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金九銀十”新人扎堆結婚 “火”了婚慶市場|金九銀十”新人扎堆結婚 “火”了婚慶市場

金九銀十”新人扎堆結婚 “火”了婚慶市場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7-29 19:30:53 | 43155個瀏覽


秋夜,晚風蕭瑟,柳溝村家家戶戶都栓門關燈準備睡覺了,村頭的 小診所無比冷清。

   李耐坐在柜臺后,一邊蔫不啦嘰地撥弄著碗里的方便面,一邊呆呆地看著墻上殘破的老舊掛鐘。

  終于,時針緩緩指向了“9”。

  這一刻,李耐無神的雙眼卻忽然間亮了起來,他的動作很麻溜,飛快地收拾了碗筷,關門拉簾,然后拐 到了里間。

  趴在炕上,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從墻上抽了一塊紅磚出來,旋即便帶著一抹猥瑣笑容,將眼睛湊了上去。

  村里前些日子剛結婚的 桂芳王鐵柱夫妻倆,跟李耐家就一墻之隔。

  張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無論臉蛋還是身段都屬于上品,一雙明亮的美眸似乎總是含著兩汪秋水,能把人魂給勾了去。

  不過她丈夫王鐵柱可就不咋滴,不僅人長的磕磣,而且還是個一根筋的憨貨,眼看二十九了還沒娶著媳婦兒,這王鐵柱他老爹一著急,干脆砸了幾萬塊錢進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鮮花,就這么插在了牛糞上。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李耐簡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鐵柱家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千百遍。

  但今早起床的時候,他卻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墻壁上的這塊紅磚,因為泥漿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來的,而墻壁后面正對著的,就是王鐵柱家的大炕!剛結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絕對旺盛到了極點,自己搞不到,總能過把眼癮吧?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終于等到了這一刻。

  果不其然,張桂芳正俏臉緋紅地坐在炕上,旁邊,王鐵柱正猴急地脫著衣服!王鐵柱這 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脫起衣服來可一點不拖泥帶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個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張桂芳親了上去,另一只手還在她身上不斷摸索著。

  張桂芳的胸特別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農村女人都沒有戴罩子的習慣,王鐵柱很輕易就單手扒開了她的衣襟,那一對直接蹦了出來。

  雪白滑膩,豐滿柔軟,在王鐵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斷變幻著各種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狀。

  這一幕讓趴在墻后偷窺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覺渾身的氣血都在朝著小腹處集中。

  “桂芳,來,跌炮,跌炮!”王鐵柱亢嗤亢嗤地喘著粗氣,開始在張桂芳腰間摸索。

  “你猴急什么?”張桂芳臉色緋紅地瞪了王鐵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還是輕輕嘆了口氣,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長褲,然后背對著前者趴在了炕上。

  雪白渾圓的臀瓣,修長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誘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這種美景李耐只欣賞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鐵柱這犢子擋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雙手把著張桂芳的柳腰開始活動。

  “老公,快點!快點啊……”讓李耐沒想到 的是,王鐵柱看上去壯實,其實卻是個銀樣镴槍頭,動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著一哆嗦,旋即喘著粗氣癱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潤得了干涸的土地?張桂芳俏臉上滿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動著豐滿,催促著王鐵柱繼續,然而一旁的王鐵柱早就睡的跟死豬一樣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婦兒?“沒用的 東西!”張桂芳氣哼哼地罵了一聲,只得坐在炕邊怔怔的出神。

  “還不如換我來,保準能讓這騷娘們兒上天!”李耐遺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動,幾乎要脹到爆炸!沒有得到滿足的張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將雙腿呈“M”型分了開來,正對著李耐,那個美麗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張桂芳纖細白膩的小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撫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緩緩探向了……張桂芳眼神迷離,美妙地胴體如同水蛇般扭動著。

  她低聲叫著,那呻吟聲比之前和王鐵柱辦事時還要誘惑。

  真是個騷蹄子!看著隔壁張桂芳的媚態,李耐已經在腦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種跟她滾床單的姿勢了,一時之間,更加難受。

  這種誘惑,饒是身經百戰的男人來,也非得被張桂芳迷倒不可,遑論李耐這個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進了褲子里,然后隨著張桂芳的節奏活動起來。

  許久之后,伴隨著一聲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張桂芳雪白的身體忽然間弓了起來,還在微微抽搐著。

  她眼神迷離,紅潤的小嘴微張,似乎在回味那種攀上巔峰的感覺。

  許久之后,張桂芳才起身,隨手扯了一張紙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豬的王鐵柱,無奈地嘆了口氣,拽了燈繩,屋內頓時漆黑一片好戲結束,李耐意猶未(兩性口述小說)盡地縮回了腦袋。

  一想到王鐵柱白娶了個這么漂亮還騷浪的媳婦兒,卻沒法滿足她,李耐就氣的牙癢癢。

  但是,王鐵柱也沒個正經營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蕩,難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墻角?難!想到這里,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小診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臺后面坐了下來,一邊嗑瓜子,一邊等著 顧客上門。

  李耐是這柳溝村里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本來學了醫學專業的他,畢業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剛踏出校門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車禍,人沒了。

  李耐老爹當了一輩子赤腳醫生,是典型的農村人,不過卻憨厚、實誠的過了頭,他大半輩子的財產,就只有這間幫村里人看病,順便賣點百貨的小診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筆賠償款,小診所的生意也還湊活,這樣的日子說舒服也舒服,但說無聊,也是真無聊。

  半個月下來,李耐已經有些膩味了。

  天色逐漸大亮,小診所的顧客也多了起來,不過全是買東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勞作的村民都會進來買香煙、火腿和礦泉水之類的東西。

  李耐正忙活著,無意中向門外一瞥,卻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是張桂芳和她男人王鐵柱!兩人站在路邊,王鐵柱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副要遠行的模樣,張桂芳則眼圈泛紅,輕輕拽著王鐵柱的胳膊,在說些什么。

  “耐子,煙給我啊,你瞅啥呢?”直到耳邊響起了顧客的聲音,李耐才回過神來,把煙遞給了他,旋即對著門外揚了揚下巴。

  “鐵柱干啥呢?”“你還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兒子在外面找到個工地,還缺不少人,前兩天正嚷嚷著讓大家去呢,王鐵柱那二傻子也報了名。

  ”顧客笑著道。

  “很遠嗎?什么時候走?”李耐挑了挑眉頭。

  “嗯,據說是在那勞什子江北省?反正遠得很,坐火車都得兩三天。

  ”顧客把錢付了,旋即擺了擺手:“待會兒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說著,就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李耐還在回味著顧客說的話時,門口掛著的鈴鐺再次響了起來,李耐一個激靈回過了神來,急忙抬頭看向來人:“你好,要點什……”話說一半,他卻呆住了,因為進門的顧客不是別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兒,隔壁的張桂芳!張桂芳上半身套著一件寬松的白短袖,領口處的扣子沒有扣上,能隱約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溝壑,下半身則穿一條黑色的緊身打底褲。

  因為經常要幫忙干農活之類的,所以農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這種方便有彈力的打底褲是她們的最愛。

  打底褲強大的塑型效果,將張桂芳筆直修長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來,小腹下方那塊三角區異常明顯,看上去鼓鼓的,中間似乎還有微微的凹陷,看的李耐心頭一陣火熱,視線都移不動了。

  張桂芳原本打算稱點雞蛋回去做蛋炒飯的,卻察覺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臉頓時飛上了兩朵紅霞。

  “眼睛規矩點!”李耐一激靈,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兩聲:“這不是覺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兩眼!”“好看么?你個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張桂芳嬌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卻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人夸過她美了,王鐵柱又腦子一根筋,有時候連話都說不明白,哪會說這些甜言蜜語哄人?“小屁孩?”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轉了轉,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歲而已,怎么能說我是小屁孩呢?再說了,你都沒見過就說我小,這是赤裸裸的誹謗!”張桂芳俏臉更紅,沒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開這種玩笑,當下也是心神蕩漾,哼了一聲:“眼見為實,不親眼看到,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李耐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直接繞出柜臺,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話兒:“眼見為實,手摸出來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張桂芳瞟了一眼,卻突然發現,李耐襠間看起來竟然真的鼓鼓脹脹,即便隔著褲子,也比自家王鐵柱的要更雄偉。

  真有這么大嗎?張桂芳心底一陣火熱,嗔罵一聲:“嫂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的?”說著,竟然真的上前兩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握住……李耐是個血氣方剛的雛兒,資本也的確雄厚,再被張桂芳柔弱無骨的小手握住,頓時間血脈僨張,變得更加滾燙和堅硬。

  “媽呀!”張桂芳嚇了一跳,手上傳來的恐怖觸感讓她一時間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著李耐:“耐子,你屬驢的不成,這么大的家伙……咋長的啊?干那事的時候還不得要人命?”比起王鐵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來,李耐的資本實在太雄厚了,光是握著,張桂芳就感覺渾身燥熱,下面也傳來了陣陣悶熱之感。

  “嘿嘿,會不會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嫂子,咱倆試試?”李耐更興奮了,故意用力挺了挺腰身,笑道。

  “不試,不試,光天化日的,萬一被人瞅見,你嫂子我還不得被罵死?”聽了李耐的話,張桂芳急忙觸電似地縮回了手掌,俏臉通紅,連連搖頭。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頭,滿臉壞笑。

  “你小子別貧了,趕緊幫我稱兩斤雞蛋。

  ”張桂芳臉色有些慌亂,說了一聲后就背過了 身子,但心臟卻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以后時間多的是,也不急在這一時,李耐聳了聳肩膀,帶著張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嫂子,這兩筐雞蛋隨你挑,揀好的拿,別跟我客氣!”李耐隨手扯了個塑料袋遞給張桂芳。

  張桂芳點點頭,接過塑料袋,便彎腰開始揀起了雞蛋。

  她屁股翹的老高,從李耐的角度看去,包裹在打底褲中的臀瓣豐滿圓潤,看上去彈性極好,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摸索。

  因為打底褲較薄的緣故,所以張桂芳的內褲邊緣都勒了出來,看得很清楚,甚至隱約能看到一抹性感的紫色……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著這大屁股從后面……那該有多爽?這張桂芳,簡直就是人間尤物!浪費,王鐵柱那犢子是真的浪費!李耐忍不住在心底罵道。

  張桂芳抓起最后一個雞蛋,一邊往袋子里放,一邊準備起身讓李耐稱斤,可她哪會想到,李耐此時正站在后面欣賞她的豐滿翹臀?腳下一動,張桂芳那豐滿的屁股就直接頂在了李耐的小腹處,而因為胡思亂想的緣故,李耐早就抬起了頭來。

  好巧不巧的,李耐正好被張桂芳的腿根夾住了……柔軟而有彈性,帶著溫熱,在觸碰到的瞬間,一股觸電般的快感便從下身傳來,李耐抽一口冷氣,暗道好爽。

  張桂芳愣了兩秒,這才扭頭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時間,她心里五味雜陳,下意識便想挪開身子,卻一個沒站穩,腳底滑了一下。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經遲了,張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雞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沒事吧?”李耐見狀,急忙伸手去扶張桂芳,有些焦急地問道。

  張桂芳臉色痛苦,手按著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這是把腰給閃了。

  “嫂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問道。

  張桂芳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這是腰閃了,嫂子你先在椅子上坐會,我去拿點藥酒,然后給你按摩一下!”李耐說著,慢慢把張桂芳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后讓她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

  李耐轉身去忙了,張桂芳怔怔地盯著他的背影,出現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幾個村子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去過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長得也還不賴,還會關心人,比起那憨貨王鐵柱來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這小子的資本有些大的嚇人,如果進去的話,一定能舒服到升天吧……想著想著,張桂芳發現自己小腹處竟然升起一陣溫熱之感,急忙收斂了思緒,在心底狠狠罵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婦!李耐自然不知道張桂芳在想什么,從身后柜臺里拿了瓶專治跌打損傷的藥酒,又找了幾根棉簽后,便走過來,柔聲道:“嫂子,來里間床上,我幫你按摩一下吧。

  ”聽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張桂芳頓時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搖了搖頭:“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李耐卻一板臉,語氣嚴肅道:“腰傷如果不好好恢復的話,很有可能會留下后遺癥,到時候連力氣都使不上,我是醫學生,再清楚不過……嫂子你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紀,落下腰傷哪能行?”“啊?”張桂芳嚇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自然是真的,我騙你干嘛!”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咱家在幾百年前,那可是專給皇上看病的宮廷御醫,就算到了我爹這代沒落了,只能當赤腳醫生,但祖傳的手藝也沒落下。

  ”“而且我在大學,也學了一些西醫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結合,管用著哩!”在大學學過按摩這是真的,但祖傳宮廷御醫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謅的,沒想到卻唬的張桂芳一愣一愣。

  張桂芳還是有些遲疑:“男女授受不親,嫂子一個有夫之婦,讓你給按摩,萬一被人撞見,再傳出去就糟了……”“這有啥?”李耐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要我說啊,咱們農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醫院,還有專門給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個地方!”說著,李耐故意往張桂芳小腹下的神秘三角區域瞄了一眼。

   溫喆嘿嘿一笑,看見她那可愛的樣子,頓時心血來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辦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錢不是問題,你家里我來說。

  ”劉春杏見他那么認真,有點心動了,卻也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兩個人正聊的上勁,聽見外面有車子喇叭滴滴的響,出門一瞧,見停了一輛車,下來了一個陌生的 男子,顯得很客氣的問道:“請問是劉春杏嗎?”溫喆上去問道:“你是誰,找她做什么?”“我是王老板派來,接曹 小姐去縣城玩的,曹小姐,請吧?”陌生男子對劉春杏 說道

  劉春杏一愣,看了看溫喆,搖搖頭說道:“對不起,我還在值班,今天沒有時間,你還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溫喆一聽說是 王胖子派來的,頓時火冒三丈,這個家伙自己不敢來,卻叫了個人來,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嚇住了,但是又不服氣,舍不得劉春杏,想接她過去玩,那還有好結果,說不定會趁機把她給上了。

  陌生男子見劉春杏不答應,立刻給王胖子打了個電話,恩恩啊啊的又是點頭又是笑的,最后將電話掛了,說道:“曹小姐,王老板說了,也沒有什么別的事,就是請你去吃頓飯,他現在有事趕不過來,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給他一個面子,再說你們是對象,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陌生男子笑瞇瞇的,好像話中有話,劉春杏有點為難了,不知道怎么辦,就眨著眼看溫喆,好像希望他幫忙似的。

  這時候溫喆早看出來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懷不軌,不管他是不是忌憚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來,反正溫喆是想阻止的,溫喆一揮手,不耐煩的說道:“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煩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還一個勁的催啥?”陌生男子慍怒的看了溫喆一眼,似乎沒有放在眼里,走過去,拉著劉春杏就走,一邊說道:“曹小姐還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沒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給我住手,干啥吶?”溫喆見他還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劉春杏老不樂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擋在了劉春杏的跟前。

  “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閑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辦事,你不要插手,這不管你的事。

  ”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氣惱的吼叫起來。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這里上班的醫生,怎么了,劉春杏也是這里上班的,值班期間,不可以外出,再說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個啥?王胖子那么有誠意,你叫他自己來啊,叫你來算是什么意思?”溫喆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據理力爭。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專門派來的,是個厲害的 打手,他沒有親自來,一是因為忌憚上次被墨鏡男子小五指著腦袋,差點吃了花生米,二來是想讓這個打手來試探下村子里的情況,而這個打手平時里可是吃打架這碗飯的,剛開始客氣完全是出于禮貌問題,現在見溫喆阻攔,他的脾氣就上來了。

  “你小子給我讓開,要不然我打的你滿地找牙,你不要逞能,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個屁的手?”“我就要管怎么了,你還來搶人了不成?這可是小錢村,你自己問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溫喆不以為然,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劉春杏見兩個人都蓄勢待發,弄不好一語不和就打起來了,搖了搖溫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跟他說,那個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說聲,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還麻煩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溫喆見劉春杏態度堅決,得意的嘿嘿一笑,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你聽見了沒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沒有意思了,還是回去吧,別丟了臉。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讓你管閑事。

  ”那個打手早已經按耐不住了,帶不走劉春杏,那才是丟了面子不說,還要被道上的人恥笑,還要被王胖子指責一頓辦事不牢靠,他捏著拳頭,虎虎生風,往溫喆身上一捅,溫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覺得胸膛里嗡了一聲悶響。

  他揉著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劉春杏面前,他覺得自己不能認慫,上去就手腳并用的亂打了起來,完全沒有一點套路。

  打手是個練家子,溫喆這樣的人,沒有一點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一個打三四個,所以蔑視的笑了笑,腳一抬,就踹的溫喆一個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溫喆爬起來的時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撓,一路追著打,只打的溫喆連連后退,一直退到了衛生所里,打手還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使勁的一個推手,溫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渾身疼的厲害。

  劉春杏見事情不妙,再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溫喆打成了殘疾了,她尖叫著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還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聽了,掄起的拳頭這才放下來,拍了拍手,得意的說道:“早這樣,不就什么事也沒有了嘛?何必呢?”說完一把揪住了溫喆的衣領,指著他青腫的臉說道:“小子,今天饒了你,以后別他娘的沒事逞什么英雄,一個鄉巴佬,還想英雄救美, 老子見的多了,多半沒有好下場。

  ”打手說著把溫喆一推,轉身就出去,搖著頭勝利的哼著小曲,看樣子要去開車,打開了車門,等著劉春杏過去。

  劉春杏見溫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淚,可是委屈又沒法表達,楚楚可憐的看了看他,只好轉身跟過去。

  溫喆只覺得骨頭要散架了,這個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沒有碰到他,就挨了這頓打,這簡直是一種侮辱,而且他有預感,劉春杏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個場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著劉春杏那碩大的胸,溫喆就腦子充血,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千萬不能讓劉春杏跟著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過這個打手,該咋辦呢?看來只有跟這個打手拼命了,他指著那打手喊道:“你個小狗崽子,剛才打的不算數,你有本事再來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徹底的服輸,怎么樣?”“你還沒完沒了,小王八蛋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老子今天就讓你躺半個月下不來床。

  ”打手被溫喆挑釁,氣急敗壞的握著拳頭,就沖了進來,劉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沒有拉的住。

  溫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過來,他摸著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腦袋上去,這樣起碼可以把他打暈了,然后就好辦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時候,他揚起手來就將凳子丟向那打手的腦袋,原本以為這一招會湊效,豈料,打手伸手一擋,那椅子腿也斷了好幾根,打手跟個沒事人一樣,眼睛血紅血紅的。

  “這是你先搞的,老子讓你嘗嘗。

  ”打手惱羞成怒,過來像是抓小雞似的,一手抓住溫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著溫喆砸了過去。

  這要是砸在溫喆的腦袋上,他不死也得暈過去,說不定會是腦震蕩,情急之下,溫喆的手在后面胡亂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銀針,情急之下,他也顧不得那么多,照著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這是在情勢所逼的情況下,溫喆想起來的不是辦法的辦法,根據針經書上所說,銀針刺中人體身上的穴位,輕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夠讓人休克,讓人四肢僵硬。

  溫喆當時也沒有多想,卻憑著熟練的手法,扎對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見打手身子一震,瞬間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著溫喆的臉掉在了地上,硬是將他的額頭劃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著白眼像是個傻子一樣,口吐白沫。

  一旁的劉春杏嚇壞了,啊的一聲叫,連忙過來,藏到溫喆的身后,碩大的胸蹭的溫喆心里發癢,她踱著腳指著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動了?”溫喆也是一陣慌亂,這還是他第一次試驗銀針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氣,沒有料到就把這個兇狠的打手給弄的僵硬了,他有點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還好有氣,猶豫著將打手身上的銀針拔了出來,就聽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聲,這才緩過神來,十分驚恐的看著溫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剛才也沒有見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動不了,打手現在全身還很乏力,好久才緩緩的站了起來,這才出著粗氣,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開著你的車滾蛋。

  ”溫喆大吼了一聲,吃驚之余,望著手中的銀針,心里暗喜,原來這銀針還有這樣的功效,看來以后能夠派上大用場。

  “算你狠,我們走著瞧。

  ”打手雙腿有些發軟,心有余悸,狼狽的跑回車子上,手還在發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樣,哆嗦著發動車子,他打了這么多年的架,還是頭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對手放到,而且都沒有看清溫喆是怎么出手的,繼續待下去,只怕會更加的吃虧,于是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劉春杏見沒事了,挽著溫喆的手都忘記了放下來,驚詫的問:“小喆,你怎么打贏他的,剛才他那么兇。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

  ”溫喆收了銀針,這才意識到臉頰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腫了,流血了,我給你上點藥。

  ”劉春杏說著,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時她貼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時不時的摩擦著,溫喆都忘記了疼了,目不轉睛的低頭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陣燥熱。

  劉春杏很快就替溫喆上藥,溫喆坐下來,劉春杏半蹲著,一邊上藥還一邊用紅紅的嘴唇吹著他的臉,溫喆此時完全聞不到藥水味,鼻子里全是劉春杏的體香,看著她那么認真的樣子,他心里一動,忍不住一把摟住了她。

  “春杏姐,你對我真好,我好喜歡你。

  ”溫喆說著,也不顧劉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著她碩大的胸脯。

  劉春杏沒有防備,哼了一聲,才反應過來,連忙掙脫出來,嬌羞道:“小喆你別鬧了,藥還沒有上好呢,這可是衛生所,別讓人看見了。

  ”溫喆早已經是急不可耐,見外面也沒有人,上去就摟住了劉春杏,在她耳邊說道:“春杏姐,晚上我們再去看電影吧,好嗎?”“哎呀,晚上再說嘛,你這是干啥呢?”劉春杏忸怩一陣子,不由跑過去,也顧不得給他擦藥了,心慌意亂的收拾著雜亂的衛生所。

  溫喆大概是剛才打贏了,所以心情特別的好,也顧不得疼,欣賞著劉春杏那可人的樣子,心里憋著一把火,真想現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實在是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溫喆就早早的在村頭等著了,他騎著那個老舊的自行車,等了好一會兒,劉春杏才扭扭捏捏的過來了,溫喆拍著前面的單杠說道:“來,今天坐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讓人看見多不好?”劉春杏很疑惑的問。

  “后面的壞了,不能坐人,這天都黑了,你還怕個啥,來嘛。

  ”溫喆一只腳踮著,拉著半推半就的劉春杏,看著她大而豐滿的屁股坐上去,擦著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馬有了反應,抬腳就蹬起了車子。

  還是像上次一樣,溫喆專門挑難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顛簸著自行車都快要散架了,聽著懷里劉春杏不停的叫喚,身子還不時的擦著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尋找目標起來。

  劉春杏似乎有了感覺,只覺得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她下意識的伸手一摸,剛好摸到了一個硬東西,嘴上還問著這是啥,沒一會兒就意識到不對勁,羞紅了臉。

  溫喆這時候正好騎過一塊玉米田,本來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劉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時間沒有扶好車把,恰巧前面遇見個石頭磕了一下,車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邊的玉米地里。

  當下溫喆下意識的抱著劉春杏,車子滾到了一邊去,而兩個人也摟抱著滾到了玉米地,還好有玉米桿擋著,沒有什么事。

  劉春杏哎呀一聲,準備爬起來,溫喆靈機一動現在可不正是個好機會嗎,當下抱的更緊,一雙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亂的摸了起來。

  “別鬧,小喆,你干啥呀?”劉春杏哼叫一聲,只感到溫喆已經將自己抱的緊緊的,手已經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驚慌起來。

  這晚的天空掛著個月牙,幾顆晶亮的星眨著眼,可見度很低,四周靜悄悄的,就聽見蟲豸低低地鼓噪聲,還有溫喆喘著粗氣的聲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隨了我的意。

  ”溫喆一邊摸著,還一邊開導,他擔心劉春杏受不住驚嚇,會叫喊起來。

  劉春杏一個二十出頭,水靈靈的大姑娘,對男女的事不能不說沒有向往,只是難以啟齒,被溫喆在身上挑逗了一會兒,身子有點發軟了,感覺也漸漸上來,嬌喘著氣道:“小喆,哎,你不是說,要去看電影的嘛,咋這樣呀,你,嗯……”還沒等劉春杏說完,溫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給堵上了,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亂抓一通,像是個發情的野獸一般,這架勢,劉春杏怎么受的住,揮舞著小拳頭捶打著溫喆的胸膛,卻是十分的無力。

  溫喆見她漸漸的順從了,就開始加大了攻勢,反正夜色漆黑,這里也沒有什么人走動,正是個絕佳的機會,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劉春杏那對挺拔豐滿的玉兔了,見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將她反抱在懷中,這樣一來,劉春杏想反抗,也有點難以招架了。

  溫喆心情有點激動,呼哧的喘著氣,手已經毫不客氣的順著劉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頓時碰到了她那對大大的酥胸,也顧不得摩擦,直接伸進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見的還要大,雖然可見度比較低,但是手感是相當的不錯,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為了更好的感受,他騰出了另外一只手,推開了劉春杏的罩子,雙手齊上,使勁的揉搓著她碩大的胸脯,頓時感到爽快無比。

  劉春杏的嘴被堵住,發不出呼喊,只能悶哼著,手無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溫喆的進攻,反而越發刺激了溫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見火候差不多了,離開了她的嘴唇,扒著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閑著,一邊捻動著她另一個玉兔,一邊向下摩挲,到了她兩腿之間。

  劉春杏身子一震,有氣無力的說道:“小喆,別,別碰那里,我們不能,哎,你等等呀,你個小壞蛋……”溫喆哪里肯聽,現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進了她的褲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園,只覺得這里茂密的很,而且濕漉漉的,看來這個劉春杏嘴上說不要,其實已經動情了,溫喆對付女人已經有了一些經驗,知道現在是下手的好時候,也不管了,劉春杏沒有系褲帶子,他順勢一扒,就連她的內褲一齊退到了膝蓋上。

  借著微弱的光,隱約看見兩腿間一片烏黑,而她修長的腿緊緊的夾著,身子不停的扭動,想伸手去提褲子,被溫喆給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將她的上衣也掀起來,罩子也解開了,兩顆大大的酥胸沒有了束縛,彈了出來,簡直是波濤洶涌。

  失去了遮攔的劉春杏,此刻只有輕聲的哀求道:“小喆,你別呀,我們還沒有結婚呢,可不能做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誰說非要結婚了才行,我們不是已經要處對象了嗎?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

  ”溫喆說著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見她的手還在抗爭,他將她的衣服掀到她的頭頂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給束縛在一起了,這樣她的上身已經赤條條了,一覽無余。

  “我們不能,哎……”劉春杏嗯了一聲,溫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開了她的貝齒,手也從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雙腿間,伸進了她的花園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劉春杏了,從第一次見到她豐滿的身溫時候,就在想,她這里一定會很迷人,都說豐滿的女人這里很濕潤,果然是不錯的。

  手指一滑就進去了,溫喆快速的挖了幾下,已經是春潮泛濫了,劉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模糊不清的哼聲,溫喆知道她徹底的動情了,離開了她的嘴唇,開始解自己的褲子,里面的小鋼炮早已經是挺拔直立,漲的快要爆炸了。

  將褲子退到膝蓋,溫喆直接貼上去,小鋼炮才碰到她的兩腿,就無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樣,這時候的劉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掙開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覺得羞恥的難以形容,可是的確是已經(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開了。

  “小喆,別弄那里,我不干。

  ”劉春杏雖然已經二十出頭的女人了,但是還沒有經過男女之事,這鄉下的規矩嚴,即便是讀書的那會兒,談朋友都不讓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這個心結,身子都是留著洞房的時候才給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經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溫喆軟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著劉春杏的下面,只覺得很濕潤,誘惑無比,他全身血脈膨脹,浴火難耐。

  見事情到了這一步了,劉春杏也沒有辦法了,再說她也是全身燥熱難受,也想嘗嘗這男人的滋味,便嬌羞道:“那姐姐答應了你,你可要負責,要認真的對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歡春杏姐了。

  ”溫喆繼續的摩擦著,只覺得自己的兄弟已經快要進去了,心想這個時候她說什么也得答應她呀,先干了再說。

  “那,哎,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劉春杏還想說點什么,就覺得下面一熱,溫喆那家伙已經哧溜一聲順利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并且已經開始抽動了起來。

  溫喆心里那個爽,是難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個舒服的澡,只覺得是云里霧里的,他使勁一挺,就覺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礙,再一使勁,劉春杏發出一聲壓抑的尖叫,身子顫抖著,兩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摳進了他的肉。

  劉春杏只覺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隨著溫喆的動作,她舒服的嬌聲喘了起來,就覺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樂舒暢。

  溫喆沒有料到,劉春杏還是第一次,剛才明顯的是遇見了那層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氣的給破了,頓時越發的激動,雖然玩過好幾個女人了,但是清純的處女還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勁,抱著劉春杏那豐滿的大屁股使出了渾身的解數。

  最終,隨著兩個人激烈的顫抖,溫喆沉悶的哼了一聲,倒在劉春杏的胸脯上,意猶未盡的摸著她脹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這時候才清醒了過來,劉春杏有點慌亂的坐起來,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溫喆一下,“小壞蛋,就會欺負人家,現在身子都給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負責任,我的將來可是完全交給你了。

  ”溫喆見她怪不好意思的樣子,一把將她抱住了,“沒有想到你還是第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誰要是欺負你,我絕對不饒了他。

  ”反正已經做了這事了,劉春杏也抱著他,兩個人又纏綿的吻了好半天,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電影也不看了,溫喆推著自行車,一路上跟劉春杏說說笑笑的回村里了,兩個人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摟摟抱抱的,只到了村口,這才依依不舍的分開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會兒吧?我看天還早呢。

  ”溫喆有點舍不得,剛才的激戰簡直是太爽了,不過是在玉米地,沒有怎么盡興,倒是有種偷情的意味,他盤算著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賞下劉春杏那豐滿的裸體。

  劉春杏臉一紅,好像意識到什么,搖搖頭,“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個澡,你別忘了對我說的話啊,我可記著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會想你的,你會不會想我啊?”溫喆說著,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沒有人看見,他又拉過她,在她的胸前胡亂捏了幾把。

  “哎呀,別鬧,被人瞧見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親,我回去給家里說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給退了,省得以后麻煩,可萬一人家要禮金,咋辦呢?”劉春杏想著這些,又為難了起來。

  “沒事,不是還有我嗎,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點回去歇著,明天見。

  ”溫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幾下,這才看著她扭捏著離開了。

  溫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終于把劉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豐滿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陣快活,這次還沒有盡興,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親的事,不管怎么樣要想辦法把王胖子的禮金給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順的和劉春杏搞在一塊了。

  回家后數了數錢,上次金不換那里給的兩萬,只用了不到一千塊,明天再給劉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塊,也不知道剩下的夠不夠弄到行醫資格證,現在做什么事都要靠關系,他躺在床上看了會兒醫書,盤算著以后怎么賺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溫喆就起來了,直接去了劉春杏的家,見他們和村支書在吃早飯,也沒有見到劉小民,一問才知道這個伙計又喝醉了,還躺在床上睡懶覺。

  “啊,小喆呀,這個,來找我有啥事?”村支書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煙遞給溫喆,搬了個椅子讓他坐下來。

  “書記,今天來有點事,上次不是麻煩你幫我搞個證明嗎?我這急著要用,不知道相關的資料弄到沒有?”溫喆也不客氣,直接坐下來,點了煙。

  劉春杏一看見溫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臉上忍不住害臊,平時本來是很開朗的,這會兒小心臟撲通的跳,低著頭含羞的看著溫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