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越南 妻|越南 妻

越南 妻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0:26:06 | 24284個瀏覽


她的雙腿修長而筆直,散發著瑩潤的光澤,滑膩無比,這觸感,真是讓人戀戀不舍。

  由上到下,從里到外,我溫柔的抬起她的玉腿,來回的涂抹揉按。

  這回總可以了吧。

  我抬眼看了眼 麗姐,她也不啃聲,只是閉著眼睛在那享受。

  既然她都說了讓我放手施展,下面的這一步可是她教過我的,相信她應該可以接受才對。

  不管了,死就死吧。

  想著,我一只手向著那中心地帶滑了下去。

  “嗯!”麗姐嬌吟了一聲,卻沒有反對的意思,看來,她應該是認同我這樣做了。

  “嗯, 小龍,你按的,按 的我,好,好舒服,嗯……”麗姐斷斷續續的說著話,整個 身體都已經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要不要試著探訪里面看看。

  這個時候,麗姐突然叫了聲,“小龍!”“啊?”我詫異的抬起頭,又怎么了,難道她打退堂鼓了嗎?麗姐并沒有阻止我的意思,而是紅著臉,眼神閃躲,羞澀的 說道:“現在,我就教你最私密的一步,接下來我所說的,你可記好了。

  ”她的話,讓我大開眼界。

  原來, 女人的內里,其構造非常獨特,通過普通的手勢,是無法讓女人盡興的。

  她不僅教 了我如何巧妙的利用自己的手指,而且教了我如何配合女人的反應,變換節奏,拿捏深淺。

  唯一讓她覺得可惜的是,因為我是個瞎子,看不到女人的表情,否則會掌握的更好。

  我心里在偷樂,真是聽著了,有了這些技巧,不怕女人不臣服。

  她教我的這一手,名叫仙人指路。

  這名字,還真是貼切。

  不過我心里在想,既然這么厲害,要不要在麗姐身上試試看,不知道她嘗到甜頭后,會是怎樣一副表情。

  想著,我的手指并攏……“嗯!”麗姐一聲悠長的吟叫,腦袋后仰,美目倏地睜了開來,那里伴隨著身體微微顫栗起來。

  我心情緊張的 看著她,同時手指感受著那觸感,感覺整個大腦皮層都轟炸開了。

  “小,小龍,繼續。

  ”麗姐語不成聲的鼓勵我道。

  “好,好的。

  ”此時我的心跳的飛快,感覺隨時可能一躍而出。

  終于,我終于知道女人那里是什么樣子了,真是太美了,怪不得能讓那么多的 男人趨之若鶩。

  與此同時,我的心里又有了更高的追求,要是能用自己的那里替代手,那感覺,該有多美妙!隨著我手里的動作,麗姐的叫聲漸漸變得大了起來,身體不停的扭擺,臉紅艷艷的,像是發了高燒一樣。

  “嗯~~”忽然,她并緊了雙腿,嘴里的開始發出了怪異的腔調。

  像是哭音,又像是在撒嬌,讓我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對了!我突然意識到,麗姐很可能快要來了,此時,我萌生出一種想法,要是我現在撤退了,會怎么樣?麗姐告訴我,要吊足女人的胃口,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嗎?我將手慢慢退了回來,然而,就在分離后的一瞬間,她的腿突然抬起勾了一下我的腰,我整個人撲了上去。

  “麗姐!”我睜大眼睛看著她,這是要干什么?!麗姐嘴里噴著熱氣,眼睛里已經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媚意十足的盯著我,“小壞蛋,真夠可以啊,連我也敢戲弄!”“姐,不是你說要點到即止,收放有度的嗎?”我反過來質問她。

  心說,這可是你教我的,現在怎么還怪起我來了。

  說實話,這時的我,真不是一般的得意,女人能不能達到那一步,全都在我,這種感覺真爽。

  “我不管,你把我的火引起來了,不負責澆滅它,休想走人。

  ”麗姐強勢道。

  我心里偷樂了一下,臉上卻認真道:“那怎么辦,繼續嗎?”麗姐眼睛一瞇,閃爍著狐貍一般的光芒,嘴角輕揚,說道:“小龍,麗姐漂亮嗎?”我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問,抿了抿嘴唇,老實說道:“漂亮!”不是我一個人這么想,是個男人都會這么覺得,就連店里的那些女人也不時向她投去艷羨的目光。

  “呵呵。

  ”麗姐嬌笑了一聲,不相信道:“你又看不到,怎么知道?”“我猜的呀,姐這么善良,又這么能干,一定很漂亮。

  ”我撓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麗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算你識趣。

  接著她眼神挑逗的對我說道:“既然這樣,你想不想跟姐那個?”‘咕,咕,咕……’我心跳再度加快,腦子飛快的思索,她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是她真的想要了,還是有意在試探我?緩了緩,我強忍著激動,正色道:“姐,我只是幫你按摩而已,我們不能那個的!”短暫的沉默過后,麗姐放開了我,“行,你今天表現的不錯,算是達到我的要求了。

  ”果然是在試探我!我心里在失望之余,又松了一口氣,幸好我沒有做出過分的舉動。

  然而,正當我以為完事時,麗姐卻抬腿碰了一下我的下面,“如果能管好這壞東西,就更好了。

  ”一句話,說的我無地自容,窘迫的低下了頭,而她卻咯咯直樂起來。

  看著她那嫵媚動人的美態,我心里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收了這妖精,報今天的一笑之仇。

  完事后,我看著她一件件的穿回了衣服,心里雖然還沒能完全平靜,可是已經不想先前那么激動了。

  “小龍,瞧你那樣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問我啊?”麗姐邊整理衣領,邊看向我道。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姐,要是我剛才沒控制住自己,你會怎么辦?”至今我還心存幻想,要是我剛才選擇了要她,事情會發展成什么樣子?“傻瓜!”麗姐輕笑了一聲,漂亮的杏眼得意的向上斜著,說道:“要是那樣的話,那姐,就從了你好了。

  ”“啊?”我驚訝的長大嘴巴,怎么可以這樣!我,我……我悔的腸子都青了,什么叫做欲哭無淚,我今天才體會到。

  麗姐沒有再管我,而是咯咯笑著離去,那一串銀鈴般的笑聲,還有那蛇精般的腰身,長久停留在我的腦海里,難以散去。

  到了下午, 表嫂遲遲沒有出現,讓我感到很困惑。

  沒辦法了,我只能一個人回家。

  然而,就在我一手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時,卻聽到了里面傳出了響動,好像有沙發移動的聲音,還有表嫂的掙扎聲。

   陳有亮回來了?我眼睛游移,心里開始迅速盤算起來。

  要是他們兩人正在辦事,那我現在進去多尷尬,可是不進去的話,表嫂被欺負怎么辦?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竟一下慌亂起來,腦海中閃過他們兩人辦那事時的場景。

  等等,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即使陳有亮逼迫表嫂做什么事,她的反應也應該沒這么強烈才對,難道!不安的感覺迅速擴大,我著急忙慌的伸入鑰匙,打開了門一看。

  眼前的場景驚呆了我,客廳的沙發上,一個不知名的男人正趴在表嫂的身上,詫異的看著我。

  而表嫂上身的衣衫已經被撕扯的不成樣子,露出了大片的白光,梨花帶雨,表情無辜而無助。

  他么的!我緊握著盲杖,頓時血氣上涌,當時便想沖進去干這王八蛋。

  “你是誰?”邊說著,男人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上身抖落了兩下,白襯衫搭上了肩膀。

  這男人的體型很健壯,身板寬厚,留著寸頭,目光很是兇厲。

  “小龍!”幾乎一瞬間,表嫂便爬了起來,赤著腳飛快的跑向了我。

  跟著,她便趴到我懷里,嚶嚶哭了起來。

  “嫂子,這是怎么回事?”我虛抱著她,感受著她溫香的身體的同時,眼睛直盯著面前的男人。

  男人‘吧嗒’ 點了一根煙,輕蔑的看著我,邊抖腿邊說道:“你就是陳有亮的那個瞎子表弟吧,怎么著,你哥欠的錢,你替他還嗎?”果然來了!陳有亮兩天沒有回家,我一直感覺不對勁, 沒想到真的出事了。

  “他怎么欠你錢的?欠你多少錢?”王虎嘴角一挑,冷哼了一聲,說道:“不多吧,兩萬塊而已。

  你表哥是個什么貨色,你自己不知道嗎?沒錢還跟人家賭,死了都活該!”提起陳有亮,我就一肚子氣。

  我和表嫂辛辛苦苦在外面賺錢,這混蛋倒好,整天游手好閑也就算了,還嗜賭成性,這下被人找上門了。

  比起這個,我更恨面前的這家伙,一想到他欺負表嫂,我就忍不住血氣上涌。

  “你瞪我也沒用,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你表哥跑了,這賬就該算到你們頭上,要怪,就怪你那個表哥不是個東西吧。

  ”王虎不屑的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表嫂的后背,柔聲安慰她道:“沒事嫂子,有我在呢,放心。

  ”表嫂雙眼通紅的抬起了頭,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泣不成聲道:“小龍!”看她又要哭,我連忙將她攬進了懷里。

  “好了,別再跟我在這演戲了。

  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王虎面色不善的看著我。

  我就知道這事不可能善了,從兜里掏出今天姚瀾給的一千塊小費,“這里是一千塊,你先拿去,其他的,我會想辦法還給你。

  ”“一千塊?瞎子,你他么逗我嗎,這點錢能做什么,買衛生紙嗎?真以為老子不敢揍你?”王虎惱怒道。

  我冷笑了一下,不慌不忙道:“陳有亮已經跑了,你如果還指望著我還錢,就對我客氣點。

  真把我逼急了,你一分錢也得不到。

  ”王虎見我態度堅決,臉色一變再變,到了最后,竟笑了起來,“有意思,你比那慫包強多了,就照你說的辦。

  不過嘛,這事總得有個期限,你說呢。

  ”“兩個月!家里的條件,你也看到了,短時間內,就算你逼死我,我也拿不出來。

  ”這是我思考后的結果,三個月時間太長了,對方一定不干,時間再少一點的話,我又沒有別的什么來錢的門路,根本沒有閃轉騰挪的余地。

  “好,痛快,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王虎 點頭答應。

  跟著,他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我握著盲杖的手當即就是一緊。

  “雪晴妹子,我說過的話依然算數,你好好考慮一下,哈哈……”他擦著我的身子走了出去,絲毫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聽著他的話,感覺格外的刺耳,心里像火燒一樣。

  等人走后,我再也支撐不住,兩腿酸軟,癱坐了下去,幸好表嫂拉了我一把。

  “小龍,你怎么了?”表嫂眉頭皺起,一臉擔心的問道。

  “沒事嫂子,你扶我一下。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社會上的人,心里的緊張可想而知。

  前面是因為憤怒強撐著,人一走,我就立馬現出了原形。

  表嫂扶著我到沙發上坐好,喝了口她遞過來的水后,我才恢復了幾分力氣。

  我痛恨我自己,陳小龍啊陳小龍,你怎么這么不中用,只不過是一個混混而已,就把你嚇成這樣,以后還談什么保護表嫂!想到這里,我攥緊手心,暗暗發誓,一定不能讓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感覺好點了嗎?”表嫂關切的目光看著我,跟著便低下了頭,“都是我們拖累了你。

  ”“嫂子,你千萬別這么說,我也是這個家的一份子,出力是應該的。

  ”我拉住她的手安慰她道。

  匆匆一瞥之下,我看到了她胸前的風景,肩帶滑落到了臂彎處,白色的小罩松了下來,一邊的飽滿半露在外面,雪白渾圓,真夠饞人的。

  表嫂抬頭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還是有些紅,但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卻有一種另類而震撼的美,讓我不覺間都忘記了呼吸。

  “小龍,你說我們可怎么辦哪,兩萬塊,我們上哪里能籌那么多錢?”表嫂發愁的皺起了眉頭。

  我拍了怕她的手背,“沒事嫂子,我會想辦法的,你只管安心。

  ”我有想過帶著她走人,可是離了按摩店的生計,我們根本活不下去,所以打消了這念頭。

  表嫂并沒有將我的話放在心上,而是獨自凝眉思索著,或許在她看來,我那點微薄的收入,根本幫不上什么忙。

  而我又不能告訴她私密按摩的事,所以只能獨自苦悶,低頭不語。

  過了一會,她反應過來,“好了,你也餓了吧,我先幫你煮碗面。

  ”說著,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被我握了許久,急忙抽了回去。

  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羞澀的低下了頭,時不時還看我一眼,那模樣,說不出的動人。

  看到她這副樣子,我頓時一陣心慌,簡直愛煞了她的美態。

  然而更尷尬的是,正當她起身要走時,卻發現小罩松脫了,偷偷看了我一眼,見我沒有什么異樣,這才急忙將肩帶掛起,像頭受驚的小鹿一樣匆匆而去。

  ‘咕嚕’我咽了咽口水,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詞,膚如凝脂!我沒有見過楊玉環長什么樣,但心想,如果真有這樣的美女,那應該就是表嫂了。

  夜幕深沉,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眼望著天花板,思考著以后該怎么辦。

  盡管陳有亮不是個東西,但他畢竟是我的表哥,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

  還有表嫂,那男人看樣子對表嫂說過什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沒什么好事。

  我要做兩手準備,能還錢固然好,如果還不了,就帶著表嫂跑路。

  還有,我赤手空拳肯定不是那家伙的對手,從他最后說的(少兒益智故事)那句話,就知道他對表嫂賊心不死。

  可惡!想到這個,我就又想起了表嫂被他壓在身下的那一幕,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王八蛋。

  ‘吧嗒’房門打開了,光亮漸漸放大,表嫂推門走了進來。

  “小龍,睡了嗎?”“沒呢嫂子,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我順著光亮看過去,眼睛猛地睜大,我的天哪,表嫂居然只穿了一件連體的薄紗睡裙,而且看樣子,里面好像什么都沒有! “手段。

  ” 張泠一聽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夏留,你真覺的我對付你還要手段嗎?之前我確實以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剛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過打著催乳師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聽張泠這話,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還侮辱我這神圣的職業,操……我正想開罵,張泠 看了看我店:“一個月,一個月內我一定會讓你關門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長時間沒有遇到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張泠,你夠囂張,一個月讓我消失,如果我一個月沒消失呢?你要怎么樣。

  ”“怎么要跟我打賭嗎?”張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賭就賭,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給我一個月,我一定會讓你這家店沒一點生意,你輸了的話,你這種敗類就給我滾出催乳師行業。

  ”張泠憤憤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張泠自己身為一位催乳師,為何就對同為催乳師的我,如此反感,這永遠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種仇恨,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嗎?當然我也沒理會張泠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應你。

  ”“走著瞧。

  ”張泠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勝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攔下她。

  “你又想怎么樣。

  ”張泠縮了縮眉頭。

  “你好像還沒說你如果輸了呢?”我盯著她那一對雪峰道。

  雖然張泠囂張,但從專業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張泠 的胸實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許小倩,能以沒有乳水的狀態之下達到如此豐滿,如此筆挺誘人的胸實在太少了。

  “我不會輸。

  ”張泠不屑的哼了一聲。

  看她這種趾高氣揚的樣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會輸,我直接道:“我是說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皺。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嬈的的嬌軀:“張泠,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過分,如果你輸了,就讓我檢查檢查你的胸如何。

  ”“你……”張泠剛想發飆。

  我就連忙打斷道:“怎么怕輸嗎?”張泠點了點頭:“好,如果我輸了,我就讓你檢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這個如果,哼……”說完,張泠甩頭走了。

  我目視著她離開,看著她那妖嬈的嬌軀,那豐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這個賭約呢?應該再說大一點,如果張泠輸了,除了檢查胸之外,還要檢查檢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嗎?胸雖然美,但這身子更美呀!只是現在話都說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著人家繼續說這個。

  能摸胸也算不錯了,只要讓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夠忘得掉。

  當然這一切也不能光說不練,還是要努力才行,特別是我去觀察了一下張泠裝修好的店鋪,那設備,環境,還有人員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讓我瞬間有了一些危機感。

  這要不努力的話,自己離開不離開這個行業是小,這沒錢賺,才是虧大了。

  我也連忙制定了推銷廣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滿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門,還沒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

  “不會這么靈驗吧,剛貼出去就來了。

  ”我聽到腳步聲,一下子來了精神,然而回頭一看見到卻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實一直躲著郭小欣。

  不是她不夠漂亮。

  要說郭小欣絕對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那胸雖然要比徐雅雅,許小倩,張泠等人小了一點,可她才不過二十歲出頭,能發育這么美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特別是短裙下那一雙美白大長腿,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說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關系的話,自己跟徐雅雅之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點怕她。

  見到她進來,不由縮了縮頭,看著她瞪著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來了。

  ”“哼,你個沒良心的,看了人家,親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來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欣,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店里忙嗎?你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隨便胡扯著,畢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實,要是她一生氣把事情捅給徐雅雅聽。

  那自己豈不是更完蛋。

  看著小妮子嘟嘴生氣的樣子,我瞧了瞧身邊美人,一把從身后摟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氣了,是我錯了好嗎?來哥哥親一個。

  ”“我才不要你親呢?”小妮子哼了一聲,推開我說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氣了,今天我來找你,主要是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聽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皺了皺眉頭。

  “嗯。

  ”郭小欣慎重點了點頭道:“從昨晚開始我姐就說胸疼,讓我幫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讓你姐來找我呢?”我一聽立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這來找你都是我偷偷來的呢?”郭小欣張大嘴巴道。

  我縮了縮眉頭,知道徐雅雅肯定還是生那天的氣,不由的有些郁悶,但她生氣歸生氣,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著郭小欣正要走,但想著自己現在跟張泠打賭呢?老是關店不好,就讓郭小欣幫我看著,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來了。

  ”徐雅雅開門見著我,就詫異的問道。

  “你說我怎么來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時也顧不上跟她生氣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幫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雖然誘人。

  不過此時我倒是沒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種病因(兩性口述小說)。

  徐雅雅漲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來就豐滿,之前因為堵塞不能出奶水,現在雖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實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夠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會發生奶漲,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著吧!”我直接對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皺,搖了搖頭道:“不要。

  ”“怎么還不要了呢?”我也是皺了皺眉頭,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這是漲奶了,我必須要幫你吸出來,要不然的話你會更疼,甚至會引起發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詫異的看了看我,隨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嗎?這該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說了沒事,沒事,她怎么還跑去找你。

  ”見徐雅雅還怪上了郭小欣,我郁悶道:“你這是病得治,快點去躺著吧!”“我不要。

  ”徐雅雅搖了搖頭,身子還往退了一步。

  見到她這舉動,我不禁一陣心痛:“徐雅雅,你這是要跟我斷了關系嗎?”“不是的。

  ”徐雅雅抬頭看了看我:“我只是覺得我…我們這樣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澀一笑,看著徐雅雅羞澀樣子是又氣又急,問道:“你真覺的這樣不大好的話,當初為什么又要我幫你呢?”“我……”徐雅雅一時語塞。

  “哼。

  ”我哼了一聲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專業嗎?我當了這么多年催乳師,為多少母親治療過,這期間我飽受了多少質疑,現在你也要不信我嗎?”“我…我沒有。

  ”徐雅雅搖了搖頭,一個激動,胸口立馬又漲了起來,她那俏臉立馬扭曲在了一起,還拿著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這是漲奶了。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應該是很痛的。

  畢竟這都兩天了。

  “徐雅雅,讓我幫你好嗎?”我靠近徐雅雅問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著痛,還是不讓我幫忙治療。

  我真是又氣又急又無奈。

  看著徐雅雅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徐雅雅抱了過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徐雅雅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徐雅雅妖嬈的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一對雪峰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徐雅雅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吸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徐雅雅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摁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一對雪峰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雙峰挺拔而立,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聽到徐雅雅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雪峰親了上去。

  剛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著徐雅雅不斷搖擺的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徐雅雅的美胸,還是為徐雅雅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著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摸到了。

  徐雅雅顯然有感覺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留,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徐雅雅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徐雅雅的嬌軀。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徐雅雅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徐雅雅,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摸呀!”徐雅雅哭著狠狠的又拍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剛才吸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徐雅雅,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留,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徐雅雅,回頭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頭:“徐雅雅,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徐雅雅,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徐雅雅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雅雅擺了擺手:“小留,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徐雅雅,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