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hitma 230

hitma 230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8 2:21:23 | 11個瀏覽
hitma 230


美國芝加哥大學一項新 研究顯示,喜歡 熬夜女性(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通常擁有接近男性的情感冒險 傾向(例如一夜情等),并且不擅長維持長久的兩性關系,結婚傾向也較低。


  研究人員發現, 男人擁有的 皮質醇和睪酮普遍比女性高,而 夜貓子類型 女人體內的皮質醇含量與男性相當。


  高皮質醇水平意味著充沛的活力,興奮度,壓力以及較高的認知功能。


  一些研究已經表明,成功人士通常擁有較高的皮質醇水平。


  研究人員認為高皮質醇水平可以解釋為何夜貓子類型的女性愿意承擔更多的風險。


  情感關系變化和 性行為冒險換句話來說,晚睡的女人更容易發生情感關系變化和性行為冒險,而早睡的女人更傾向于維持穩定的兩性關系。


  熬夜是人類穴居的先祖在哄小孩睡覺后進行魚水之歡遺留下來的習慣。


  “從進化的角度來看,熬夜方便男女進行短期交配,進行一夫一妻關系以外的性行為。


  ”該研究發言人DarioMaestripieri在接受《UChicagoNews》采訪時說:“當成年人干完活,哄完孩子,到了晚上如果變得活躍,就會增加社交以及交配的機會。


  ”此外,夜貓子型的男人比早睡型的男人性生活多出一倍。


  然而,由于睡眠不足有可能導致腦損傷,也許夜貓子們應該在性伴侶和腦細胞之間作出取舍。


   “這么長啊?難看死了!不過如果能讓他像上次噴出來的話,他應該就能醒過來吧?”少女心里暗暗想著,手上的觸摸不覺慢慢加了些力道。


  閉著眼睛躺在地上裝死的趙本嚴心中正琢磨著, 孟曉華這傻丫頭會用什么辦法刺激他的時候,卻感覺到 女孩已經解開的他的褲子掏出了他傳宗接代的寶貝,正用小手來回不斷地觸碰著。


  小 獸醫偷偷把眼睛瞇了一條縫望出去,發現孟曉華正蹲在他的腿邊,窈窕的背影對著他,短短的牛仔裙根本遮不住她修長的小腿和飽滿的大腿以及上面若隱若現的一部分粉臀。


  而更香艷的是女孩的手里正把玩著他那里,如何能讓他不興奮不激動。


  于是很快孟曉華就愕然地發現手中的東西正在迅速地長大,而且感覺到更加火熱,甚至能感到上面靜脈地靜靜跳動。


  “這樣應該很快就能噴了吧?”孟曉華暗暗告訴著自己,手上的速度也開始加快。


  這種美妙的感覺,讓小獸醫舒服地想叫出聲,但他也很清楚一旦叫出聲來,就無福繼續享受這種體驗了,于是緊閉住嘴巴一聲不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孟曉華的兩只小手正來回不停地更換著,但是直到這兩只手都已經又酸又痛了,手里的家伙還是絲毫沒有要繳械投降的趨勢,依然用它那只獨眼盯著少女看,似乎是在嘲笑她?“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這么個家伙!”孟曉華心中也有些動怒,看起來只用手是不行了,雖然孟曉華還是個正經的黃花大閨女,但是她在大學里還是和室友那一群女孩們在寢室里偷偷地看過一些愛情動作片。


  “看來只能用嘴了!”少女打定了注意,挽了挽鬢角上垂下來的頭發,小腿一倒直接撅起蠻腰跪倒在小獸醫的腰部,把臉貼了過去……….趙本嚴正閉眼享受著來自下面的女孩手指間的舒服摩挲,突然發覺孟曉華似乎不再動作。


  “難道她已經放棄了?”正當小獸醫準備開口說話結束這場惡作劇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那里似乎又到了一個全新的溫熱濕潤緊致的空間里。


  “嘶…….”這種全新的體驗讓趙本嚴舒服得在心里猛吸著冷氣,甚至后腰一麻就想那個,不過擁有強大意志力的他拼命地告訴自己不可以絕對不可以,兩只手死死抓住地面上的松針。


  孟曉華從開始的生硬已經逐漸變得熟練的品嘗了。


  被強烈刺激的小獸醫不斷繃緊自己的 身體,他感到自己身體的那部分已經快要不停他大腦的指揮了,雖然大腦不停命令自己的兄弟一定要挺住挺住,但他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沸騰的情緒了。


  趙本嚴為了分散注意力,再次悄悄睜開眼睛。


  這一看更是差點讓他走火入魔,原來孟曉華圓圓的豐滿正高高撅起近在咫尺地對著他。


  深藍色牛仔短裙里的粉色小內內,看了個清清楚楚,甚至內褲面料上被少女神秘地帶撐起的美妙形狀也看得是纖毫畢現,趙本嚴感到一陣眩暈了,甚至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是否出血。


  不過此時的孟曉華可不知道,裝死的小獸醫正在偷窺自己,大概是時間太久了,女孩心中又開始了焦躁,但又不想半途而廢,于是加快了頭部上下擺動的速度。


  本就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趙本嚴哪能扛得住女孩的這一套連環重擊啊,沒超過三十秒,孟曉華就聽到身后趙本嚴發出“啊”的一聲大叫。


  趙本嚴這一釋放,讓孟曉華都嗆著了。


  “咳咳咳……嗆死我了!你這混蛋!”孟曉華不顧風度叫罵著,轉過頭卻發現滿臉潮紅的趙本嚴不知道何時已經坐了起來,呼呼喘著粗氣…..“你…..又騙我!”孟曉華出離憤怒地舉起拳頭砸向戲弄自己的小獸醫。


  “曉華,我錯了!我錯了…..”趙本嚴一邊告饒著,一邊提著褲子向山下跑去。


  一男一女的追打聲笑罵在崎嶇的山路間傳蕩著,漸漸遠去………回到村中,一早上就跑出來的孟曉華直接回了家,而占盡了便宜的小獸醫則向著自己像狗窩似的獸醫站走了回去。


  不過走到離家沒多遠,卻見有兩個人站在他的趙家獸醫站附近的大樹下拉拉扯扯的,不停地撕打著。


  “誰啊?”趙本嚴心頭奇怪,腳下加緊幾步走近一看,卻見一個長得肉乎乎的白胖子正抱著一個小女孩在那里連親再啃的。


  那女孩極力掙扎不過顯然沒有那胖子力氣大,一件繡花的紗制襯衫已經被那雙肥手撕扯得紐扣脫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背心。


  “這個王八蛋!”趙本嚴暗罵了一句,這胖子小獸醫認識,是村長孟大慶的寶貝兒子 孟廣祿,天生就有智力殘疾。


  而他撕扯的女孩正是這兩天總見面的 徐叔女兒徐 小果


  “ 果果,果果…..我的好果果,你讓我摸摸你,親親你吧?我爹說了,把你說給我當媳婦了已經,你就解開衣服讓我親一親吧?我從來都沒親過女人啊啊…..”孟廣祿口水流的老長,癡癡傻傻地說著。


  “你放開我,放開……救命啊…….”徐小果用力地想擺脫這個白癡的猥褻,可是力氣實在太小,眼見那只肥手已經開始伸向少女的鼓鼓囊囊的背心前襟,女孩的眼里已經滿是噙滿了淚花。


  ……“住手!”趙本嚴大聲斷喝了一聲,飛起一腳重重地踹到孟廣祿的肥肥的屁股蛋子上,從小就有武術根基的趙本嚴這一腳顯然不輕。


  孟廣祿二百多斤的體重居然被他一腳踹得“噔噔……..”一溜小跑地坐了個腚蹲。


  “你…….你敢踢我!”孟廣祿站起身來,低下頭如同一只發狂的瘋牛直接向趙本嚴沖了過來。


  “哼!”小獸醫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輕輕閃身躲過,把身體讓到一邊,等胖子身體沖過,對準他的屁股又是一腳。


  “噔噔……”又是一個腚蹲,這下孟廣祿坐在地上不起來了,他雖然是傻了點,但還沒蠢到家,知道斗不過人家于是撒潑打渾地罵了起來。


  “小獸醫你欺負我,搶我媳婦!你等著的,你等著我爸怎么收拾你的!”孟廣祿坐在地上大罵著。


  “趕緊給我滾遠點,以后再欺負我小果妹子,我就把你屁股踢開花!”趙本嚴舉起腳來,作勢又要踢他。


  “你等著我的,等著我的………”孟廣祿見勢不妙,趕緊一骨碌身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威脅著一邊向遠處跑去。


  “這肥子就是欠揍!小果妹子,你沒事吧?”見孟廣祿已經走遠,小獸醫走近徐小果想要安慰安慰她。


  “本嚴哥哥,幸虧你回來了嗚嗚嗚………”少女如同見到親人般,一頭扎進趙本嚴的懷里嗚嗚的哭泣著。


  “沒事,妹子沒事了!”小獸醫一邊感受著女孩洋溢著青春氣息的肉體一邊把徐小果讓進了他那間小獸醫站。


  “你咋跑我這門口來了?”趙本嚴搬了把椅子讓女孩坐下問道。


  “我下午在地里摘了些新鮮的蔬菜,想給你送點過來,到了這卻發現你家里沒有人,琢磨著等你一會,結果就發現孟廣祿那個家伙來了,我看他兜里揣了不少石頭到你家門口,好像是要砸你家玻璃,我就上去阻止他!結果他一看到我,就對我毛手毛腳的…….幸虧你回來了……”小丫頭一邊哭著一邊訴說著。


  “原來是這樣。


  ”趙(三個洞都被塞滿爽)本嚴心中暗道僥幸,肯定是孟大慶那個老王八蛋指使他那個傻兒子來砸獸醫站的玻璃,如果我要是回來晚了,那果果還真有可能被那個白癡給侮辱了啊!趙本嚴偷眼望向徐小果,發現女孩已經停止了抽泣,不過身上襯衫的紐扣脫落了大半,露出里面寬大的棉線白色背心和微微隆起的前胸。


  似乎是發覺到,小獸醫在偷看她,徐小果的臉上升起兩團紅云,略帶羞澀地整理下自己剛才被胖子弄亂的頭發,不過胸前暴露的春光似乎根本沒想去阻擋。


  “難道這小妞子,還真把她爹說的那個婚事,當真事啦?那我豈不是艷福高照了嗎?”趙本嚴有點得意地想著。


  “那個…..果果,剛才孟廣祿那個胖子沒傷到你吧?”“沒有,他好像就顧著扯人家衣服了,還說…..還說要親人家…….胸口”徐小果的臉色更紅了,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


  “沒傷到就好,沒傷就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本嚴哥哥,你醫術那么高明,要不…..要不你幫果果檢查一下身體吧?”女孩突然說了句讓小獸醫意外的話。


  “檢查身體?”“是啊,曉華姐不是總找你檢查身體嗎?”女孩烏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調皮地一笑。


  “你是聽誰說的我總給你曉華姐檢查身體啦?”小獸醫疑惑地問。


  “嗯,是二胖哥哥偷偷告訴我的!”“二胖這個該死的大嘴巴!”看著徐小果清純又略帶曖昧的笑容,趙本嚴的喉結動了動。


  “果果,你年齡還有點小啊,不太適合你曉華姐姐那種體檢的?”猶豫了半天小獸醫還是有點覺得不太妥當。


  “我還小啊?”少女生氣地努著小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說:“我上高中的時候,好多班上的女同學都偷偷和男同學去酒店玩了,上自習的時候她們還常常討論誰的男友哪個大哪個時間長呢!你說我還小嘛?”現在的孩子都這么早熟了嗎?趙本嚴望著調皮的果果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傻傻地陪笑道:“不小,不小了!”“那我也能讓你檢查身體嗎?”徐小果滿懷希望地看著趙本嚴。


  “嗯…..嗯………天色不早了,我先用單車帶著你回去。


  你出來這么久,徐叔也該擔心了。


  ”生怕搞出事端的小獸醫干咳了兩聲敷衍了過去。


  “好吧……”一聽趙本嚴說到自己的父親,小果雖然感到有些失望但還是很快地點了點頭。


  小獸醫給徐小果找了件自己穿的上衣讓徐小果披在身上,免得那件被扯開紐扣的襯衫讓小丫頭春風外泄了,到院子里騎上自己那輛老破二八的自行車。


  小果乖巧地上了他的后座,把飽滿的胸膛貼到小獸醫厚實的后背上。


  那兩團豐盈的柔軟貼在背上的感覺真好,小獸醫歪歪扭扭地騎著他的破車好不容易把小丫頭送回徐叔家。


  …….回到自己的小破獸醫站,天色已經擦黑了,趙本嚴隨便給自己做了點晚飯剛剛吃了幾口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


  “小趙神醫在嗎?小趙神醫在嗎?”一個嬌媚的女聲隨之響起。


  “誰啊?”趙本嚴心中一動,這么晚了孟曉華肯定不會來了,果果那小丫頭又剛被自己送回去,還能是誰呢?難道是那天被孟大慶下藥的鑫月嫂子?自從那天之后他們兩個就沒再見過面了,每每想到那天那場精彩絕倫的初體驗,趙本嚴的小腹又是一陣燥熱。


  “來了,來了……是你?”打開房門,小獸醫驚訝地看著門外的女子。


  “是我怎么啦?你以為是誰啊?”門外站著一個身材妖嬈二十多歲的美艷少婦,正媚眼如絲笑著對趙本嚴說著話。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在苞米地里和村長孟大慶赤膊大戰的嬌婦 胡二杏


  “哈…..是二杏嫂子啊,沒什么,我剛才還以為是別人呢。


  ”趙本嚴趕忙打著哈哈把胡二杏讓進屋內。


  “二杏嫂子,這么晚了,到我這兒有什么事嗎?家里的牲口病了嗎?”小獸醫給胡二杏倒了杯水,隨后隔著桌子坐到了少婦的對面。


  “嗯…..不是啦,人家是有別的事找小神醫你啦?”胡二杏飽含春水的一對杏眼緊盯著趙本嚴看個不停。


  “是嗎?……有什么事啊?”小獸醫心中暗自稱奇,琢磨著莫非自己偷窺她和孟大慶偷情的事情被她發現了?“我聽說呢,小趙神醫你醫術特別的高明,就連那個得了胃癌的徐國盛吃了兩天你開的藥,都能下地走了,現在全村人都說你是神醫啊?”胡二杏笑顏如花地望著趙本嚴,滔滔不絕地說著。


  “嫂子,您就別和我客氣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說吧?”小獸醫打斷了少婦的夸獎。


  “那小趙兄弟,我想問問你,女人身子的病你能不能看得好啊?”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6670001.html
https://twghytujiko.weebly.com/1310272.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1338398.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179241.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4910584.html
https://twljoiujgn.weebly.com/127595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15748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774154.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739167.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9092464.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