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她的蓓蕾畫圈 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她的蓓蕾畫圈 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她的蓓蕾畫圈 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7-29 19:26:04 | 44496個瀏覽


據海內網2020年01月01日報道:一本超級超級超級好看的愛情小H文哦,內容生動有情節,文章絕對夠辣夠勁爆!!!歡迎寶寶們在線賞析閱讀..還有各類最新火爆精彩的小書書哦!你懂得...!!!清晰的 看著 劉雪瑩那里,他激動不已,不斷的咽著口水……其實你 老公說的也沒錯,你要是不想要,怎么會穿成這樣,還…… 此話一說,劉雪瑩腦子一片空白,羞恥,悲憤。

   她知道,自己被弄得有感覺了,但她還是清醒的,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自己老公真的就當著同事的面,弄了那事。

   所以她不斷的掙扎著:老公,老公,你清醒一點啊,不要這樣啊,外面還有……還有…… 可這話對 張志遠一點用都沒有,此時他喝的爛醉入迷,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跟個瘋子一樣,竟然掄起手掌,再次 用力的抽打了一下劉雪瑩的臀部…… 還有什么?給我閉嘴,快點把老子服務好了,平日里你不一直都很想要嗎?今兒個咋回事?張志遠閉著眼,耍著酒瘋,一陣怒斥道。

   劉雪瑩有點懊悔了,早知道就不扶著自己老公進臥室,讓 史密斯先離開便再說了。

   現在鬧成這場面,真的是…… 等她還沒回神,突然感覺自己 身子充實起來,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老公竟脫了 褲子,直接就…… 啊! 劉雪瑩當即忍不住,低沉的發出了一聲曼妙的嗓音。

   一股強烈的撕裂痛感傳來。

   別,別這樣,你瘋了啊,老公……你不要…… 劉雪瑩忍著眼淚,心情掙扎萬分,一會兒看著自己發酒瘋的老公,一會兒看著門外站著的史密斯…… 惶恐之下,她知道再這樣下去,場面不可收拾。

   情急之下,她提高了分貝。

   史密斯,你不要看了,快點過來幫我! 史密斯看呆了,萬萬沒想到這對夫妻兩竟然玩的這么猛,看著張志遠的表現,想必平日定然很瘋狂。

   聽劉雪瑩再三開口,他這時才決定走過去,直接將兩人拉扯開。

   扯開之后,張志遠也絲毫沒有知覺,跟一灘爛泥一樣,倒在了床邊,然后被史密斯一只大手扛了起來,拽到了外面沙發上。

   劉雪瑩慶幸自己老公沒意識,不然的話,看見這場面可不得了。

   劉雪瑩本來以為 黑人史密斯不會再進臥室,甚至會主動離開。

  但哪知道,不一會兒,他竟然一臉邪笑的走了進來,還把臥室的門給關了。

   劉雪瑩俏臉發白,嚇得身子發抖,緊張兮兮的看著史密斯,你,你,你要做什么?我還穿衣服,你先出去,可以嗎?‘ 史密斯倒是表現的很溫柔,大步走了過來。

   嫂子,你放心,我不會亂來的,只是剛才你摔著了,我給你看看有沒有受傷…… 話剛說完,劉雪瑩動了動身子,低頭才發現自己剛才摔倒,扭了腰,壓根站都站不起來。

   你放心,剛才你們夫妻的事兒我不會說出去的。

   為了降低劉雪瑩的防備,取得她的好感,史密斯 說道

   劉雪瑩咬著唇角,這才微微正眼看了他一眼,仔細觀賞,這黑人史密斯還蠻帥的,身材魁梧不說,健碩有力,兼職就是行走的荷爾蒙,不由得一絲悸動。

   俏臉竟再次泛起一陣晚霞。

   史密斯發現了這一微小細節,也料準了劉雪瑩的心理,知道這個小少婦浪蕩不堪,只要稍微動點心思,肯定能水到渠成。

   他起身去了旁邊,找來一張薄毯蓋在了他的身上,昂裝成正人君子的模樣,意圖打消她的防備。

   防備一解開。

   果真,劉雪瑩就上套了,指著自己腰的位置。

   這里,疼…… 那里可是腰,可不是小事,我幫你看看吧,以前我在國外也學過一點西醫。

  史密斯一本正經的說道。

   影響生育! 這四個字,可把劉雪瑩給嚇唬到了。

   真的假的?你學過西醫? 當然,志遠沒跟你說嘛? 一邊說著,一邊趁著劉雪瑩猶豫之際,直接就把手伸了過去,掀開了薄毯的邊角,托在了她的肥臀上。

   那光滑圓潤的臀部,彈性十足,輕輕觸碰,那手感舒服的要人老命。

   史密斯一雙黑人,孔武有力,忍不住用力的按了一下,劉雪瑩立馬來了感覺。

   劉雪瑩驚訝萬分,緊張的俏臉緋紅,史密斯,你,你這是做什么?你怎么能對我這樣啊? 我在幫你檢查啊,看你到底傷到了哪個部位,你看你現在站起來都是問題,傷的肯定不輕……史密斯解釋道。

   說完,他伸出黑手托起了劉雪瑩的蠻腰,猛然往上一抬…… 劉雪瑩剛才被喝醉的老公,弄了一陣,來了一點感覺,身子軟綿綿的,現在被史密斯這么一弄,更是絲毫沒有抵抗之力。

   當觸碰到 盆骨時,劉雪瑩露出痛苦的表情。

   疼! 疼! 這可是盆骨的位置啊,這下問題可不輕了。

  嚴重的話會影響生育。

  史密斯說道。

   影響生育。

   劉雪瑩可嚇壞了,她特別喜歡小孩,這要是不能懷孕,可咋整? 眼淚嚇得都含在了眼角,眼下自己老公喝的跟個死豬一樣,依靠不了,家里又沒第二個人,除了眼前這個黑人史密斯。

   可咋辦啊?劉雪瑩陷入糾結。

   你們家有跌打藥水沒有?如果不介意,我現在可以給你推拿疏通下盆骨經絡,很快就能痊愈。

  史密斯繼續說道。

   劉雪瑩猶豫了好一陣,現在夜這么深了,也沒好法子,掙扎再三后,點了點頭。

   一見這小少婦點頭,史密斯樂開了花,機會成功了一半,趕緊就劉雪瑩一把抱住,輕輕的放在了床榻上,平趴著,露著后背與屁股,然后按照她的指示,從床頭柜找到了一瓶紅花油。

   準備好紅花油后,史密斯悄悄走到了床邊,脫了鞋子,上了床。

   掀開薄毯子,她身上的吊裙凌亂不堪,依稀遮掩著光滑的后背,與挺拔俊俏的蜜臀,胸前碩大的地方壓在床上,兩側竟還擠壓出了半邊的完美。

   這身材可真是勁爆,這要是弄到手,肯定舒服死了。

   史密斯暗想著,腦子里開始想著各種畫面。

   被掀開毯子,自己的后背被一個黑人如此盯著,有些難為情。

   但傷的可是盆骨,自己也害怕傷勢加重,咬著牙,還是忍著了。

   我要開始了哦,會有點疼,你忍著點。

   嗯…… 史密斯倒了一點紅花油,放在手心處,搓開,然后慢慢的放在了她盆骨的位置。

   剛一接觸。

   滑嫩的不行,特別有彈性,手感爆棚。

   這是劉雪瑩第一次被除了自己老公,第二個男人觸摸自己的屁股位置,羞躁的同時,竟然傳來一陣刺激的爽感。

   而且這是個黑人,他的黝黑手掌,十分有力道,更舒服。

   剛一觸碰,劉雪瑩的身子就微微顫抖了幾下,小臉蛋也紅的滴血。

   史密斯這手法可沒得說,按摩特別有技巧,剛開始在受傷盆骨部位,會有一點疼,而史密斯果真有點本事,她盆骨按著按著疼痛感就逐漸消失了。

   這也讓劉雪瑩信任,這黑人還有點本事,逐漸放松了警惕。

   史密斯抓住時機,手掌開始下挪,悄悄在臀部上開始按起來…… 劉雪瑩非但沒拒絕,竟閉著眼,開始享受起來。

   抓了幾下屁股,突然,劉雪瑩身子猛的一顫。

  嬌軟的身子開始變得僵硬,因為她感覺到自己那里有點異常,似乎有什么東西。

   她立馬抓住史密斯的胳膊。

   你不是給我治療嗎?怎么還? 在給你做更深入的檢查啊…… 原來,史密斯趁著劉雪瑩不備,竟再次勾了勾手指。

   劉雪瑩這個年紀本來就很想要,再加上被自己老公弄了一會兒,現在又是這個黑人,哪受得了啊,雖然有點抗拒,但又情不自禁。

   哦,不要啊……你在干什么啊?我們怎么能這樣啊? 此時史密斯早已經被這個女人弄的全身沸騰,壓根顧不上她的反抗,眼珠子發紅的盯著那,道:哪樣啊?剛才我不是給你按的挺舒服嗎?你不要回報我一下嗎? 你個騙子! 劉雪瑩咬著唇角,回眸看了一眼史密斯。

   這時,史密斯色心四起,完全無法抑制,直接把自己黑色背心給扯了,露出孔孟有力的肌肉。

   黑乎乎的一片。

   看的劉雪瑩心驚肉跳,再往下,那個部位,更是讓她膽戰心驚。

   說實話,此時她思想極度徘徊,一方面太害怕,礙于這種尷尬的關系,另外一方面內心深處又特別渴望那種與其他男人的新鮮感,刺激感。

   我怎么叫騙你呢?瞧你不挺舒服嘛,瞧瞧,反應這么大…… 說完,他又勾了一下。

   劉雪瑩雖然結婚有幾年了,但因為自己老公那方面能力實在有限,所以幾年下來,還是比較緊致。

   不自覺的柳扭擺著小腰肢,嘴里嗯哼起來。

   你放心,我絕對比你老公要猛上好幾倍,包你滿意…… 劉雪瑩聽了這話,竟然真的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史密斯,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

   一直在電視上見過,從來沒在現實里面體驗過黑人是什么滋味。

   突然之間,劉雪瑩真的有點想了。

   現在你老公醉的不省人事,我們兩在臥室里面發生任何事(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情,你老公都會不知情,結束之后我馬上離開你家,明天我們就當做什么也沒發生……史密斯說道。

   這一層層的諄諄善誘,算是徹底打消了劉雪瑩的心理防備。

   終于,她咬著粉嫩的小嘴唇,點了點頭。

   史密斯如同一頭餓狼一樣,早已急不可耐,立馬抽起身,直接爬起來,湊到了床頭,單膝跪了下來。

   將褲腰的位置放在了劉雪瑩的腦袋邊。

   幫我脫了。

  史密斯帶點強迫的口吻,指示道。

   劉雪瑩趴著身子,微微昂起了漲紅的小俏臉,神色期待又害怕,緊張兮兮的伸出嫩手,緩緩解開了他的腰帶。

   微微一拉。

   劉雪瑩當時就看蒙了,這,這,這也太恐怖了吧…… 劉雪瑩俏紅著臉,小手有些顫抖,只是看著面前的東西就已經讓她有些意亂情迷了。

   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張志遠有些虛弱的聲音:雪瑩? 聽到這話語聲,史密斯頓時有些慌亂了起來,劉雪瑩也是頓時臉色驟變,連忙站起身應答道:我在呢!說完,也是慌亂的推著史密斯,示意他鉆進床底下暫時躲起來。

   史密斯也是明白了她的意思,連忙鉆了進去,劉雪瑩看見史密斯鉆進去后也是吐出了一口氣,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打開門出去了。

   史密斯躲在床底下也是突然清醒了過來,有些懊惱,不過剛剛的那一幕的確是讓他欲火焚身,精蟲上腦了,不然就算他再想那個啥也不會是此時此刻啊。

   此時外面斷斷續續的傳來交談聲。

   雪瑩你怎么了?張志遠似乎是發現劉雪瑩的狀態有些不對,疑惑的問道。

   劉雪瑩嗔怪道:還不是你這個死鬼,喝醉了強行要和我那個,要不是你的同時史密斯,我就被你在你同事面前那個了! 史密斯?哦對對,好像是他吧我帶回來的,那他人呢? 你說呢?你都那樣了,人家難道還要看著啊!你就差把我衣服脫掉了!劉雪瑩依舊埋怨道。

   張志遠似乎清醒了很多,語氣十分不好意思:老婆啊,這……這不是醉酒糊涂了嗎?不過多虧史密斯,嘿,這可是我兄弟,要是別人,看著你這樣子,誰忍得住! 劉雪瑩被說道痛處,臉不由得紅了一下:你還好意思說!不說了,你先去洗一下吧,被你弄得我現在…… 行行行! 隨后外面就傳來了洗手間門咔噠的聲音,史密斯知道機會來了,就練忙爬出來,躡手躡腳的跑了出去。

   這不是鬧呢嗎!史密斯心里想到,不過還好有驚無險的跑了出來,雖然沒有吃到,但是這點油水就讓史密斯有些心猿意馬了,這劉雪瑩的確是個尤物。

   史密斯搖了搖頭,身為娛樂經紀人,其實這種姿色他見得多了,就算主動貼上來的也有許多,只不過剛剛那個氛圍的確是讓人把持不住,才讓史密斯差點就在別人家里干那事了。

   史密斯隨手攔了輛出租車,因為剛剛都喝了點酒,所以也沒有開車。

   先生去哪?史密斯才坐上車,十分甜美的聲音便從耳邊傳來。

   史密斯聽著這聲音剛剛才靜下來的心頓時有被撩動了起來,這聲音簡直嬌媚又甜美,宛如一只手撩動著史密斯的心。

   史密斯情不自禁的朝著聲音去看,發現這個出租車居然是個女司機,穿著十分的樸素甚至臉上也是干凈,頭發也是隨意的扎著,碎發也是充滿在頭上,但是就是能一眼就能覺得是好看的人。

   以史密斯的經驗來看,這五官稍微打扮一下絕對是十足的美女。

   似乎被史密斯看的有點不好意思,司機偏了下頭又問道:先生? 史密斯回過神來,雖然剛剛心中的火被這司機的聲音又撩動起來,但是他的職業素養讓他好好的打量著這個司機,要知道這可是素人,要是好好培養肯定十分有價值。

   隨意逛逛,我散散心。

  史密斯隨意說道,他可不想放過這天賜良緣。

   女司機雖然有些奇怪,但是這個要求對于她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選擇,沒有目的地就代表這能一直開下去,這可比拉幾趟其他客人要劃得來的多。

   而且雖然這個黑人十分的奇怪,但是車內是有行車記錄儀的,也不怕他做什么不軌之事。

   上次?我心里一下震驚了,這么說姨媽已經給 爺爺弄過了? 我又偷偷的到了門口。

  「哎喲你還敢說,上次,上次就差點兒被發現了」姨媽生氣的道。

  「這這次不會了你像剛才那樣用毛巾裹裹住」爺爺小聲的哀求著,手扯著姨媽的 衣擺

  「花花心思還挺多這么大歲數了還以為跟以前年輕時候一樣啊」說著姨媽的臉上突然一紅,接著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以前偷偷拿我的小褲自己嗯自己弄過吧」姨媽瞪了爺爺一眼,爺爺呼吸一下加重了,更加用力的一扯姨媽的衣擺,姨媽本來就穿的露肩衫,這一拉胸部露出了大半個白白的十分耀眼。

  姨媽一驚:「哎呀你輕點兒又沒說不給你弄煩人」說著姨媽把盆兒放下,開始了。

   只見爺爺的手顫抖著順著姨媽的衣擺下方伸了進去,衣擺和手臂之間撩起一半雪白的腰肢,開始起來。

  出乎意料的是姨媽并沒有反對,反而臉色緋紅,呼吸竟然有點急促起來。

  只見姨媽一手動著毛巾,一手收來隔著衣服按著在胸前的爺爺的手,嗔怪的白了爺爺一眼。

  爺爺見手被按住,只好動起了手指頭,我才發現原來姨媽沒有穿里衣,露肩衫的里面穿了見小背心兒,我看見那明顯的突起,看樣子姨媽也動情了。

  直到“哦”的一聲,我知道爺爺完事了。

  我趕緊灰熘熘的偷偷的熘到門口,假裝成剛家的樣子一開一關門,只聽屋子里悉悉一陣,緊接著就一下安靜了下來。

  只聽姨媽強裝鎮定的聲音從爺爺屋傳來:「誰啊」我趕緊答道:「是我。

  我來啦。

  」只見姨媽 拿著水盆從爺爺屋子里出來,姨媽已經恢復成平時端莊的模樣,可是她沒有發現,她一邊垂著的頭發邊上還沾著一丁點兒污物。

  我盯著姨媽潮紅的臉,有點不知所措,姨媽有些心虛的打岔道:「又熘號,小心你們老扣你工資」說著話姨媽用手捋了捋頭發,無巧不巧正好捋在了那上,姨媽明顯感覺到了手上的東西,眼神突然變得有些驚慌,眼睛下意識的瞥了一眼我,臉紅著兩步并三步的往廁所走去。

  我一低頭才發現,我淺色的褲襠被打濕后,貼著褲露出了輪廓。

  我一下子就傻了,完了完了,被發現了可是仔細一想,我又沒有做錯什么,怕啥?害怕的應該是他們才對這樣一想我又不覺的硬氣了起來,她知道我知道了更好。

  趕緊回到房間把褲子褲衩兒一并脫了,隨手扔在了臟衣服框里,換上一身居家服,頓時感覺舒服多了。

  可是此時的我竟然有些心虛的有些不敢去面對姨媽,只好打開電腦上看起了小說,不一會兒的工夫我就被小說吸引了。

  直到姨媽拿著一盤西瓜進屋子,只聽姨媽說:「來吃些西瓜。

  」看著姨媽一臉的端莊慈祥,我怎么也無法將之與之前在爺爺屋看到的姨媽歸結為一個人。

  我拿著西瓜就啃了起來,邊吃邊說道:「真舒服啊,這天兒就得吃冰鎮西瓜,姨媽,您也吃啊」「我剛吃過啦」說著扭了扭脖子,我突然想到她趴在爺爺床前望著爺爺時腦袋也是這么扭的我趕緊道:「姨媽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給你按按」姨媽臉上一紅,道:「你會嗎」我兩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張衛生紙擦了擦手道:「您試試就知道我行還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說的重了些,姨媽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試試就試試,我這個當兒媳婦的整天伺候公公,現在也該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爺爺那樣伺候您啊嘴上卻道:「姨媽,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我又把孝順兩字加重些語氣,說著我站了起來,讓姨媽側坐在沙發上,我雙手就按在了姨媽赤著的肩膀上。

  當我整個手掌接觸到姨媽那雪白的肌膚上的時候,感覺姨媽的皮膚真好柔軟而又有彈性,感覺姨媽稍稍有一點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補補鈣,頸椎最容易出毛病了。

  」姨媽隨著我手上加力,嗯了一聲,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來,給姨媽按了一會兒雙肩,就把姨媽的披在背后的頭發分到兩邊,手伸進頭發里按起了脖子。

  這時姨媽的頭慢慢的往上抬起,我從上往下一看姨媽閉著眼,臉紅撲撲的,眼睫毛時不時的有些閃動,紅紅的嘴唇微微張開,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頦與紅紅的嘴唇相映成趣。

  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轉不開了,我深深的陷了進去。

  我嘴里開始借著使勁按摩的幌子喘著粗氣,又不安分了起來。

  想到剛剛偷窺到的畫面,想到剛剛爺爺曾用手捏過這兒,我嘴里呼出的氣越來越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睜了開來,正好與我對視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氣正好呼在了姨媽的臉上,姨媽眼睛里彷佛有一層水霧,我一下子起來,貼在了姨媽的后背上,姨媽身子一僵,閉上了嘴,突然掙了一下道:「好了,就這樣吧。

  」我過神來,尬尷的坐了沙發上。

  姨媽起身準備出門的時候,看見我的臟衣服兜子里有條褲子,順手就拿了起來準備拿去洗,可是當姨媽一把將褲子拿起來的時候,突然「呀」的一聲把褲子又扔了去。

  我一下就臉紅了,摸了摸鼻子紅著臉解釋道:「我」剛開口,姨媽又彎下腰,用兩根手指夾著褲子拎起來紅著臉走了出去。

  「我自己洗」我想起褲子還在里面呢,迅速跑過去攔在姨媽的身前,姨媽沒來得及剎車,一下通姨媽撞了一個滿懷。

  我順手一下摟住了姨媽,嘴里結結巴巴的道:「那個,我自己洗」姨媽被我一摟,兩團撞在了我的胸前,我彷佛聽到了驚濤駭浪,姨媽悶嗯的一聲,竟然沒有掙脫。

  我的手順勢往下一滑,來到姨媽的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倆的小腹就緊貼在了一起。

  姨媽又是一聲悶哼,手指捻著的我的濕濕的褲子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姨媽聽到聲音突然掙扎起來,用手推著我道:「那你就自己洗吧」說著準備推我,我 一聽沒有怪我,有些賴皮的道:「算了,還是姨媽給我洗吧。

  不過」我低頭看了一眼離我只有幾公分的姨媽的眼睛,有些興奮的調戲道:「不過里面有條小褲,要手洗喲」姨媽一聽嚶嚀一聲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臟東西你自己洗」我一聽就知道她知道我褲上的事兒了,這真是太尷尬了。

  姨媽又掙扎了起來,殊不知越是掙扎,我就被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聲來:「啊姨媽您輕點兒嘶」姨媽一聽突然不動了,可能是怕把我的弄壞了吧。

  我看著姨媽的眼睛,她紅著臉 躲閃著我的目光。

  我禁不住道:「姨媽您真漂亮」說完,吻著姨媽的栗色秀發,香香的透著一絲熟悉的腥味兒,這是爺爺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

  對著姨媽一貼,姨媽身子一僵,臉沉下來。

  我一看姨媽要發火,可能觸及她的底線了「對不起,姨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這段時間媳婦懷孕,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姨媽眼里閃過一絲憐憫,感覺她心里稍微有些動搖,對我說:「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現在在干嘛呢趕緊松開」我下意識的把手松開了,可是我意識到如果我現在退縮,可能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于是我學著爺爺說話的結巴語氣道:「你你幫幫我。

  」只見姨媽顫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軟了下來,同時頭一低,眼睫毛有些閃爍,道:「我能幫你什么。

  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嗎」我一看姨媽的態度軟化下來,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頭把嘴伸到姨媽的耳朵邊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道:「姨媽,您邦邦我,像幫爺爺那樣幫幫我」只見姨媽渾身激烈的顫抖,眼中閃過一陣慌亂:「你你看見了」我手上用力把姨媽抱入懷中,嘴里繼續沖著姨媽的耳朵喘著粗氣低聲道:「姨媽就幫幫我吧,你看我這都發疼了。

  」說著又往前貼了貼,姨媽內心還在掙扎與慌亂中,輕輕的嗯了一聲沒有吱聲,我趁熱打鐵繼續道:「我我什么也沒看見,我只看見姨媽您的孝心,我一定會像您孝順爺爺那樣孝順您的。

  」說著只感覺姨媽渾身一陣激烈的顫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姨媽的耳垂,吮了幾下,又用牙輕輕的咬了幾下,姨媽的喉嚨咕唧一聲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到鼓舞,舌頭順勢伸進了姨媽的耳朵里,姨媽受到襲擊渾身顫抖,腦袋下意識的想要躲閃。

  我一手固定住姨媽的頭,一手從姨媽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姨媽的股上捏起來,耳朵里聽著姨媽喉嚨里發出嚶嚶的聲音,姨媽的手不知不覺的就摟在我的腰上。

  我更加賣力的弄了幾口姨媽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姨媽的鎖骨上。

  就在這時,姨媽突然掙扎起來,渾身扭動,嘴里叫道:「別親那里」原來這是姨媽的靈敏帶,我更加瘋狂的啃了起來,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姨媽的喉嚨,牙齒輕輕的刮過,姨媽突然用力的掙脫道:「別弄上印兒了。

  停。

  嗯~停」我趕緊停下來,兩眼盯著姨媽的眼睛,只見姨媽臉色潮紅,眼光躲閃著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幫你。

  不過這是我們倆的秘密你就給我爛在肚子里吧」我一聽興奮極了雙手捧起姨媽的臉就親了上去,姨媽嚶嚀一聲閉上了眼睛,雙手輕輕的推著我,嘴唇死死的閉住,就是不肯張開,我把姨媽的嘴唇吸進我的嘴里吮著,舌頭在姨媽牙床邊探、慢慢的。

  姨媽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摟住姨媽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姨媽的股上用力一捏,姨媽嗯的一聲,我的舌頭順勢就進了姨媽的嘴里。

  我的舌頭探著姨媽的舌頭,可能姨媽也動情了,感覺姨媽嘴里的口水相當的豐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姨媽的口水吸進過來,感覺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結果搞得口水順著我們倆的嘴邊流淌下來。

  姨媽的舌頭也漸漸的開始跟我有一些互動,喉嚨深處發出的嚶嚀聲聲聲入耳,我另一只手也騰了出來,從姨媽的衣擺下悄悄的伸了進去,一下覆蓋,真他姨媽大,真他姨媽滑,真他姨媽軟,真他姨媽舒服。

  我心里大叫著,食指和中指(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稍稍一用力,姨媽悶哼一聲就渾身一顫,我只顧著自己舒服了,沒想到這一下卻讓姨媽清醒了過來,一下掙脫了我的吻,推開了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道:「嗯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姨媽接著低聲道:「說好了只用手幫你的」我興奮得大叫,一下把褲子扒了下來,再把姨媽推到了沙發上坐下,我站在了姨媽的面前。

  姨媽沒想到我這么直接,有些難為情害羞的轉過頭去,沒想到姨媽的頭發卻一下從我的下方掃過,「嘶」一陣舒服讓我吟出來,長吸了一口冷氣。

  姨媽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這就不行了」我一聽較上勁兒了。

  「姨媽,求您快幫幫我嗯」「哼」姨媽有些生氣的哼了一聲,伸出細白的右手。

  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亂叫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姨媽的臉色越來越潮紅,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閃爍著,散亂的頭發顯得十分開放。

  我的手不知不覺的愛撫上了姨媽的頭,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溫柔的愛撫著姨媽的頭發,可能是因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憐惜與溫柔的動作,姨媽沒有躲閃,反而更加賣力起來。

  我的手慢慢的從秀發往下扶上了姨媽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姨媽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姨媽的頭抬了起來。

  姨媽停下手上的動作,害羞躲閃著我的目光,垂下了眼簾,嘴唇微張,兩個小鼻孔一張一的,我能清楚的看見姨媽的汗毛。

  我低下頭來輕輕的吻了一下姨媽的額頭,由于彎腰往后一縮,沒想到姨媽的手居然沒有松開,我喃喃的道:「姨媽,您真漂亮」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