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情趣内衣黑丝|star447

star447

{网站主词}发表于2021/8/9 2:23:00 | 37个浏览
star 447


昏黄的灯光下, 沈冰月长发披散,手脚被绑在大床上,呈现一个大字,领口的衣襟被扯开大半,露出半边高耸坚挺的胸脯。


  床边还站着一个赤着上身的 男人,说着一些污秽的话。


  沈冰月越是挣扎哀求,让他放自己,却好像让他越加兴奋。


  这男人背对着 杨修,但杨修却一眼就认出这男人—— 赵垂(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村长赵长贵的独子,横行霸道,偷鸡摸狗,打瘸子骂哑巴,夜踹寡妇门,村里人都恨得咬牙切齿。


  大哥尸骨未寒,赵垂就跑来欺辱 嫂子,愤怒的火焰在杨修的胸膛中熊熊燃烧。


  “赵垂!”门外的一声暴喝,吓得赵垂猛地一哆嗦。


  “谁啊?想找死啊!”他猛地转身,却见门外站着一名身材健壮的男人,一双冰冷如刀子一样的眼睛盯着自己,仿佛能够穿透他的皮肉,直击灵魂深处。


  稍一愣神,他恼羞成怒,一脚踹翻一张小木桌,拎起墙角的一把铁榔头,遥指遥指,歇斯底里的怒吼道:“自己像狗一样乖乖的爬过来,别让老子动手!”其实,赵垂见过杨修,只是多年不见,杨修的外貌变得许多,他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杨修冷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速度之快,俨如午夜幽灵,一巴掌抽在赵垂的脸上,赵垂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即便杨修只用了三成的力道,可赵垂身骄肉贵,这一巴掌下去,赵垂的半张脸就肿成了猪头。


  赵垂摇摇晃晃的爬起来,捂着肿胀的半边脸,瞪着杨修的眼睛仿佛喷火,“小子,你有种,有本事留下名字,老子……”赵垂还没说完,杨修身若疾风,抬手一记耳光,赵垂就像是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


  不等赵垂起身,杨修又揪住他的头发,不要钱似的狂抽耳光。


  片刻间,赵垂的双颊就肿成了猪头。


  “五秒钟,从我眼前消失!”杨修居高临下,盯着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赵垂,面沉如水。


  “你……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赵垂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在这宁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杨修却不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数数。


  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等杨修数完,赵垂就爬起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杨修重新关上门,解开沈冰月四肢的麻绳,又拾起 被子裹住她满是伤痕的娇躯。


  沈冰月似乎很害怕,娇小的身躯紧紧地包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美眸含泪,娇弱哀婉的模样,我见犹怜。


  “嫂子,你不记得我了吗?”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半天,杨修这才憋出一句话。


  沈冰月抬头,盯着杨修愣了好一会,不确定的问道:“你……你是皮蛋?”杨修苦笑,他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个外号了。


  沈冰月出嫁那年,杨修还是柳河村的一个懵懂少年,长得黑不溜秋,被村里的顽童戏称为皮蛋。


  只是,他出国多年,为何突然回来了?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沈冰月俏脸通红,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


  “嫂子,你的脚……”说着,杨修伸手握住了沈冰月红肿的左脚,又从裤子里口袋里摸出一瓶药膏,轻柔的敷在沈冰月红肿的脚踝上。


  尽管是小叔子,可沈冰月还是又羞又急,挣脱不了,也就任由杨修握着,她的脸滚烫如火烧,如同鸵鸟,把脸埋在被子里。


  冰凉的药膏,令沈冰月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一些,心中既是感激,又有少女般的羞涩。


  “皮蛋,谢谢你!”突然间,脑袋埋在被子里的沈冰月吐出五个字。


  杨修笑了笑,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看来,在嫂子的心目中,自己仍然是以前的皮蛋,从未改变。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嫂子,以后有我在,赵垂那个王八犊子不敢再欺负你!”听到杨修离去的脚步声,沈冰月急忙起身相送,却忘了脚伤,左脚一滑,差点摔倒。


  杨修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嫂子的纤纤柳腰,嫂子的前襟依旧敞开,杨修一低头,胸前那丰腴的雪白就一览无遗的展现在眼前,令杨修呼吸一滞。


  沈冰月面颊滚烫,慌忙推开杨修,双臂遮挡在胸前,垂头不语。


  杨修小腹火热,转移视线,为避免尴尬和嫂子聊起了赵垂的事。


  只是说起赵垂,沈冰月就柳眉微蹙,粉脸寒霜,“这个赵垂就是个混蛋,村里的年轻女人都被他欺负过,昨天还……还去了咱隔壁的娟子家……要不是被我发现的早,恐怕……”说到这里,她就戛然而止,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沈冰月口中的“娟子”名叫王美娟,是他隔壁邻居刘大喇叭的媳妇,长相和身材在群里都是数得着的,不知道让多少人眼馋。


  只是可惜这刘大喇叭是个短命鬼,让王美娟早早的守了寡。


  杨修眼神冰冷,赵垂好色如命,以娟姐的姿色,在刘大喇叭活着的时候,就经常吃娟姐的豆腐,更何况刘大喇叭已经死了。


  “几个月前,因为争夺蔬菜大棚的承包权,赵长贵和孙喜贵吵了一架。


  第二天,孙喜贵的儿子孙二毛在城里就撞断了一条腿。


  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肇事司机,孙二毛一直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其实,村里人都知道,所谓的肇事司机就是赵垂的人!”说到这里,沈冰月就满脸怒容,美眸中都快喷出火来了,仿佛孙二毛是自己的儿子似的。


  说起赵垂,沈冰月滔滔不绝,眉目含怒,这愈加坚定了杨修除掉这一祸害的决心。


  嫂子越说越激动,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说给杨修听,惹得他一阵自责。


  早知道嫂子在村里的处境这么艰难,他早该回来的。


  不过现在自己回来了,谁也欺负不了嫂子了。


  至于赵垂那孙子,迟早弄死他。


  对嫂子一番温言相劝,她总算是稳住了情绪,随后回房睡觉了。


  折腾一晚上的杨修也累了,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梦里跟大嫂缠绵一夜。


  醒来之时,已经晌午。


  嫂子早早出门,去地里锄草了,杨修拾起客厅桌上的留言条,只有一句话——修,厨房内有早饭。


  杨修胡乱的扒了几口,就骑着家里的二八单杠去镇上办点事。


  路过村口的时候,迎面驶来一辆奔驰车,车速很快,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奔驰车就冲进了路边的池塘内,迅速淹没。


  杨修吓了一跳,丢下自行车,一个猛子扎进了池塘,在奔驰车即将沉没之时,一拳砸碎了驾驶室的车窗玻璃,将面色惨白,灌了一肚子水的司机被拽了出来。


  司机在岸上大吐苦水,刚刚缓过气,就嚷嚷起来,说是车里还有人,让杨修赶紧去救人。


  杨修暗叫倒霉,又转身扎进了池塘内。


  好在池塘水清澈,凭借着高超的潜水技术,杨修从破碎的驾驶窗口钻进车内,扛着一名已经晕厥过去的女人泅渡上岸。


  “苏 镇长,你没事吧?”眼看女人昏迷不醒,司机也顾不上自己,急的大喊大叫。


  苏镇长?还没缓过一口气的杨修愣住了,他摆了摆手,说道:“我不姓苏,也不是镇长!”“我没说你,我说的是她!”司机快急哭了,他是苏镇长的专职司机,若苏镇长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直到此时,杨修才注意到这女人,柳眉杏眼,琼鼻樱口,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上,将她还算有料的身材完美的凸显出来。


  只是,她面色惨白,不断的有污水从口中溢出,出气多,进气少,明显严重缺氧。


  “你有手机吗?我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此时,四下无人,司机不知所措,本能的想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杨修深吸一口气,跪在苏镇长的身旁,双手掰开她的嘴巴,开始人工呼吸。


  每吹一口气,就有一股污水流出,苏镇长鼓胀的肚子渐渐瘪了下去,可仍没有醒来的迹象。


  司机看的目瞪口呆,他不是不知道人工呼吸的办法,只不过,这可是苏镇长,事后被她知道的话……杨修显然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这时,他双手叠放在苏镇长高耸的胸脯上,一边在心中默念色即是空,一边有节奏的压胸抢救。


  虽然还隔着一层衬衣,但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还是令杨修魂飞色授,暗呼过瘾。


  很快的,苏镇长体内的污水差不多排干净了,她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许多,呼吸也顺畅了。


  杨修又在她的人中穴掐了一记,苏镇长终于悠悠转醒。


  入眼处, 苏文玉分明看到一个猥琐男正一脸邪笑的盯着自己,一只狼爪子还摁在自己的胸前。


  她尖叫一声,猛地坐起身,抬手就抽了杨修一记耳光,又捂着胸口,吃力的爬起身,一边跌跌撞撞的逃跑,一边大喊抓流氓。


  “苏镇长!”司机 小王担心苏镇长,慌忙起身,小跑着拦住了苏文玉。


  看到小王,苏文玉慌乱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些,她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杨修,似乎明白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心里明白,苏文玉却要维持领导的尊严,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杏眼圆瞪,喝问小王。


  小王悄悄抹了一把冷汗,他很庆幸刚才不是自己人工呼吸,否则就算苏镇长现在不计较,可是过后不久,铁饭碗肯定要丢。


  “苏镇长,你误会了……”小王无奈,只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还着重强调了杨修的抢救功劳,听的苏文玉面红耳赤,还不好反驳。


  意识到是自己错怪了别人,苏文玉倒也落落大方,转身回去,向杨修表示歉意。


  杨修也没想到,这位美女镇长居然肯放低身段主动道歉,尽管左边脸颊还火辣辣的,但他也不觉得吃亏,反正自己刚才已经摸过了。


  “这种事情,如果还有的话,我还是会奋不顾身的营救!而且,我也不是贪财的人,重金酬谢什么的就算了……”杨修嘿嘿一笑,视线掠过苏文玉饱满坚挺的胸脯,心道这妞若是换上比基尼,肯定惹火刺激。


   “啊,不要, 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


  ”李悦感觉到 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 身体,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我这里会晦气,运气不好。


  ”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 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应该未经人事,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 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老刘越发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体快要炸开了。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老刘看着李悦担忧的神情,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禽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镇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现在他就好像被恶魔控制住一样。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交换性伴侣)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爷你说,我都信。


  ”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性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逼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大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大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大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大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大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 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大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大爷去拿药。


  ”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大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大爷。


  ”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大爷,看向刘大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大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大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大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老刘一只手微微颤抖的落在李悦胸前饱满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活动。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大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大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摩加快吧。


  ”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大爷。


  ”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


  ”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摩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大,大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摩手法相当管用。


  ”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枪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大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大爷腿上,大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大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大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悦背对着老刘的时候,眼看着她就要落在老刘腿上,头脑发热的老刘竟然悄悄的将裤子解了开来。


  眼瞅了,两人就要身体就要有了接触。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刘大哥,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关门干啥?” 王然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她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准备来老刘这开两副药。


  这可苦了 刘为民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破。


  李悦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耻,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肯定是不行的。


  “小悦没事,咱这是看病,不着急,穿好后出来就行了。


  ”老刘乘着李悦愣神的空档将裤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李悦点点头,红着脸将裤子穿好。


  这有人来拿药,这事儿是做不成了,老刘摸摸李悦的脑袋,“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别担心,这件事我们都保密,下次你再来找大爷帮你。


  ”“好,我下次再来找你看病。


  ”李悦感激的看着老刘,说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刘将诊所的门打开,让王然进来。


  “我说这怎么回事,原来还有病人啊刘大哥。


  ”王然看见李悦跟着刘为民从里面走出来,也没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体不舒服,我给看看。


  ”刘为民说完还对着一旁的李悦嘱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悦点点头后就离开了诊所。


  王然说了自己的症状之后,刘国华熟练地将药包好递给王然。


  现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毕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给打乱了。


  等人走后他就开始准备做饭。


  他这座诊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两层小楼,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可质量杠杠的。


  因为他坐冤狱的缘故,上面怕他闹事,给大家找麻烦。


  所以对于他开设诊所的营业执照审批很快,基本上没有花多少钱,要是别人去申请的话,没有二三十万,诊所的执照是办不下来的。


  有时候想到这,刘为民心里突然觉得这几年牢也没有白坐。


  作为一个老光棍,刘为民吃饭完之后,穿着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诊所门口惬意抽着烟。


  “真是舒坦啊!”刘为民抽着手里的香烟,眯着眼睛望着落下的夕阳忍不住感叹起来。


  因为这几年冤狱,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牵到大家,所以对刘为民的赔偿都很显诚意。


  不仅给他办理了诊所营业执照,而且光是赔偿金就有六七十万。


  俗话说手里有钱,心里不慌。


  现在他房子有了,钱也有了,就差一个婆娘了。


  刘为民寻思着自己年纪也不小,是该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悦那丫头就不错。


  ”刘为民想起刚才李悦雪白的身体,顿时忍不住心里一阵意动。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悦年龄相差太大,人家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愿意陪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呢!“过几天,让龙媒婆帮忙问问。


  ”刘为民抽完最后一口烟之后,扔掉手里的烟蒂,脑海里忍不住寻思起来。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再耽搁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刘,不好了,出大事了!”这时候,一位比刘为民年纪还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过来,朝刘为民喊道。


  “ 陈大孔,出什么事了?”诊所里,刘为民望着眼前神情急切的陈大孔开口问道。


  陈大孔他们这个村的村长。


  刘为民所在这个镇,位于南元省东怀乡,华明镇。


  人口也不过上万,而且还分布在周围十里八乡。


  在镇上生活的人也不过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轻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诱惑,大多数都选择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镇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妇孺,就是正在读书的孩子。


  而因为人口的减少,所以镇政府都已经迁往县城,所以华明镇虽然号称是镇,其实和村差不多。


  身为村长的陈大孔跑进诊所之后,一脸着急朝他喊道:“老刘,你赶紧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刘为民听见这话,立马从板凳上站起来,抓着陈大孔的手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家乡里乡亲的,左邻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帮忙。


  特别是刘为民经过这次冤狱之后,对于这些东西更为看重。


  子欲养而亲不在!虽然他现在生活变好了,可是一想起因为他去世的父亲,刘为民心里满是悲伤,如果自己没有蒙冤入狱,或许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乡人们的闲言碎语,选择留下来的缘故。


  “还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进山采药的时候,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了。


  ”陈大孔喘着粗气,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刘为民说了一遍。


  刘为民听到这,抓起诊所里的医疗箱就跟着陈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伤得重不重?”在路上,刘为民紧张询问着刘老头的伤势。


  因为陈大孔嘴里所说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岁了,这么大年纪的人从山上摔下来,不死也已经是万幸了。


  “情况有些不乐观啊!”陈大孔说到这,一脸担心道:“虽然她摔下来的时候被几颗杂木给拦住了,可右腿受伤严重,现在人都已经昏过去去了。


  ”“那我们赶紧走吧!”听到这,刘为民心里一紧,脚下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因为留在家里的老人闲不住,所以都喜欢到周围山上挖取野生药材,然后卖给药贩子,换取一些盐巴钱。


  这几天本来就已经下雨,山高路滑,她却还要上山,这不出事才怪。


  镇上本来也不大,不过就是两条街而已。


  所以,当他们赶到王家的时候,王家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们没事堵在门口干什么?”看见门口被堵,陈大孔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吼了起来。


  陈大孔作为村里的村长,在村里多少有些威严和气势。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着药箱,一脸着急的刘为民,纷纷迈动脚步,自动给两人让出一条路,露出受伤的病人来。


  “刘叔,你给我婆婆看看,她还有没有救啊!”刘为民刚踏进院子,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立马冲过来给刘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儿媳林兰花。


  林兰花虽然穿着一身普通花布衣服,头发凌乱,可是刘为民还是从她精致的五官发现,眼前的这个林兰花是一个美女。


  在她旁边的木板上,躺着一位六十来岁的年迈妇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钱氏。


  俗话说岁月催人老,这钱氏以前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热门文章
随机阅读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