗衣服。


  與此同時,躲回自己屋內的趙穎趕緊反鎖房門,隨即鉆進了被窩里。


  “哎呀,趙穎你羞不羞啊,連那么貼身的衣服都讓 大叔看見了,真是的!”藏在被窩里的趙穎狠狠吐槽著自己,一想到那么隱私的貼身衣物被杜老三看見,她整個人都感覺羞到要死要活的。


  其實自從杜老三回來后,她每次洗完的貼身衣物都是放在自己臥室里晾曬的,畢竟是個單身大叔,她擔心會因為這些隱私的衣物而勾起那位大叔的邪火。


  也就只有杜老三不在家的時候,她才會放在陽臺上晾曬。


  每次只要聽到杜老三的車聲響起在樓下,她就趕緊跑去陽臺把貼身衣物拿回自己屋子。


  可這次也是巧了,杜老三根本沒開車回來,所以直至開門聲響起她才反應過來要去拿內衣。


  可好巧不巧的,剛返回客廳時被撞見了。


  “太尷尬了,太丟人了!趙穎,你這個大糊涂蛋,大聾子!”她堅持認為,是因為剛才看曖昧小說太過入神,所以才會沒聽到停車聲。


  正暗暗抱怨著自己的時候,突然,房外傳來了腳步聲。


  趙穎頓時大為緊張,她擔心那位中年大叔是不是受到了她貼身衣物的刺激,所以今晚要獸性大發了。


  緊張的她趕緊把被子裹緊,更是抓起了枕頭。


  她都想好了,只要杜老三敢闖進來,她就拿枕頭打杜老三的頭。


  至于這綿軟的枕頭有沒有半點威脅力……抖成篩子的她這時候哪還顧得上啊!可是緊張了一會兒后,她就聽到腳步聲經過她門前時并未停止,反倒繼續前行,直至聽到衛生間的門關上。


  她這才反應過來,杜老三是去衛生間,途經她門前而已。


  虛驚一場的趙穎長長松了口氣,覺得以后不能再看曖昧型小說了,男女之間那點事是挺誘惑人的,可是會讓自己思維跟著想偏了,這可不好。


  只是,下一瞬她又猛地再度緊張起來,因為她想到了一個特重要的問題——先前洗完澡,換下來洗完的那那玩意兒忘記拿去晾曬了,還在衛生間內!“完了完了,大叔不會因為那玩意兒而犯性,對我做什么吧?”受曖昧型小說所荼毒的漂亮女大學生趙穎,心里又泛起了憂慮……帶著換洗衣服,杜老三進入了衛生間。


  脫了個光不溜秋后,他這才注意到墻壁的掛鉤上掛著一件女人專有的胸衣。


  這玩意很簡易,是一堆白色的不知什么材料的線勾勒而成,沒有海綿,肩帶也僅是左右各兩根的吊繩,乍一看就跟拿倆網子兜在胸前似的,能不能防凸都是問題。


  不過簡致卻并不代表不性感,望著這個網兜,杜老三下意識的在腦海中幻想起了趙穎那玲瓏秀美的身材,然后佩戴上了這個網兜。


  那畫面,實在是有些誘惑人了。


  加上今晚又在余薇那惹出了一身的火,所以杜老三琢磨著,跟美女大學生在同一屋檐下,要是不做點什么的話,那么老天爺會不會打雷劈死他這個暴殄天物的東西啊?于是他考慮著,今晚要不要對趙穎干點啥呢……杜老三進入衛生間后,趙穎的心里就沒消停下來,各種幻想。


  她幻想著杜老三發現她的網兜后會不會興趣大發,然后拿著她的那玩意各種把玩,甚至還塞進可褲子里,甚至于還覺得不過癮,又強行踹開或騙她打開房門,然后對她……越想越感覺到恐懼,甚至她覺得今晚真要發生那種事情的話,肯定特別不美好。


  直至杜老三從衛生間出來回到自己房間后,趙穎的憂慮心思這才弱了下來。


  “看那種書都看傻了你,整天腦袋里想什么呢!”嬌嗔自責過后,趙穎趕緊開門,躡手躡腳的去了衛生間。


  當她發現自己的文胸依舊掛在先前的位置且并無任何外觀變化后,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氣,慶幸沒有發生任何不可控制的事情。


  與此同時,她也覺得挺對不起大叔的,明明沒有對她做出任何不軌的舉動,甚至言行舉止也十分的守規矩,可她竟然還惡意的去揣測大叔,真的很過分。


  在小小的自責與愧疚中,趙穎收回文胸往門外走去。


  可因為杜老三剛洗完澡地太滑的緣故,趙穎一個不小心給滑倒了。


  而且好死不死的,臨滑倒前嘗試著邁了一步意圖穩住身體,卻又把腳脖子給崴了。


  那鉆心的疼痛,趙穎當時就忍不住的發出了痛呼,“啊!”這時候,杜老三正在屋里收拾呢,突然聽到重物摔倒的聲音,緊接著又響起女性的尖叫聲,于是全身上下僅穿了一條 短褲的他趕緊沖出房間。


  當他沖到衛生間打開燈后,這才發現身穿冰絲睡裙的趙穎跌坐在地上,且精致的小臉蛋兒上寫滿了痛楚,正坐在地上彎著腰,揉弄白皙的小腳丫呢!這只小腳丫很美,美到杜老三不知該如何形容,看起來就像是一件白里透紅的藝術品似的。


  尤其是指尖染成淺紫色的指甲,更是流露出女性特有的魅惑。


  而更美的,則是趙穎因為彎腰太深的緣故,那低垂冰絲睡裙里的大曼妙他也能看到不少。


  在落入雙眸的第一時間,杜老三腦海中就胡思亂想了起來。


  腦海中的美好畫卷,令杜老三的身體有了最直觀的變化。


  好在趙穎這時候盡惦記著崴腳的疼痛了,并未注意到。


  所以他趕緊收起心思,彎腰將趙穎給攙扶起來,并關切的詢問著原因。


  趙穎沒有注意到杜老三那兒的變化,卻注意到了其全身只(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有一條平角短褲,所以她感覺有些羞人,不太想讓杜老三接近自己。


  只是脫離了杜老三的幫助她根本就站不起來,更別說找個地方休息了,因而只能紅著臉被動的接受。


  將趙穎攙扶到了客廳中,隨即杜老三就回自己屋子找來了藥酒。


  關于崴腳之類的小問題,他還是很有治療心得的,因為老爺子生前干的就是推拿正骨的差事,所以處理這種問題在他眼里根本沒有任何難度。


  對趙穎大概說了下,然后杜老三就捧起了趙穎白皙玉嫩的小腳丫,將藥酒涂抹在了腳踝上,并開始輕輕的揉弄著。


  趙穎感覺挺羞人的,被大叔捧著腳丫在揉來弄去的,尤其是她穿著薄透的睡裙,而大叔卻又僅穿著一條貼身短褲。


  可她不得不承認的是,大叔的手藝確實很厲害,才剛剛涂抹完藥酒揉弄幾下后,她就感覺沒那么痛了。


  大叔,是好心的大叔,她很感激。


  可是當她無意間看到大叔身下的短褲被撐起來后,臉上頓時火辣辣的。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實物,而且遠沒想到竟然可以那么兇,縱然隔著短褲都足以讓她感受到那種磅礴的沖擊力和破壞力。


  大羞之余她也忍不住的在腦海中泛起了遐想:這么大,要是那個話,會不會超級痛啊……轉念她又羞的更厲害了,自從看了曖昧型的書,腦子里盡是些這種污污的想法,竟然還會對大叔產生聯想,真是丟死個人了。


  雖然尋了個理由后,趙穎趴在了沙發上,她不想讓杜老三看到她臉上的羞紅,也不敢再看杜老三,所以她選擇趴而不見。


  但她這種選擇,卻讓杜老三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燒。


  望著纖細腰身下被高高撐起的冰絲睡裙,望著裙下那雙白皙修長的玉嫩美腿,尤其是名為推拿實為揩油的那雙嫩足,他想解決一下。


  既然今晚沒有成功的讓余薇替自己解決,那么讓趙穎這個小美人的光滑嫩足來解決,顯然也是個不錯的主意……杜老三正經心思不多,歪歪心思還是不少的。


  他腦筋一轉,然后就有了正兒八經的主意。


  “小趙,你的腳踝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里面還有淤血沒有清除,時間一長就會形成血瘢,跟痣似的,但是會比較大。


  所以我得幫你按摩下腳心,用蠟燭來刺激你的經脈穴位,促進血液循環將淤血排除……”似是而非的道理杜老三講了很多,趙穎哪聽得懂這個啊,不過有一點她聽的特清除,不按摩就長血瘢,而且還老大的一塊特別難看。


  愛美是每個女人的天性,與年齡無關,趙穎也不例外。


  在被大叔按腳的嬌羞與難看的血瘢之間,她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7773148.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027901.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824968.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1326802.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5063476.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9077210.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6941463.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1277948.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4750744.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8941520.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