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相澤 リナ

相澤 リナ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7 18:42:41 | 15個瀏覽
相澤 リナ


以前我認為贍養 公婆并不難,不就多兩張嘴吃飯、多一些 生活開銷嗎?可逐漸我覺得自己以前的想法很幼稚很天真。


  公婆所在的農村,至今沒有任何養老金,公婆也沒有什么社保之類的,要是萬一身體有點不舒服,費用全部自費。


  這對于晚輩來說也只能責無旁貸全力承擔,畢竟是自己的父母,你不出錢誰出。


  讓我感到不安并且有點出乎意料 的是,自從兒子出外工作后,公婆似乎認為兒子都發達了似的,不時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經濟條件的決定和舉動。


  最典型的例子是,公婆手頭只有極少的錢,卻要建 房子,費用當然是 兩個兒子承擔,并且要建得大大的,好好的。


  兩個兒子手頭的錢不足 建房預算的三分之一,但公公也敢這樣建,理由是:一邊賺錢回來一邊建。


  對他們的這個觀念我只能用絕倒兩個字來形容我的感受。


  兩個兒子也是剛出來工作不久,并且在外也得花費,也有自己的小家庭(另一個未婚),有自己的承擔,但公婆好像認為,家里在建房子,你們除卻生活花銷外把錢都拿回家建房是理所當然的,而且是必須的,不然難道讓房子建到一半就擱在那兒嗎。


  農村公婆為 攀比非要建 豪宅 負擔不起啊有趣的是,建房的(三個洞都被塞滿爽)錢兩個兒子都有出,但公婆在我面前從不提我老公的那份,總是說,等XX(老公弟弟)拿錢回來就可以把整體建筑建好啦,裝修要多少錢要等XX賺回來再弄裝修,諸如此類。


  每當此時,我只能無言以對。


  另一個例子是,公婆的要面子、攀比意識 不知為何愈趨嚴重,大概是覺得兒子出來工作了,自己苦盡甘來了,該好好享受生活了?我不反對改善他們的生活,畢竟辛苦了大半輩子了。


  可是他們那種攀比的舉動令我很不順眼。


  連拜神的供品、香油錢也攀比。


  婆婆還多次對我說,哪個親戚晚輩每次見面給她多少錢,哪個雖然很有錢但一毛不拔。


  怎么她就不比比誰家娶媳婦給了多少禮金多少金飾,而他家娶媳婦啥都沒給媳婦,連親戚給新人的禮金也要去呢。


  更無語的是,公婆建大房子好房子并沒想著長住,他們以及他們的子女本就打算要把他們接出去住的。


  事實上,老公家那邊有不少人已經搬出城市生活,但有錢了會在老家建豪宅,一年住不了幾天,基本成了鳥巢。


  但前提是人家確實發達了啊!農村公婆為攀比非要建豪宅負擔不起啊說實在,以前我本著夫妻財政獨立的觀念,對老公的錢是不管不問的。


  但現在我全職了,而且小家庭一直積蓄不起錢(老公把僅有的積蓄也拿回去建房了,還感到愧疚地說他出的沒他弟的多),這樣下去,家還成家嗎? 那是一個玻璃瓶泡著的,里面有條小蛇,還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藥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會泡上那么一瓶。


  “ 嫂子得把衣服脫了,你可別瞎看。


  ” 陳曉蘭把盛著藥酒的小碗遞給了他,故意說道,聲音都有點顫了。


  她覺得自己太瘋狂了,竟然會想出這么一個計劃。


  不過,這也是為了這個家,為了讓 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頭,讓別人再也說不出自己是個不下蛋的母雞。


  咬了咬銀牙,下定決心的陳曉蘭背著劉宇,脫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著妖嬈的曲線,而且可以看到兩側張彈出的軟滑。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屋子里氣氛頓時就曖昧起來,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還有個嫵媚的少婦,要是不發生點什么,簡直就是浪費。


  陳曉蘭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動了。


  望著 女人的玉背,劉宇呆住,心里的渴望變強,差點沒忍住就撲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總覺得那兩條大白腿,岔的有些太開了,就像是在歡迎入內一樣……“你還傻愣著干什么?”陳曉蘭見劉宇在那杵著,便強忍嬌羞 開口喚了聲。


  “來……來了。


  ”劉宇干咳一聲,掩飾尷尬,拿著藥酒小心湊到了床邊,這一站,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夠不著。


  “嫂子,你往外邊點,我夠不著給你擦。


  ”“沒事,你來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陳曉蘭紅著臉,期期艾艾的說:“別瞎想啊,嫂子是為了讓你方便。


  ”這話說的,直接勾引沒什么區別了,要是沒人打擾,搞不好今晚兩人就……村里這個點上,沒人串門,都早早的吃飯,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電視,要不就床上一躺,有興致的就等孩子睡著了,整整男女的事兒。


  “坐上去弄嗎?”劉宇吞了口唾沫,內心激動。


  他不知道陳曉蘭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話里話外總是有點撩撥他的意思。


  不過無論怎樣,他一個大 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這么想著,劉宇干脆利落的脫鞋,跪爬著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翹的豐臀上,肉體疊加,那種軟彈的感覺,舒服的不行。


  陳曉蘭雖說是主動的一方,但當劉宇真的上來了,也難免慌亂,一想到自己身上坐著個男人,心中就癢癢的,那種饑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燒起來。


  劉宇精神抖擻的把藥酒倒了點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緩緩的擦起來,這種刺激的感覺,讓他不由手抖,感覺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動,渾身燥熱。


  按理說,經常勞作的鄉村女人,皮膚都應該曬得很黑才對,可桃花村的女人是個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膚光滑水嫩,據說是這方水質好的原因。


  “你手可別亂碰嫂子。


  ”陳曉蘭故意說了句,省得男人輕看了自己,但怎么聽怎么像是在暗示。


  劉宇小腹熱熱的,有了點反應,那兒直接卡了進去,溫熱的感覺讓劉宇一個沒忍住,還往里弄了一點。


  陳曉蘭感覺到自己被侵犯,臉騰的一下變得殷紅,下意識的夾住。


  卻不知這樣一來,更讓劉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發力,前后蠕動幾下。


  “嗯~~”陳曉蘭被弄的鼻間冒出一聲顫音,嬌軀打擺子一樣顫抖,異樣的感覺像是潮水一般用來。


  曖昧的氣氛一下子燥熱起來,兩人誰都沒說話,雖是在擦藥,但誰都能看出他們的狀態不對,互相默契配合著在做那些不可言說的事情。


  劉宇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這種被感覺比用手舒服太多,讓他壓根平靜不下來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褲子就弄進去。


  “曉蘭嫂子……”終于,劉宇艱難的開口喊了一句,其中蘊含的情緒特別復雜,表達出想要求歡的信號。


  陳曉蘭矜持著沒有說話,把腦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顫抖,肌膚都有了一層朦朧的粉色。


  這種不答應也不拒絕的回應,反而讓劉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兒弄得他快要炸裂,極度需要發泄出來,強烈的欲火讓他再次張嘴。


  “嫂子……我想要……”說著,他雙手環住陳曉蘭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就在陳曉蘭被劉宇一番動作撩撥的心中癢癢,幾乎就想委身給后面男人之時,她腦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現了虎子的身影。


  結婚三年,虎子對她著實好的沒話說,夫妻感情和諧穩定,就連房事也都能滿足她。


  兩人之間唯一的問題,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騰,陳曉蘭的肚皮一直沒有動靜,為此夫妻倆背負了很大的壓力,雙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還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點點。


  在鄉村,沒有什么娛樂活動,最樂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幾個長舌婦閑的沒事,就湊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來二去,兩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鬧的滿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傳言愈演愈烈,說兩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報應,一輩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來就是個好面子的人,被這樣編排哪能受得了,因為這事沒少和村民紅臉動手。


  就在前幾天,陳曉蘭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張病歷單,這才知道,原來虎子偷偷去了醫院,檢查結果身體真的有問題。


  陳曉蘭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幾天,她突然想到一個和虎子不謀而合的主意。


  夫妻倆為了擺脫目前的尷尬處境,連辦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劉宇好上幾次,等懷上孩子,滿村的風言風語自然會消失。


  至于虎子那邊,陳曉蘭覺得到時候再想辦法瞞過去。


  誰能保證醫院就不會誤診?可是,真到了這個最后關頭,陳曉蘭發現自己做不到,她還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種事,哪怕對方是劉宇這個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線把她束縛住了,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從一而終的道理她還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藥……藥擦的差不多了,你下來吧。


  ”陳曉蘭略微使勁從男人懷抱中掙開,眼神閃躲的拉開了一些距離。


  而此時的劉宇卻欲火正旺,早就看出來陳曉蘭是在故意勾引他。


  誰成想這邊剛準備脫了褲子提槍上馬,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這時候,劉宇甚至想直接告訴她,你老公都在想辦法讓我上了你,你自己還矜持個什么勁兒。


  可也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后果就難以預料了。


  雖然當老公的想把老婆給劉宇睡,當老婆的也有主動勾引的意思,但夫妻倆都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劉宇心里明白。


  不過劉宇也不敢輕易捅破這層窗戶紙,要是說破了,夫妻倆都覺得自己遭到了對方的背叛,那他劉宇可沒有任何好處。


  這一刻,見陳曉蘭瑟縮在床的另一側,劉宇估計著今晚怕是沒戲了,他總不能強來吧。


  這么想著,劉宇只好帶著些許不甘,說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猶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說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門口走,可讓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間,陳曉蘭都沒有流露出挽留的跡象。


  如此,讓劉宇只能回屋睡覺,躺在床上,腦海里全是陳曉蘭的動人嬌軀,睜眼閉眼,揮之不去……劉宇這個人看起來比較內向,但實際上內心里也特別渴望女人,花花腸子不少,就是從沒敢真的搞過,導致二十出頭了,還是個處男,典型的悶騷。


  這兩天他都有機會在曉蘭嫂子身上,擺脫處男之身,可總是陰差陽錯的沒能成。


  這讓劉宇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桃花運,和桃花村這(極品少婦的誘惑)個地方犯沖。


  從陳曉蘭那邊回來,翻來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漸漸有了睡意……劉宇是睡了,但 陳夢瑤這大半夜還熬著呢。


  不是不想睡,實在是這個居住環境讓她難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個身都硌得慌,讓她無比懷念家里那張軟綿綿的大床。


  而且這天還有點熱,身上一悶,出了點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猶豫了良久,她還是決定洗個澡涼快下。


  不然今晚別想睡了。


  打開手機的攝像頭功能,陳夢瑤摸黑,朝著學校食堂的方向走。


  這鄉下還真是安靜,除了蟲子和偶爾的狗叫,沒其他響動。


  整個學校靜悄悄的,讓人難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兩步,走的特別快。


  等進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農村里常見的大地鍋,角落里還堆放著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個澡,還得自己動手燒水,讓從小養尊處優的陳夢瑤欲哭無淚。


  不過再怎么樣,現在也只能靠自己,這破地方可沒有什么熱水器給她用。


  不過,陳夢瑤以前從電視里見過農村里燒火做飯的土灶,就是塞點干樹枝什么的,點燃就行了。


  這想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就著手機光,她點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樹葉,噼里啪啦的就燃起來了。


  她有點怕的拿著根棍子杵了杵,結果 火勢一猛,嚇了一跳,枯葉就落了下來,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陳夢瑤小嘴張著,看著的火勢有蔓延的趨勢,似乎要燒上了墻壁,整個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下意識的就趕緊給劉宇打電話。


  劉宇剛誰睡下沒一會兒,就被手機鈴聲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電話還有點氣氛,但聽到那頭陳夢瑤帶著哭腔大喊著火了,直接睡意全無,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擱,撒丫子就往學校跑,十幾分鐘的路程,他兩三分鐘就沖了過來,氣喘吁吁的剛進校門,就聞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陣火光。


  沖進去后,就看到陳夢瑤正端著一個水盆往墻上潑,這女人倒也沒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勢只停留在爐灶周圍。


  劉宇二話不說,提著旁邊的桶,直接沖到屋外,拉了兩頭水上來,對著爐灶,一陣猛澆,終于把火勢給滅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謝謝了,陳老師,你沒事吧?”劉宇壓根就沒想到是陳夢瑤把食堂給點燃了。


  畢竟學校里那些不到十歲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燒火,陳夢瑤一個成年人還能不懂?陳夢瑤一愣,難道鄉下燒了別人東西還要道謝的?“我沒事。


  ”她沒好意思開口說出實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計是有什么易燃的東西,把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時發現,這房子恐怕就燒沒了!”劉宇分析著,琢磨起來也像那么回事。


  “應該是。


  ”陳夢瑤十分尷尬的附和著,這烏漆麻黑的,誰也看不清表情。


  劉宇點了油燈,才看清了現在的陳夢瑤的樣子,頓時目光就移不動了……城里人跟鄉下人不同,睡覺都會換上一套專門的睡覺衣服。


  
https://twoutlink.weebly.com/5113504.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396299.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4107241.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865623.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9966929.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600938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7095839.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660654.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1534657.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6829286.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