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黎淺淺顧憶深 部隊睡戰友|黎淺淺顧憶深 部隊睡戰友

黎淺淺顧憶深 部隊睡戰友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7-29 19:15:23 | 32374個瀏覽


一切發生的這么突然讓 老李有些懵了,可接下來小手來回動作帶來的美妙滋味讓他差點美的叫出聲來。

  這樣美妙而又興奮的感覺中,他甚至都不想開口,想要繼續下去,可是想著義弟隨時都會出現,忍著這美妙滋味還是開口了。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哥老李聲音響起來, 吳雅如墜冰窟的呆住了。

  轉瞬間她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多荒唐和尷尬的事情。

  老李轉過身, 弟媳吳雅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傻掉了,下意識的用手捂住自己火辣 身體的敏感位置,慌亂不堪幾乎要哭出來:“哥,我以為你是 小方呢,哥,我認錯人了對不起。

  ”吳雅看著呼吸有些急促的大哥,又毫無思索能力的低頭看了一眼面前那高聳的可怕大 東西,趕緊轉身在小架上拿自己的小背心和短褲。

  轉過身后的吳雅沒注意老李炙熱的眼睛,正落在她圓潤緊致的翹臀和美腿。

  吳雅慌亂的把衣服拿在手里,就這個檔口響起了外邊房門的開門聲。

  小方回來了!這時候吳雅心中驚慌,用手中衣物遮擋自己身體的重要部位,急的快要哭出來,要是被老公發現了自己和大哥同在浴室光著。

  那就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昏暗的浴室里流水聲在繼續,走廊響起腳步聲,就聽著小方進了臥室。

  吳雅也顧不得身上沾的水,慌亂的穿衣服。

  老李看著面前的弟媳,剛把內褲傳上去,聽著小方走出了臥室。

  沒想到這個弟媳不但脾氣大,還穿這么性感,這么透的火辣內內。

  老李這時候也慌了,可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弟媳。

  “哥,你洗完澡了沒有?吳雅跟你說她出門了嗎?”僅隔著一扇門,門外響起了義弟小方的聲音。

  老李聽著門外義弟的聲音,又看著面前吳雅窈窕誘惑的身體,特別是慌亂穿內內的時候,那圓球還在不斷的晃動著,惹得老李干咳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吳雅轉頭,幾乎快要哭出來的看著老李,目光帶著乞求。

  “她應該去倒垃圾了吧?剛才我聽到開門聲呢。

  ”裝作繼續沖澡,老李說了一句。

  吳雅呼吸都放低了很多,面帶感激的看了大哥老李一眼,可是當看到老李那碩大的黢黑東西還在立起來,還猙獰可怕的沖著自己的時候,吳雅心跳加速的趕緊轉過頭去。

  “哦,那行,哥,我知道了。

  ”小方回了一句,就聽著又回了臥室。

  匆忙穿上衣服之后,吳雅偷摸著趕緊流出了浴室。

  在浴室里的老李也趕緊擦干之后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躺在床上,老李尋思著剛才那一幕,還真是無語。

  不過回味著弟媳充滿了年輕活力熟透了的身體,老李忍不住的舔了下嘴唇。

  要是剛才自己跟弟媳在浴室里做,隔著一扇門的義弟在跟自己說話,那該多刺激?一想到這里,老李腦子里幻想著弟媳吳雅雙手按在墻壁上,努力的彎腰翹臀,擺好姿勢。

  自己抱著她的蠻腰和翹臀在猛烈的進出,一步之外的們那邊,吳雅的老公,自己的義弟小方,還在跟自己說著話。

  想到這里老李原本沒消退的反應再一次變得無比強烈,并且以前沒有過的念頭也冒了出來。

  想著這個不倫的放縱想法,老李的興奮程度是如此的強烈,忍不住的開始伸手揉了起來。

  幾年的單身生活,在昨晚突破之后,老李的欲望和心理也在不斷的改變著,并且很沉迷這樣的滋味。

  看看時間現在八點多,老李興奮的睡不著,拿出手打開了微信,他的號上有弟媳的微信可是現在他不敢亂發什么,倒是可以跟王雪好好聊聊。

  想了想明天又要值班,老李又興奮的露出笑容。

  打開了 江雪的微信,老李給她發了 信息過去:“明天我在門衛室值班,你可以來見見我嗎?吳雅從沒有想過會有這么尷尬的一天,當她從浴室里離開家又回去,裝作一切都沒發生。

  晚上老公小方讓她跪著后入的時候,吳雅用身體感受著老公的尺寸,突然之間又冒出來大哥老李的那個尺碼東西。

  想到自己認錯人,想到自己還用手握著大哥老李的大東西前后動作了好一會兒,吳雅在跟老公享受快樂的時候,腦子跟著了魔一樣,不斷的在想著那個大東西,而且感覺今晚跟以前相比,強烈的興奮程度江久都沒有體會過了。

  大哥年近五十,長得不好看,皮膚還黢黑,可沒想到身體那么壯實。

  吳雅閉著眼睛任由身后的老公抱著她的腰肢狠狠的撞擊,一想到這吳雅哼叫的聲音又變大了一些。

  與此同時老李過了很久都沒等到江雪的信息,正準備再發信息的時候,隱約的聽到有女人的叫喊聲,心里好奇之下偷偷溜出房間,小心的把耳朵貼在義弟房門前,果然是弟媳的叫喊聲。

  女人不論多強勢,脾氣多大,在這種事情上,永遠都是被征服的那一方。

  這時候老李聽著弟媳美妙的叫喊,忍不住隔著內內握著自己的東西。

  “老公,你今晚好厲害。

  ”“用力啊老公,好愛你,我快死了。

  ”“老公,狠狠的弄我,我是個欠弄的女人吧,弄死我吧。

  ”臥室里弟媳吳雅在不斷的哼叫和說著放縱無比的話語,老李以前有些懼怕年輕靚麗的弟媳,還沒發現她有這么開放的一面。

  從聽到叫聲到現在,短短三兩分鐘時間過去,就聽著小方悶哼了兩聲,弟媳吳雅在里邊說了一句話,語氣充滿了遺憾和失落:“出來了?”小方嗯了一聲,緊接著吳雅繼續說著:“你這幾年長期開出租,久坐不運動,還老愛喝酒,該養養身體了,不然哪天不行了,我可不想守活寡。

  ”“知道了,我去洗洗。

  ”小方煩躁的回了一句,就準備下床。

  老李趕緊快步回房間,把門悄悄關上。

  重新躺下,老李尋思著義弟看起來跟自己一樣挺壯實的,可身體確實不好,上個月老李還見義弟小方吃治療腎虛的藥物呢。

  年紀輕輕就不行,弟媳吳雅靚麗迷人,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女人,老李已經開始預見到自己義弟做王八的結局了。

  與其那個性感靚麗的弟媳便宜別人,那還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在老李琢磨的時候,又開始把她跟江雪對比了起來。

  弟媳吳雅靚麗迷人,帶著年輕活力的妻子。

  江雪成熟性感,關鍵是經過了歲月的沉淀,前突后翹的火辣身材充滿了欲望的妻子,這種誘惑的韻味這可不是年輕女人能夠相比的。

  想到了江雪,老李把枕頭旁的手機拿起來,看了一眼上邊的信息,江雪在剛才總算回了信息過來:“明天可能不行,晚上我閨蜜過來陪我睡,這幾天她都在我家,李叔,我想了一下,咱們還是不能這么做,這樣對不起你也對不起我老公。

  ”看著這個信息,老李有些煩躁,明明已經靠近一點了,又似乎離的很遠。

  思索了一下,老李感覺這件事情要把握好程度,既不能讓女人感到有壓力,又要帶給她別樣的快樂。

  把欲望變成了兩個人的感情,有欲有情,這樣才能長久走下去。

  “雪兒,你老公這樣對你,你怎么還要事事都想著他?難道今天我們在一起不快樂嗎?我真的很想見你,明天可以來看看我嗎?你老公不能帶給你的快樂,我全都可以給你。

  我可以努力賺錢養你,也可以帶你到處去游玩,甚至我還可以給你帶來幸福,我們可以嘗試在客廳,房間,車上,相信我,我絕對比你老公強。

  ”老李把信息發送了過去,幻想著那時候的情形,恨不得現在就飛過去狠狠的跟江雪親熱一番。

  上次的時候因為該死的鬧鐘,不然的話以老李這些年對付女人的經驗,一定可以讓江雪離不開自己。

  (秦檜兒子怎么死的)今晚江雪在客廳看電視,十點多還沒休息,閨蜜孫 琴琴正在跟江雪聊天。

  孫琴琴老公整天在家,就是個活死人又不能用,沒事做就來這里陪江雪睡覺。

  她見江雪一邊心不在焉的跟自己說話,一邊不斷的看著手機。

  “小雪,忙什么呢?跟哪個男人聊天啊?看你臉紅的樣子,跟發情一樣,這么久沒嘗過男人味道,這就忍不住了?最近給學生上課的時候,被那些青春期的大孩子們盯著我的身體,我也有點忍不住。

  ”孫琴琴雖然是初中教師,表面矜持高冷,一本正經很嚴肅,可跟閨蜜聊這些話題,說的都很開放。

  江雪被老李說的正心亂,想著要真是和老李在家里各個地方親熱,江雪就感覺有些呼吸困難,也不知道是煩的還是羞的,亦或者是那種刺激的一幕,讓江雪的身體有了異樣的興奮。

  “琴姐,哪有你說的那么夸張,就是跟朋友隨便聊聊。

  ”江雪隨口應付了一句。

  孫琴琴這個精明的少婦看看江雪心虛和面色臊紅的臉龐,只是笑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哦對了,我剛才不是給你帶了點富士山蘋果嘛,我去洗洗去,咱們不是年輕小姑娘了,要吃點水果養顏美容顯得水靈。

  ”孫琴琴說著話,看著茶幾上自己提來的一兜蘋果說了一句。

  在自己家,又是孫琴琴帶來的東西,江雪怎么好意思讓孫琴琴再去洗水果,阻止了孫琴琴之后,江雪提著水果兜去廚房洗梨子去了。

  孫琴琴看了一眼廚房那邊,順手把江雪放在茶幾上的手機拿了起來。

  洗著水果的江雪忍不住有些心煩意亂,自己這么跟老李往下走到底對還是不對。

  想著老李粗壯的東西在自己口里進進出出,江雪就感覺全身一陣發顫無力。

  洗完水果找果盤放好端出來,江雪心神不寧的跟孫琴琴聊天。

  吃了個蘋果沒幾分鐘,孫琴琴說家里突然有點急事,就離開了江雪的家里。

  老李躺在床上沒等到江雪的回話,心里暗自發狠,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多去照顧一下江雪,讓她對自己放下防備。

  正準備睡覺的時候,老李突然收到了一條申請好友的信息。

  ?一個美女圖做的頭像,留言信息很奇怪,只一句:我是江雪的閨蜜孫琴琴。

  老李想著那個身材玲瓏可人的短發戴眼鏡的知性少婦,心里奇怪她怎么主動添加自己。

  不過在老李看來,這女人肯定是空虛寂寞的很,以前就連老公不行的事情都旁敲側擊的念叨給他聽。

  添加了通過之后,老李還沒來得及打個招呼,孫琴琴已經先一步發了信息過來:“你是門衛室的那個老李,李師傅吧?”“是我啊琴姐,您那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我今晚不值班,你可以給在咱們業主群跟老周說一聲,他值班。

  要是不著急的話,等我明早上班了再過去幫您解決也可以。

  ”老李回復了這個少婦之后就準備睡覺了。

  叮鈴一聲響,孫琴琴的信息又回了過來,看到內容嚇得老李早已經沒了睡意:“怎么,睡那么早啊,是不是被江雪那個欲求不滿的女人給榨干了?”老李心里開始慌了,這件事情要是第三個人知道,那說不準就會亂傳。

  “琴姐真會開玩笑,要是沒事的話我就真的睡覺了啊。

  ”老李打了個馬虎眼,回了一句之后準備不再搭理這個女人。

  老李不知道孫琴琴已經偷看過他跟江雪發的信息了,這時候的孫琴琴躺在床上,性感的美腿交叉著晃悠,穿著性感的睡裙戴著眼鏡,帶著一種別樣的誘惑。

  “你剛才還不是跟江雪聊明天讓她去門衛室看看你嗎?”孫琴琴把信息發送了過去,這時候的她幾乎能想得到那個五大三粗的門衛一定是嚇壞了。

  孫琴琴的老公王強年紀比她大了不少,以前是商界精英,條件和素質都很好,現在因為神經受傷腿腳不便,這一年來一直在家養著,可惜的是就連那東西也沒有任何感覺。

  他沖澡來到臥室,正看到妻子孫琴琴對著手機發出誘惑的風情笑容,王強的心里就一陣刀割似的扭曲。

  一年多來,除了用手和嘴巴來滿足妻子,王強感覺自己是個廢人,而且這樣下去,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對性是有多么的渴望,這樣下去,早晚會紅杏出墻。

  其實王強心里早已經想好了,不斷的用外部刺激和藥物治療,可是一點作用沒有。

  要是這樣下去真的再恢復不了,哪怕他的妻子去找別的男人,他也表示理解,畢竟沒有性的夫妻,這個壓抑的家庭遲早會毀掉,最可惜的是因為各自忙碌事業,打算晚點要孩子的,現在就連孩子都沒有。

  王強看著面前成熟性感的妻子,心里扭曲的在滴血,可還是保持著他一貫的溫和笑容。

  “跟誰聊天呢?看你笑的春風滿面的。

  ”王強說著話穿著睡衣就上了床。

  孫琴琴快速的把屏幕熄滅,隨口跟丈夫說著:“沒有,這不是我們市一中的工作群里,這群同事們都在開玩笑呢,我就窺屏。

  ”王強點點頭,上床熄燈之后王強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妻子,雙手在這具成熟性感的身體上不斷的摩挲,可惜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反應。

   從醫院出來,我帶著蘇茜回家了,在路過公司的時候,我問蘇茜要不要進去看看,但是被拒絕了。

  等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我很快又得去接 張建國

  “嫂子,你先回去把,我去吧 張總接過來。

  ”拿著蘇茜的東西,我給蘇茜打開車門,就讓她回去了。

  臨走前,蘇茜叫了我一聲,我一回頭,忽然感覺嘴唇上傳來一陣溫熱。

  軟軟的,薄薄的感覺,香香甜甜,只是一下就讓我沉迷其中……就在我回味這一吻的時候,蘇茜已經進了家門。

  “ 強子,早點回來,我……我等你。

  ”說著蘇茜的臉(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越來越紅,到最后說等我的時候已經細若蚊吶。

  我嘿嘿一笑,開上車就直接往鎮上趕去。

  這一下午可幫我給熬壞了,我恨不得趕緊天黑,然后跟蘇茜那啥。

  可是剛下班,我就看到張建國意氣風發的朝我走過來。

  “強子,先回家接上你嫂子,等會去城里一趟。

  ”說著,張建國就已經上車。

  我心里狐疑,但還是點頭。

  本來蘇茜回到家后就打扮的很漂亮,似乎是在等待我回去一樣。

  可當她聽到要去城里時,先是一愣,旋即興奮起來。

  不過她眼底的一抹失望卻是我這個有心人輕易就能察覺到的。

  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手機鈴聲……是張建國的手機響了。

  我看他接通電話時那一臉興奮的樣子,是在想不明白他今天為什么突然會這么反常。

  只是這些不是我能過問的,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就行。

  可能在不知情人的眼中,我是張建國的心腹之人,只有真正了解內情 的人才會知道我只不過是張建國養的一條狗而已。

  想當初我是為什么跟張建國,這些他可能還不清楚。

  接完電話,張建國就開始催促蘇茜:“媳婦,你收拾好了沒?快點啊, 王老板他們已經出發了。

  ”我看到張建國臉上有一些不耐煩,看來這個王老板對他很重要。

  我是知道這個王老板的,在南城做房地產生意,跟張建國合作密切,但我從來沒看到過張建國對王老板這么熱情過。

  “好啦,我知道啦,這就來。

  ”說著,蘇茜從臥室出來。

  這時蘇茜已經換上了一件比較保守的衣服,把她胸前白花花的地方遮的嚴嚴實實的。

  我不知道蘇茜為什么會這么做,但是她既然這么做了,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強子,開車,今天去開那輛大奔。

  ”張建國過去挽住蘇茜的手,對我說。

  我應了一聲,就去開車了。

  等到了城里時,張建國讓我開車去 名豪KTV。

  名豪KTV是我們縣城里最豪華,最上檔次的一家KTV了。

  能來這里消費的人都是縣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當然價格也隨之高漲起來。

  在這里消費,動輒就是上萬元,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起的。

  不過在有錢人眼里,消費幾萬塊并不在乎,相反他們還很喜歡這種一擲千金的感覺。

  而且這里能吸引那么多有錢人來,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名豪KTV你只要有錢,還可以享受到那種服務,之余能不能出臺過夜,那就看你的腰包夠不夠鼓了。

  我剛把車開到名豪,頓時有兩個服務員一樣的人迎了上來。

  “張總,王總讓我們在這等您跟夫人。

  ”那個服務生上來看都不看我一眼,打開車門就對張建國說。

  這種事已經司空見慣了,談不上厭惡跟反感,但這種總不被人放在眼中的感覺很難受。

  這種感覺是我在張建國手下給他當司機后才產生的,想以前我在服役的時候,也算是其中的嬌楚。

  可我還是犯了錯誤,才從中退役回來。

  “好,給我把車停好,強子我們走。

  ”張建國從車里出來,很紳士的挽起蘇茜的藕臂。

  我也從車里出來,把車鑰匙扔給那個服務員,我跟在張建國身后。

  看著 挽著蘇茜 手臂的張建國,我不由得心生嫉妒。

  為什么不能是我挽著蘇茜的手臂?不過蘇茜的反應卻是讓我挺欣慰的,她雖然被張建國挽著胳膊,可她臉上沒有絲毫幸福的感覺。

  “張總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現在好了,有人支持大局了,看來我們的大事馬上就能成了。

  ”剛進大廳,忽然就傳來一道油膩的聲音。

  我順著傳來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肥頭大耳的是男人正站在不遠處看著我們。

  看到那個人,蘇茜臉上不是很好看,但是張建國卻很激動。

  “王總,想死你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們先去吃飯吧,等吃完飯再回來談合作?”張建國笑著對 王胖子說。

  “既然張總有安排,那就按你的安排好了,不過這嫂子是越來越漂亮了啊,張總福氣不淺啊。

  ”王胖子色瞇瞇的掃視了一番蘇茜,說道。

  看著這死胖子的眼神,我恨不得把他的眼睛挖出來喂狗。

  只是我知道我現在肯定不能著急,我要是著急,且不說能不能傷到王胖子,單單是他身后的那兩個人都不好對付。

  蘇茜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張建國,就對我說:“陳強,先送我去酒店,今晚我就跟李霞吃飯了。

  ”她這句話看上去好像是再給我說話,其實是在給張建國說。

  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建國,只見張建國面露不悅,不過王胖子這時候看上去好像一個好人一樣,勸說了兩句,張建國才讓我去送蘇茜。

  從名豪KTV出來,蘇茜長舒了一口氣。

  “強子,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跑出來,為什么要讓你去送我嗎?”蘇茜臉上帶著哭腔,我不知道她這是怎么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