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成人情趣|ftv girls

ftv girls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10/14 9:31:57 | 8個瀏覽
ftv girls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 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 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 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 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 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 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 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 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完事之后,那人立刻就停止了動作,然后就不見了聲響, 李潔還沒有反應過來,公交車內一片亮堂。


  出隧道了!李潔連忙整理好衣衫,低下頭,卻發現那 老頭拿著手機在李潔眼前晃悠著,干涸的嘴巴咄著手指。


  李潔一抹,頓時發現衣服就像是從水里撈上來一樣……李潔目光轉移到老頭一直在他面前晃悠的手機,心想難不成他 拍照了?!“什么味道啊?”這時周圍一個人忽然捂著鼻子說道,李潔一愣,看向地面,已經多了一灘水,一股清新的味道從地面升騰起來。


  李潔周圍沒有位置,只能往老頭那邊靠了靠,以此擺脫那攤散發著羞恥氣息的印記。


  “小姑娘……跟你男朋友挺好啊?”那老頭見到李潔朝他靠近,頓時滿臉褶子堆在一起,活像一朵綻放的菊花,一雙眼睛瞇成一條縫,咧著嘴說道。


  李潔一愣,然后連忙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那人早已不見,然后轉過頭,辯解說道:“那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李潔最后語塞,說不出話,這種話她怎么說得出來。


  那老頭聽到李潔說的話,眼睛頓時睜大,“不是男朋友?難不成你……”李潔眉頭緊皺,頓時后悔不已,恨不得扇自己兩巴掌,為什么要辯解,這么一說,不更加顯得自己是一個壞女人?“你想不想知道手機里面有沒有剛才你們兩個人的 照片?”老頭再次晃悠了一下手中的手機。


  李潔徹底慌了,如果那種照片流傳出去了,她真的可以不用活了。


  “前面到站,跟我下去,要不然我就把照片給別人!”老頭滿臉邪惡。


  李潔不敢不答應,她只能點點頭。


  中間那一段車程是全段車程唯一沒有站牌的路程,因為太過于地理位置不好,也沒有什么居民樓,所以之前就沒有設置站牌。


  李潔和那老頭 下了車,載滿了壓力的公交車再度駛向市區,除了他們兩個,沒人在這偏僻的地方下車。


  這里沒有建筑,只有樹影疏密的山坡,老頭下了車也不顧及什么,拉著李潔就鉆進了山中。


  在離 公路五十多米的山坡上,那老頭迫不及待。


  李潔扭捏著身子,眉頭緊皺。


  “隨便一個陌生人都可以!還在這裝什么?”那老頭挺著瘦弱的身軀,喘著粗氣,露出大黃牙說著不堪的話。


  沒幾分鐘,那老頭就泄了勁。


  李潔趴著還沒反應過來,就在這時,幾聲拍照聲響起,李潔回頭一看,就瞧見那老頭拿著手機拍照,李潔瞪大了眼睛。


  “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在隧道里面能拍照吧?不過現在,我手上才是真正的有你照片!哈哈!”老人用力的抓了李潔身子一下,然后擺弄著手上的手機,快門聲不斷響起……李潔頓時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欺騙,整個人的自尊像是被人踩在腳下碾壓,一股怒氣從腳底沖上腦門。


  李潔站起身,一把躲過那手機,然后狠狠的朝著老頭臉上就是一記響亮的巴掌!李潔整理好衣服,從始至終那老頭一動未動,像是被打傻了一樣。


  這一刻,李潔感受到強烈的自尊!一個女人的自尊!李潔走下了公路,搭上了下一輛公交車,現在已經過去了早高峰,所以空位很多。


  遲到肯定是遲到了,李潔緊張的心態反倒是放松了下來,她坐在座位上,看著還沒鎖屏的手機,圖庫里面一張張圖片,李潔捂著嘴,一股難言的委屈涌上心頭。


  眼眶通紅,帶著咸濕的淚,李潔親手刪除了每一張照片。


  她捂著嘴巴,看著窗外,心里一陣難受。


  下了車,李潔的心態才算好了一些,之前的她真的是崩潰了,她從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那么懦弱,對,這一(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切都是因為她的懦弱而發生的!如果當時的她強硬一點,或者聰明一點,就不會上了那老頭子的當。


  李潔調整好心態,然后進入了公司,剛到公司,跟員工打了一聲招呼,她就被 李昊叫進了辦公室。


  這一次,李潔就站在辦公室的門前,沒有再進去半步。


  李昊還是那么的英俊,但是那英俊的臉龐上卻帶著陰翳的神色。


  李昊朝著李潔走來,一把把門關上,然后和李潔面對面。


  “昨天那個男人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你住的地方?”李昊的聲音壓的很低,像一只呲牙咧嘴的公狼。


  李潔心有些慌,喉嚨動了動,說道:“他是我的房東……”聽到李潔的解釋,李昊那張陰沉的臉瞬間多云轉晴,嘴角挑起一個迷人的笑容,他用那雙白皙修長的手,幫李潔整理本就規整的衣服。


  “公司覺得我業績好,決定給我提拔一個秘書協助我,底薪一萬五,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說著說著,那雙手就放在了李潔的身上,很溫柔的撫摸著,一點沒有前天那模樣,現在完全是一個彬彬有禮的紳士。


  一萬五……李潔不得不承認她心動了,李昊雖然沒有說明,但是傻子也能聽得出來,這是要做其他事情……“我考慮考慮……”李潔之前還決定做一個有底線的女人,可是面前突然間出現一塊大蛋糕,只需要拋棄底線就可以獲得,她陷入了兩難的境界。


  聽到李潔的回答,李昊眼前一亮,再度靠近了李潔,手伸了出來……李潔當即就打斷了李昊的動作,退到一側,說道:“我說了,我會考慮的,李經理。


  ”李潔把李經理三個字咬的特別重,隨后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李潔回到座位上,摸了摸自己的臉蛋,還是有些發燙,回想這一天,實在是太過于荒誕了!她對公交車都快有心理陰影了!“李姐,你怎么了?看你很憔悴的樣子?”這時一個聲音在李潔耳邊響起。


  李潔被嚇了一跳,一抬頭,就看見 柳依依那張笑瞇瞇的臉,李潔搖了搖頭,“我沒事。


  ”“李潔!原來我丟了好幾天的戒指是你偷的!?”李潔剛低下頭,一旁的柳依依頓時就大聲叫了起來,整個辦公區域的目光都被吸引住了,李潔看向柳依依,一臉茫然加驚怒。


  “什么戒指?”李潔看著變臉飛快的柳依依,驚疑不定。


  柳依依從李潔的文件夾里面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然后舉得高高的說道:“你不用狡辯了!證據確鑿!”“干什們?上班時間!”就在這時,又有一個人插了進來,李潔看去,居然是 劉寬!她感受到了陰謀的味道。


  “劉經理,李潔偷我的戒指!好幾千塊錢呢!”柳依依滿臉委屈的走到劉寬的身邊,聲音那叫一個柔。


  劉寬頓時看向李潔,上下打量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火熱,然后十分驚訝的說道:“什么?偷東西?作為咱們企業的員工!你難道不知道你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著企業的形象么?像你這種有損企業形象的害群之馬,我就應該直接把你給開除了!不過么……”劉寬給李潔拋過來一個莫名的眼神,剛剛被李昊給提示過的李潔哪里看不懂,這意思就是讓她去拋棄底線,然后挽留這個職位。


     閱讀提示:天底下的男人都好色,區別在于好色的動機不一樣。


  有的男人好色,是為了欣賞美;有的男人好色,是為了滿足性幻想;有的男人好色,是為了性刺激。


   悶騷or 沖動解析男人的3種 色狼 潛質  被女人稱之為色狼的男人,我歸納出三種主要類型:一種是 口色型——嘴上很色,光打雷不下雨;第二種是 悶騷型——嘴上不說,暗地里使勁;第三種是沖動型,也就是色狼——嘴上很色,說動就動。


    口色型  屬于敢說不敢做的油腔滑舌派。


  即便當著女人的面,說其胸大、屁股性感、很想和誰誰誰做愛、做愛的技巧、如何讓女人尖叫等,也只不過想快活快活嘴而已。


  真有哪個不相關的女人表示要和其做愛的話,大部分男人會比兔子跑得快,惟恐女人粘上,吃不了兜著走。


    悶騷型  屬于不愿說但私下里敢做的性幻想者。


  這類男人基本不能納入色狼的范疇,因為其成不成色狼取決于女人給不給機會。


  一般情況下,不會向女人主動發起進攻,充其量也就是在女人身上揩點油水。


  這類男人喜歡做桃花夢,很少開油膩的玩笑;喜歡往女人堆里鉆,但又假裝矜持。


  悶騷or沖動解析男人的3種色狼潛質男人色狼潛質  一旦有女人示愛,他們決不放過,猶如開閘放水,一發不可收。


  他們經常涉獵美女時尚雜志,收集性感美女圖片,點擊色情網站。


  然后把平面美女假想成某個性沖動對象,即使沒有火,也會把干柴燃盡。


  學名稱之為自慰。


    沖動型  地地道道的色狼。


  幾乎每天都在搜尋目標,只要發現使其心動的女人,想法設法要使其就范,達到自己性刺激的目的。


  這類男人,為了滿足性瘋狂,不管是不是窩邊草,該拿下的時候一定拿下,決不瞻前顧后。


    三種色男人中間,口色型的男人最安全,無論開多葷多膩的玩笑,都無所謂。


  悶騷形的男人,有時安全有時危險,只要蛋上有縫隙,隨時都會叮上去。


  最危險的色男人就是沖動型,桃色陷阱已經挖好,女人只要掉下去肯定跑不掉。


    如何判斷一個男人是不是色男人?哪種男人才是真正的色狼?基本上可以從男人的眼神、語言、肢體動作上去推敲。


    眼神  看女人的眼神飄忽不定,眼睛似乎近視600度。


  無論女人多么性感多么迷人,基本上不會全神貫注。


  悶騷or沖動解析男人的3種色狼潛質男人色狼潛質  即使和半裸的女人面對面談話,他們經常很注意看對方的臉、眼睛和說話的嘴,很少把目光停留在女人的胸或其他性感 部位


  悶騷型的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基本上采取的是蜻蜓點水式。


  想看又不敢看,不敢看又忍不住想看。


    他們在女人身上的眼神分布規律基本是:臉上8-10秒,胸部2-3秒,其他部位8-10秒;從點擊率上說,胸部是其主要著陸點。


    一旦女人和其對視眼神,會立刻把臉轉到別處。


  色狼的眼神很毒辣,也很專注,基本上不離女人的胸部及其他性感部位,狠不得立刻扒光女人,看個徹底。


  看女人的時候,眼睛由不經意到突然瞳孔(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放大,目光從燈光變成激光,并且是含著壞笑的眼神。


    語言  特點就是靠口說滿足情欲發泄。


  說話的時候,基本上連說帶笑,書面語言叫戲謔。


  他們說完了,也就到此為止,只圖一個樂和。


  悶騷型的男人經常顧左右而言他,拿某某某色鬼做幌子,講些黃色的故事,意圖拋磚引玉。


  而且,經常把性愛說的很高尚,也把自己辯解得很正經,明明哪天嫖了娼,還硬說打死也不會去找雞。


  悶騷or沖動解析男人的3種色狼潛質男人色狼潛質  色狼說話一般單刀直入,不會拐彎抹角,而且說出來的話非常認真,臉上很少有笑容,往往把性愛忽悠的很偉大。


  對于陌生的女人,他們會編造很多花言巧語,邀請對方去吃飯或者娛樂場所放松或者去自己的家里做客,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不離女人的眼睛以及豐滿的胸部。


    肢體動作  大多數和女人保持一定的距離,邊說邊手舞足蹈。


  即使把雙手罩在女人的胸上,也決不會真的摸上去。


  特別是在公眾場合,動作都比較夸張,經常被旁觀者罵做色狼,其實是假色狼。


  悶騷型的男人,和女人貼得很近,和女人的身體若即若離。


  不敢靠上去,是擔心被拒絕;不靠上去吧,欲火又燒得難受。


    這類男人經常把性欲企圖,堂而皇之為互相幫助,總是借故親近女人,在女人脆弱的時候出現。


    色狼喜歡動手動腳,用身體不斷挑逗對方,不是不小心碰到女人的胸,就是不留神碰到女人的臀。


  這是試探,一旦女人表現出羞澀或者中規中矩或者不卑不亢,他的手就會迅速伸進女人的胸部或者其他敏感部位,實現其占有的目的。


  悶騷or沖動解析男人的3種色狼潛質男人色狼潛質  判斷一個男人是否是色狼,細心觀察最重要。


  天下的男人都好色,但好色的男人不一定就是色狼。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那是一個玻璃瓶泡著的,里面有條小蛇,還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藥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會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脫了,你可別瞎看。


   陳曉蘭把盛著藥酒的小碗遞給了他,故意說道,聲音都有點顫了。


   她覺得自己太瘋狂了,竟然會想出這么一個計劃。


  不過,這也是為了這個家,為了讓 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頭,讓別人再也說不出自己是個不下蛋的母雞。


   咬了咬銀牙,下定決心的陳曉蘭背著 劉宇,脫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著妖嬈的曲線,而且可以看到兩側張彈出的軟滑。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屋子里氣氛頓時就曖昧起來,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還有個嫵媚的少婦,要是不發生點什么,簡直就是浪費。


   陳曉蘭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動了。


   望著女人的玉背,劉宇呆住,心里的渴望變強,差點沒忍住就撲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總覺得那兩條大白腿,岔的有些太開了,就像是在歡迎入內一樣…… 你還傻愣著干什么?陳曉蘭見劉宇在那杵著,便強忍嬌羞開口喚了聲。


   來……來了。


  劉宇干咳一聲,掩飾尷尬,拿著藥酒小心湊到了床邊,這一站,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夠不著。


   嫂子,你往外邊點,我夠不著給你擦。


   沒事,你來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陳曉蘭紅著臉,期期艾艾的說:別瞎想啊,嫂子是為了讓你方便。


   這話說的,直接勾引沒什么區別了,要是沒人打擾,搞不好今晚兩人就…… 村里這個點上,沒人串門,都早早的吃飯,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電視,要不就床上一躺,有興致的就等孩子睡著了,整整男女的事兒。


   坐上去弄嗎? 劉宇吞了口唾沫,內心激動。


   他不知道陳曉蘭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話里話外總是有點撩撥他的意思。


   不過無論怎樣,他一個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這么想著,劉宇干脆利落的脫鞋,跪爬著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翹的豐臀上,肉體疊加,那種軟彈的感覺,舒服的不行。


   陳曉蘭雖說是主動的一方,但當劉宇真的上來了,也難免慌亂,一想到自己身上坐著個男人,心中就癢癢的,那種饑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燒起來。


   劉宇精神抖擻的把藥酒倒了點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緩緩的擦起來,這種刺激的感覺,讓他不由手抖,感覺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動,渾身燥熱。


   按理說,經常勞作的鄉村女人,皮膚都應該曬得很黑才對,可桃花村的女人是個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膚光滑水嫩,據說是這方水質好的原因。


   你手可別亂碰嫂子。


  陳曉蘭故意說了句,省得男人輕看了自己,但怎么聽怎么像是在暗示。


   劉宇小腹熱熱的,有了點反應,那兒直接卡了進去,溫熱的感覺讓劉宇一個沒忍住,還往里弄了一點。


   陳曉蘭感覺到自己被侵犯,臉騰的一下變得殷紅,下意識的夾住。


   卻不知這樣一來,更讓劉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發力,前后蠕動幾下。


   嗯~~ 陳曉蘭被弄的鼻間冒出一聲顫音,嬌軀打擺子一樣顫抖,異樣的感覺像是潮水一般用來。


   曖昧的氣氛一下子燥熱起來,兩人誰都沒說話,雖是在擦藥,但誰都能看出他們的狀態不對,互相默契配合著在做那些不可言說的事情。


   劉宇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這種被感覺比用手舒服太多,讓他壓根平靜不下來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褲子就弄進去。


   曉蘭嫂子…… 終于,劉宇艱難的開口喊了一句,其中蘊含的情緒特別復雜,表達出想要求歡的信號。


   陳曉蘭矜持著沒有說話,把腦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顫抖,肌膚都有了一層朦朧的粉色。


   這種不答應也不拒絕的回應,反而讓劉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兒弄得他快要炸裂,極度需要發泄出來,強烈的欲火讓他再次張嘴。


   嫂子……我想要…… 說著,他雙手環住陳曉蘭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 就在陳曉蘭被劉宇一番動作撩撥的心中癢癢,幾乎就想委身給后面男人之時,她腦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現了虎子的身影。


   結婚三年,虎子對她著實好的沒話說,夫妻感情和諧穩定,就連房事也都能滿足她。


   兩人之間唯一的問題,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騰,陳曉蘭的肚皮一直沒有動靜,為此夫妻倆背負了很大的壓力,雙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還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點點。


   在鄉村,沒有什么娛樂活動,最樂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幾個長舌婦閑的沒事,就湊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來二去,兩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鬧的滿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傳言愈演愈烈,說兩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報應,一輩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來就是個好面子的人,被這樣編排哪能受得了,因為這事沒少和村民紅臉動手。


   就在前幾天,陳曉蘭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張病歷單,這才知道,原來虎子偷偷去了醫院,檢查結果身體真的有問題。


   陳曉蘭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幾天,她突然想到一個和虎子不謀而合的主意。


   夫妻倆為了擺脫目前的尷尬處境,連辦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劉宇好上幾次,等懷上孩子,滿村的風言風語自然會消失。


   至于虎子那邊,陳曉蘭覺得到時候再想辦法瞞過去。


   誰能保證醫院就不會誤診? 可是,真到了這個最后關頭,陳曉蘭發現自己做不到,她還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種事,哪怕對方是劉宇這個很有好感的‘弟弟&quo;。


   心中的道德底線把她束縛住了,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從一而終的道理她還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藥……藥擦的差不多了,你下來吧。


   陳曉蘭略微使勁從男人懷抱中掙開,眼神閃躲的拉開了一些距離。


   而此時的劉宇卻欲火正旺,早就看出來陳曉蘭是在故意勾引他。


   誰成想這邊剛準備脫了褲子提槍上馬,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這時候,劉宇甚至想直接告訴她,你老公都在想辦法讓我上了你,你自己還矜持個什么勁兒。


   可也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后果就難以預料了。


   雖然當老公的想把老婆給劉宇睡,當老婆的也有主動勾引的意思,但夫妻倆都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劉宇心里明白。


   不過劉宇也不敢輕易捅破這層窗戶紙,要是說破了,夫妻倆都覺得自己遭到了對方的背叛,那他劉宇可沒有任何好處。


   這一刻,見陳曉蘭瑟縮在床的另一側,劉宇估計著今晚怕是沒戲了,他總不能強來吧。


   這么想著,劉宇只好帶著些許不甘,說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猶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說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門口走,可讓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間,陳曉蘭都沒有流露出挽留的跡象。


   如此,讓劉宇只能回屋睡覺,躺在床上,腦海里全是陳曉蘭的動人嬌軀,睜眼閉眼,揮之不去…… 劉宇這個人看起來比較內向,但實際上內心里也特別渴望女人,花花腸子不少,就是從沒敢真的搞過,導致二十出頭了,還是個處男,典型的悶騷。


   這兩天他都有機會在曉蘭嫂子身上,擺脫處男之身,可總是陰差陽錯的沒能成。


   這讓劉宇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桃花運,和桃花村這個地方犯沖。


   從陳曉蘭那邊回來,翻來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漸漸有了睡意…… 劉宇是睡了,但 陳夢瑤這大半夜還熬著呢。


   不是不想睡,實在是這個居住環(媽媽啊啊啊啊)境讓她難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個身都硌得慌,讓她無比懷念家里那張軟綿綿的大床。


   而且這天還有點熱,身上一悶,出了點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猶豫了良久,她還是決定洗個澡涼快下。


  不然今晚別想睡了。


   打開手機的攝像頭功能,陳夢瑤摸黑,朝著學校食堂的方向走。


   這鄉下還真是安靜,除了蟲子和偶爾的狗叫,沒其他響動。


   整個學校靜悄悄的,讓人難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兩步,走的特別快。


   等進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農村里常見的大地鍋,角落里還堆放著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個澡,還得自己動手燒水,讓從小養尊處優的陳夢瑤欲哭無淚。


   不過再怎么樣,現在也只能靠自己,這破地方可沒有什么熱水器給她用。


   不過,陳夢瑤以前從電視里見過農村里燒火做飯的土灶,就是塞點干樹枝什么的,點燃就行了。


   這想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就著手機光,她點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樹葉,噼里啪啦的就燃起來了。


   她有點怕的拿著根棍子杵了杵,結果 火勢一猛,嚇了一跳,枯葉就落了下來,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 陳夢瑤小嘴張著,看著的火勢有蔓延的趨勢,似乎要燒上了墻壁,整個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下意識的就趕緊給劉宇打電話。


   劉宇剛誰睡下沒一會兒,就被手機鈴聲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電話還有點氣氛,但聽到那頭陳夢瑤帶著哭腔大喊著火了,直接睡意全無,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擱,撒丫子就往學校跑,十幾分鐘的路程,他兩三分鐘就沖了過來,氣喘吁吁的剛進校門,就聞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陣火光。


   沖進去后,就看到陳夢瑤正端著一個水盆往墻上潑,這女人倒也沒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勢只停留在爐灶周圍。


   劉宇二話不說,提著旁邊的桶,直接沖到屋外,拉了兩頭水上來,對著爐灶,一陣猛澆,終于把火勢給滅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謝謝了,陳老師,你沒事吧?劉宇壓根就沒想到是陳夢瑤把食堂給點燃了。


   畢竟學校里那些不到十歲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燒火,陳夢瑤一個成年人還能不懂? 陳夢瑤一愣,難道鄉下燒了別人東西還要道謝的? 我沒事。


  她沒好意思開口說出實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計是有什么易燃的東西,把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時發現,這房子恐怕就燒沒了!劉宇分析著,琢磨起來也像那么回事。


   應該是。


  陳夢瑤十分尷尬的附和著,這烏漆麻黑的,誰也看不清表情。


  劉宇點了油燈,才看清了現在的陳夢瑤的樣子,頓時目光就移不動了…… 城里人跟鄉下人不同,睡覺都會換上一套專門的睡覺衣服。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4107741.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067754.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70339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7171526.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972821.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3234704.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033311.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5330254.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8901469.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3415688.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