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成人情趣|mide897

mide897

{网站主词}发表于2021/10/26 11:32:39 | 10个浏览
mide 897


核心提示:?   胡伯是大连人, 64岁,老伴几年前宫颈癌去世,儿女不在 老家工作,独居多年。


    沉默寡言的胡伯总是独来独往,儿子问他要不要再 找一个伴儿,他撇撇嘴:“ 别烦我,我自己住 好得很


  ”  其实,内心的孤独,他比谁都清楚...... 胡伯是大连人,64岁,老伴几年前宫颈癌去世,儿女不在老家工作,独居多年。


  沉默寡言的胡伯总是独来独往,儿子问他要不要再找一个伴儿,他撇撇嘴:“别烦我,我自己住好得很。


  ”其实,内心的孤独,他比谁都清楚。


  一、艾滋病阳性?怎么会?窝家看电视时,胡伯总能听到别人家的动静,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一家人其乐融融。


  他问自己“寂寞吗?”,当然寂寞。


  后来,胡伯遇到比她年轻好几岁的阿芳(化名),两人聊得十分热络,虽然是偶然遇见,但情感上升得非常快,不久就发展成了爱人关系,两人计划着搭火过日子,一起聊天、吃饭、睡觉, 生活也算是有了烟火气。


  有时候,胡伯会思考:“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还有必要吗?”但只要想到过去那段孤独的生活,他还是比较喜欢现在。


  前段时间,胡伯的牙痛又犯了,实在疼得不行便去医院检查。


  医生建议拔牙,但按照规定,得先做个血液检查。


  这一查,麻烦“找”上门了——胡伯的血样显示HIV抗体阳性。


  “这一点是误诊!”气不打一处来的胡伯决定去疾控中心看一下,但检测结果依然是阳性。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胡伯心理万分感慨,“没想到,一把年纪了还查出这个病”。


  在工作人员的建议下,胡伯把爱人也带来检查,结果同样是阳性。


  之后,两人便开始抗“艾”治疗,因为发现得早,胡伯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但他的爱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听了医生的话,胡伯若有所思,点了点头……二、 老人“染艾”不少见说起艾滋病,很多人会想到年轻人,然而这几年,我国老年艾滋病患者发病率是节节攀升,逐渐成为了“主力军”。


  世卫组织的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60岁及以上艾滋病感染者每天报告超过100例,占了所有新感染者的25%。


  其中,老年男性感染者上增加28700例,与2010年相比,发病率上升了500%。


  而据广东省公布的2020年全省艾滋疫情信息,60岁以上高龄艾滋病例占比呈不断增长趋势。


  究其缘由,不安全性行为是主要因素。


  很多 老年人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和性知识,他们觉得自己老了,没有生育能力,因此放弃了避孕套等防护措施,这是感染艾滋病的主要因素。


  但这不能全怪他们,因为老年群体的处境也比较尴尬。


  受传统文化和风俗的影响,很多人觉得老人是不需要“性”的,一旦和性扯上关系就是老不正经、为老不尊。


  这些偏见使他们不断压抑自己的需求,无法接受性安全知识、艾滋病预防知识,自然给更容易感染疾病。


  可事实上,老年人也有需求,和谐的夫妻生活对于老年人 身体、心理健康都有好处。


  三、两性生活,对老年人很重要安格利亚罗斯金大学和伦敦大学调查了6879名平均年龄65岁的老年人,结果发现,有规律的两性生活,即便只是接吻、抚摸,也可以明显提升老年人生活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不仅如此,和谐的夫妻生活还有多种好处,如提升高记忆力,延缓大脑衰老;预防妇科疾病、前列腺疾病;改善睡眠质量,帮助大脑释放更多的催产素,降低应激激素皮质醇的水平,而催产素有助眠效果;预防心理疾病,比如抑郁症、孤独症等,缓解老人多种心理压力。


  所以,老年人有生理需求是正常的现象,大家要客观对待,给老年人多一些理解和关爱,并正确引导老年群体的“安全性行为”。


  四、老人更要多注意毕竟年龄大了,老人的身体素质不如年轻人,夫妻生活时要有所注意,以免发生“意外”。


  1、保证身体健康想要身体健康,在饮食上要多下功夫,尽量做到饮食均衡,可适当多吃一些锌含量比较丰富的食物,维护功能,远离烟酒;同时多运动,可着重锻炼核心肌群。


  2、更新性知识摒弃传统的观念,别再认为老年人谈性是老不正经。


  要知道即便是老年人,依旧可以有需求,要学会理解、了解自己的身体,了解老年夫妻生活的特点,同时学习安全性知识。


  3、采用避孕套避孕套的功能不仅是避孕,它还可以有效预防艾滋病,据统计,使用安全套能使HIV传播风险降低约90%。


  尤其是面对自己不太了解 的人,一定要做好措施。


  结语艾滋病并不是年轻人的“专利”,老年人感染数这几年越来越多,我们要帮助引导老年人正确认识性生活,而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他们,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 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 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 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 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 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 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 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 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 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 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那一个胖女人也不例外,而且还喝得十分豪爽,看样子酒量十分的好。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时间过得很快,一众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就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而大家之所以去看表,也是因为有的人喝醉了,所以才去看的表,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样的快。


  一开始夸下海口的老刘,现在已经喝的伶仃大醉,一只手拿着酒瓶,一只手搂着那个胖女人。


  “二丫啊,我这辈子就是遇到你太迟,如果我早点遇(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到你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给娶回家, 说不定我们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不不不不,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已经上大学了。


  ”老刘说着还自顾自的大笑。


  二丫听着还表现的很高兴:“是呀刘哥,要是我早遇到你的话我早就嫁给你了。


  ” 老赵看着大家这种,心想今天估计也回不了家了,于是别在饭店开了几个房间,然后把大家都安顿在了里边,但是老赵却不想住酒店,于是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老赵还想着自己的灯泡生意,心想自己的能力 真的是强,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说不定自己,那就可以在市里的富豪榜上排上名了。


  想到这儿,老赵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这是十分可笑的想法,市里面还是有很多厉害的人,自己哪有这么容易就可以排上富豪榜。


  不过如果真的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上富豪榜还真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老赵想到这里,又是嘿嘿的傻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正巧在 这个时候,老赵经过一家酒吧门口,这个酒吧叫做咖啡酒吧,在市里边也是小有名气的,算是文艺青年的圣地,当然也是不良青年的聚集地。


  老赵心想,自己如果再年轻几岁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进里边去玩一玩,只不过现在心里只有 许灵儿一个人,所以自然也没有进里边的必要。


  刚在心中想到了许灵儿,没想到,他立马就看到了许灵儿,只见今天的许灵儿,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一双肉色的高跟鞋。


  扎着一个马尾辫,很是清纯的样子。


  只不过在许灵儿的身边,还有着几个男人,这几个男人一点都不老实。


  有两个人拽着许灵儿的手,至于他们的另一只手,竟然放在许灵儿的屁股上,至于其他的也是在许灵儿的身上乱摸,有一个更加的过分,把手放在那许灵儿的胸前。


  老赵看到这里,气不打一出来,心想自己那天晚上离许灵儿那么的近,就因为一个电话,害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干成,没想到今天这几个男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得手了,所以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当然老赵也有在担心许灵儿本身,他十分害怕许灵儿被别人欺负,这种体验是老赵之前没有的,而这也正是进一步说明了自己对于许灵儿别样的感情,说明自己出来创业的初衷是对的。


  于是老赵便想着对那几个男人动手,但是人家毕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且还有着好几个,自己只是一个孤寡老人,势单力薄,如果单纯上去靠蛮力的话,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别想着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眼下的困局,这个时候老赵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还有许灵儿的老公,这两个人照理来说是可以帮助到自己的,如果那样的话,并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英勇。


  现在他们出差了,而许灵儿又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于是老赵便下定了决心,朝着那几个小伙子走去。


  在走的过程中,也在不住的想着办法,真巧啊,老赵在自己的身旁看到了一块 板砖,于是便弯腰把板砖捡了起来。


  有了板砖之后,老赵感觉自己说话都硬气了,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你们几个流氓在干啥?你们知道人家女孩愿意吗?”手提着一个板砖便对着那几个人吼道。


  那几个人正眼都没瞧老赵一眼,其中一个只是斜着眼对着老赵说道:“哪来的老不死,竟然来这里管事情是真的觉得自己死不了吗?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兄弟几个可以帮你一把。


  ”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并没有把老赵当一回事儿,但是老赵现在的做法,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为了许灵儿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老赵此时为了红颜知己,就是那一个不要命的,自然什么都不害怕,于是又对着那几个人喊道:“就凭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吗?爷爷打架的时候,你们还在和尿泥呢!”“呦,你这是老不死的,你还真的是要管这个闲事了。


  ”还是刚才那一个小伙子,恶狠狠的朝着老赵说道。


  老赵这次二话不说,直接抡起了手中的板砖,朝着那个人就飞了过去,搬砖一下子就砸在了那个人的面门。


  鲜血顿时流了一地。


  那一个人立马蹲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脸,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住的惨叫。


  其他的几个人没有想到,老赵竟然这么的心狠手辣,一时间也是心慌了起来,心中想的都是这种老头子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今天可就完蛋了。


  越想这些心里边越是害怕,老赵看出了他们的心思,此时飞速朝着他们跑来,这几个人看到老赵的样子,立马就被吓了个半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老赵打架。


  老赵也是趁着这机会,对着其中一个,就是一脚,这一脚正好踢在了这个人的要害部位,于是这个人也像是刚才那个人一样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裆部哇哇大叫。


  其他人看见自己的两个同伴被打倒在地上,确实没有任何的帮助,心里别只留下了害怕,这个时候老赵又乘胜追击,把几个人的面门被打伤。


  这个时候老赵才把注意力转移在了许灵儿的身上,急切的问许灵儿道:“灵儿,你没有事情吧??”许灵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事情,但是也有一点害怕的模样,显然今天的事情,也是给了许灵儿不小的打击,毕竟对面可是好几个人,而自己只是一个人,自己算是比较开放的,也架不住这阵势。


  而那几个人此时也顾不上许灵儿了,彼此搀扶着赶快离开了这里。


  老赵看出来许灵儿喝了酒,但是知道许灵儿并没有喝多,此时意识应该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是老赵,所以自己的功夫并没有白费。


  于是又对着许灵儿说道:“灵儿刚才 太危险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回家吧。


  ”许灵儿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老赵刚才那一句刚才太危险了,打动了许灵儿。


  的确,刚才真的是太危险了,如果没有老赵的话,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加上许灵儿喝过酒,脑子不清醒,于是便糊里糊涂答应了老赵的要求,让老赵带着自己回家。


    我偷看水杯,药丸已经彻底化开,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罢了,让俺下地狱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举起,笑道: 村医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医接过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轻轻放下。


     我不渴,一会儿再喝吧。


  村医一笑,看向门框,示意我该走了。


     我心中着急,村医不喝水,我咋能放心离开。


     村医,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开始列举各种症状。


     村医不口渴,俺就与他说话,一直说到他渴为止。


     绞尽脑汁,我列了许多症状,与村医说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祷。


     村医瞄了眼水杯,却又把目光移开,我心灰意冷,像没气的皮球,但还强打精神与村医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医眼睛一亮,兴奋道。


     什么病啊?我有气无力回,症状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对才怪。


     心病。


  村医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对吗?放心说吧,这里没什么人。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气势。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说,和你说了,这计划就泡汤了。


     看村医炯炯的 眼神,我无所适从,感觉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话应对。


     还没想好时,村医眉头一皱,浑身开始颤抖。


     他站立不稳,跌在椅子上,用手捂着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医,你咋了?   心脏病。


  村医有气无力道,你去里屋取药,床头有个小瓶子。


     人命关天,我不敢怠慢,赶紧跑入里屋。


     床头果然有个小瓶子,我取出来,又递给村医。


     村医感激的看我,小声说了句谢谢。


  他艰难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药。


     我 脸色一惊,来不及思考,赶紧把水杯打飞。


     &ldquo(儿童智力故事);咔嚓一声,杯子碎在地上。


     村医正心脏病发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药水,万一刺激过度,可就一命呜呼了。


     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医脸色一变,惊讶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儿派……派来的。


     他为人精明,看见那个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万块长翅膀飞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儿闯入,兴奋道。


     她的到来,是实打实证据,我脸色难看,知道没法辩解了。


     我和王妮儿约定,只要村医喝药,就把杯子打碎,她听到声音进来。


  谁知道半路冒出一桩心脏病。


     王妮儿神色兴奋,慢慢也察觉不对,她看手捂胸口的村医,惊呼道:他怎么了?   心脏病发作,我不敢让他喝药,怕害死他。


  我脸色难看,无奈道。


     王妮儿感激看我一眼,柔声道:谢谢。


     她看着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几分果断,取出一颗药,喂入了嘴里。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王妮儿吞服掉春药。


     他不吃药,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睁睁看我难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儿果决道,她找了一杯水,开始给村医服救心药。


        村医艰难抬手,把药推开。


     你宁愿死,也不肯要我吗?王妮儿身体僵硬,恨恨道。


     村医脸色苍白,无力再说一个字,但他坚决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我看这对虐恋,心思有些复杂。


     王妮儿脸色一变,突然用力掐住村医嘴巴,把药塞了进去。


     我这辈子,缠上你了,你别想跑。


  眼里有了水雾,王妮儿咬牙道。


     村医神色虚弱,大口喘气,药物已进入他喉咙。


     玉手轻移,王妮儿抓住村医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弯下腰,开始亲吻村医。


     村医身体还虚弱,无力拒绝王妮儿。


     我兴趣索然,马上能得到五万块,却有些不开心。


     扭头转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检查完了,怀孕三个月。


  门外,一道清脆声音响起。


     我脸色一变,再听到 芹儿声音,神色复杂。


     村医和王妮儿脸色,比我复杂几倍。


     王妮儿脸色惨白,像失血一样,僵硬在原地。


     我意识到话语内容,恍然一惊,村医 老婆怀孕,已经三个月了。


     神色难看的望王妮儿,对方老婆怀孕,她再插足,就是三个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恶,还伤害一个孩子,简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儿脸无血色,浑身颤抖。


     她艰难的松开手,脚步一晃,跌 在我怀中。


     我忍不住了,你带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热气息,王妮儿颤声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拉着村医老婆,正开心的进门。


     看见屋内景象,村医老婆脸色一变,冲到村医身边,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儿眼珠瞪起,看见我抱住王妮儿,一脸醋意。


     我头皮发麻,感觉事情一团糟。


     嫂子,你别担心,村医心脏病发作,已经吃下药了。


  我安慰道,见村医老婆怀疑望王妮儿,我干笑一下,解释道:妮儿中暑,村医生病,我们就不输液了。


     王妮儿呻吟一声,肌肤冒汗,越发虚弱了。


     我担心王妮儿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儿,朝门外走去。


     芹儿张嘴,想说什么。


  但村医老婆招手,芹儿,你搭把手,帮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儿弯腰,与村医老婆忙活起来。


     我抱王妮儿离开,她已经忍受不住,手指开始乱摸,嘴唇也在我脸上乱亲。


     这旖旎场景,却让我有些着急。


     她亲我,俺当然乐意,但这是大街上,影响太不好了。


     我面皮发烫,忍受冲动,抱着王妮儿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无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讨不到媳妇了。


     一进屋,王妮儿整个人贴在我身上,开始撕扯两个人的衣服。


     我心脏乱跳,暗道终于能借种了。


     深吸一口气,我主动脱衣服。


     门外传来响声:刘二憨,你给我出来。


     我身体一呆,是芹儿的声音。


     看了眼王妮儿,我把她放在床上,还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儿。


     王妮儿脸色虚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门外,芹儿气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恼看芹儿,姑奶奶,王妮儿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儿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紧的。


  她还能比我重要?芹儿生气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头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顾好她,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现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儿撒娇,开始耍无赖。


     我闻言有些生气了。


     难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吗?我捏紧拳头,失望的看芹儿。


     芹儿眼睛红了,哽咽道:你凶我?为了别的女人凶我?我走了,你不追过来,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转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张了张嘴巴,郁闷甩头。


     要是追上芹儿,以芹儿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儿吃了药,我不管她,她肯定会出事的。


     叹了口气,我深深看一眼芹儿方向,转身回了屋。


     王妮儿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烂,玉体从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凉水。


     没用的。


  你过来,把我要了。


  王妮儿有气无力,勾人眼神注视我。


     我心里一颤,这是她头一次,主动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颤抖身体,朝王妮儿靠近。


     王妮儿肌肤白嫩,整个人贴过来。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凑上。


     我亲吻王妮儿,感受她嘴唇津液,身体飘然了。


     她发育成熟,像熟透的苹果,能与她爱恋,哪个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儿的爱抚下,很快脱光了衣服。


     眼神闪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儿抱上床。


     在春药催动下,王妮儿格外风骚。


     她玉手滑动,在我身上抚摸。


     眼神魅惑,王妮儿勾人望我,露出娇羞笑容。


     来不及反应,我便看见王妮儿低下头,趴在我胯间。


     我整个人飘然起来,享受王妮儿的嘴唇。


     她技术极好,我身强体壮,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儿娇叫一声,我把她压在了身下。


     刺激的战斗来临,我像英勇的将军,奋力冲杀。


     王妮儿水蛇一样,用娴熟的技巧,带给我极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纵少妇,用尽全力释放。


     罪与恶,爱与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间交融在一起。


     床铺上到处是爱欲的痕迹,我快乐极了。


     春风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儿动人呻吟中,我们两人达到了巅峰。


     药效散开,王妮儿昏睡起来。


  我懒懒趴在她身上,十分满足。


     眼神发光,我开心的想,要是王妮儿怀上,五万块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儿,我像看到一堆钱币,幸福进入梦乡。


     梦里,我做了一个噩梦,王妮儿和芹儿都恨恨望我,一脸的失望。


  她们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惊中,走入了别人怀抱。


   不要走,不要。


  我惊醒了,浑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欢芹儿,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却辜负了她。


   我的手一动,胳膊肘就碰到了一个软软的,十分有弹性的东西,我侧头看去,竟是一丝不挂的王妮儿。


   王妮儿侧身趴在我旁边,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条条的,未着寸缕。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却是清晰可见。


   我这才忽然想起了我们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儿爬在我胯下,她那灵活的香舌弄的我几乎飞向云端。


   第一次给了这样的尤物,我还是赚到了。


   王妮儿呼吸均匀,只是脸上还有些红晕,可能是那还未散尽的药效。


   她半趴着睡着,要最好的风光都给遮挡在身下了,不过胸前的大白兔却由于挤压,露出来了一个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这手感,爽极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红印子,这肯定是我情动时给她种下的草莓。


   想到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窃喜,把王妮儿给办了,五万块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着她睡一会,软玉温香在怀,就算是一会儿我要被她碎尸万段也不亏。


   可我的手还没碰到王妮儿,我眼前就浮现了今天下午时芹儿看着我那一副嗔怒的样子。


   我得赶紧去哄哄芹儿了,现在我生怕芹儿一生气同意了村长给介绍的婚事去。


   屋子里没开灯,昏暗暗的,我循视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我的内裤。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内裤上,也正搭着一条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内裤。


   我用两个指尖捏起来看了看,咦,这想必是王妮儿为了村医特意穿上的,整个内裤才巴掌大点,除了兜那一块地儿,其他的都没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儿那么着急,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把这小内裤放在了床边,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来,就赶紧穿上衣服走了。


   我刚出门,正好碰上村长要进门,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白白净净,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长相也确实算得上仪表堂堂,可是长的还行,却不代表人品也行。


   这不是村长家那个侄子吗? 看起来他们这是在商量跟芹儿结婚的事呢! 芹儿她爹一向都比较倔强,如果是芹儿自己不想嫁给村长侄儿,那她爹绝不会答应。


   再加上村长拿帮芹儿她爹开店的事作为筹码,芹儿她爹更是铁了心。


   不行,我得赶紧去看一看芹儿。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们打照面,这小子从小我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给他表姐借种,那岂不是要被他笑死,还要被他传的人尽皆知了。


   我赶紧跑到村长家屋后,从院墙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儿家,可是没想到芹儿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个人。


   这傻丫头,会去哪儿呢? 我正准备转身离开,芹儿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没事就别老来找俺家芹儿了,俺家芹儿都是有婚约了人了,你大小子一个,传出去对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刚才村长带着他的侄子过来,都已经商量妥当了。


   我回头就看到芹儿她爹一脸愧疚的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旱烟袋。


   叔,你这老烟叶不好抽,赶明儿俺给你卷一袋新的。


   说完我就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来。


   我只是表面上装作毫不在意,可其实心里却很难受。


   我也只是不想让芹儿她爹觉得我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一直纠缠着芹儿不放。


   不然他就该厌恶我了。


   可瞧这样子,芹儿难不成真的要嫁给村长他侄子了? 我这心里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压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们这场婚姻,村长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从小都跟明镜似的,就算芹儿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这件事,还是得拜托王妮儿了。


   我刚走到家门口,就听到屋子里有人在说说笑笑的。


   我有些纳闷,我家都已经算是村子里最穷苦的人家了, 婶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谁也没往我家跑,今天咋还有人来呢? 我一进屋子,就看到芹儿正坐在那里跟婶子有说有笑的。


   芹儿,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诧异。


   芹儿翻了个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儿能来,我就来不得了。


   哎呀,芹儿,你明知道俺不是那个意思嘛!我见芹儿不快,就赶忙解释。


   一听芹儿提到王妮儿,我有些心虚。


   婶子,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饭了,等我闲着没事了,我再来给您解闷。


   芹儿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了。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还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婶子,发现婶子正在用很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还对我示意让我赶紧追出去。


   婶子是看着我跟芹儿长大的,我们俩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赞同。


   芹儿,芹儿――眼见她要走,我就赶忙追了出去。


   可芹儿走的路,却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儿,你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这么晚了。


   我一路喊着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着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经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这么晚了,芹儿却一直朝着后山过去。


   终于走到山脚的地方,芹儿停了下来。


   二憨哥,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王妮儿了?芹儿嗔怪。


   你这说的什么话?芹儿,俺这心里从小到大就只装了你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我跟芹儿从小一起长大,原本我从小就喜欢她的。


   那你咋还那么护着那王妮儿?今天下午不过中暑了还这么担心她? 我一听就知道,芹儿这是吃味了才不高兴了。


   你快说,你们俩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