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情趣內衣黑絲|自慰 視頻

自慰 視頻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2 22:04:31 | 17個瀏覽
自慰 視頻


林嘉怡想起了以前小學的時候聽到隔壁房間自己爸媽的動靜,當下便搖了搖頭,小小聲的和 王小帥說道:“在這里肯定不行的。


  ”其實王小帥已經有些被沖昏頭腦了,滿腦的都是林嘉怡的假媽媽 妙妙,反而是林嘉怡在他面前其實誘惑力并不算是很大,要什么沒什么,只有這身皮膚不錯,看起來光滑細膩罷了。


  但丟了一個西瓜還是得撿一個芝麻,不然他現在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而且還漲的難受,于是他哄騙林嘉怡說道:“寶貝兒,要不你給我弄一弄?”王小帥也在女人堆里面摸爬滾打過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心知肚明,特別像是林嘉怡這樣的女人,花了他不少的錢,而且逢年過節給的禮物還有紅包都讓林嘉怡虛榮心大漲,她是千萬不敢得罪他的,只要稍微逼迫一下,林嘉怡絕對就會就范。


  “可是我…我不會啊……”林嘉怡緊張地眨吧了一下眼睛,她的手還覆蓋在王小帥的褲子上沒辦法挪開,感受到手心下的溫度,以前跟宿舍里面 的人看到的那一些小電影當下便涌入了腦中,她心中不知為何,竟燃起了一陣悸動,身下也覺得有些空虛難耐……王小帥將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當下便乘勝追擊說:“沒事,你隨便弄一弄就好,幫我疏解一下。


  ”王小帥看著她,他們兩個人交往到了現在僅限于牽一下手,還有親一下抱一下,其他的啥事都沒有做,更別說是這樣的要求了。


  林嘉怡聽見了之后連忙搖頭,一張臉紅了一片,雖然沒有做過那些事情,但之前王小帥也時常會把她的小手蓋在他上面,跟她說自己有多難受,暗示的意思明顯,但是她都嚴詞拒絕了。


  而王小帥也知道,像現在的大學生,其實還需要循序漸進的,她們雖然物質,但心中還向往著愛情,所以他基本上都不會怎么去要求她,也不會強迫,因為他也知道放長線才能夠釣大魚。


  而且林嘉怡這樣的女孩子知道自己比較平凡,能夠有那么奢侈的生活,也是拜他這個金主所賜,若是他們兩個人分手了,那她現在一切的包裝都會化作泡影,所以平時和他相處起來多多少少會帶著那么一點討好。


  “可是我現在太難受了,我不能這樣子出去見你爸爸媽媽吧?而且我也不好去衛生間那里…”王小帥這一次是覺得自己剛到手的鴨子又飛了,心里面非常的不舒服,對林嘉怡的語氣也有了一點不耐煩,不過林嘉怡這個小丫頭聽不出來。


  其實王小帥哀求過那么多次,林嘉怡心中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點動搖了,這會兒更是覺得是自己的原因才會讓男朋友難受成這個樣子的,于是猶豫了再三之后她竟然 點了頭。


  “真的嗎?”王小帥知道這樣的女孩子逼迫一下馬上就會就范,但他并不想給林嘉怡留下不好的印象。


  于是王小帥沉下了一雙眼睛來,頗有些為難的說:“如果你不愿意的話,那還是算了,我也不應該強迫你的。


  ”見王小帥這樣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林嘉怡也覺得自己那么多次的推脫都成了負罪,當下立刻搖頭說自己并不是被逼迫的,而是自愿的。


  看著王小帥那么難受,她覺得自己也很有一些責任,于是自愿的蹲了下來。


  王小帥心里面暗笑,果然女人就是好騙,頭腦比較簡單,多說幾句軟話就就范了,特別像是這么個在學校里面沒有出過社會的女孩子。


  林嘉怡蹲下來之后,王小帥還摸了一下林嘉怡的頭,并且一臉為難的對她說:“我本來不想和你進展那么快的,因為我擔心你會覺得我是輕浮的人,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在這樣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住,對不起,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話那就不做了。


  ”王小帥再一次貼心的詢問,林嘉怡 聽了之后腦袋搖的就像撥浪鼓一樣,同時心中越發的愧疚,那么優秀的一個男人,對她也彬彬有禮,不過只是提出了一點要求罷了,她之前一直都沒有答應,現在還拒絕的話,那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吧?這一招欲擒故縱,王小帥用的十分的巧妙,看見林嘉怡一臉堅定的樣子,王小帥就知道這個小丫頭片子絕對是上鉤了,于是裝作一副非常自責的模樣,把自己的褲拉鏈給拉開,里面一下子彈了出來,打在了林嘉怡的臉上。


  林嘉怡看了之后眼睛都睜大了,她驚呼了一聲,小臉蛋迅速的紅了一片,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這和在電影里面看到的簡直就是一樣的,而且這個還要可怕…“是不是嚇到你了寶貝?”王小帥小心翼翼的問道,林嘉怡搖了搖頭,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其實王小帥并不是自己第一個男朋友,她也并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也品嘗過這方面的滋味。


  不過那些都是年輕的男孩子,所以對于這一方面沒有太能夠給林嘉怡太多的快樂,而林嘉怡只覺得有些索然無味,所以很快的就分手了。


  當時她還想著再次交往就希望找一個更成熟一些的,能夠把她當成女兒來疼的男人,那樣的男人成熟又有閱歷,那方面應該也很有技巧……“寶貝,你張大嘴,像吃糖一樣就行了。


  ”王小帥慢慢的引誘著林嘉怡,林嘉怡聽了之后乖巧地點了 點頭,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張大了嘴巴,那一刻,她能夠感覺到一點味,但是其他的味道就沒有了,進去之后適應了一下,林嘉怡在自己的櫻桃小口之中活動,那種感覺讓林嘉怡心中有些蕩漾,她蹲下來的姿勢慢慢改變了,一點不自覺的把自己給翹高。


  在林嘉怡的口中活動,并且越來越堅,林嘉怡突然想著,如果這穿刺到自己,讓自己包裹住,也像現在一樣的話……一 想到這里,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發癢了,她不自覺挪動了一下,隨后便感覺到淌了出來。


  感覺到空虛,林嘉怡頓時春情泛濫,更加賣力。


  她一邊弄著一邊想象著自己在王小帥的身上,搖晃著腰肢,把那沒進,感覺到那在自己的里面,最后出來,林嘉怡當下便覺得心馳神往,她雙眼迷離,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王小帥看見林嘉怡那副模樣,心里面也覺得十分的躁動,真想現在就把林嘉怡壓在身下,狠狠的大戰三百回合!想到此,他當下便忍不住伸手探入到了林嘉怡的胸前,另一只手扣住了林嘉怡的后腦勺,不斷的送到她的口腔。


  王小帥的動作太猛,林嘉怡有些不太適應,當下想要干嘔起來,王小帥自己雖然正舒服著,但也在注意著林嘉怡的情況,察覺到了林嘉怡好像不太適應,于是立刻撤了出來,盡管現在很難受,但是他還是分外關心的問道:“是不是讓你不舒服了,那我不做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輕,讓人聽著好像他受了委屈似的。


  林嘉怡聽見王小帥這么關切的問話,他自己都那么難受了,還在顧及她的感受,心中頓時燃起了一陣陣的暖流,覺得這個男人確實是可以托付終生的。


  于是她趕緊的搖了搖頭擦了一下嘴邊,又繼續,很快王小帥便感覺自己好像漸入佳境了。


  他一邊想著在外面廚房忙活的妙妙,一面又不斷的到妙妙女兒的口中,一想到這一些就覺得十分刺激,隨后不多久他就出來了。


  其實 這個時候林嘉怡的嘴巴已經非常的酸了,剛才還在想著這個男人怎么那么持久,為什么還沒有出來,這會兒竟然裝了她一嘴。


  她有些茫然地抬頭,王小帥趕緊從旁邊拿了紙巾遞過去給她,讓她把嘴巴擦干凈,林嘉怡點了點頭。


  而他自己也抽出了幾張紙將自己擦了,接著塞回褲子里去,套好褲子之后覺得神清氣閑,但心里還是有點失望,畢竟沒有真弄上一場,所以還是有些不太滿足。


  不過至少嘗到了一點甜頭,也總比好過沒有。


  王小帥起來之后把林嘉怡從地上扶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膝蓋,還有摸了一下林嘉怡的臉蛋,把人抱在了懷中,親了一口額頭說:“辛苦你了寶貝兒,我是不是特別混蛋?你覺得我很好色吧?”林嘉怡連忙搖頭,其實剛才她自己也有非常強烈的感覺,差一點就想這樣順水推舟和王小帥弄了,可一想到這是在家里面,而自己的爸爸媽媽還在外面,她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心聲,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東西,還好自己忍下來了,否則兩個人真的要做的話,她肯定會舒服的叫出聲來吧?“寶貝,我真的是很對不起你,在你家里面對你做這樣的事情,這樣吧,你前些日子不是又看上了哪一款口紅嗎?等今天晚上吃完飯之后,我給你發個小紅包,你去買個禮物慰問一下自己,我剛才的行為肯定把你給嚇到了,真的是太對不起你了。


  ”王小帥說完這一句話,林嘉怡頓時覺得自己非常的幸福,畢竟她想要禮物張口就行了,而且這個男人還都惦記著自己說過的話,一看就是個好男人!她們宿舍里面的小姐妹想去問自己的男朋友要一個禮物,就跟擠牙膏一樣,每次都是氣急敗壞的,而她有一個出手大方的男朋友,逢年過節除了紅包還有禮物,平時什么YSL,TF,子彈頭范思哲寶格麗應有盡有。


  總之她的梳妝臺上面是最多奢侈品的,盡管她長得不算是宿舍里最美的。


  同一個宿舍里面其她女孩子都非常的嫉妒,覺得那個金主絕對是瞎了眼了,才會看上林嘉怡這么個女人,長得又不好看,而且身材也不怎么樣。


  “我們先出去吧,在房間里面呆太久了,可能你爸媽會起疑心,我也不想在你爸爸媽媽面前留下一個不好的印象。


  ”王小帥說完這句話,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林嘉怡點了點頭,兩個人一前一后的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


  剛出去就撞見了把菜端出來的妙妙,王小帥用赤裸裸的眼神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妙妙,妙妙起初是背對著王小帥的,所以沒有察覺,她轉過頭去便撞進了王小帥那一雙不加掩飾的眼睛里。


  這雙眼睛如同餓狼一般,仿佛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妙妙嚇了一跳,手里面的盤子差一點就摔了下來,還好她穩定住了心緒,想到了剛才在廚房里面荒唐的事情,當下便覺得一雙眼睛不知道應該怎么放。


  還好王小帥也知道現在不應該做什么會暴露倆人關系的事情,因為他想將這兩假母女都拿下來,雖然女兒差了一點火候,也并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但是看起來單純好拿捏,而這一個未來丈母娘確實是人間尤物。


  他之前來這里的時候就是想要找到妙妙的,因為找不到妙妙才退而求次,沒有想到緣分那么美妙,一眨眼(媽媽啊啊啊啊)的功夫就讓他們兩人又相遇了,一想到能夠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王小帥就覺得自己又躁動起來了。


  很快飯菜就上桌了,林嘉怡的爸爸叫做林 友生


  “小王,你們北方那邊的人好像挺能喝酒,要不我們兩喝一杯?你來這里多久了,會不會劃拳?”林友生問道。


  王小帥聽了之后點了點頭,十分謙虛的說自己只會一點喝酒也喝得不太好。


  而王小帥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是看向坐在林友生旁邊的妙妙,妙妙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下來了,穿了一件比較居家的衣服,可能是擔憂自己的巨大會露出來,造成不雅的效果,所以穿的非常的保守。


  平時在家里面她是不太喜歡穿內衣的,這一次卻套上了。


  王小帥剛才在廚房里面調戲妙妙的時候就已經把該摸的都摸了,這會見妙妙換了這身衣服,看起來沒有之前的那一套那么誘惑了,但他已經知道誘惑人的模樣是什么樣子的,所以一點都不在意。


  兩個男人十分歡快的吃喝起來,友生哪里是王小帥的對手,一來二去竟然已經醉的開始說胡話了。


  林嘉怡看見自己的爸爸這個樣子,于是站了起來,說要把爸爸帶進房間里面休息一下,妙妙聽了之后警鈴大作,連忙的站起來對她說:“不用不用,你們兩個先吃一會兒飯,這件事情我來做就行了,不用你們。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連忙的把老公架了起來,可是雖然林友生長得有點瘦,但是還是有重量的,而且喝醉了酒的人都是沉得很的,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把人從凳子上面拉起來,而且他還有些發酒瘋胡亂動。


  王小帥看見發酒瘋的林友生,便從位置上面站了起來,把人一把扶住,隨后拖到了他們兩個人的房間里面去,剛一進去就發現這屋子好像十分冷清,不像是溫馨的小窩。


  妙妙站在旁邊,目光之中有點擔憂,王小帥瞧見妙妙眼中的擔憂,心中忽然有些生氣,不過他隱藏得很好,并沒有發作出來,他往門外一看,瞧見林嘉怡并沒有跟上來,他直接上前一步捏了一把妙妙的肥美。


  妙妙嚇得差點驚叫出聲,沒有想到王小帥這個人竟然那么大膽,渾身上下的冷汗全冒出來了,只見她著急的朝自己老公的方向看過去,而床上躺著的林友生已經呼呼大睡了,根本察覺不到這邊的情況。


  兩個人出去接著吃飯,吃飯的時候飯桌上一聲不吭,林嘉怡倒是屁顛屁顛的和妙妙說了不少的話,根本就沒有發現王小帥這一邊的一樣,王小帥往嘴里面塞了幾筷子菜,嘗不出什么味道,但是一門心思都在剛剛捏了一下妙妙的手感上,覺得這樣豐滿的用來后入再好不過了。


  王小帥一邊想著一邊又覺得心癢難耐,竟然把手伸了下去,一把把妙妙的腳給撈了起來,妙妙驚呼了一聲,林嘉怡有些疑惑開口問道:“媽,你這是怎么啦?”妙妙搖了搖頭,說只是自己剛才想到了一些什么,有點大驚小怪了,林嘉怡聽了之后不疑有他,繼續吃著碗里面的飯,而王小帥一只手夾的菜,另外一只手則是握著他未來岳母那雙細腳,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她身上穿了一件闊腿褲,倒是很方便王小帥的手摸上去。


   老馬轉身看了一眼身后,保安們往后躲了躲,再看過去的時候,老馬已經不在門口,門被推開了,地上是他們準備的面粉和水,看來老馬中招了。


  這個時候,保安室里面穿出了一陣喊叫聲,保安們的臉上笑嘻嘻,想著老馬把里面的機關全都觸發了,他們現在要進去收拾他了。


  “我就說這小子肯定要中招的。


  ”“一會進去咱們把這個布袋套在他的頭上,然后咱們……”“放心好了,一會我肯定會讓他知道咱們的厲害,知道咱們手里棍子的厲害!”一群人走進了保安室,剛一進去,一聲慘叫聲傳了出來,緊接著就是其他人的慘叫聲,他們踩中自己的設置的機關,老馬在門口看的津津有味,這真的是惡有惡報呀。


  “老馬呢,他人呢!”“不知道呀,沒看見呀!”“好小子,竟然敢耍咱們,今天非得整死他,!”這個時候張 德才正在往保安室走來,他心里還是有擔憂的,他怕他們下手太重了,等下把老馬弄廢了,可就不好交差了!老馬看著走來的張德才,心生一計,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整整這些人,這個 隊長雖然沒有主動來整自己,但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是不行的。


  當張德才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老馬捏著鼻子喊了一聲:“老馬在這里!”里面的保安一下子魚涌了出來了,這個時候張德才剛好走到門口,他們直接一下把不帶套在張德才的腦袋上。


  緊接著就是一頓暴揍,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張德才沒有任何防備,被他們摁在地上一頓暴揍,嘴里喊著:“是誰,要是讓我知道了放不過你!”“放不過誰,你別以為你是林經理親自雇來了的就可以橫行霸道!”“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怕是不知道你候三爺的厲害!”“我今天不打死你,媽的,老鼠夾夾的老子腳趾都快要斷了!”棍子和腳如雨點一樣落在張隊長的身上,老馬靠在一旁看著這場戲。


  “我不是老馬,我是你們的張隊長!”“你是張隊長,我就是玉皇大帝,天王老子!”“呦呵,還知道我們隊長姓張呀,可惜了你可能見不到我們隊長就得滾蛋了!”“猴哥,你看打的怎么樣了,兄弟們的手都累了!”“差不多了,咱們對著他來個那個……”其他人心領神會的笑了笑,保安室這邊基本沒有人往這邊來,所以他們鬧了這么久都沒有人知道。


  保安們開始解開的他們腰帶,準備把自己的寶貝給掏出來。


  “猴子,你大爺的,我是你 張哥!”“這聲音……張哥,真的是你們嗎?”“猴子,不是你張哥還能是誰,還不快點把我放出來!”“是張哥,是張哥!還不快點把袋子給扯了!”張德才這才得以重見天日,不過他被打的鼻青臉腫的,頭就像一個大豬頭一樣,剛好和他的隆起的肚子一配,和一只豬沒有兩樣。


  “猴子,你他娘的厲害呀,還天王老子,看來我這個小廟是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了!”“不不不!張哥,剛才真的是誤會,我還以為是老馬呢!”猴子現在慌張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誤會,我怎么會誤會呢,您這么厲害對不對!我怎么敢誤會您呢!”“張哥,你千萬別這么說,小弟我這受不起,小弟給磕頭了!”說完,猴子就跪在地上給張德才磕頭,旁邊的幾個年輕保安忍不住笑了一下。


  “笑,你還好意思笑,你們一個個平時叫你們干活,推三阻四的,今天打起人來力氣還挺大的!”其他人默默的低下頭不敢說話,生怕一句話就讓自己的飯碗保不住!“看著我干什么!一個人五百個俯臥撐,做不完今天別吃飯了!”“啊!”眾人只好趴在地上做起了俯臥撐,這個時候老馬過來了。


  “張隊長,我來報道了!”張隊長轉過身看向老馬,老馬被張德才嚇的往后退了兩步。


  “張隊長,你這是怎么了?”“沒事,不小心摔的!”“怎么這么不小心呢,這樣下班你跟我走,家里有藥,專門治這種跌打損傷的,效果很好,用了三次立馬復原,而且下次還更抗揍!”“不用了,謝謝你了,我回去用點冰敷就好了,桌子上的表格你填一下,明天開始正式上班!”“張隊長,這……”老馬指著在地上做俯臥撐的人說道。


  “他們體力太多了,我讓他們鍛煉鍛煉的。


  “這樣哈,那不行,兄弟們都鍛煉了,我怎么能不斷練呢!””老馬也趴了下去,開始做俯臥撐,做的時候忍不住一直咳嗽,老馬沒有做幾個,張隊長說道:“那個老馬呀,你不用做了,讓他們繼續做就行!”“好的,隊長。


  ”“不好意思了,我不能陪你們做了,下次有機會咱們一起做!”其他人氣的牙癢癢,這個老馬實在太氣人了,竟然在這里幸災樂禍,要不是因為他自己我不會隊長給誤會了。


  “張隊長,我填完了,沒事的話我走了!”“你走吧。


  ”“你們看什么看,都給我做俯臥撐,做完了回去寫三千字檢討!”“啊!”保安們紛紛的低下了頭!心里對老馬也算是恨的不行。


  “張隊長,要不要一起走,去我那里拿點藥用,我的藥效果很好的!”“好了,老馬我謝謝你的好意,你可以走了,明天按時來上班!”張德才的心里有點討厭老馬,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可能被自己手底下的人打。


  老馬心中笑道,就你們幾個小子還敢跟我斗,我幾十年的飯不是白吃的。


  老馬想著自己住在 林菲菲家也不能光住不干活呀,而且人家還給自己找了工作。


  老馬一個人瞎晃悠到了農貿市場,他準備買點菜,等下回家給林菲菲做一頓飯。


  在農貿市場逛了幾圈,老馬驚呆了。


  平常自己在家里都不吃的東西,在城里竟然賣的這么貴,看來城里的口味真的不一樣呀。


  老馬買了魚、蝦,這一下采購花掉了他在村里半個月的生活費。


  老馬買完東西,看一下時間,林菲菲好像下班了,他尋思了一下,干脆自己去接她下班吧。


  林菲菲工作的幼兒園離的不遠,不一會老馬就走到了幼兒園。


  幼兒園門口站滿了來接孩子的家長,在旁邊停了好幾輛豪車。


  老馬一打聽才知道,這幼兒園是市里最好的一個幼兒園,在這里面孩子家里非富即貴,都是有拳有勢的人。


  老馬的穿著在這里面非常的突出,幾個貴婦人看見老馬,眉頭緊鎖,捂著嘴往后退去。


  “這幼兒園是怎么回事,怎么收破爛的孩子也在里面讀書。


  ”“就是,你看他手里提的東西,那都是什么破爛呀!”老馬聽著他們嘴里說的話,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一會,幼兒園放學了,孩童們在老師的指導下一個個走出了幼兒園。


  老馬站在后面,等這些人走了,自己再過去找林菲菲。


  “老不死的,快來背我!我要騎馬!”老馬順著聲音看去,一個五歲左右的孩子正指著一個 老人說道。


  看樣子,老人應該是那個孩子的爺爺,旁邊還有兩個中年人,應該還是孩子的父母只見老人趴在了地上,然后五歲的孩子爬上老人的后背,然后用手拍打著老人,嘴里叫喊著。


  “老不死,爬快點!”老人步履蹣跚的一步一步往前面爬去。


  孩子的手拍打著老人的頭,嘴里的臟話不斷。


  忽然,孩子爬了下來,伸見去踹老人,罵道:“你個老不死的,天天的吃我家的,還爬的這么慢,今天晚上別吃飯了。


  ”要不是親眼所見,老馬不敢相信這個話是從一個五歲的孩子的嘴里說出來的。


  老馬看不下去了,他把買來的菜放在了一旁,然后走了過去。


  “孩子,你不能這樣!”老馬伸手抓住了孩子踢人的腳,兩個中年人驚了一下。


  小男孩看了一眼老馬,忽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老馬想自己也沒有用力呀,這孩子哭什么。


  “老公,這個收破爛打咱們孩子!”“哪來的收破爛的,敢打我的兒子!”話音未落,中年男子一腳踹了過去。


  老馬往后一閃,躲開了中年男子的腳。


  “哪里來的收破爛的,敢打我的兒子,信不信我讓你進局子里待幾天!”老馬沒有在乎他的說什么,義正言辭的道:“你沒有看見嗎,你孩子那樣對一個老人!”“我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你的父親吧!”“你父親把你養的這么大,你讓你兒子騎到你父親的身上,你還有良心嗎?”中年男子被老馬氣的臉上的肉都在顫抖,罵道:“你個鄉巴佬,我家的事輪不到你管!”“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了!”此時,周圍已經圍了一圈看熱鬧的人,幼兒園的園長和老師也趕了過來。


  “郭主任,發生什么事了?”幼兒園的園長一路小跑著過來。


  “馮園長,你們幼兒園的安保可不行,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過來撿破爛!”馮偉看了一眼老馬,立馬變了臉色,喝道:“你是哪里來的收破爛的,這是你能來的地方嗎!”“我看還是不要在這里上學了,這地方能教出什么東西,撿破爛嗎?”周圍的家長也開始議論紛紛,馮偉喊道:“保安,把這個人給我拖出去!”幾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跑了過來。


  老馬看著走過來的保安,心里暗笑一聲。


  “就這么幾個人,還要跟我打!”中年輕蔑的笑了一聲。


  “就你這么個老骨頭,打你就捏死一個螞蟻一樣!”幾個保安圍著老馬,誰的沒有把他放在心上,就這么一個老頭。


  就在劍拔弩張的時候,林菲菲出來了。


  林菲菲本來還在里面收拾東西準備下班,忽然聽同事說外面發生了一些事,圍了一圈人,她也跟了過去看看。


  林菲菲一眼就看見了老馬,便走了過去。


  “園長,他是我的叔叔!”“ 馬叔,你怎么來了!”“我來接你下班的,就是遇到幾個畜牲,所以就這樣了!”林菲菲自然是知道老馬說的畜牲是誰。


  “菲菲,你先回去吧,這些事我來處理!”“馬叔……”中年男子看見林菲菲的時候,眼神一下變得猥瑣,盯著林菲菲看。


  “ 林老師,你說什么,他是你的叔叔!”“嗯!”“這……”馮偉一下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覺得你們還是人嗎,對自己老父親尚且如此,要是別人呢?”“你們就是需要被人教育,好好的教育!”“你們看看,這里的老師竟然和這個撿破爛是親戚,不知道這老師有沒有暴力傾向!”“是呀,我家要不還是轉學吧!”馮偉急得滿頭大汗。


  “林老師!”那個小男孩跑了過去,把腦袋貼在林菲菲的肚子上不斷的蹭。


  “小杰,你干嘛呢!你媽在這里!”中年男子換了一副臉面,一臉淫笑的看著林菲菲。


  “張主任,要不這樣吧,這件事是我們幼兒園的錯,我們承擔責任!”“馮園長,這件事不是這樣說的,我看林老師也是一個人美心善的老師,估計這也是她家的窮親戚,我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你看,小杰那么喜歡林老師,我們也得給林老師一個面子!”中年男子心里想著,這個小子還真是親兒子,就知道往女人的身上蹭。


  “你說什么?”中年女子狠狠的掐了一下男人,男人忍著痛疼,笑著道:“馮園長,這件事我就看在林老師的面子上,就這樣算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絕對不會有下一次了!”馮偉算是松了一口氣,道:“菲菲,你還不過來跟張主任道謝。


  ”林菲菲牽著小孩子,走到了張于的面前,道:“張主任,今天真的抱歉,我這叔叔第一次來城里,有些事還不懂,今天冒犯你了,對不起!”“林老師,沒事!”“這是我的名片!”張于拿了一張名片給林菲菲,林菲菲笑著收下了。


  “有時間一起吃個飯,關于教育孩子的問題,我還得多請教請教林老師!”“張主任客氣了!”“小杰,快跟爸爸媽媽回家吧!”“我不,我要跟林老師回家,跟林老師一起睡覺!”中年女子臉氣的發綠,一把扯著小男孩的耳朵,罵道:“不想回家睡,你滾到大街上去,跟你爸去乞丐堆里睡。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又開始亂咬人了,快回家吧!”張于一把抱起孩子,朝著自己的車(故事網)走去。


  不一會,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菲菲,剛才馬叔……”“沒事的,馬叔!”“沒事!”“你知不知道!”“要是剛才張主任真的追究的話,你就不用在這里干了!”“今天晚上回去給我寫五千字檢討,明天給我!”馮偉氣的轉身離開了。


  “菲菲,都怪馬叔,亂管閑事,害的你還要寫檢討!”“沒事的,馬叔!”“咱們回家吧!”“哦!對了,我還買了菜!”老馬這個時候才記起來,走到剛才放菜的地方,發現菜都沒了,只剩下幾個塑料袋!老馬尷尬的站在那里!“馬叔,走吧,咱們去買菜!”晚上,林菲菲吃完飯以后,坐在房間里寫檢討。


  房門被推開了,老馬走了進來,看著正在寫檢討的林菲菲,心中一陣酸楚。


  “馬叔,有事嗎!”林菲菲感覺后背有涼風進來,轉身一看,老馬站在門口。


  “菲菲,哲鳴什么時候回來呀!”“哲鳴后天回來!”“嗯!”老馬轉身出去了,躺在床上想著今天的事,久久不能昧。


  第二天一早,老馬起床準備了早餐,然后就出門去上班了。


  老馬來到了萬盛集團,剛一進大門,昨天的那個幾個保安就過來打招呼了,一口一個馬哥的叫著。


  老馬看著這些個城里人,還管自己叫哥,真的是太舒服了。


  老馬走進保安室,往里面一坐說道:“我今天需要干什么?”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5359133.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9737953.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7053230.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743265.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1462517.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839041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52076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428669.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73019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4798004.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