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nicole evangeline lilly sex

nicole evangeline lilly sex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4 0:59:08 | 15個瀏覽
nicole evangeline lilly sex


鐘叔夾菜的動作一僵,然后把筷子放在碗上,摸了摸鼻子,語氣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是我的情人,前段時間出差去了……”盡管 李潔早有預料,但心里還是難受無比。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我是醫院的顧問么她是我曾經的一個病人,后來相識之后,我們就保持著這種沒有名分的曖昧關系……”鐘叔又說道。


  “就像咱們兩個現在這樣么”李潔苦笑一聲。


  鐘叔看著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終還是用沉默來回答。


  “我昨天晚上聽你們兩個做了 一晚上……”李潔忽的又開口,與之前的話題風馬牛不相及,鐘叔更楞了。


  李潔看著鐘叔,又想起昨晚那欲火焚身卻只能用手解決的 感覺,再加上今天得到了職位的晉升,李潔心情是一上一下,既高興,卻又難過。


  她站起身,走到了鐘叔的身邊,對著鐘叔的嘴就吻了上去,撬開了鐘叔的牙齒,兩個人的舌尖一碰撞,李潔頓覺渾身一軟,心頭蕩漾出一股奇異的感覺,像病毒一樣,蔓延到全身。


  李潔單手摸向鐘叔的褲襠,然后拉下拉鏈,掏出那根正在迅速膨脹的金箍棒,上下抽弄,感覺差不多,她就把短裙撩上來,脫下絲襪內褲,直接 就坐了上去。


  “別這樣……你會疼的!”鐘叔雙手扶著李潔的腰肢,不想讓李潔坐上來,但是李潔卻一(我的尤物女友們) 用力,直接就插到了底。


  因為太過于倉促,沒有前戲,李潔下面根本就沒有進入狀態,所以現在李潔能夠感到的就是疼痛!火辣辣的疼,盡管直達花心,痛跟快感交叉,讓李潔雙腿禁不住的夾緊,李潔心底里感到一陣陣的刺激,異樣的感覺讓那個李潔像觸電一樣,全身抖如篩糠,下面也是很快就 有了感覺。


  客廳里面很快就回蕩起‘啪啪’的肉體碰撞聲,而李潔也是逐漸的來了感覺,每一次沖撞,都讓那感覺如潮水一般襲來。


  “嗯!”李潔紅唇嬌艷欲滴,微微張開,發出百轉千回的銷魂呻吟聲,如果 張姨在這里,一定會氣得發瘋。


  李潔回想起今天早上見到的情況,張姨那白花花的 屁股一晚上都沒有離開過鐘叔那根金箍棒,她心里十分的不服氣。


  不行!她今天晚上也不能離開!鐘叔抱著李潔,走向了他的臥室。


  兩個人在床上,又是一陣翻江倒海!整個房間回蕩著李潔的銷魂呻吟聲,還有鐘叔的低吼聲,彌漫著腥味還有曖昧的味道。


  ……李潔睜開眼睛,屁股下意識的收縮了一下,忽然感覺一陣非常奇異的感覺從心頭觸發開來,她忽然間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的后庭被鐘叔給開了!昨天晚上玩的太過于盡興了,以至于李潔想到了更刺激的事情,當時的鐘叔顯然也是對這個提議很感興趣,兩個人很快就坐了起來。


  鐘叔那根尺寸驚人的玩意兒插進去,那撕裂的感覺,就像是李潔第一次初夜一樣,酸酸的,脹脹的,不過更多的是疼痛感覺,鐘叔那根 東西直接就頂到了盡頭,讓李潔疼的叫出聲來,但是當時的鐘叔好像誤以為李潔是呻吟,于是頂的就更加用力,導致現在李潔屁股一陣陣的腫脹疼痛。


  李潔坐起身,忽然感覺屁股里面那根東西正在飛速的膨脹起來,頓時奇異的感覺再次涌上心頭。


  除了第一次疼之外,第二次基本上就舒服了許多,后庭和秘密花園完全就是兩種不一樣的感覺。


  “嗯哼!”李潔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鐘叔的耕耘   我知道,這些恩惠都是從你那兒來的。


  每個人都被你的燦爛和神圣感動了, 不用要求去囑咐,更不用制度去約束,每個人都有了追隨你的夢想和不移的意志,不去管時間如何流逝,不去管什么海枯石爛、滄海桑田,生也不變,至死不忘。


     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喬木一盞盞飄落了燦爛,世界被枯萎深深掩埋,那條寂寞的小路上,一對白發蒼蒼的老夫妻互相攙扶著,他們要追逐小鳥兒正在追逐的那瓣藍天。


  盡管那里不再藏著少年的夢想,壯麗的青春,木訥的腳步依然不肯停滯,么辦法,誰叫幸福始終在前頭堅定的招呼?直到老得哪兒都去不了了,坐在搖椅上慢慢聊聊往昔,講一講用一輩子還沒有完成的現在,聊聊故去和現在的愿望,收藏著人生路上點點滴滴的歡笑。


  這就是人間——最浪漫的事。


    當那潔白的月牙兒把夢照亮,花兒的心扉無聲的敞開,月下花前的那對伉儷的私語卻是如此甜蜜。


  還是要借借月上柳梢頭的意境,讓那一對對鴛鴦海誓山盟的誓言變成幸福的眼淚吧,讓平靜如水的夜作證:每一對鴛鴦都有個白頭偕老的約定。


  一個人愛另一個人,一生一世不走樣,真是很不簡單的事情。


  踏過磕磕碰碰、朝朝暮暮的磨合期,穿越卿卿我我、蕩氣回腸的愛情河,回到柴米油鹽的真實里,回到鍋碗瓢盆的瑣細里,回到奉母撫兒的操勞里,但是要記住,浪漫里不得忘形,平凡里不要失真。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在沒有止境的忙忙碌碌中,拯救自己的只有那顆安靜的心,守住屬于自己的那份平淡吧。


  在某一個噩夢醒來的早晨,牽掛的依然是屬于自己的另一半;在每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另一半為另一半準備了一如以往的粗茶淡飯。


  接受世間的不公平對自己最為公平,拒絕天上掉下的幸運對自己最為幸運。


    一棵傲岸之樹終于成為棟梁,樹的 生命結束,樹的骨氣依然,我不敢說這是不是幸福的模樣?但是,我敢斷定當它枝繁葉茂,立于蒼茫天地間,每一枝向上的椏枝都有一曲幸福的歌,每一片葉子都有一首幸福的詩。


  把歲月鐫刻于心田,用年輪記錄歷史滄桑,一切如此自然順理成章,難道還容得下閑言鉆空子嗎?百鳥棲息,有了生存的恬靜,坦然面對日出日落,有了墨客的雅致,笑看天地風雨,有了英豪的度量,那一定才是幸福的樣子。


  因為萬物在崇尚理想主義的旅程中,更加敬重這具體而又真實的生命。


    一朵花開了,完成了成長路上一段最為壯麗的歷程。


  無論是華貴的名流還是無聞的野草,那過程都歷經了跋山涉水的艱辛,有蝴蝶的舞蹈,有蜜蜂的歌唱,也有“那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憂傷,微笑也好,眼淚也好,都是為了迎接 生命中豐碩的結果。


    讀小學的時候,課本里有一則關于幸福是什么的故事:三個孩子用了十年時間終于弄明白了幸福是什么?第一個說,我們分手以后,就到一個城市里去了,進了學校,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是一個醫生。


  很簡單,我給病人治病,他們恢復了健康,多么幸福。


  我能幫助別人,因而感到幸福。


  第二個說,我走了很多地方, 做過很多事。


  我在火車上、輪船上工作過,當過消防隊員,做過花匠,還做過許多別的事。


  我勤勤懇懇地工作,我的工作對別人都是有用的。


  我的勞動沒有白費,所以我是幸福的。


  留在村莊里的青年說,我耕地,地上長出麥子來,麥子養活了許多人。


  我的勞動也沒有白費,我也感到很幸福。


    一滴露珠,融入了五色的大地,它滋養了五谷,滋養了文明,滋養了思想,它說,它很幸福;又一滴露珠,它幸運地跳入了溪流,它壯大了江河,成為了大海的一滴,成為了云朵的一分,成為了彩虹的一角,它能不說很幸福?  豐富的生命里一定有酸甜苦辣,斑斕的人生中一定有赤橙黃綠。


  上帝投擲到人間最為奢侈的蛋糕,有時讓你魂牽夢繞,有時讓你回味無窮,這樣就有了風景。


  但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那一米陽光的暖,似曾相識的笑顏,就好似那恍若 初見的美麗,淡淡的成為生命中那不可復制的風景,微微的在蒼白的記憶里開出些溫馨的小花。


  也許,此時再遙遠的路途,再遙遠的人兒,都會因這恍若初見的美麗,都會因這些或那些細碎的情意而顯得溫暖,顯得彌足珍貴,顯得源源流長,而不再彷徨。


    正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我們都需要永遠抱著一顆謙卑恭讓的心,因為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日益完善,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加完美。


  記得,那安妮寶貝曾說“總是需要一些溫暖,哪怕,只是那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


  因為,只要我們依著陽光而行,伴著溫暖而動,那些個流年里散落的風起雨落,那些個歲月里走失的人來人往,無論是塵封的,還是珍藏的,都將會成為我們人生中最美的過往,最美的美麗,并永不褪色的持續著蘊藏著。


  那么,生命的路口,到底有多少情,最終成了合不攏的念?又到底有多少人,最終成了隔水觀望的花?  人生沒有重來,生命也無法倒帶,或許這世上的萬千風景,轉身只不過是那一剎那,那一瞬間。


  那么,在時光的眼眸里,誰曾為誰書寫永遠,誰曾為誰毫無目的守著所謂的地久天長?說一段永遠,守一份地長天久,終究,這些所謂的過往,所謂的地久天長,會漸漸的消失在這一路的燈紅酒綠里嗎?飄散在這曾經的綠肥紅瘦里嗎?寡淡在這過往的滄海桑田中嗎?那你是否還曾記得:記憶中總有一朵花兒,曾開在我們心間;總有一棵草木兒,我們也曾溫柔相待過;總有一幅畫,是我們自己一筆一筆用心著墨的……  也許,歲月(兒童益智故事),就是這樣輕盈的邁著前進的步伐,不知不覺毫無目的度過了一個春又度過了一個秋,而等我們慵懶的從睡意朦朧中清醒的睜開眼時,卻發現時間轉眼走到了蕭瑟。


  那風吹葉落間,灑落了多少深情;雨絲飛揚刻,增添了幾分薄涼。


  而似乎其中總有那么一股淺淺的情緒,淡淡的在心間無限的擾著,無限的彷徨著,似乎在等那曲終人散后的燈火輝煌,那燈火輝煌后的黯然銷魂。


  這時,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又將在哪里暗涌著別樣的芬芳?  時光易涼,歲月漸老,慢慢地懂得,漸漸的明白,很多愛不是像口頭上隨便說起來那么容易,那么膚淺,那么隨性,那么任意。


  畢竟時光荏苒,年華已過,而那匆匆而過的人生,所擁有的是否就真為其所屬,那失去的又是否就會真的消失。


  落寞的心,交織著怎樣的回憶。


  是否就像“炊煙起了,我在門口等你。


  傍晚來臨了,我在山邊等你……”那樣執著,這樣癡情,這樣的為愛傾覆一生。


  那,紅塵的深處,到底是誰在唱一曲沒齒難忘,唱一首今生無悔。


  那一縷殤,到底驚了誰的夢?那一場煙花迷離,到底又擾了誰的風景?  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夜微涼,心若水,彈指間,回眸刻,嫣然一笑,紅塵路上誰為誰癡迷?若人生只如初見,那又何必承受人走茶涼,半世情殤。


  又或許,我們只是那一只 飛鳥,那一條游魚,而在時光中變換著游魚飛鳥,飛鳥游魚。


  只是偶然間,傾某刻你 落在了河邊飲水,看到了水中的我,或我在水中,巧遇了落在河邊飲水的你。


  或許,才有了這片刻的駐留,短暫的凝眸,但最終,你還是會離開,會展翅飛翔,會尋找那只僅屬于你一個人的地方,一個人的天堂。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435741.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7594384.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882560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543602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795522.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318722.html
https://twrfdgtyhuji.weebly.com/1342104.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4339704.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3612237.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75936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