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淺乃 ハルミ

淺乃 ハルミ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2 16:04:13 | 22個瀏覽
淺乃 ハルミ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 讓我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 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 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女叟子說她要在這住幾天,我倒無所謂。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這人竟這么隨意,直接穿著一件吊帶絲綢睡裙就出來吃飯,一頭大波浪的秀發別到一邊,修白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露了出來。


    她坐在我對面,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有顆紅痣,這樣的女人既聰明又風馬蚤多情。


    但不得不說,葉紫確實很有魅力,跟女叟子這種柔順溫婉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夾了一根烤腸,嫵媚朝我 笑了笑,“ 蘇瑤,你們家的腸都這么大?”  我臉上一熱,這個暗示我怎會聽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大嗎?還行吧,你可以切小塊吃。


  ”  “我比較喜歡整根咬。


  ”  說著媚眼帶笑瞥了我一眼,隨即紅唇輕咬,不料烤腸里的醬汁濺了出來,沾到她臉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時間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給我的感覺更秀色可餐。


    葉紫抬眼看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餐,她開口道,“正帥哥,有沒有興趣來我店里工作,工資高,而且……”  她用腳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適合我這樣的人。


  ”她的腳很滑,撩得我心癢癢的。


    “催乳師。


  ”她輕笑道。


    我佯裝一臉驚訝,“我一個男的還能當催乳師?”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見,客人又不介意當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這樣的帥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絲看著我,突然用腳尖輕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過來,我親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嚨發緊,這女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女叟子見我半天沒說話,以為我不愿意,便說道:“葉紫,他可能不喜歡這種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資質這么優秀,本來我打算給他開底薪一萬的,努力點加上提成一個月好歹有個兩三萬。


  ”葉紫一臉惋惜道。


    “我干。


  ”薪資這么豐厚,說不動心是假的,而且我現在缺錢,便毫不猶豫答應了。


    “好。


  ”葉紫嘴角上揚,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  葉紫讓我一個星期后再上崗,而這個星期內她都會對我進行培訓。


    晚上,女叟子端著一杯女乃送到房間給我,卻沒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樣。


    “女叟子,還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點透明,美妙豐盈的身體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風景若隱若現,讓我移不開眼。


    女叟子吶吶開口道,“阿正,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我聽葉紫說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還辛苦?催乳師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沒事。


  ”我一臉輕松道,“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閑在家里,再說了,女叟子一個人養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這,女叟子臉上添了一份惆悵,隨即讓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葉紫突然走了進來。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飆了出來,卻惹得她眉開眼笑。


  這一笑百媚,嗔怪的話頓時說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是 牛女乃


  ”  “我剛剛看見蘇瑤擠了女乃,就端進你房間了。


  ”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女乃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擠給你喝了。


  ”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女叟子說了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  “騙子。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女乃漬,放進口中,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的綿車欠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渾身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著我的手按了上去,“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給她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細膩柔車欠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  如(交換性伴侶)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隨即回應了起來“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難受的厲害。


    簡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媚眼如絲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調侃道:  “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更撩人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 把她壓在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說,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  “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  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媽蛋,這女人凈挑事,簡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沒呢,要不再來一次,我肯定能學會。


  ”我故意說道,想多揩點油。


    葉紫忽然嫵媚一笑,“那今晚別睡太早,晚上十點記得來你女叟子房間,有福利喲——”  十點有福利?  葉紫撩得我一身火便離開了,我惦記著她剛剛的話,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動得想睡也睡不著。


    左等右等,終于到了十點,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間門口,突然聽到房間里傳出時斷時續的輕哼聲,還有葉紫那個女人的笑聲。


    我滴天,這是在干什么?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福利?   這個羅薇,是我的女人!很久以前,我在 哥們兄弟聚會時,常帶著 薇兒,并這樣自豪介紹她。


  她會假裝羞怯得往我懷里一靠,露出大大的笑容。


  在哥們兒艷羨的目光中,我就會有點小得意,自然 喝酒暢快,埋單也很爽快。


    我和薇兒大學開始戀愛,薇兒很漂亮,是中文系的系花,當年追求她頗為艱苦。


  畢業后的兩年里,我們一起來到北京,成為北漂的兩個成員。


  她在一個房地產公司上班,我則應聘到了一家雜志社主編,上班后,只能早晚見面。


  薇兒是個愛熱鬧又有點小情調的人,盡管我們工資微薄,還是選了一個比較寬敞明亮的 房子租下來,它幾乎耗費了我們一半工資。


    同居后我們朝九晚五見面,只有周末,才會在一起待一天,所以我格外珍惜,會提前計劃去看電影還是去打斯洛克,或者逛街,給她買漂亮的裙子或是別的。


  狠心 老婆出軌讓閨蜜來 陪我同住(2/2)  有時候,她會叫上小潔,我們三個一起去逛街,逛累了就去肯德基海吃。


  有時候我不情愿小潔的加入,但是只要薇兒喜歡,就不去反對。


  小潔是薇兒的朋友,可以說親密無間、無話不說那種吧,我覺得她長的不好看,有時感覺怪怪的,最主要說話讓人覺得八卦。


    每個周末都會有小潔的出現。


    有一次周末,我們像往常一樣去逛街,我攬著薇兒,薇兒牽著小潔。


  小潔覺得口渴,打算去買三個椰子,就在小潔去挑椰子的時候,薇兒忽然問我:小潔不錯吧­我以為是自己的舉動有什么不妥,讓薇兒吃醋了,就半開玩笑的說小潔嗎­很不錯啊……不過,比你就差遠了。


    薇兒想說什么,小潔回來了,就沒說下去。


  小潔把第一個椰子遞給了我,又給我吸管,我趕緊把吸管插上遞給一旁的薇兒。


  我不喜歡這個細節,她不應該先給我的, 我想


  小潔把第二個再遞給我,我插上吸管,自己享用起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不知道是在一起久了覺得平淡還是別的,薇兒開始回家悶悶不樂。


  薇兒是個喜歡熱鬧的人,以前在學校是藝術團的骨干,經常組織一些慶祝活動。


  我想兩個人是不是太過孤單呢,就組織北京一伙哥們經常聚會,薇兒很會猜拳,也會喝酒,和我一伙哥們混熟了就時常和小痞子一樣  哥倆好啊……五魁首啊……我就在旁邊笑:老婆,你淡定一點…別當悍婦呀……但那種興頭上,她根本聽不進去吧。


    恰好哥們里也有個很能猜拳喝酒的,他叫華易,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哥們,他上完高中就出來混了,現在當了少有的年青老板,經營一個咖啡廳。


  薇兒和他棋逢對手,很多時候,聚會的氣氛都是薇兒和華易來主導的,有他們在,氣氛一下子就熱鬧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只是薇兒回家依舊表現的悶悶不樂,我問她怎么了,她很奇怪的反問:假如我想離開你,你會不會恨我我說:老婆你喝多了吧,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然后就把她扶到洗漱間,倒了熱水為她洗腳,再抱她到床上,為她蓋好被子。


    我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又說不清是什么。


  就那樣心神不寧在下樓梯崴傷了腳,醫生說很嚴重,最短需要休息一個月。


  碰巧薇兒公司安排她出差,要去深圳,這樣一來,我躺在家里就沒有人照顧了,拄著拐杖走來走去又不方便。


  哥們兒有哥們的事情,不好意思叫來,再說一大男人照顧一大男人總覺得有點憋足吧。


  薇兒說,樓下(男女性故事)有個單間,租金不貴,租一個月,讓小潔過來照顧你吧。


    我說:不行,這怎么行呢?  薇兒說:這有什么不行,小潔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就這么定了,我要出差很久呢。


  再說,小潔人很好,你放心好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薇兒把房子的事情搞定之后,第二天一早就走了。


  中午時分,我家的門突然開了,原來是小潔,她晃晃手中的鑰匙說,這是羅薇給我配的鑰匙,可別以為是賊哦。


  我說哦。


    雖然一開始我是對小潔有點不好印象,但是她天天勞累安排我的生活起居,為我做飯洗衣服,看她那忙進忙出的清瘦身影,我隱隱對以前對她不好看法有點歉疚。


  其實她也并不是怪怪的,就是喜歡講很多話,什么話題都能講,為我打發了無聊的時間,這也很好。


  其實她的樣子也不算壞,有著兩枚淺淺的虎牙,只是笑的時候嘴角的弧線很大。


    我一直打電話催薇兒:老婆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你了。


  薇兒總是說:我很忙啊。


  是不是小潔沒把你照顧好,我現在事情還沒辦完啊,脫不開身。


  好啦,老公我愛你。


  乖。


    然后她就掛了電話。


    就這樣重復著每天的臺詞,有一天,臺詞突然就變了,沒有一點預兆。


    薇兒說:你掛了電話吧,我發短信給你,有事情要說。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我隱隱覺得有什么事情發生了,只是我不知道。


    短信:我知道說對不起沒用,不是出差,是我要離開你了。


  來北京的生活很平庸,你知道我喜歡熱鬧,而不愛熱鬧的你一直在想方設法讓我開心,參加各種聚會,我都明白。


  也許事情發生總是突然的,原因都是事后追加的借口。


  是我愛上別人了,希望你能原諒我的欺騙,原諒我和華易。


  還有,小潔很喜歡你,也很適合你,你要珍惜她。


    手機屏幕已經看不清,小潔從廚房出來把盛好的飯菜放在我面前,被我一肘全部掃到了地上,我大聲咆哮:你滾,你也給老子滾……我想那個時候小潔應該收起一貫開飯前的微笑,哭了或者低泣。


  可是我怎么接受她們聯手騙我的事實,一個大大的騙局,全世界就我TM一個是傻啦吧唧的傻瓜,一群明白人都圍著我轉,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我自己蒙在鼓里。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小潔把碎盤子碎碗拾掇干凈,默默下了樓。


    快吃晚飯的時候小潔又悄悄上了樓,在她將進廚房的時候我說:小潔,我想喝酒,你去買些酒好嗎?要白的。


    小潔像是犯了錯的孩子得到了長輩原諒一樣,立刻下樓買酒去了。


  她回來時還買了熟食店的涼菜。


  我一個勁喝酒,滿口滿口的吃菜,小潔只是呆呆看著我,不知不覺我就醉了。


  我想當時我在哭,在一個女人窄窄的懷里,哭的淅瀝嘩啦,說亂七八糟的話。


  醒來大概是凌晨六點吧,頭很痛,我驀然發現小潔就在旁邊……我感覺神經緊繃了一下,隨時會像玻璃一樣碎掉。


  我怕她突然醒來,面對這樣的場景,會是怎樣的劇烈反應。


    最擔心的事最容易發生。


  小潔突然睜開了眼睛,我當時應該臉色鐵青吧­她拉被子蓋住自己,平靜的說:良,昨晚我沒喝酒。


  你不必自責。


    我看著這個睜著圓圓眼睛的小女人,有兩枚淺淺的虎牙,笑的時候,應該比薇兒還好看,只是我一直沒看到罷了。


  狠心老婆出軌讓閨蜜來陪我同住(2/2)  一個月后,我的腳傷還沒好,小潔續租了樓下的房子,繼續照顧我。


    一年后,我和小潔走到了一起。


    冬天的時候,我哈著白白的霧氣給小潔戴上了剛替她買的圍巾,她很開心,墊腳親了我的臉頰,像一只快樂的鳥兒。


  我才發現,她笑的時候露著好看的虎牙,雖然嘴角的弧度還是很大,但是真的要比薇兒好看得多。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3576279.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6562991.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4702918.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2615866.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4198859.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9336225.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6953735.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7990309.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2987742.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8774311.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