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魚 訊 ptt

魚 訊 ptt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10/2 6:10:22 | 5個瀏覽
魚 訊 ptt


為了防止 嫂子發現自己已經恢復正常, 周斌低頭,心情沮喪 的說:“別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領著去街上玩,你不領著我去。


  ”原本還有一點懷疑的想法,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對著周斌說:“阿斌乖,等你大哥回來,我們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覺得身體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燒,特別是在嫂子靠近的時候,燃燒的更加旺盛。


  剛打算擁抱嫂子的時候,聽到 王妍嚴厲的聲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廠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說。


   看著他這么可憐的模樣,王妍于心不忍的說:“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亂跑。


  ”周斌連忙點了點頭,用余光看著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連篇。


  來到服裝廠,所有的工作人員依舊沒有給王妍好臉色看。


  周斌當然感受到了她們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時候,回頭看了他們的樣子。


  還在考慮怎么對付他們,卻不被嫂子發現的時候,聽到王妍說:“周斌,你在這里等著嫂子,我要進去工作,你千萬不能亂跑,明白嗎?”看到周斌點了點頭,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癡迷的看著嫂子扭動的身體,特別向往跟嫂子相互擁抱的感覺。


  特別是嫂子白嫩的皮膚,特別的滑潤,讓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來到廠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滿了不用嗯東西,王妍心里清楚,她們在針對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煩。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錯,為什么沒有一個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這些東西全部清洗一遍。


  ”張姐扭動著圓潤的屁股,翹著蘭花指,細聲細氣得跟王妍說。


  “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這些東西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為什么還要清洗一遍?張姐嘲諷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熱諷的說:“因為什么,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她說完,轉身離開的時候,還不屑地說:“剛進廠子沒幾天,就想勾引王總,簡直癡人說夢。


  ”張姐顛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沒有人能夠比得上。


  王妍很生氣,她卻不敢說,擔心張姐讓自己卷鋪蓋走人。


  身邊的同事看到王妍這種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紛紛心中竊喜,覺得王妍就是活該,誰讓她自我感覺良好的勾引王總,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么鬼樣子。


  忍氣吞聲的抱著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雙手緊緊的握住拳頭,不斷地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擔心嫂子在里面的情況,生怕她受到欺負。


  就打算往窗邊走過去的時候,看到一群長相兇神惡煞 的人,沖著他走過來。


  一時半會兒,周斌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事情,繼續裝傻充楞的往那邊走去。


  小混混 李大彪攔住周斌,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嗎?沒有人在這里陪你玩?”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進廠子的時候,就聽到經理弄了一個 傻子進來。


  每個人的心里都很好奇,這個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別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著一個方向說:“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這里,我現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邊說一邊往那邊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現在還在忙,要不然讓我們陪你玩好不好?”雖然周斌的心里,一點都不想讓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傻子,便笑著對著他們說:“好啊,好啊,你們想要陪我玩什么?”看到周斌這種呆呆傻傻的樣子,李大彪對著身后的 小弟,哈哈大笑得說:“你們看,他還真的是一個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憤怒的對著他說:“我嫂子說了,我不是傻子,你們不能這么說我。


  “李大彪緊接著說:“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剛才說錯了,為了彌補我的錯誤,哥哥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周斌看著時間還早,陪他們出去玩一會兒也無妨,繼續裝瘋賣傻的說:“好啊,我最喜歡玩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市里最著名的娛樂場所走去。


  當然了,一起去的還有服裝廠好幾個思想領先的妹子。


  可是等著他們都到了KTV,周斌才發現有一群思想先進的妹子跟著。


  內心一陣激動,心想難道今天能夠享受魚水之歡?想想都覺得激動。


  李大彪看著周斌色迷迷的樣子,笑著走過去說:“你也喜歡女孩子?”“我喜歡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說。


  看到周斌這個樣子,李大彪緊接著轉身對身后的人說:“你們看到沒有,不僅僅是你們喜歡女人,這個小子也喜歡女人。


  ”說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覺得一陣臉紅,特別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時候,他真的想找一個地縫鉆進去。


  李大彪對著紅紅招了招手,摟著她的肩膀對她說:“今天晚上給你一個光榮的任務。


  ”看著李大彪壞笑的樣子,紅紅猜著他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這么開心。


  “你說。


  ”靜靜的拋了一個媚眼,扭著小蠻腰對著李大彪說。


  “把他下面弄大,你覺得有難度嗎?李大彪挑眉問道。


  紅紅小聲的說:“彪哥,你有沒有搞錯,你讓我勾引一個傻子?”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眾女中長的最漂亮的 陳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說:“哥,要不然讓我去吧。


  ”李大彪沒想到,陳琳竟然主動站出來,頓時吃味的說:“算了,我們一起玩游戲,輸了就要接受懲罰,你們覺得怎么樣?“這本來就是李大彪開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說了算。


  一群人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哄鬧著說:“玩游戲!玩游戲!“周斌才恢復正常沒有幾天,更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不知道游戲規則。


  “我們玩篩子。


  “沒等周斌反應過來,李大彪就把篩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稱兄道弟的說:“來,你先開始。


  ”周斌很為難的看著李大彪,神色盡是尷尬,眼神躲閃的看著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說:“別墨跡,快點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篩子就開始搖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聲問他們猜一猜誰輸了。


  剛來到兩個妹子,都笑著說肯定是周斌輸了。


  周斌很尷尬的站在那里,手無舉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嚴肅的對著他說:“輸了的人就要接受懲罰。


  ”周斌認命的看著他說:“好吧,你說。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堪的。


  ”說著,讓 趙芳和陳琳過來。


  兩個身材高挑,長相妖嬈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強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聲。


  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們兩個。


  看到周斌的反應,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戲弄一下他,便說:“你剛才不是說你喜歡女孩子嗎?你跟我說,你最喜歡的是她們的哪個地方?“周斌色迷迷的看著她們,害羞的指了指她們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頭,沒想到周斌雖然傻,竟然還有男人的需要。


  過一會,只見他眼珠一轉,壞笑的讓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開始周斌很猶豫,他擔心王妍知道了會不開心。


  強忍住內心的沖動,跟李大彪說,他嫂子不讓他隨便摸別的女生,要不然她們會嫁不出去的。


  等著他說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李大彪強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趙芳的上面,嚴肅的說:“今天晚上讓她們兩個人陪你玩,怎么樣?”對著陳琳和趙芳使了個眼神,示意她們好好的捉弄一下這個傻子。


  她們兩個人扭動著翹臀走上去,分別站在周斌的兩邊。


  從自己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看到她們完美的事業線。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著摸上去的感覺,應該有多爽。


  “我,難道你不想嘗試一下這種感覺嗎?”陳琳把自己的飽滿,緊緊的貼在周斌的身上,雙手不斷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趙芳笑者嘻嘻的拿著他的手放在她的飽滿上,問他感覺怎么樣。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們把自己當傻子一樣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應。


  既然她們這樣主動,那自己不給他們上演一場精彩的戲劇,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個大好時光?雙手漸漸的用力,不斷地揉搓著趙芳的傲人。


  一開始,心里還是很嫌棄趙芳上面那么小,就出來勾引別人。


  不過,玩弄了一會兒,發現雖然小,但是彈性十足,很想親吻上去,感受一下趙芳的美好。


  陳琳看到他有感覺,壞笑的說:(大炕上性經歷)“呵,你想不想嘗試一下更舒服的?“周斌假裝什么都不懂得說:“這個東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體為什么這么難受?”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紅的趙芳,嬌嗔地說:“等會,我讓你舒服。


  ““嗯……“趙芳沒有想到,這個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來這么舒服,不知道他會不會吃。


  周斌只不過是玩弄一下,并沒有認真,要不然她豈不是要爽死?陳琳心里很嫉妒,為什么自己在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趙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邊,委屈得說:“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們兩個人玩的多開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確,李大彪看到趙芳臉上陶醉的表情,很郁悶。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撐起了那么大的帳篷的時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來,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絕對不能讓周斌繼續舒服下去,于是他拉過趙芳,狠狠的親吻了幾口。


  沒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雙手特別難受。


  那種柔軟的感覺,真的讓人著迷。


  “你為什么要要親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來,沒想到這個傻子,竟然還會攀比?周斌看著被自己弄得小臉紅彤彤的趙芳,又看向她的櫻桃小嘴,滑膩膩的,肯定特別甜。


  想想都讓人激動。


  如果真的親吻到了,那自己豈不是成神仙了?李大彪對著周斌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壞笑著說:“要不然這樣,你們三個人玩一個游戲,只要你贏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樣?“周斌裝傻的說:“什么游戲?““抓饅頭游戲。


  “所有人會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靠,咋回事!” 吳浩嚇的連忙后退。


  眾人都驚疑不定,而陳 阿東無所顧忌,他拳頭所向,砸中吳浩的胸膛;就聽吳浩發出痛呼,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十分狼狽。


  “丫的,一群 廢物


  還愣著干什么,一起上啊!” 孫強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在自己的地盤竟然被一個瞎子耍威風,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讓道上的人笑話死。


  得到孫強的命令,包廂里的十幾個小弟沒有遲疑,立刻開始出手。


  朱 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很快就被打飛,隨后就被五六個男人的圍攻,不多時就被打趴下了;另一邊,陳阿東拳頭揮舞,威風凜凜,確實厲害。


  然而,他獲得狐仙傳承畢竟時間尚短,甚至還沒來得及練習功夫,即便有無堅不摧的拳套,也難敵一群人。


  眨眼間,陳阿東就挨了一些拳腳,同時他的體力也消耗很大,拳頭的力量銳減。


  “死瞎子,給我跪下!”吳浩忍著胸口的劇痛逮到機會,從后面狠狠一腳踹中陳阿東的小腿,使得陳阿東膝蓋一軟,身子一個踉蹌;其他混子抓住時機一擁而上。


  砰砰砰。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來,陳阿東感覺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縮在地上護著腦袋。


   趙婉柔剛才看到陳阿東和朱大虎來救她們,感動不已;此時兩人被暴打,他擔心壞了,連忙叫道:“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們別打了!”“嗚嗚嗚,再打要出人命了。


  孫老大,求求你讓他們住手,別打了。


  ”趙婉柔一邊哭一邊跪在孫強腳邊乞求,這讓孫強心里得到極大的滿足,他也擔心鬧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沒事吧。


  ”陳阿東現在渾身酸痛,眼前發黑,但他更擔心朱大虎。


  畢竟朱大虎是為了幫他才一起來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沒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沒事沒事,阿東起來!”朱大虎想要拉著陳阿東一起起來,但卻被吳浩踹倒:“草,跪著說話。


  打傷了我這么多兄弟,有你們好受的!”看到陳阿東鼻青臉腫,趙婉柔眼淚嘩啦啦的,扯著孫強的褲腳乞求道:“孫老大,求求你, 放了他們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沒事。


  我就不信了,有種弄死我!”陳阿東狠狠的叫道。


  “喲呵,小子挺硬啊。


  吳浩,給我打斷他一條腿!”孫強吐著煙霧,淡淡的 說道


  趙婉柔嚇的大哭,當即磕了幾個響頭不停乞求:“孫老大,阿東他年紀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對一個少年動手,傳出去也讓人笑話是吧。


  ”陳阿東此時心如刀絞,看著自己敬愛的大嫂為了自己,沒有尊嚴的磕頭乞求,他感覺身子都要炸開。


  他恨自己太沒用了,若是強大一些,就能讓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齒。


  ”孫強捏著趙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發喜歡。


  他扔掉煙頭,對著趙婉柔的臉吐出一口煙霧,隨后壞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標是你,并不是他們。


  ”趙婉柔身子冰涼,心神一陣恍惚,但還是做了決定。


  “孫老大,我答應你。


  ”陳阿東腦袋轟鳴,瞳孔驟縮失聲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閉嘴!”吳浩給了個大嘴巴子。


  孫強好似故意戲弄,道:“答應我什么?”趙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東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這兩個家伙打傷我七八個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對兄弟們交代。


  ”孫強松開手,冷冷說道。


  “那孫老大,你要怎么辦,求你不要再傷害他們。


  ”“已經打傷了,說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讓我受傷的弟兄一飽眼福吧。


  ”孫強一揮手,命令道:“受傷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廂里只剩下吳浩在內的八個受傷小弟。


  這個局面讓趙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閃爍著一股絕望還有濃烈的羞恥。


  “去好好趴著,給我受傷的兄弟來一個現場直播,也算是一點補償。


  ”孫強邪惡的大笑,吳浩等人也是興奮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開始悸動。


  趙婉柔已經沒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發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陳阿東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無濟于事,他們被死死按住,根本沒能力出手相救。


  看著孫強壓在趙婉柔身上,陳阿東目眥欲裂淚如泉涌,他心里那個恨啊,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嫂被糟蹋。


  “夠了!”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使得包房瞬間安靜下來,孫強也停住了動作。


  所有人尋聲看過去,就發現 陳輝不知何時已經掙脫了繩子,雙眸赤紅臉色陰沉。


  “大哥。


  ”“老公。


  ”陳阿東和趙婉柔都覺得不可思議,更多的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陳輝這個模樣,那眼神和臉色太嚇人了,好似一只瘋魔了的黑熊。


  “陳輝,你丫的怎么弄斷繩子的!”吳浩怒叫起來,馬上就能欣賞趙婉柔完美誘人的嬌軀,關鍵時刻踏馬的被人打擾。


  陳輝不理他,死死盯著孫強,聲音沙啞:“鬧你也鬧夠了,該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嗎?”“喲呵,瞧你這話說的。


  ”孫強站起來,一臉玩味的冷笑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我用得著逼你么。


  你踏馬就是個慫包,是個窩囊廢, 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來來來,老子就站在這兒,有種你出手打我!”“放了他們三個,我任你處置!”陳輝聲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為老子脾氣好是吧!”孫強抓起一只酒瓶砸了過去,旋即大叫:“吳浩,砍他一根手指,別弄暈了,老子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這廢物就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陳輝的體型雖然高大,然而吳浩并不畏懼,他知道陳輝是個慫包窩囊廢,大搖大擺走過去決定先暴打一頓,然后砍掉陳輝的小拇指。


  哪知,陳輝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這變故出乎吳浩的意料,他沒有躲開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頭碎裂聲,眾人就看見吳浩捂著鼻子在地上翻滾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個小弟叫道。


  “馬勒戈壁的!”孫強勃然大怒,“一起上,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草,一個個都在挑戰老子底線,都忘了老子是混社會的嗎。


  ”轟隆隆!得到命令,包廂里剩下七個小弟沖過去五人,剩下兩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陳阿東。


  “大哥小心。


  ”陳阿東提醒道。


  “你們這些雜碎,老子忍夠了!”陳輝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邊怒吼一邊揮舞著拳腳。


  他雖然面對五個人,但五個人都受了傷,因此眨眼間陳輝就打倒了兩人。


  剩下三人從三個方向包抄,陳輝挨了幾下,以傷換傷踹倒一人,又撲向另一個。


  看到幾個呼吸地上就橫七豎八躺了一片,孫強臉皮都在抽搐,他怒氣沖沖抓起一個酒瓶大步一跨就來到陳輝身后。


  見此情形,陳阿東、朱大虎和趙婉柔同時驚叫:“小心身后!”嘭!陳輝這邊剛回頭,酒瓶就結結實實砸在他腦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陳輝臉上也立馬開出血花。


  孫強一腳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著他的腦袋。


  “可笑,就你個廢物也敢逞威風。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嬌妻?”孫強冷哼一聲,接著陰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讓我的兄弟們也嘗嘗鮮!”“吼!”陳輝發出怒吼,可卻爬不起來。


  “憤怒有什么用。


  憤怒只會讓你失去理智,并不會讓你變強。


  你也二十好幾了,難不成看不明白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


  再說了,陳輝啊……”孫強蹲下來,褥著陳輝的頭發,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好賭,還不是因為你是個廢物,是個窩囊廢,所以你的小嬌妻才會跟你受苦,才會淪落到這么個下場。


  你生什么氣呢?你有什么理由憤怒的?這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我說沒錯吧。


  ”轟!陳輝心臟沉到了谷低,瞳孔驟縮,好似丟了魂魄。


  “老公。


  嗚嗚嗚,孫老大,求求你放了他們,我給你磕頭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傷害他們。


  ”趙婉柔看到陳輝滿臉鮮血,心疼又擔心。


  “草!”孫強松開手,看著趙婉柔磕頭求饒,他來了火氣,咒罵道:“你長的這么漂亮怕不是個傻子,這種廢物,你怎么看上他的,還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點,就能賺夠錢,就能還上賭債。


  孫老大,你放他們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著趙婉柔雨帶梨花,陳阿東心如刀絞。


  朱大虎也感動的眼眶濕潤,他恨鐵不成鋼的掃了一眼陳輝,但這個時候責罵已經無濟于事。


  孫強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擱這么長時間,老子性趣都差點磨滅了。


  過來,這次沒人打擾了,老子讓你嘗嘗哥哥的大棒。


  ”邊說,孫強將趙婉柔按在沙發上。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陳輝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他暗暗的抬頭,看到孫強嘶開自己妻子的褲子,一股殺氣在胸膛炸開。


  陳輝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兩米開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滾過去抓住菜刀,然后猶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來彈射出去,菜刀從天而降。


  “孫強,你給我去死!”這一幕發生太快了,因為在場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趙婉柔身上;退一步說,就算他們注意到陳輝的動作,但因為受傷也來不及阻止。


  于是乎,這一刀就當頭砍了下去。


  孫強反應不可謂不快,能夠坐上如意賭場二把手的寶座,沒點本事也說不過去;在陳輝射過來的時候,孫強本能的感覺到一股死亡危機,使得他寒毛倒豎。


  他頭也沒回頭,身子一個翻滾從趙婉柔身上滾了下來;然而,那菜刀也轉移了個方向,依然朝著他腦袋砍過來。


  情急之下,孫強只能用手抵擋。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鮮血飚灑,一只大拇指掉下來正好落在孫強的嘴里。


  陳輝沒有罷休,又是一刀砍中孫強的肩膀,接下來是第三刀……這血腥的場面嚇蒙了所有人,每個人都發現身子僵硬,無法動彈。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趙婉柔,她驚叫著撲過去抱住陳輝的身子,拼盡全力將陳輝拉開。


  這個時候,陳輝才微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可沙發上已經血流成河,孫強身上十幾處血口子,已經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這可怎么辦。


  ”趙婉柔嬌軀猶如篩糠一樣顫抖,淚如雨下,眼中滿含恐懼。


  包廂里的幾個小弟嚇的亡魂皆冒,連鼻梁碎裂的吳浩都像是見鬼了一般,連滾帶爬的沖出包廂。


  “老婆,我,不是窩囊廢。


  ”陳輝咧開嘴,一手摟著趙婉柔,一手提著血淋淋的菜刀。


   蘇瑞聽都不想聽她們的條件,直接了當的說道:“不行,我什么條件也不接受。


  愛吃 不吃,你們不吃,我一個人吃,吃不完明天帶到公司吃。


  ”秦 月兒聽了率先發難道:“ 姐夫你怎么這樣?明天姐姐回來我要告訴她,你欺負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兒試探蘇瑞,就讓蘇瑞算的上是焦頭爛額了,聽到這次小姨子打算親自給秦雪吹風,蘇瑞立刻態度軟了下來。


  前段時間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個烏龍,蘇瑞心里對老婆是又愛又怕,還有愧疚,這個時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從而間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無奈的皺眉說道:“行行,行行!你們說吧,別太過份,就沒問題。


  ” 文倩看狀道:“瞧把你怕的,我們兩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還怕我們把你給吃了啊,你以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個黃渤,還沒人家有才。


  ”蘇瑞一陣無語,沒黃渤情商高,這他認了,但才華這玩意,要看在什么領域了,更何況他覺得自己怎么也比黃渤帥多了。


  文倩這話說的太傷人了。


  不過蘇瑞沒打算跟這兩個 問題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頭,就沒完沒了。


  于是道:“趕緊說吧……”文倩道:“也沒什么特別的呀,就是我們玩 真心話 大冒險怎么樣?”蘇瑞擺擺手道:“沒聽說過吃飯還能玩真心話大冒險的,不玩!”他知道這兩個古靈精怪的問題少女怪招層出不窮,真玩的話,不管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他都吃不完兜著走。


  “你就跟我們玩嘛,你是不是想讓我們去酒吧,找別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兒的話有點威脅的意思。


  蘇瑞聽了之后,態度有點松動,心想,雖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氣包,整人專家,但是他吃鱉是因為愛護她們,出去之后,就憑這兩個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們以一個小時為限。


  我要早點睡,明天要見客戶講方案的。


  ”“一個小時怎么夠,還沒開始就結束了,起碼三個小時,姐夫現在才七點多,你豬啊,八點就睡。


  十點再睡啊!”“我還得準備文件啊,你當我全靠臨場發揮啊,一個半小時,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們玩會嘛,我們兩個人玩,很無聊的。


  ”秦月兒和文倩兩個人一左一右,抱著蘇瑞的胳膊又搖又晃,兩對豐滿而又柔軟的胸脯在蘇瑞的胳膊上擦來蹭去,弄的蘇瑞的心也跟著軟了。


  “好吧,好吧,兩個半小時,別討價還價了。


  ”最終于兩個半小時成交。


  興奮的文倩跑回房間抱出兩箱啤酒來,看的蘇瑞嚇了一跳,這兩個問題少女什么時候買了幾箱啤酒回來,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絲不詳的感覺。


  這段時間他可沒少被秦月兒和文倩捉弄,不過還好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蘇瑞雖然生氣,但是看看她們青春美好的臉龐,再被和聲細氣的說上幾句對不起,心里的一點點不快也就煙消云散了。


  上了飯桌,三個人玩起了真心話大冒險。


  規則倒是很簡單,手心手背,單的那個人輸,然后可以在真心話和大冒險里選一個來做。


  不想做,不想說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蘇瑞就輸了。


  “姐夫你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文倩也隨著秦月兒管蘇瑞叫姐夫。


  蘇瑞沉吟了一下覺得還是選真心話比較好,反正她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話。


  ”“那好,姐夫你聽好問題!”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過別的女人嗎?”蘇瑞被這個問題嚇了一跳,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過還好他早就想好,不說真話,而且跟許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談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戀啊,我當然沒有其它女人了。


  ”這個回答文倩和秦月兒都不是很滿意,不過她們卻輕輕將蘇瑞放過。


  就這么輕松過關了,蘇瑞感覺有點應付起來也會很自如的感覺。


  但接下來蘇瑞又輸了。


  “姐夫還是真心話嗎?”蘇瑞點點頭。


  這回換秦月兒來問,秦月兒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處,還跟別的女人睡過嗎?”蘇瑞不滿的說道:“這不是答過了嗎?”秦月兒笑道:“問題明顯是不一樣的呀,姐夫!”蘇瑞仔細想想確實有點差別,不過他只要按照剛剛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鎮定的回答道:“當然沒有啊。


  ”文倩忽然湊了過來,臉都快貼到蘇瑞臉上了,蘇瑞趕緊躲開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實哦!”秦月兒也逼近蘇瑞道:“姐夫你說謊了哦!”蘇瑞看到兩個問題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驚慌。


  不管怎么樣,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間諜的,心理素質沒那么好。


  蘇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這個兩個問題少女發現了什么?不過他仔細的想了想,還是想不出來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兒發現的理由,因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許晴柔再也沒有單獨見過面,連下班都沒一起走過。


  要是發現的話,早就應該發現了,不可能等到現在。


  難道是剛才說的話里有什么破綻?“姐夫,我們都看過美劇不要對我說謊,你說話的時候眼睛往右上看,腳尖又朝著門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編謊話!沒想到啊,你這個濃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實人也在外面亂來了!你對的起我姐,對起我和文倩嗎?”蘇瑞都讓秦月兒給說蒙了,看個電視劇就能判斷別人是不是在說謊?這也太扯了吧,再說了,在外面亂來,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關系,這都哪跟哪呀?于是蘇瑞決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認:“別詐我,你們那套我小學就玩剩下了,還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點吃飯,吃完我要洗碗。


  ”不過兩個問題少女的行動,再次出乎了蘇瑞的意料,她們對視了一眼,又輕輕把蘇瑞放過,繼續再開一局。


  第三局,蘇瑞還是一個輸字。


  蘇瑞驚訝的說道:“你們倆個是不是串通一氣了?怎么你們老是同樣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們倆個心意相通而已,可沒做什么暗號,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賭就要服輸,總說有內幕的都是輸了的人。


  別輸不起哦!”蘇瑞也沒辦法,玩了她們的游戲,想不被她們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這次……大冒險吧。


  ”蘇瑞感覺真心話已經玩不下去了。


  文倩聽到蘇瑞選擇了大冒險,立刻跳了出來叫道:“我來我來!大冒險就是你要脫下秦月兒的小內內!”蘇瑞聽了,下意識的朝秦月兒瞄了一眼,只見秦月兒今天穿了一條短的連屁股蛋都露出的熱褲,文倩這個要求實在是太黃太暴力了!“請恕臣妾做不到,你這哪是大冒險,你讓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這有什么難度?我很照顧你了好吧,你去脫,月月肯定不會太過于刁難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這句話你沒聽過?月月你不會反抗的,對吧!”秦月兒滿含著笑意的用力點點頭。


  蘇瑞心里暗叫,兩個女流氓,不過他也知道這兩個純粹就是想耍他,調戲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為在拍18禁的電影嗎?“我認你們狠,我喝酒還不行嗎?”說著蘇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氣干了下去。


  原來蘇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從上被文倩灌過,又經歷過許晴柔那件事,加上這段時間不時的在家要陪這兩個問題少女喝點,不知不覺酒量就練了上來。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蘇珊道:“再來!”這次他決心要找出秦月兒和文倩串通一氣的證據。


  手心手背,幾經平局之后,結局不出所料,又是蘇瑞一個人手心,秦月兒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輸了,你是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還是喝酒呢?”蘇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個,這一切我已經看穿了!”秦月兒和文倩驚訝道:“姐夫你在說什么?”蘇瑞冷笑道:“還在裝,我都看出來了,小月你一直盯著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開張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閉著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們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兩個小時,不過我沒空,所以我選擇揭穿你們!”秦月兒和文倩見被蘇瑞揭露,兩個人一點都不尷尬,文倩更摟住蘇瑞的胳膊說道:“姐姐經常說,雖然你長的丑,但是你聰明啊,果然今晚你證明了你自己!”蘇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開文倩的手道:“我不聰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沒空陪你們玩了,你們還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費!”一頓飯吃完,蘇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兒和文倩破天荒的要進廚房幫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們有這份心我就很開心了,廚房地方小,人太多轉不過彎,你們休息吧!”蘇瑞說完回頭去水池洗碗,結果洗著洗著感覺到身后有人過來了,他回頭一看,是文倩。


  再往遠處看看,秦月兒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別把你衣服弄臟了,躲遠點。


  你不跟小月玩,跑這來又想作弄我?”文倩聽了蘇瑞的話,不滿的說道:“你說什么呢,我們捉弄你,不是喜歡你嘛,別的男生求著我們捉弄他們,我們還不愿意呢。


  ”蘇瑞心想,這天下還有這么賤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師級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說錯話了,我道歉,不過廚房地方小,有事一會再說吧。


  ”文倩卻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問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蘇瑞一時沒反應過來文倩在說什么。


  文倩卻用手托著下巴,擺出一副思考的樣子,又自問自答的說道:“也不對,那天我試過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問題的樣子。


  ”蘇瑞一聽這才反應過來文倩原來是在說那個事情,想起曾經跟文倩兩個人獨處一室,還在同一張床上,自己的弱點還被文倩給掌握了幾秒鐘,不由老臉一紅。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總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決一下嗎?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們都查過你的電腦了,連小電影都沒有的!”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9149132.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447272.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5801722.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5383302.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8689790.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349878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147720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210074.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207810.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952292.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