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約會時讓女生瞬間冷感的10個方面| 約會時讓女生瞬間冷感的10個方面

約會時讓女生瞬間冷感的10個方面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7-29 20:12:22 | 2364個瀏覽


表嫂也沒有猶豫干脆利索的就脫光了衣服。

  我一看表嫂的樣子眼睛都看直了,表嫂的睡衣里面可是根本就沒穿衣服的!這一脫,直接就是赤身裸體站在了我的面前!“ 小偉,你開始吧。

  ”表嫂說道。

  我的心撲通撲通的直跳!表嫂還以為我是個瞎子,所以跟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可是表嫂不知道的是,其實我什么都看清楚了,表嫂 身體的每一處細節都在我的腦海中無限的放大。

  我偏過頭去吞了吞口水。

  “怎么了?小偉,沒事,不用客氣,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顧你和你哥啊。

  ”聽了表嫂的話我恨不得抽我自己,表嫂想到一直都是照顧我,可是我呢?我竟然又一次的對表嫂起了那種想法。

  我咬了咬牙,搓了搓手,讓我的雙手熱了起來。

  我直接就撫上了表嫂的肚子。

  表嫂突然嚶嚀一聲,嚇了我一跳。

  “咋了?嫂子?又不舒服了嗎?”我生怕是自己下的力氣大了。

  表嫂搖了搖頭道:“沒事,就是你的手太熱了,燙了我一下。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確實是這樣,表嫂本來就是胃寒,我只有搓熱了手,才能好好的幫表嫂 按摩

  我嘆了口氣,讓表嫂忍忍,只有這樣,我才能好好的幫表嫂按摩。

  我又一次輕輕的摸上了表嫂的肚子,然后輕輕的按摩了起來,隨著我的按摩表嫂的表情終于慢慢的放松了下來。

  我這一按就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這次的按摩可是按得我滿頭都是汗,比剛才吃飯的時候都厲害。

  我手就在表嫂的肚子上來回的按摩,我已經盡量的不讓眼睛盡量的不亂看了,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向著表嫂的幾處要害看去。

  這一看我的眼睛可就移不開了,滿腦子都是表嫂的身體。

  而且表嫂隨著我的按摩后來竟然輕輕的哼了起來,表嫂一哼,我的心臟就猛地一記跳動,我都要炸開了。

  不過一想到表嫂對我的好, 我就實在沒辦法對表嫂作出那種事,我只好認認真真的幫著表嫂按摩。

  終于按摩完了,我就像是打了一場持久戰一樣,渾身都濕透了,我給表表嫂按摩的時候,手正好從表嫂的身后伸過去,其實看起來就像是我在后面抱著表嫂一樣。

  我的眼神總是沒辦法控制的飄向表嫂的后背,看向表嫂豐滿的后面,表嫂的后面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

  我的某個地方一看到這個地方就開始隆起了,但是為樂不碰到表嫂,我只能拼命的往后退,這個姿勢實在是太累人了,而且就算到了最后,我的下面還是沒有老實下來。

  我都不好意思站起來了。

  表嫂滿足的嘆了口氣道:“小偉還真的謝謝你了,這可是我這么長時間以來,胃里第一次這么舒服。

  ”“哎呀,小偉,你是不是太累了?”表嫂說完那句話之后,一看我立刻激動的說道。

  我搖了搖頭,想要說些什么,可是我實在是太累了,我想要勉強的站起來,可是剛一站起來,立刻就雙腳不穩,向著床就都倒了下去。

  我之前就站在表嫂的身邊,這一倒,可是直接就倒在了表嫂的身上!那一處地方,這次可是和表嫂的身體來了次親密接觸。

  我的臉蹭的就紅了。

  我回頭一看表嫂,掙扎著就想要爬起來,但是表嫂突然就抱住了我的后背。

  “小偉,今天辛苦了,這么累了,要不你就在這睡吧。

  ”表嫂說道。

  我心中一驚,驚訝的看向表嫂,表嫂也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隨后她咬了咬牙道:“沒事的,小偉,你就在這休息吧,明天我再叫你。

  ”我有心想要立刻起來離開,但是表嫂緊緊的抱著我的身體,不讓我走,其實我知道表嫂的意思,表嫂就是看著我太累了,干脆就想讓我在這休息,可是表嫂不在乎可不代表我不在乎啊。

  從剛才一直到現在我可是一直隆起著,尤其是還觸碰到了表嫂的身體,就更不可能落下去了。

  “小偉,表嫂信的過你。

  ”表嫂突然說道。

  聽了表嫂這句話之后,我也就掙扎不下去了。

  表嫂都這么說了,我要是再反抗,那可就顯得我有點心懷鬼胎了。

  而且我轉念一想,我留在這里也好,要是表嫂接下來又鬧胃疼,我還能及時的在她身邊。

  想到了這些我就點了點頭,表嫂也放松了不少。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才是真正恐怖的開始。

  表嫂倒是沒什么戒心,關了燈很快就閉上眼睛入睡了,可是我卻死活都睡不著。

  我的耳邊是表嫂的呼吸聲,鼻子里邊聞得的是表嫂身上的香氣,而且只要我的手隨便動動就能觸摸到表嫂的身體。

  之前表嫂就是和表哥在這張床上翻云覆雨,我還親眼的目睹過一次,現在躺在這張床上,那些情景又不由自處的浮現了出來。

  這一聽,我就更加難以平復心情了。

  “小偉,你放心,表嫂一定會幫你找對象的。

  ”表嫂突然開口說道。

  我以為表嫂都睡著了,她這突然一開口說話,嚇了我一跳。

  但是接下來表嫂也沒說什么了,隨著時間過去,我的心情也平復了不少,而且一想明天的煩心事,我的心情就更亂了。

  第二天一醒過來,我就發現表嫂已經不見了,等到我出去的時候,發現表嫂正在做飯,現在已經做好了早餐正在等我呢。

  我恍惚了一下,這不就是我夢想中的生活嗎?我甜甜一笑就去上班了。

  剛到店里頭沒一會, 我就聽到了一道熟悉的喊叫聲:“ 李小偉

  ”我不由縮了縮眉頭,難不成她還找茬找到我店里頭了吧,我有些生氣,回頭看到表嫂竟然跟著 韓娟一起來的。

  表嫂站在韓娟背后不做聲,我也不敢喊她,要是喊了話,那大家肯定都知道我不瞎。

  韓娟眼尖很快就看到了我,朝著我走來喊道:“李小偉,你過來,來給我按摩。

  ”隨后韓娟又 看了看我們店里一圈道:“你們這還有什么手藝好的沒有啊?給我閨蜜也按按。

  ”這一會立馬我店里另外一名技師 何林跳了出來走到表嫂跟前道:“美女,我來幫你摁吧!”。

  表嫂看了看何林,又瞧了瞧我黛眉微微一皺,明顯有所心事,我正猜疑著表嫂怎么忽然跑來按摩。

  韓娟這會就拉起我的手道:“走吧,我們進去吧!”我有些擔憂的偷看了看表嫂,只是表嫂一直都沒吭聲,我也不好意思打招呼,被韓娟拖著進了按摩室。

  “你到底要按哪里?”我想著表嫂,問韓娟話時候語氣就顯得有些不好,更生氣她這為什么非要找我按,而把表嫂推給了別人!“唉?我說李小偉你怎么回事?你還不愿意給我按了啊?那行,你也別給我按了!我再去找個人去。

  ”韓娟也不愿意了。

  看韓娟要走,我嚇了一跳,畢竟我這店里頭規矩還是挺嚴厲的,要是客人投訴之類的,可是要被扣錢的,弄不好就要被開除。

  我連忙拉住韓娟賠禮道歉,說了一番好話,韓娟才笑了笑,起身動作麻溜的就開始脫衣服!轉眼間就她就了個一干二凈,我是看到過韓娟的身體的,只不過那幾次都是偷看,壓根沒看清楚,這次可是沒有任何遮擋的,讓我看了個清清楚楚。

  果然是極品的身材,韓娟還非常驕傲的在我身前轉了個圈,好像生怕我看的不清楚一樣。

  一轉身韓娟趴在了床上,看了看我道:“愣著干嘛?按啊!”我嚇了一跳,急忙的走了上去,開始給韓娟按摩。

  “我告訴你你可給我好好的按!給我按舒服了,老娘可是掏了錢來的。

  ”韓娟說完之后哼哼一聲,裝起了大爺。

  我給韓娟按摩了一番。

  按著按著韓娟猛地便甩開了我的手道:“李小偉,你到底會不會按摩啊?你這按得是什么東西!”我本來心里就不高興,我早就生她的氣呢,現在韓娟跟我一甩臉子我就更不樂意了。

  “我還不按了。

  ”我怒道。

  “怎么著?還來脾氣了?”韓娟看了看我,她盯著我的下面看了看道:“李小偉,你就是個色狼!給客人按摩的時候你竟(少婦做愛小說)然起反應了!”我確實是有點反應,韓娟的身材那么好,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要是不起反應才奇怪呢。

  “我就是!你能拿我怎么著?”我一點不慫!“不怎么著?”韓娟嘿嘿一笑道:“難道你就不想摸摸女人的身體了?”我一愣?韓娟這是什么意思?韓娟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她翻過身來道:“小偉,我可是聽你表嫂說過,你按摩的手段可是有一手的!”“要是你能把我按摩舒服了,說不定我會饒了你!”我本來想要硬氣的說一聲我不需要,但是要脫口而出的時候我卻有些慫了。

  要是我真的失去了這份工作我應該去干什么呢?我現在要是暴露出了我不是瞎子的身份肯定會第一時間被表哥掃地出門,那樣我就永遠都看不到表嫂了。

  而且我要是沒了這份工作,我上哪再去找這樣的工作呢?到時候沒了工作,那就只能靠表嫂養著,可能到了最后,結果也只能是被掃地出門。

  我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你想要我怎么做?”韓娟笑了笑道:“我聽你表嫂說,人身上有個什么三天穴?可以專門治療疲勞。

  你幫我按按吧。

  三天穴?我一愣,我在看向韓娟的時候,只見韓娟的臉上還有一絲害羞的表情,看來她也是知道這個穴位是在什么地方的。

  行!按就按!韓娟都不怕我怕什么?反正我又不吃虧,不過按這個穴位好,我得出去準備點東西。

  我向著韓娟說明了一下情況,韓娟非常大度的就讓我出去了。

  我一出門,立刻就向著何林的按摩間走去,其實我和韓娟那么說就是想要脫身找的一個借口!我可不放心表嫂,我默默的走到了何林的按摩間,順著門縫悄悄的一看,里面只有表嫂一個人。

  而且表嫂竟然還穿著衣服。

  我生怕表嫂被何林這個禽獸占了便宜,一看表嫂竟然還穿著衣服呢,我也就放心了不少。

  不過我也有些疑惑,怎么這么長時間了何林還沒開始按摩呢?  趙 屠戶腦子挺靈光,金錢攻勢使出來,就是好使。

  一下就擊潰了那女子的防線,里面傳出一陣窸索聲。

     皮二狗很想知道廟內的女人是誰。

     可不知怎么的,手腳不聽使喚。

  因為趙屠戶,給人的感覺就是恐懼。

     再說,他上山,是為了幫女友家籌錢,沒必要多管閑事。

     沒多一會兒,趙屠戶就繳械投降了。

     趙大叔,說好的十五萬哦,你不能賴帳!   啊?這,這……喵了個咪!皮二狗才知道,那女人不是別人,是 靈瑤,是他碗里的靈瑤啊!   霎時間皮二狗天眩地轉,一屁墩跌坐在地。

     雙眼圓瞪,大口大口喘息,如同拉動了風箱,呼呼作響!   啊——! 皮二狗發了瘋的沖入古廟,肩起腦袋瓜,對準趙屠戶的狗肚,就撞了上去!   趙屠戶見好事撞破,本來有點心虛。

  蔸眼見二狗擺出拼命的架勢撞過來。

  他一閃閃了過去,皮二狗沒撞中,撲了個空。

     趙屠戶嘿嘿偷笑一聲,照準二狗的尾椎骨就是一腳。

     咚!   皮二狗被趙屠戶的幾百斤大力踢得飛起來,重重的跟廟里的神像接了個大吻!   蓬起了一團塵煙,二狗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頓時血水飛濺。

     趙屠戶撒腿就跑了出去。

     靈瑤哭著搖了搖他道:狗哥,我媽要看病,沒辦法,趙大叔有錢,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你保重!   你還在磨蹭個啥,快跑啊,不然要你賠錢!趙屠戶一把拖起靈瑤,扛在肩上,叮叮當當的跑下山去了。

     那尊神像見血就活,只見虛影浮現,構畫出七八枚印章的圖案。

    這些虛影圖案冷不丁鉆入了二狗的體內!   啊!   皮二狗腦瓜欲裂,大頭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二狗一睜眼醒來,嚇了一跳,只見神像碎成八瓣。

   摸摸身上,發現砸傷的部位痊愈了!   隨即他又嗯?了一聲,只見地下散落著七八枚印章,撿起來看,都是木頭刻的。

  賣相古樸,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隨即,他腦內出現提示信息,說這幾枚印章是天師神器,日后有大用。

  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時二狗心里亂糟糟的,對象跟 村霸跑了,那村霸還當著他的面,把他對象那啥了。

  想到那一幕,皮二狗就要爆炸,姓趙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從破廟內蹦了出來! 嗶! 忽聽腳底下傳來一聲細小的爆裂響。

  二狗低頭一看,天哪,這么大一塊石磚怎么就裂縫了呢? 皮二狗蹬蹬蹬來到一顆大樹底下,在樹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樹枝應聲折斷。

   我去,難怪體內有一股氣四下流竄,原來這是長力氣了! 忽然,二狗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腦內立即出現提示信息,原來這是三七! 破廟的四周,懸崖上、山頭上、大樹底下……到處長滿了三七。

   皮二狗心說喵了個咪,這就叫因禍得福。

  于是他埋頭挖了起來,挖了有三十斤左右。

  看看是午晌時分,他這貨提著三七,回家弄飯吃。

  一路上身輕如燕,手拎著一袋藥材奔跑,都不帶一丁點兒喘氣。

        吱呀,才一推 院門,三不知就聽見個女的叫:二狗! 眼前一花,皮二狗蔸眼就見來了一個落湯雞。

   那落湯雞慘白慘白,披頭散發。

  皮二狗嚎一聲:哦尼瑪(兒童益智故事),鬼啊!    你個狗犢子,是我! 大 磨盤,你怎么掉水里了?皮二狗一蹦蹦起老高,一雙賊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大磨盤豐腴的身上。

   二狗,關好你家院門!柳 月眉發號施令道。

   大磨盤真名叫柳月眉,因為后擺大,前圍也大,村里人給她起個綽號,叫大磨盤。

      大磨盤急著找二狗,因為她發現靈瑤跟惡霸腔趙屠戶跑了。

  她怕二狗蒙在鼓里,要跑來告訴他大新聞。

  哪曉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二狗,快架火,幫老娘烤衣服!柳月眉噗哧樂了一聲,下魚餌道:二狗,等下有福利給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這貨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蝦米福利? 對象變了心,二狗的性情也隨之大變,變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這樣,柳月眉沒好氣,上前釘了他一個暴栗:二狗,看把你饞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月眉凍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皮二狗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來。

  一古腦地,在客廳架起火堆,一會兒,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月眉幾次想開口,又怕二狗受不了。

  一時裝沒事人的調笑道:二狗,你長得像個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還是個大男人哦!皮二狗眼神飄蕩的看著大磨盤道。

     哈,狗犢子,想干壞事,沒門兒!說著說著,柳月眉的連身裙就離開了身,一古腦地,拿到火頭上烘烤,蒸汽彌漫。

    皮二狗一下子蕩漾了,鼻頭一涼,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月眉見時機拿捏得差不多了,這才道出真章:二狗,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說。

  你對象被惡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她去好了。

  她是為了母親籌錢,不怪她!皮二狗變成熟了。

   惡霸腔有錢,你沒錢!唉! 說話間,磨盤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頭磨盤姐扔過來一句:二狗,你十八歲了,趕緊出門賺錢去啊。

  男人沒錢,娶不到媳婦的! 我知道啊。

  不過我不用出門,在鄉下也能賺錢!皮二狗心說,磨盤姐說得對哦。

   老子十八歲了,不能浪啦。

  再浪的話,將來要打光棍呢! 你個狗犢子,就這鳥不拉屎的窮山村,毛都沒見一根,哪來的錢賺呀?你想學村里的七八個老光棍,就窩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話,回見!磨盤姐說著,很快在門口不見了。

   額,老光棍!在貧窮的大奈村,老光棍特別多。

  這些人真沒幾個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

  有倆錢就去鎮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

  回到家形單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給他們。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著吧,等我賺到大錢,一定娶個漂亮的女人做媳婦!皮二狗暗暗發誓道。

   第二天,皮二狗正在家院內曬藥材,好死不死就聽怦怦怦,爆起打門聲。

   吱呀,院門打開,就掉進一具豐腴的身子。

  不是別人,是柳月眉。

     皮二狗見是她,大跌眼鏡道:大磨盤,你這是……干嘛呢?咕咚,望著女人身上,這貨就口水橫流,意念萌動了起來。

   二狗,惡霸腔又發狂了。

  硬說我搶了他的生意,攆著我打! 一說他就懂了,這兩家的店面就隔著條村道,為了爭奪客源,吵架吵了好幾年。

   怕什么,惡狗來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趙屠戶搶走了自己的對象,皮二狗就氣得要爆炸。

   你個狗犢子,唉!磨盤姐還真怕連累他,扭頭就走。

     皮二狗把大磨盤拽了回來。

  粗了脖子道:就在這呆著。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狗!柳月眉濃桃艷李的一撲,嬌嘀嘀,白嫩嫩。

  倏爾地,兩張嘴碰對碰吻在了一起。

     忽聽院門爆起一聲巨響:怦!   緊接著,一聲巨吼差點沒把破院門掀翻:大磨盤,出來!尼瑪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趙!    二狗,怎么辦?柳月眉嚇得腿打顫,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發他!皮二狗伸手去口袋里一撈,撈出了一枚法印。

  這是城隍印,根據腦內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請神的法器。

     趙屠戶是兇神惡煞,武力值在大奈村,他說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吱呀,院門打開,皮二狗從門內閃身出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道:村霸,你是一條狗!   尼瑪,你個狗東西,神像沒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大磨盤交出來!趙屠戶兩眼一瞪道。

     交給你干毛啊!皮二狗死攥著城隍印,琢磨是先蓋章好,還是先揍一頓再蓋章。

     二狗你個狗東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趙屠戶壯碩的身軀挪前一步,就聽地面發出了震動。

     做夢!   二狗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剛搶了你對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趙屠戶叫囂著看著皮二狗。

  那眼神好像在說,就憑你,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

   知道啊,看腿!皮二狗體內那股氣來去如風,流入腿部,他的腿頓時霸道起來。

   啊! 一腳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壯如牛的村霸毫無招架之力,倒飛出去七八米遠!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爛泥。

  村霸面孔扭曲,發出痛苦的哼哼聲。

   眼前一花,就見二狗拿著個印章,飛快的在村霸腦門上蓋了一下。

     印章一蓋下去,立即釋放出一道白色虛影,那白色虛影瞬間沒入了他的腦門!   很快,趙屠戶碩大的身軀就像觸電了一樣,狠狠的抽搐起來。

   村霸再站起來,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軀殼。

  只會咧著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見狀,皮二狗爽翻了,心說娘西皮,原來城隍印這么逆天啊!     見惡霸腔萎了,柳月眉一臉蒙圈的道:媽呀,二狗,惡霸腔怎么了?   磨盤姐,這下村霸不會粗暴你了!皮二狗笑得露出一排白牙來。

     柳月眉還是一臉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飛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氣變大了!皮二狗盯著柳月眉,當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門內,嘴對嘴吻作一團。

     柳月眉心慌慌的甩開他道:你!來真的啊。

  那個,我超市那邊沒人!   望著婦人跑了個一溜煙,這下二狗沒得爽了,眼饞不已的道,到嘴的鴨子飛啦!   我要賺錢,賺錢錢啊。

  有錢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這丫看時間是午晌時分,便從家里捎了把鋤頭,帶上蛇皮袋,打出家門。

   一路綠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樹底下,皮二狗忽然想起一個人來,那就是村里的代課老師 王紅裳。

   王紅裳是大奈村公認的村花,芳齡二十,只比二狗大兩歲,但是長得白嫩條子、鵝蛋臉子、粉藕脖子。

   就是這么個美人兒,偏偏生在窮人家。

  王紅裳打小就沒了娘,爹是個酒鬼,嗜酒又爛賭,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紅裳獨擋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憐的原因,皮二狗很同情王紅裳。

  王姑娘呢,她也喜歡找二狗解悶兒。

  有什么心事,都樂于跟他分享。

  兩個在村里,也算是投機的朋友。

     午晌,日頭當空照,一陣涼風吹,樹葉沙沙暴響。

     皮二狗來到一棟用水泥磚做的房前,才蹦到門口,憑白竄出一條大黃狗,汪汪汪!   對著這貨一頓狂吠。

  須夷,從院內傳出一道銀鈴般的嬌斥聲:大黃,回來!   大黃還真聽話,搖著尾巴進去了。

     就聽王紅裳在院內喊他:二狗,進來呀!   皮二狗一蹦就進去了,蔸眼見王紅裳蹶著扇大磨盤,在院內井臺前洗頭發呢。

  一邊勾著俏頭梳頭發,一邊側著臉蛋看過來。

  二狗,你中午不睡一覺,這是要下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