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女子流產怕遭棄偷嬰兒 支招愛情保鮮術郭萍兒童流產| 女子流產怕遭棄偷嬰兒 支招愛情保鮮術郭萍兒童流產

女子流產怕遭棄偷嬰兒 支招愛情保鮮術郭萍兒童流產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7-29 19:41:09 | 6916個瀏覽


老陳前幾天摔斷了腿,被兒子 陳杰接到城里養傷,因為工作忙,又給找了個護工。

  護工叫 林香,今年27歲,以前沒做過這一行,因為最近缺錢,才讓熟人給介紹了這么個工作。

  林香長的中等偏上,但皮膚白皙細膩,上圍驚人。

  一雙腿又直又長,因為沒有經驗,竟然穿著短裙絲襪來上班,穿著高跟鞋,走路時腰肢一扭一扭的,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陳半條命。

  老陳早年喪妻,一直生活在鄉下,只能靠自己解決需求,委實憋了許多年。

  話說這頭(秦檜兒子怎么死的),陳杰早早上班去了,林香八點就來家里收拾,她勤快又麻利,打掃完衛生,還做了頓早飯給老陳吃,這會兒正在收拾桌子,微微彎著腰,傾身到老陳面前拿碗碟,胸前的風光映入老陳眼簾,直接讓他看呆了。

  老陳看直了眼,胸口一陣火燒火燎,瞬間起了反應。

  老臉紅到耳根,老陳弓了下 身子,盡量遮住身下,哪知林香一下手滑,湯水正好撒在老陳那里。

  林香急忙兩步走過來,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掃那湯漬,不曾想恰好將老陳抓在手里。

  “嗯~”老陳叫出聲來,一邊覺得羞愧想抽身,一邊又實在舒服難耐,想要更多,最后終于渴望戰勝了理智。

  老陳伸手,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

  林香早已嚇壞了,白凈的臉上紅暈遍布,下一刻,只覺手心一實。

  她渾身一震,面紅如滴血,想把手抽出來,卻被老陳死死抓住。

  “陳…… 陳叔,您放開我……”林香又怕又羞:“我……我要報警了……”像是發脾氣,更像撒嬌,尾音微顫,有著成熟女人獨有的風韻和味道。

  老陳是鄉下出來的, 說到底也確實有些膽小,但又實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握著林香的手附在上面,呼吸越來越急促,嘴里對林香說:“快好了,快好了,林香妹子, 你讓我舒服一下,啊……”一陣瘋狂之后,林香的掌心一潤,那感覺令林香渾身顫抖。

  終于抽出了手,老陳滿臉通紅,意猶未盡。

  林香忽然就紅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樣令人恨不能摟進懷里好好疼愛一番。

  “陳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來了:“你讓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嗚嗚嗚……”老陳也慌了神,片刻后說:“香妹子,是叔不好,這樣吧,我讓小杰給你加一千塊錢工資,叔沒別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錢……”林香本來想辭職,但是老陳這么說了,又讓她想起家里的房貸車貸要還,數目不小。

  她老公做生意虧了,現在在上班,壓根養不起這個家,剛剛只不過給陳叔……他就漲了一千塊……想到這里,林香辭職的話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陳叔,以后可不許這樣了。

  ”老陳連連答應,目送林香進了浴室洗手。

  水聲嘩嘩響,看著手上的污物被沖走,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頰上又泛起紅暈,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林香不得不承認,老陳看起來年紀大,沒想到……沒想到他那里,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實挺空虛的,嘴上雖然不愿意,心里卻時常盼望著能有個男人強行滿足她,老陳無意間滿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場景,林香微閉著眼,睫毛輕顫,白晢的手漸不規矩。

  早在剛才,她就已經有了反應。

  林香臉色通紅,櫻桃小嘴發出一聲愉悅的聲音……浴室的水嘩嘩作響,遮蓋著女人時斷時續的聲音。

  鏡子里,林香的制服裙已經褪到腳跟,絲襪卡在臀下,林香享受地閉著眼,額角香汗淋漓,她緊咬著下唇,想努力隱忍,嘴里卻 抑制不住地發出聲音。

  “嗯~”腦海里不停地回想剛才的情形,林香拿出來,她自己臉都紅了。

  又再繼續,林香發出快樂的聲音,忘情呼喚。

  “啊!陳叔。

  ”浴室的聲音也掩蓋不住她的迫切。

  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臺邊緣,林香腿直顫抖,似乎忍耐到了極限。

  而浴室門,就在此時被輕輕推開。

  老陳是看林香這么久沒出來,水龍頭也一直沒關,想起自己對她做的事,擔心林香在里面想不開,才想著來看看,卻沒想到剛好聽到林香的呢喃,倒沒聽清林香喊了他。

  才下去的沖動在一瞬間升騰,老陳臉紅的同時,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沒發現門打開了,她還在繼續著,終于,她腦子陷入了短暫的空白,身子抖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平靜下來,軟坐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對著門口,老陳近乎貪婪地望著她,想象著那快樂和刺激,簡直讓人發瘋。

  光是想,老陳就受不了了。

  趁著林香還沒發現,老陳趕緊把門合上,推著輪椅挪到客廳。

  老陳可不想現在就把林香嚇跑,他覺得循序漸進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點,陳杰下班回來了,林香做好晚飯就要回家了,臨走時都不敢多看老陳一眼。

  這一整天她總感覺老陳在看她,背對老陳時身后發緊,防著老陳沖過來掀她裙子扒她褲子,但又有些期待,內心防線頓時崩潰了。

  太敏感也是個麻煩事,她覺得下次過來應該帶多幾條褲子。

  到家的時候, 張志明已經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了,看到林香回來,大咧咧說道:“ 老婆,我餓了,去做飯。

  ”林香輕輕一笑,走進廚房。

  她和張志明結婚三年,要說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沒鬧過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可能是因為以前工作太忙傷了身子,每每親熱,張志明總是不到十分鐘就完了,他是滿足了,可林香卻享受不到快樂,總覺得空虛難耐。

  但那幾年張志明有錢,要啥給買啥,林香也就不說他什么,畢竟魚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從去年開始,林香就覺得越來越不滿足,大概是因為狼虎之年將近……打斷回憶,林香淘米煮飯,又去池子邊洗菜。

  身后傳來腳步聲,林香沒回頭看,下一秒,兩只手伸了過來,把她弄疼了。

  張志明從后面抱住林香,兩只手極其不安分,他的頭擱在林香脖子上,氣息噴在耳垂處:“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紅了臉,正想趕他,下一秒,張志明的手竟從胸口移到她的裙擺下。

  “啊……”林香驚呼,怕被他發現自己的異常,一雙杏眼里充滿了惶恐:“老公……不要在這里……啊……”張志明已經得手,一點都不顧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腳踮起來,下意識配合著張志明,她太需要了。

   那 黃天本來就生氣,在加上剛剛 被我唬住了,可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盯著我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東西,哪兒來的?告訴你啊,別多管閑 事兒

   這黃天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弱不禁風,沒想到這脾氣還挺沖。

   不過我還真不怕,你沖,我比你更沖! 我眉頭一挑,獰笑一聲,臉色狠狠說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長輩,老子都能當你爸爸了。

   聽到我的話,那黃天等人還沒出聲,我身旁卻是傳出一聲嗤笑聲。

   轉頭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蕓,此時正好笑的看著黃天,眼里還帶著一絲挑釁。

   這下那黃天哪還忍得了,當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爺的!老東西,找死吧你! 黃天一邊吼著,一邊就揮著拳頭沖了過來,他身后的幾個幫手一看,也是同時嚎叫著沖了過來。

   我無奈的一笑,回頭撇了一眼那小姑娘,還真是個豬隊友啊,一句話沒說就把人惹毛了。

   不過看到我看過來,那小姑娘居然還 無辜的攤了攤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搖搖頭,看著沖過來的黃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來。

   我不是一個主動惹事兒的人,但是也從來不會怕事兒,如果確定了麻煩,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解決掉麻煩。

   說時遲那時快,黃天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那模樣別提多兇狠了。

   不過我卻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時候破綻百出,在練家子看來,這種攻擊是最不實用的,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毫無作用,輕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側,那黃天的拳頭就從我的旁邊擦過,我順勢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黃天用力一拳被我躲開,本來就已經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個人從我身邊擦過,向前撲去,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一聲哀嚎從黃天嘴里發出,果然是弱不禁風。

   黃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頓,隨即更加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一個家伙速度還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頭已經到了,我心里一橫。

   那就狠一點兒,嚇嚇這幫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氣發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這 小子一拳打 在我的左肩膀上,別說,年輕就是好,力道還挺大,我都感覺有些使不上勁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那小子見我一點事兒沒有也是愣了下來,我趁機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那小子痛苦的捂著臉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可得有他受的了。

   這小子一倒地,后面沖上來的那幾個家伙頓時愣了,直接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我。

   分分鐘被我放倒兩個,而且我看起來還一點事兒沒有,這下那幾個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來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兒還是小孩兒,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樣?還打嗎?我看著剩下的幾個人笑道。

   看著我笑吟吟的樣子,那幾人猶豫了一會兒,最后居然直接丟下那黃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 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 笑了笑,還真是果斷,而黃天見到自己小弟丟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臥槽!你們幾個給老子回來! 不過那幾人哪里還管他,頭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現在知道尊敬長輩了嗎? 擺平了幾個家伙,我走到那黃天面前,一臉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 黃天看著我猛的一哆嗦,連連求饒,沒了小弟撐腰,他一個人連屁都不是。

   饒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懶洋洋的說到。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那黃天如釋重負,馬上點頭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給她,蠢貨! 我喝了一句,指著身后的小姑娘,小蕓 黃天一頓點頭哈腰,給那小姑娘道了歉。

   雖然對于黃天的道歉,那叫小蕓的姑娘理都沒理,不過我還是讓他走了。

   畢竟還是學生,教訓一下就行了,沒有必要太過分了。

   等到那黃天走后,那叫小蕓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謝謝你大叔。

   雖然對于她這聲大叔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也沒明著說什么。

   行了,沒事兒就好,走了。

   本來還想和她聊一會兒的,不過我心里惦記著和王婷婷的飯局,也沒有這個心情了。

   說完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估計王婷婷也已經到了吧,于是我轉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飯呢,可不能遲到啊。

   那姑娘見我說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連喊都喊不住我。

   不過我現在可沒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趕路,幾分鐘后,我就出現在約定好的飯店外了。

   進入飯店,還好王婷婷還沒有到,我才沒有遲到的尷尬。

   找了個位置坐下,等了一會兒后,王婷婷還是沒有到,我正準備發微信給她的時候,她的微信倒是先發了過來。

   李師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

   臥槽!一看到這信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 雖然心里很是不爽,不過我還是沒有說什么不好的話,依照王婷婷的性格,應該是出了什么事兒耽誤了,不然不會這樣放我鴿子。

   但是王婷婷就發了一條微信后,又是音訊全無,我發了好幾條微信都沒有回復我。

   看著對話框我有些失望,不過心里卻有些擔心起她來,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看來是真的不會來了,我看著一桌子的菜也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點兒后,就全部打包帶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我也不報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兒,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樣,如同消失了一樣,微信也不回復,人也沒有來過。

   王婷婷的消失讓我憂心忡忡,干起活兒來也是毫無動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兒了,這樣一想我就非常煩躁。

   突然,新房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一驚,隨后心里一喜,這個時間能來的,難道是王婷婷過來了?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從房間里出來,果然,王婷婷正從大門外走進來。

   婷婷!我高興極了。

   李師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說到。

   王婷婷臉色一紅,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在意,不過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并不高。

   看來她說的那件事兒,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我看著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臉蛋變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沒事的,都會好的。

  我一把將王婷婷摟進懷里 安慰著她。

   王婷婷沒有反抗,任由我抱著她,過了一會兒居然直接在我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我頓時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頭大。

   好了好了,婷婷,別哭了別哭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腦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過有時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倒還比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場后,王婷婷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直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尷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說,只是安靜的陪著她。

   李師傅,讓你見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淚說到。

   沒事兒,唉,你別叫我李師傅了,聽著怪別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王婷婷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開口說道:唉,你不知道, 馬亮那個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亂搞,真是氣死我了。

   我怎么這么命苦,當初怎么就嫁給他這個禽獸了! 你怎么知道?你看見了?我不由自主問到。

   王婷婷苦笑著點了點頭,我恍然,原來是這樣。

   我總算知道她昨天為什么放我鴿子了,原來是看到了奸夫淫婦,怪不得臨時不來了。

   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的表現,昨晚怕是沒有當場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說到:昨天晚上我猶豫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沒有揭穿馬亮這個禽獸! 可惜,我低嘆一聲,居然沒有搞死這個混蛋,不過現在既然王婷婷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的。

   沒事兒婷婷,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兒,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動了,想要收拾馬亮這個混蛋還不簡單嗎。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對我,真是氣死我了。

  王婷婷點點頭,不過還是狠狠的將馬亮罵了一遍。

  (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 我心里暗自高興,王婷婷越恨馬亮,那我的機會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時候,就是我上位的時候啦,哈哈。

   不過表面上我還是配合著王婷婷,裝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將馬亮狠狠的問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時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腦子,跟著吐槽就對了,更何況馬亮還是我的對手,我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這樣沒過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連起色都好了一些。

   謝謝你老胡,還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找誰訴說。

   王婷婷看著我,眼里還帶著一絲感激和慶幸。

   說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發生什么事兒,我都一定會站在你身邊的。

   我笑了笑,現在這個時候,表明我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話說得這么明顯,王婷婷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猶豫了一下,隨后身體一傾,一口親在我臉上。

   老胡,等到這事兒過去了以后,我就好好報答你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