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makai kishi ingrid

makai kishi ingrid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3 3:00:19 | 7個瀏覽
makai kishi ingrid


  閱讀提示: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 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 撒嬌  他竭力維護著 在你面前的 高度,時間久了,自然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丈夫是一個愛撒嬌會撒嬌的人。


    在公司里遇到什么不順心的事情,他會一言不發地把熱乎乎的身體貼過來抱著我,把大腦袋一頭扎進我懷里。


  我一看他的狀態,知道他心情不好,就會抱住他,一邊輕輕地胡嚕他的腦袋,一邊和他說些不相干的家常瑣事。


    過一會兒,他就會從我懷里抬起頭,用手一抹臉,深深呼出一口氣,說:“嗯,沒事了!”我一般不會追問他是怎么“消氣”的,但看到他如釋重負的樣子就知道他心里好受多了。


  我很高興我的懷抱是他釋放壓力的好地方。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我很喜歡看他撒嬌的樣子,每次他撒嬌,總能勾起我內心深處的母性與溫柔—其實,每個大 男人心里都住著一個小孩子!有一次我和女朋友閑聊,說起丈夫  撒嬌的事兒,她聽著聽著,突然說了一句:“一個大男人,成天跟你撒嬌,你習慣嗎?要是我,會覺得很 難受的!”  我有些愕然:難道別的男人都不跟 妻子撒嬌嗎?  后來我問過不少男人,回答基本都是:“從沒有。


  ”再追問原因,都說:“不好意思啊,一個大男人唧唧歪歪,哪像個男人?”我又追問:“那你想不想呢?”被問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說:“要是有一天我跟老婆撒嬌,她會怎么看我啊?”  也許這就是原因—不是不想,而是擔心妻子會看不起自己。


  我發現很多 女性的擇偶標準是:一定要找個能鎮得住自己、讓自己 崇拜的,品位、收入和職位都比自己高的男人。


  可男人其實也是人,有優點也有缺點、有擅長的事也有不擅長的事,他們甚至也很脆弱。


  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為什么女人對一個男人表達愛意的方式總是仰視和崇拜?你一崇拜(啊啊啊好棒)不要緊,這就意味著,那個被你崇拜的男人,已經被你架在了某個高度,他要竭力在你面前維持這個高度,甚至不能流露出一點點為難的情緒。


  時間久了,他會受不了的,沒聽說現在男性得抑郁癥的人數正在大幅增長嗎?  當女性在內心真的強大起來、可以平視男人的時候,我們就不會把自己的許多要求和期待都一股腦兒地壓到男人的身上。


  我們找男人,不是找一棵大樹來依靠,而是找一位伴侶,結伴來走人生這條路。


  歡樂分享、煩惱共擔,這么一來,他也會在你面前放松了,會卸下面具和重負,自然流露出性格里最本真的那一面。


    一個會和自己妻子撒嬌的男人是可愛的;一個允許丈夫向自己撒嬌的女人是智慧的;一個丈夫可以自如地、放松地和妻子撒嬌的婚姻是美妙的。


  文/卡瑪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女人私房話:老公為什么會對我撒嬌 據海內網12月20日報道:好熱熱…… 陳正不禁喘道。


   阿正,你別急哦, 嫂子這就讓你涼快涼快哦。


  林子惠眼睛一亮, 伸出手抓住了陳正寬松的褲頭,輕輕往下一拉。


   只見褲頭里隱藏的恐怖,嘴巴微微 張開,貪戀又有點害怕的盯著。


   陳正異常難受,抓住自己的底褲,想脫下來。


   先不要……林子惠驚呼一聲,到了關鍵點,她有開始猶豫了。


   嫂子,洗澡澡不要脫嗎?陳正裝的傻里傻氣的問。


   先洗上面吧……林子惠還是忍了忍,咬著貝齒,目光依舊停在陳正的褲衩上流連忘返。


   她深吸了一口氣,意圖讓自己先冷靜下來,隨后 拿著肥皂給陳正身上涂抹,輕柔的手掌,在胸口,四肢處輕擦起來。


   每一次溫柔的滑動,都讓陳正渾身微顫,嫂子的手可真是嫩滑啊,碰在身上,真舒服呢。


   這兒,這兒,還沒擦呢。


   陳正指著胸口。


   林子惠愣了愣,俏臉微微一紅。


  別,別著急,嫂子,這就給你洗。


   隨后,緊張不安的嫩手開始放在了他的胸口,輕輕的覆蓋上去。


   林子惠碰了幾下,再也忍不住了,面紅耳赤的把玩著,手開始撥弄起來,一股股熱浪涌上心頭。


   陳正感覺到無盡的酥癢。


   喔…… 他忍不住叫 出了聲音。


   嫂子的手法實在是太好了,陳正不禁羨慕氣自己大哥,要是自己有這么極品的老婆,該多爽呢。


   阿正,你咋啦?怎(啊啊……)么突然叫出聲音了?是不舒服嗎?林子惠輕問。


   陳正傻乎乎的搖頭,你洗我上面,可是我下面難難受…… 可能因為臟,所以難受,別急,待會兒我就給你洗。


  林子惠顫抖道。


   搓完胸膛后,她抓起水瓢。


  打了一勺水潑在了陳正身上。


   嘩啦啦…… 一陣熱水從上而下,陳正的底褲很快就濕了,濕透的褲衩直接黏在上面,更明顯了! 林子惠更驚呆,恍惚中,她有些意亂情迷,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夾了夾,意圖將陳正身上最后一層包裹給拉下。


   嘩! 恐怖跳了出來,林子惠匆忙一瞥,羞的眼珠子渾圓。


   陳正緊盯著嫂子這一張俏臉,雖難受,但也不想催促,擔心嚇到了她。


   林子惠心跳不已,微微低下頭,也不敢對視,裝模作樣的拿著毛巾擦拭著陳正的小腿。


   等她表情越來越從容的時候,突然微微站起身,伸出手覆蓋住,快速的涂抹肥皂! 擦拭的時候,手在顫抖,跟犯錯的小孩一樣。


   陳正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只感覺身子輕飄飄的,舒暢到了極點。


   場面頓時變得有點沉默。


   稍傾,林子惠動作幅度更大了。


   陳正驚呼一聲,只感覺一陣微疼,被夾著,漲得有點難受。


   他故意傻乎乎道:‘嫂子,我這兒,這兒咋越來越大了啊……&quo; 林子惠聽陳正這傻子樣,防備更放低了,噗呲笑出了聲音。


  是啊,阿正,這是為什么呢? 陳正腦瓜一想,兩眼金光,是不是跟上次你喂寶寶,被蚊子咬了一樣啊? 林子惠撲通亂跳,嗯,對呢。


   那不行,我得去找村醫……陳正裝的很著急,要走的樣子。


   林子惠一下就慌亂了。


   自己剛上了頭,反正自己現在干啥,這個傻子小叔都不懂,膽氣就更大了。


   別啊,這點小病找醫生干嘛?你上次幫了嫂子,嫂子這次也 幫你啊…… 噢。


  那就快點吧。


   陳正心底早已激動不已,但還是強壓著,裝傻道。


   好 林子惠顫抖著抓住,再揉捏了一陣。


  上次你用嘴巴幫我,這次換嫂子幫你,好不好? 能行嗎?陳正故意表現一臉茫然。


   林子惠俏臉滾燙,櫻桃小嘴,滑膩膩,又軟又柔,這要是能……豈不是要成神仙了? 阿正,你就好好坐下,剩下的你就交給嫂子吧。


  林子惠溫柔道。


   說完,林子惠端來一張木凳子,陳正乖乖的坐下,將腿緩緩張開。


   林子惠眼睛迷了一層霧,眼珠子滴水般的清澈,隨后半蹲下來,兩手一壓,小嘴微微張開,埋下了頭。


   喔…… 阿正身子猛地一緊,忍不住長呼一口氣。


   這是一種鉆心的爽啊。


  
https://twassad.weebly.com/4437874.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5901117.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602279.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483628.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1216090.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8562829.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456789.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8604654.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5839654.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918934.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