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婚 鬧

婚 鬧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7 3:48:46 | 14個瀏覽
婚 鬧


老王今年六十好幾,退休之后,無所事事,外加上老伴去的早,每天除了去公園溜溜之外,就是坐在家里看電視。


  而從昨天開始,老王的最大愛好就是去租房里看看。


  租房里昨天剛剛入住三名美貌如花的應屆生,一個個都是膚白貌美大長腿,前凸后翹易推倒的美人胚子。


  老王估摸著今天這幾個大美女都去上班,就樂呵呵拿著鑰匙來了。


  老王打開房門,將門推開之后,一股暗香迎面撲來,那是屬于女人的香味,老王一聞到這個香味,就渾身激動,襠部也稍稍鼓起來。


  老王沒有在客廳逗留,直接走進衛生間,打開洗衣機看了一眼,可能有原味內衣啥的,可以用來解渴。


  老王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洗衣機,很遺憾,洗衣機里空空如也,他稍微有一些失望,還以為能夠找到那么一兩件沒洗的內衣,這幾個美女太勤奮了。


  老王也不氣餒,洗衣機里沒發現什么寶藏,陽臺上總應該有的吧,他走到陽臺,看著各種顏色款式的內衣,從身邊拿過衣叉子,將一條 粉色小內內從上面取了下來。


  粉色蕾絲內內捏在手里,有一些潮,老王將內內展開,看到中間有一條淡淡的痕跡,他湊了過去,聞了一下。


  可惜這條內內已經清洗過了,只能聞到一股洗衣粉的味道,夾著一股淡淡的味道。


  老王有點掃興,剛剛激動的心情,也逐漸平穩了下來,下面那也是逐漸恢復了,干癟了下去。


  而正在老王大失所望的時候,一個房間門,突然吱呀一聲被打開了,老王 嚇得一哆嗦,手里的內內也掉了下來。


   何璇睡眼惺忪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她身著極其清涼,上面套(兒童智力故事)著一層薄紗一般的白色外衣,只穿著一條粉色小內內,一雙白皙無暇的大白腿,腳底穿著一雙粉色拖鞋,老王看到這一幕,激動的直吞口水。


  這年輕女人的身體,老王從來沒有見過,和他婆娘結婚的那段時間,他婆娘都三十好幾了,身材變形,干癟的厲害。


  而何璇的上圍,挺拔無比,老王能夠透過那薄紗般的衣服,看見那兩坨白花花的若隱若現,而且,何璇壓根就沒有帶罩罩,衣服上直接暴露了。


  何璇從房間里走了出去,徑直去了衛生間,然后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絲毫沒有注意到老王的存在,不一會,老王站在外面,能夠聽到何璇沖擊坐便器發出的聲音,光是這聲音,都讓老王臉紅心跳,口干舌燥,腦海里幻想著何璇脫掉內褲,光滑雪白的大腚的模樣,特別是擦拭的時候。


  想到這里,老王覺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已經迫不及待了。


  很快何璇小解完了,人也清醒了很多,她打開門,馬上就看到了老王,頓時嚇得一只手捂著胸部,另外一只手捂著下面。


  “ 王老板,你,你怎么來了?”何璇馬上鎮定了下來,這是老王家,而且是合租的,老王沒有進臥室,只是來到這里,完全合理的。


  “哦,我來看看窗戶有沒有打開,這房間嘛,需要通風!”老王隨便想了一個理由,眼睛卻盯著何璇看,何璇穿的這么清涼,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昨天何璇來租房的時候,那穿的一個嚴實,雖然也露出了雪白大腿,但是,和今天完全不能比的。


  那光潔的脖子,漂亮的鎖骨,還有胸前突出的,下方修長的大腿,高翹的臀,特別是剛剛小解完,下方一定很有味道。


  何璇看著老王那一副色瞇瞇的樣子,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不過當務之急,就是把衣服穿好,沒想到老王都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這么好色。


  “王老板你等一下,我進去穿一下衣服!”何璇 說道,然后捂著自己上部和下方,小跑進了房間,等一會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部穿好了。


  老王舔了舔嘴唇,也不知道何璇讓他等等干什么,看樣子其他兩名女孩都上班去了,唯獨她還在睡懶覺,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何璇很快就穿好衣服,從房間里出來了,這一次何璇穿的比較性感,一身白色連衣裙,外加上肉絲,白色平板鞋,一頭青絲簇擁著精致的面孔,看著老王直吞口水。


  “王老板,你今天來的剛剛好,我房間的燈泡破了,能幫我換一下嗎?”何璇沖老王笑道,昨天那個燈泡突然就破了,害的她害怕了一晚上,沒什么其他原因,她怕黑! 換燈泡?可以進何璇臥室看一看,何璇一個女孩子,臥室肯定非常干凈,說不一定還能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老王不帶一絲拒絕的,直接走了進去。


  老王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眼疊起來的兩個凳子,他也想給何璇換燈泡,但是他畢竟年事已高了,這么高,他上去太危險了,再看看何璇,年輕肯定沒事啊。


  當然,這不是老王考慮的關鍵,如果他在底下看著何璇換燈泡的話,何璇穿著長裙,能夠看到那里,如果運氣好,還能看到最里頭。


  “何璇啊,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這上去的話,是沒什么問題,但是一旦摔下來,問題可就大了啊!你看看你上去換,我在底下幫你的 扶著凳子,你看怎么樣?”老王笑道,如果何璇能夠答應,那就美滋滋了。


  最起碼能夠摸到何璇柔軟的肌膚,至于其他方面,老王暫時還不敢奢望。


  這……何璇看了眼老王,老王年紀確實不小了,讓老王上去換燈泡,還是很危險的,但是她看了眼自己,自己可是穿著長裙啊,如果自己爬上去了,豈不是要被老王給看透。


  如果不換的話,她晚上怎么度過?何璇一咬牙,說道:“我上去換沒問題,但是王老板你要把眼睛閉上才行!不然人家被你看光了!”老王一聽,樂呵呵說道:“那是那是!我在底下扶著你,你上去,我保證把眼睛閉上!”老王嘴上這么說,心里可樂開了花。


  閉眼?閉眼是不可能閉眼。


  這話當然是哄何璇的。


  何璇點點頭,扶著凳子就上了,老王在底下扶著的凳子,等到何璇站穩之后,老王站在底下,透過裙底,看到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粉色內內。


  他情不自禁將手伸了過去,抓著何璇的小腿,絲襪在他布滿老繭的手心摩擦著,無比細膩的感覺,老王舔了舔嘴唇,仿佛都能聞到一股味道。


  見何璇沒什么反應,老王微瞇著眼睛,兩只手分別抓住何璇兩腿,順著 雙手往上移動這著,一雙手全部伸了進去,揉捏著她大腿。


  腦袋也逐漸靠近,一張臉幾乎貼在了何璇腿上,嗅著何璇的體香。


  何璇很快就把燈泡給裝了上去,等到何璇低頭一看下面,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她什么時候爬這么高了,太恐怖了!“王老板……你能不能扶我一下!讓我下去,行嗎?”何璇在上面叫道。


  太高了,她都不敢往下看,這上來容易,下去成了一個問題了。


  “我抱著你!”老王說道。


  “那你靠近一點啊!你這樣,我怎么夠得著你!”何璇嘗試著蹲了下來,用手撐著老王的頭,而老王緊貼著何璇的腿部,腦袋幾乎全部鉆進了何璇的裙底。


  在何璇面對著他,完全蹲了下來,何璇那里正好對著老王的臉,老王能聞到一股股淡淡的味,同時還帶著一點點清香。


  何璇此時還是比較驚恐的,即便是蹲了下來,依舊不敢往下跳,此時她更加沒有留心老王的頭部在什么地方。


  老王聞著這一股淡淡的味,感覺自己鼻血都要噴出來了,下方都有些發疼了,老王一雙抓住何璇臀的雙手稍稍用力,捏著上面的柔軟。


  同時他伸出舌頭,在內側舔了一下,除了香,還是香!只可以隔著絲襪,還差點什么,就在老王舔了一下何璇,何璇情不自禁發出一聲吟聲,嫵媚至極,感覺何璇是無意識的發出這一聲音的。


  老王一愣,沒想到這個姑娘居然這么靈敏,雙手更加用力,并且有節奏的朝兩邊分,然后又往中心地帶按壓,刺激著何璇。


  何璇緊閉著雙眼,死死抱著老王的頭,在她心中只有害怕。


  見何璇依舊沒有任何反應,老王揉捏著她的雙手,突然伸出一根食指,輕輕剮著何璇。


  老王手指輕輕壓了下去,即便是隔著絲襪和內內,依舊感受到何璇的體溫,正在老王準備進一步的時候。


  何璇突然開口說道:“王哥,抱我下去啊!”老王這才反應過來,回過神來,他從何璇的裙底出來,說道:“這衣服有點滑,我擔心等一下把你摔倒了!”何璇閉著眼睛,眼淚都快急出來了,她此時已經被嚇得六神無主,病急亂投醫道:“只要把我弄下來,無論怎么樣都可以!”“那把你的衣服脫了!這樣皮膚和皮膚之間,摩擦力比較大,這樣把你抱下來,更加穩了!”老王說道,眼睛里滿是欲望。


  一想到能夠的把何璇衣服給脫了,他直流口水。


  老王想到這里,不由自主的去蹭小凳子,凳子太硬了,只能湊合一下,如果何璇能夠把衣服脫了,他完全可以蹭著何璇的身體,特別是那個部位。


  “好!”何璇幾乎沒怎么思考,直接答應了!得到了何璇肯定的答復,老王舔了舔嘴唇,雙手都有些顫抖,抓著何璇的裙擺,將裙擺一點一點往上拉,雙眼瞪大大的,從大腿部位,開始往上,一點都不敢錯過眼前這無線春光。


  裙子被提到了腰部,肉絲包裹著大長腿,還有粉色內內,完全果露出來,唯一可惜的是,因為何璇蹲著的時候,夾得緊緊的,根本看不到什么。


  老王腦子一轉,說道:“你分開一點,夾到裙子了!”他覺得何璇這么害怕,有沒有夾到裙子,根本感覺不到,而何璇又急著下來,肯定會聽話的。


  果不其然,何璇微微打開,小聲問道:“可以了嗎?”老王激動的都不說話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那里,突然他發現中心位置,那顏色似乎有點不對……老王很快就想到,應該是剛剛小解時的殘余痕跡,又或者,應該剛剛的刺激,讓何璇有了感覺,分泌出的……老王想到這里,雙手抖得更厲害了,只要他在努力努力,應該沒什么問題。


  可惜何璇分開沒一會,又夾住了,老王還沒看過癮,何璇就緊緊夾著,不給他任何繼續看下去的機會,他有些意猶未盡,可也沒辦法啊!總不能讓她一直張著吧!他只能繼續將裙子往上拉,拉倒頸部的時候,何璇整個上部全部露出來,前面兩坨沒有外衣的束縛,一下子打在了老王的臉上,老王來不及躲避,被打了一個正著。


  老王先是一愣,何璇居然沒有穿罩罩,而此時,何璇的上部貼在老王的臉上,一股股攝人心魄的香味,還有那倆,都是引誘著老王。


  兩坨更是直接將老王的臉部給夾在了中間,溫暖,柔軟,舒適,只不過這個姿勢,不太好。


  畢竟何璇現在身處高處,需要盡快把何璇弄下來,好好享受一番!老王喘著粗氣,從兩坨之間抽身出來,他有些迫不及待,將連衣裙脫了下來,放在鼻子山聞了聞,一股女人的體香。


  這種香味,持續刺激著荷爾蒙,他覺得下方快要爆炸的同時,更是有一種強行要了何璇的沖動。


  老王伸出手,放在何璇腋下,何璇腋下干干凈凈的,手感極佳,他雙手稍微使勁,將何璇抱了下來。


  不過老王并沒有直接讓何璇從她身上下來,而是告訴何璇,說道:“你夾著我,慢慢往下滑!我有點抱不住你,別等一下我們兩一起摔倒了!何璇很聽話,夾得非常緊,而剛剛抱下來的時候,那一對傲人,也從老王的臉上,慢慢往下滑,老王直接把舌頭伸出來,讓何璇那柔軟的皮膚,從他舌尖上劃過。


  何璇一直滑到老王腰部的時候,那塊頂著老王的那里,蹭著何璇的那塊,胸口部位,還有兩坨壓著,老王被刺激的深吸了口氣,差點就投降了。


  “等一下,我把你抱到床上!你別亂動,不然我們兩可能一起摔倒!”老王趕緊說道,這感覺,實在太刺激了。


  站不穩都是老王騙何璇的,怎么可能站不穩,他只是想要讓何璇在他身上,多摩幾次,多舒服幾次。


  何璇點點頭,緊緊摟著老王的脖子,雙腿也夾得特別緊,老王舒服的雙手也稍微用力,捏著何璇背部。


  何璇那兩坨,在自己胸口蹭來蹭去,別提有多舒服了!老王抱著何璇,往床邊上走去,每走一下,那里就蹭著何璇一下,老王不知道何璇此時是什么感覺,但是他感覺非常舒服,簡直就舒服爆了。


   “恩,這才是我的好哥們,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蝦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劉寶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 二賴子的腦袋上頂著一頂綠油油的帽子,劉寶心里就暢快的不行,心里的郁悶也是一掃而空。


  走到家門口劉寶看到不少人圍在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事兒


  分開人群擠進去,劉寶就看到李 春杏掐著腰,指著他父親的鼻子正數落呢。


  “我說劉大全,你要臉不要,今天你就得賠我兩千塊錢,少一個字兒都不成,要不咱們就去村長那說理去。


  ”劉寶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實人,從來不和別人吵架。


  見父親愛欺負劉寶的火“騰”的一下就竄了出來,幾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說道:“李春杏,你這是要干啥?我父親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賠錢,有事兒沖我說。


  ”劉大全兩口子見兒子回來了,臉上現出了一絲輕松。


  而李春杏看到劉寶頓時就嘿嘿一笑,說道:“怎么了?你問你爹,無緣無故為啥打我家的母豬?”“打你家母豬?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親,劉大全也把事情的經過給講了出來。


  原來李春杏家的母豬跑到了他家菜園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劉大全一見就用樹枝抽了那母豬幾下,把它給趕出來了菜園子。


  沒想到這事兒讓李春杏給看到了,非說劉大全虐待她家母豬,非要讓劉大全賠兩千塊錢不成。


  這個李春杏一直就是個不講理的主兒,不過這次她實在是太過分了,她家的豬拱了別人家的菜,她居然還問這邊要錢,真是沒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豬拱了我家的菜,我沒問你要錢,你倒管我們要錢,你要不要臉。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這李春杏就在耍賴呢。


  要不是看她是個女的,劉寶早就揍的她滿地找牙了,還能容她在這大呼小叫的。


  “嘿呦,劉寶,你爹打了我家的豬你們還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這豬是下崽子的豬,被你爹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產不多豬羔子我得損失多少錢?那些豬羔子長大了還能下崽賣錢,也就是看著都是鄉里鄉親的,我才要兩千塊錢,要是換成別人,沒有五千我都不干。


  ”這是一個典型的蛋生雞雞又生蛋的問題,李春杏蠻不講理劉寶早就知道,但沒想到現在卻這么不講理,這也是跟她哥當了隊長有關系,要不然她也不敢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劉寶還想說話的時候從人群外面擠進來一個人,劉寶一看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競爭對手二賴子。


  二賴子本名李金貴,跟李春杏是親兄妹。


  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來了,底氣就更足了,掐著腰就好像她是武則天似的,誰都不放在眼里。


  “二賴子,你來的正好,管管你這刁 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賴子來了,劉寶對他說道。


  而二賴子一聽到劉寶的話,頓時就翻了翻白眼,說道:“二賴子也是你叫的,說說怎么回事吧。


  ”“嘿,當了個小隊長尾巴就翹上天去了,這要是讓你當了村長還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給霍霍死呀。


  ”在心里罵了一句,劉寶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經被村長給騎了,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


  而二賴子一聽完事情的經過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對,他倒是想袒護他妹妹,但周圍這么多人看著呢,他又剛當上四隊的隊長,明目張膽的袒護他妹妹影響不好。


  “我看這事兒就這么算了,你的豬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兩下也算是扯平了,這根本就不算啥事兒。


  ”還不等二賴子說話,人群里就有人開了口。


  而李春杏一聽到有人袒護劉寶家,頓時把眼睛一瞪。


  “你說的算吶,你以為你是村長呀?我跟你說劉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賠我錢咱們的事兒就沒完。


  ”這娘們一發起飆來還是挺嚇人的,剛才說話那人被李春杏這么一瞪,頓時就沒了聲音。


  “真特么的能耍無賴。


  ”眼睛瞪著李春杏,劉寶在心里咒罵到。


  要說這李春杏長的倒是不賴,別看她已經過了三十歲,但看著還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別在這喊了,趕緊回家,這事兒就這么算了。


  ”二賴子發話了,畢竟他剛當上隊長,不能讓人家說他袒護他妹子。


  況且這事兒的確是他妹妹不對,要是他再一味的袒護,劉寶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劉寶是個二桿子脾氣,雖然自己并不怕他但畢竟他是隊長,壞名聲的還是他。


  李春杏聽到哥哥的話橫了他一眼,不過并沒有說什么,“哼”了一聲便走了。


  周圍的村民見沒熱鬧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


  二賴子看了劉寶一眼,臉上掛起一絲蔑視的笑,點了個煙哼著小曲進了他妹妹家。


  朝二賴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劉寶心想自己一定得當個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賴子給壓一頭。


  這隊長別看職位不大,不過隊里分地的時候可是他說的算,到時候他一定得給劉寶家小鞋穿,只有當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壓他一頭,才能不受他的欺負。


  周圍的人散了,劉大全兩口子也進了屋子,劉寶剛準備也進屋卻看到 老霍頭一臉賤笑的盯著他。


  這個老霍頭是前幾年搬到他們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


  這老家伙是個老光棍,就靠著給別人放羊過活,劉寶跟他也只是見面打個招呼,基本沒怎么說過話。


  “寶子,挨欺負了心里不舒坦吧?”老霍頭嘴上叼了根大煙槍,時不時的噴出一股煙霧。


  劉寶只是尷尬一笑,不知道說什么好。


  而此時老霍頭就像看著個女人一樣不停的打量劉寶,臉上還帶著猥瑣的笑,弄的劉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心說這老貨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說光棍越老越變態,沒準這老霍頭就是個已經變了態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負其實也沒啥難的,去村里當個干部也不難。


  ”抬起腳磕了磕手中的煙桿,老霍頭又從新裝上一袋煙,點著了吸了一口說道:“只要你把我這手藝給學了去,以后你想當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學手藝就能當官?還想當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學啥?學放羊啊?”撇了撇嘴,劉寶嘟囔了一句。


  這個老霍頭自從到了他們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個屁的手藝,有手藝還窩在這里放個鳥的樣啊,直接去掙大錢那多好。


  劉寶的反應好像是在老霍頭的意料之中,老霍頭微微一笑,也不說什么,只是走到劉寶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才說:“小子,出不了幾天你就會去找我,呵呵,我等著你。


  ”說完老霍頭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劉寶則是一頭的霧水,根本不明白這老貨在說什么。


  不過有一點他是清楚的,那就是這老貨肯定沒憋什么好屁。


  還不出幾天就會去找他,要是沒啥意外的話,劉寶估計這輩子自己都不會去找他。


  回到家里,飯菜都已經做得了,劉寶上桌子就吃。


  而劉大全和劉寶媽則都看著劉寶,劉寶也知道他們關心的是啥,就是競選隊長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并沒有說什么。


  而劉大全兩口子一見劉寶的樣子就知道他是沒當上那個隊長,頓時就嘆了口氣。


  “爹,娘,你們別嘆氣,你兒子你們還不了解嗎,早晚能當上干部,還是吃飯吧。


  ”點了點頭,劉大全兩口子對劉寶這話還是比較相信的。


  全村沒幾個人是高中文憑,而且劉寶腦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個人樣。


  吃過了午飯劉寶讓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個鋤頭奔地里去了。


  現在地里的活兒不多,也就是鏟鏟草,他一個人完全能忙的過來,也不用他爹媽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門,沒走多遠劉寶就看到村長家的婆娘錢 蓮花端著個盆朝小河塘那邊走。


  錢蓮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錢蓮花喜歡打扮,村里的男人沒少惦記她。


  不過礙于她是村長的女人,倒沒誰敢真跟她發生點什么事兒。


  劉寶一看到錢蓮花,臉上頓時就洋溢起了笑意,說道:“ 嬸子趕集回來了啊?你這身衣服可真好看。


  ”聽到劉寶的夸獎錢蓮花臉上都笑開了花,說道:“哎呀寶子就是會說話,嬸子聽著高興,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恩,嬸子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錢蓮花笑吟吟的對他點了點頭。


  整個下午劉寶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飯的時間才回到家里。


  吃過飯后劉寶想著還得去村長家一趟,那一千塊錢可不是小數目,咋的也得要回來。


  跟父母打了聲招呼,劉寶就往村長家走,到村長家一看居然又關著門,劉寶不由得在心里大罵。


  往門縫一瞅,竟瞧見村長婆娘在洗澡,劉寶走到墻邊,輕輕一跳兩只手就扒在了墻上,隨即伸頭一看,正是村長的婆娘錢蓮花。


  雖然現在天都黑了,不過月亮十分明亮,劉寶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時錢蓮花一邊哼著小歌一邊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會兒,劉寶扒著墻頭的胳膊就沒勁兒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個跟頭,屁股坐在了一塊尖石頭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聲。


  他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聽不見,劉寶知道壞事兒了,起身就想跑。


  不過剛才那石頭把他的大腿根都給咯麻了,沒跑幾步他就聽到錢蓮花家的大門“吱嘎”一聲被打開,錢蓮花幾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將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個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煩了是不?”將劉寶的身子轉過來,錢蓮花一看是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而劉寶則是嘿嘿一笑,說道:“嬸子,我是路過,路過。


  ”“你路過都路過到我家墻頭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這么大一點年紀就偷看,那以后還不得反了天?”雖然錢蓮花說的話很嚴肅,但她臉上的表情卻一點都不嚴肅。


  而且她剛才出來的急,衣服扣子也沒系好,劉寶一看,眼珠子頓時就直了。


  “喲呵,還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膽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見沒有人,錢蓮花微微一笑,說道:“寶子,想多看看不?”“想……”。


  雖然不明白錢蓮花這話是什么意思,不過劉寶順嘴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錢蓮花聽到劉寶說想看就更樂了,說道:“你想看就去嬸子家,嬸子好好讓你看看。


  ”說著錢蓮花就把劉寶給拉進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門栓上,笑吟吟的看著他。


  劉寶見錢蓮花居然把他拉進了她家院子,頓時一驚,說道:“嬸子,你這是干啥?要是讓村長看著了還不扒了我的皮。


  ”“我說劉寶,你是不是 軟蛋呀,我都給你了,你都不敢?”“你家孫貴生才是軟蛋呢。


  ”聽到這話劉寶頓時就急了。


  正準備向前蓮花發難,他卻感覺自己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咋回事兒?劉寶頓時臉都綠了。


  嘴角抽了抽,錢蓮花一臉的不高興,往門外一指,那意思是讓劉寶感覺消失。


  劉寶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一邊走劉寶一邊想著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自己成這樣了呢?這時他忽然想到了老霍頭跟他說的那句話,說自己用不了幾天就會去找他,莫非這事兒是跟他有關系。


  但想了想劉寶又覺得不可能,那老霍頭也不是神仙,不能預測未來,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兒。


  搖了搖頭,劉寶朝小河塘走去,剛才在錢蓮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個地方洗洗。


  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無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劉寶將衣服脫光下了河,劉寶不禁頹廢異常,心說自己還沒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沒用,肯定得給他戴綠帽子。


  洗了一陣劉寶便回了家,他爹媽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都問他怎么回事,劉寶也不說,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覺。


  第二天劉寶睜開眼睛的時候日頭已經升的老高,他爹媽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沒叫他。


  囫圇的吃了口飯,劉寶扛起鋤頭無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剛出家門,他就看到李春杏從她家趕著那頭母豬走了出來,這娘們是要放豬去。


  “喲,這不是寶子嗎?咋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興的事兒呀?”昨天跟她鬧的挺僵,劉寶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卻好像是不想放過他,幾步趕上劉寶,說道:“哎呀,這么年紀輕輕的就成了軟蛋,以后的日子可咋(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過呀,還咋娶老婆呀?”“李春杏,你說誰是軟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聽到李春杏說自己是軟蛋,劉寶當時就急了。


  這話可不能亂傳,要是傳出去的話他可就真娶不著老婆了。


  “就你這樣還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來呀,我讓你整。


  ”聽到劉寶的話李春杏非但沒生氣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劉寶一見李春杏這架勢,就知道肯定是錢蓮花那個娘們在亂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這事兒呢。


  “欠日的娘們,竟敢傳老子的壞話,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罵了一遍錢蓮花,劉寶卻不對李春杏服軟。


  “李春杏你得瑟個啥?真以為我不敢日你呀?有種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這個李春杏就是個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見了他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要不然也不會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劉寶將了一軍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臉一揚,說道:“嘿,真是淹死會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還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讓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說著李春杏便拉住劉寶往他家拽,劉寶見李春杏動了真格的心里就沒底了。


  “我說你這個娘們咋這樣呢?你哪能拉著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臉我可還要呢,行了你趕緊放手,我還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來李春杏也只是聽說劉寶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沒想動真格的。


  剛才她是被劉寶給將了一軍,所以才拉著劉寶去他家。


  其實她心里也沒多少底,要是那傳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煩了。


  不過現在一看到劉寶這幅躲閃的樣子,李春杏的底氣頓時就足了。


  心說那傳言鐵定是真的,要不然這劉寶干啥這么躲躲閃閃。


  “嘿嘿,我就說你是個軟蛋,哎呀這可真是報應啊,昨天還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軟蛋,報應啊。


  ”此時的李春杏別提有多高興了,感覺自己昨天受的氣全都找補回來了,心里爽快無比。


  看到劉寶的臉已經成了豬肝色,李春杏別提有多痛快了,哼著小歌就走了。


  看著李春杏的背影劉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說等老子好了第一個就把你這臭娘們給收拾了,看你以后還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給埋汰了一頓,劉寶也沒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鋤頭一扔,立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頭。


  現在他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去老霍頭那試試。


  昨天老霍頭說的話神神叨叨的,沒準他還真有辦法幫自己把東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沒啥損失,反正這事兒也不多他一個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頭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


  爬到半山腰,劉寶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時他正一邊抽煙一邊喝著小酒,地上鋪了塊小布,上面放著一個酒壺和半袋花生米,老頭正瞇著眼睛哼著小曲,別提多愜意了。


  “嘿,這老霍頭的日子過的可比我舒坦多了,還挺會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劉寶還不等說話老霍頭卻先開了口,倒把劉寶給弄的一驚。


  “本來還以為你得過兩天才能找我,沒想到這么快就找來了。


  ”睜開眼睛,老霍頭朝劉寶微微一笑,拿起兩顆花生米扔進嘴中,隨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劉寶擺擺手,示意他坐自己身邊。


  “呵,老爺子,你還真知道我會來找你呀,還真神了。


  ”本來劉寶以為這老霍頭就是個猥瑣的老頭,沒想到這老爺子還真有兩下子劉寶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滿了期盼,說道:“老爺子,既然你知道我能來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為啥來找你了。


  ”“當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看著劉寶,老霍頭一臉的猥瑣,也不知道為啥,劉寶一見老霍頭這眼神就渾身起雞皮疙瘩,而且渾身·也不舒服,好像會被他捅一樣。


  “老爺子,我也不瞞你,你能給我治治不?”“要治這東西其實也不難,不過我這手藝可是正經拜師學來的,你要是想讓我給你治,那你也得拜我為師。


  ”“啥?治個病還得拜師?”沒想到老霍頭會提出這種要求,劉寶頓時就呲了呲牙。


  師父師父,如師如父,如果拜了這老霍頭為師,那他以后就得把他當親爹來供奉。


  劉寶很注重這些東西,平白多了個活爹他有些不習慣,所以有些遲疑。


  而且他就是個小農民,生活條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讓他養這師父的話他還真養不起。


  “嘿嘿,要是為難就可以不拜,我從不強求人。


  ”好像拿準了劉寶的脈門,老霍頭一副泰然的樣子。


  劉寶想了想,終于咬了咬牙,說答應拜老霍頭為師。


  多了個活爹總比自己一輩子當軟蛋強,這點賬他還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時到村后面的小橋上來找我,到時候在正式拜師。


  ”朝劉寶揚了揚手,老霍頭就像是趕蒼蠅一樣把劉寶轟走。


  不過劉寶卻沒生氣,而且心里還十分高興。


  看樣子這老霍頭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讓李春杏好看,讓她老找自己的麻煩。


  還有錢蓮花也得教訓,這事兒就是她給傳出來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厲害,整天咧著張破嘴亂嚼舌頭。


  心情大好,劉寶下山一路都是哼著小歌的。


  也是巧,劉寶還沒到家門口就看到李春杏趕著豬往回走,劉寶想起剛才她說的話,就問道:“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讓我整還算數嗎?”“算數。


  ”剛剛劉寶的表現讓李春杏已經確定了他是軟蛋,而且現在全村的人都已經在傳這件事兒,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這時已經是午飯時間,劉大全兩口子也從地里回來了。


  一看到劉寶,他娘馬翠蘭的臉上便露出一絲愁容。


  村里人傳的那些閑話早就進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兒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劉寶可就真說不著媳婦兒了。


  朝劉大全看了一眼,馬翠蘭示意他問問劉寶。


  畢竟劉寶已經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話當娘的不方便問。


  不過劉大全卻是搖了搖頭,他也不好意思張口。


  劉寶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對,頓時就明白他們肯定是聽到什么閑言閑語了。


  呵呵一笑,劉寶說道:“爹,娘,你們別聽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沒那么回事,你兒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聽到劉寶的話,劉大全兩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相對那些流言來說,他們當然更相信自己的兒子了。


  劉大全咧嘴一笑,說道:“劉寶,去村里的小賣店買點豬肉去,下午地里沒啥活兒,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點。


  ”從身上拽出兩張十塊的票子遞給劉寶,劉大全十分高興。


  一聽到能吃肉劉寶也高興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個月都沒見葷腥了,總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嬸子,給我割二斤豬肉,再來一瓶白酒。


  ”一進了龐冬梅家的小賣店劉寶就裂開嘴喊道,而龐冬梅一見來生意了,連忙熱情的招呼。


  “寶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親了呀?”“相啥親啊?我爹說今天下午地里沒活兒,想改善一下伙食,嬸子,你家丁彤最近沒回來呀?”丁彤是劉寶青梅竹馬的朋友,兩個人從小一塊長大,不過丁彤初中一畢業就去讀幼師了,現在在鄉里的小學當老師呢。


  “呵呵,小彤她這周末能回來一趟,寶子,嬸子問你,村里傳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嗎?”劉寶和丁彤的關系雖然還只停留在朋友的階段,不過龐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們相互之間都對對方有意思,只是那層窗戶紙沒有捅破。


  要是劉寶真像村里人傳的那樣,那她可不能答應把她家丁彤嫁給劉寶,這不是害她閨女要守一輩子的活寡嗎。


  “沒有的事兒,都是他們瞎傳的,嬸子你可別信,等小彤回來我再來找她玩,我先走了嬸子。


  ”給過了錢,劉寶便拎著東西出了小賣店,村上的人見了他表面上不說什么,不過一等他走過去就開始竊竊私語。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2853900.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30343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69437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885058.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8935380.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543790.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5268320.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6498208.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918111.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6207495.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