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內褲 走光|內褲 走光

內褲 走光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2:32:51 | 11164個瀏覽


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 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 李桂蘭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 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武氏姐妹聞言粉臉頓時就紅了起來,但也不得不承認老爸的話有道理,她們在年輕一代當中算是難逢敵手了,除了李一龍那個在武學上特別有天賦 的人之外,她們可是在H市橫著走的魔女。

  但是一遇上白玉京這樣的高手,她們發覺就算是白玉京站著不動讓她們打,她們都沒有辦法傷到對方。

  “ 武世榮!你給我滾出來!”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個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

  一聽這聲音,武世榮臉色頓時就變了:“不好!是了因 和尚來了。

  ” 吳希皇心頭也是一沉,心道了因和尚都找到 武家來了,那是不是白玉京在李家栽了跟斗,所以李家現在找上門來算賬了?“是禍躲不過,咱們出去吧,只怕會有一場惡戰了, 曉慧 曉彤!你們迅速從后門離開武家藏起來。

  ”武世榮推著兩個女兒讓她們趕緊走。

  武氏姐妹倔強地搖頭:“爸!一家人就要生死與共,我們絕不會走的!”武世榮知道女兒的脾氣,那是說一不二的,聞言只好長嘆一聲:“罷了!先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再說吧!”他與吳希皇搶先走了出去,就見大門外,斷了一臂的李振峰正與一名身材魁梧胖和尚站在一起,滿臉仇恨地盯著他們。

  “武世榮!你可真狠,從哪找來一個野小子廢了我一臂,估計這會兒我夫人和兒子也都被他給廢了,這筆賬我要向你討還!”李振峰陰冷地說道。

  他被白玉京廢了一臂逃跑之后,第一時間找到了正好云游到H市,就住在三門寺的師兄了因和尚,然后滿腔仇恨地找到了武家。

  武曉慧(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見狀心頭卻是一喜,看樣子白玉京是真的打得李家低頭了,自己不用再嫁給李一龍那個人渣了。

  但是眼下怎么辦?那個和尚一臉兇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災難也要降臨在武家頭上了。

  了因和尚一看到武氏姐妹,頓時雙眼冒光,緊盯著姐妹倆,滿臉盡是貪婪之色。

  武氏姐妹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悄悄地藏身到武世榮與吳希皇身后去了。

  “武世榮,只要你肯把你的雙胞胎女兒交給我,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武家,要不然,今日我就要覆滅武家,并抓走這一對小美人,哈哈哈哈……”了因和尚垂涎三尺地大笑道。

  武世榮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了因這個大淫魔,寧可是將自己女兒嫁給李一龍,要是讓了因得手,必是女兒的終身惡夢。

  “了因!你的修為現在已經突破到了宗師境界了吧?一代宗師也行如此齷蹉之事,不怕被世人恥笑嗎?”了因冷笑:“武世榮,別企圖拿世俗的倫理道德來激我,完全沒有用的, 老衲就想要你的一雙女兒,逍遙快活才王道。

  ”武曉慧嬌喝道:“我們就算是自殺也不會讓你這酒色和尚碰一根汗毛的。

  ”武曉彤也跟著說:“不錯!我們要拼命,你這賊和尚盡管放馬過來吧!”“拼命?哈哈哈……就憑你們幾個么?拿什么來和老衲拼?看樣子你們還不死心啊!也許,老衲一向喜歡用強的,那就先殺了礙事的人,再抓走美人盡情享用好了,哈哈哈……”了因和尚說著,張開蒲扇般大的巨掌,一掌就向武世榮拍來。

  武世榮與吳希皇對視一眼,很默契地一齊出手,聯手全力迎擊了因和尚。

  “轟……”三人勁力相撞,了因和尚紋絲不動,而武世榮與吳希皇則是倒飛回來,全都口吐鮮血,顯然是內傷不輕。

  “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擊!”了因和尚大笑著,胖大的身子卻快如鬼魅一般,一閃就向武氏姐妹抓來武氏姐妹見自己老爸也受了傷,了因和尚果然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正想要自拍天靈蓋自殺,但了因和尚速度太快,還沒等她們舉起手來,就被了因掠到面前,揮手間就點了她們的穴道,然后被了因一手一個給抓住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人間極品啊,還是雙胞胎,太有趣了,老衲今天要快活快活!”武世榮與吳希皇忍著傷上前來搭救,卻被了因一腳一個又踢飛出去,受的內傷也更重了。

  “師弟!這兩個廢物就交給你處置了,等我今天快活夠了,再幫你找那個打傷你的臭小子報仇!”了因和尚說著,抓起武氏姐妹轉身就飛掠而去。

  忽然,一條人影從一側電閃而至:“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來人一掌向了因和尚后背拍去。

  了因感覺到來人實力強勁,也不敢大意,只得松開武曉慧,以單掌迎敵。

  “砰!”兩人硬碰硬地對了一掌,各自都被對方的掌勁震退,不過了因只退了五步,而來人則是退了十步。

  “白玉京,快救我妹妹!”武曉慧看清來的是白玉京,急忙大叫起來。

  白玉京內心也極為驚駭,想不到這個胖和尚實力這么強,至少也是宗師初期境界,自己實力明顯要遜了他一籌。

  了因和尚同樣吃了一驚,眼見白玉京如此年輕,竟然能和自己硬碰硬,實力也非同小可。

  “放了我的女人!”白玉京深吸一口氣,抖手拿出匕首,一揮之下變為長劍,劍身凝聚著駭人的寒意,瞬息之間向了因刺出了十幾劍。

  了因以一只鐵掌迎敵,不停地拍擊在劍身上,兩人都是以快打快,轉眼之間就交手數十招,他左手還抓著武曉彤不放,竟然也能和白玉京打成平手。

  白玉京也是越打越心驚,了因的實力比他強了一籌,自己已是全力出手,卻還占不到半點便宜。

  “老衲急著快活,不陪你這小娃娃玩了!”了因感覺到白玉京的劍法精奇,特別是劍上的寒意令他都忌憚不已。

  真要拼命打下去,就算自己能殺了白玉京,那也要付出重傷的代價。

  他可是來找女人快活的不是來拼命的,所以他快速拍出幾掌將白玉京逼退,然后挾著武曉彤飛掠而去。

  “哪里走!不放了我女人你休想逃得了!”白玉京身法比他還要快,瞬間就追了上去,兩人一邊打一邊飛掠,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白玉京追著了因和尚,也不管驚世駭俗了,就在大街上一追一逃,追追打打,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條街,追了多少里地,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郊外。

  因為白玉京的身法更快,了因和尚始終都沒有辦法擺脫他,但了因和尚武功了得,白玉京也奈何不了他。

  在郊外又追了數里路,了因和尚還抓著一個人,也累得夠嗆,見無法擺脫白玉京,大怒之下一把將武曉彤扔在一旁,想要全力先將白玉京擊殺了再說。

  “不知死活的東西,老衲先料理了你再享用你的女人。

  ”了因和尚臉上兇相畢露,全身忽然被一陣金光所籠罩,雙掌更是金光大盛,衣衫無風而舞。

  “讓你嘗嘗大力金剛掌的厲害!”了因和尚沉喝一聲,雙掌瞬間拍出漫天掌印,一路激得沙飛石走,排山倒海一般橫掃向白玉京。

  白玉京長劍瞬間斬出數十劍:“冰封千里!”剎那之間,但見一堵冰墻陡然出現在兩人之間,了因和尚的掌印悉數轟在冰墻上,冰墻碎散,而他的掌印也全部消失了。

  “刷刷刷刷……”碎冰之中,白玉京身形電閃,人劍合一,瞬間刺出千萬道劍影,劍氣疑這實質的薄冰,將了因和尚籠罩在其中。

  了因和尚僧袍掃出一陣陣狂瘋,將所有的冰劍掃落,欺負向白玉京攻去。

  白玉京劍掌全施,與了因和尚激斗在一起,一時之間打得難分難解。

  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武曉彤,看到白玉京與了因和尚激斗的情形,這才深深感覺到自己與白玉京這樣真正高手的差距。

  這一路白玉京不顧個人生死緊追著了因,也令武曉彤內心對白玉京有了些許感動。

  不計較白玉京打她們屁股的登徒子行為的話,白玉京還真是一個不錯的人,長得也俊秀,武功又高,看起來為人也很仗義。

  “咻……”“砰……”激斗之中的兩條人影忽然分開,了因和尚胸口中了一劍,鮮血泊泊地涌了出來。

  而白玉京也中了他一掌,嘴角溢出了鮮血,臉色也有了不健康的紅潤,顯然內傷極重。

  “小子!你不是我對手,再打下去你非死不可!”了因冷笑著說道。

  白玉京吐了一口黑血,卻橫劍于眉前大笑道:“你敢動我的女人,我就敢跟你拼命。

  你想要殺我,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我自信死在你掌下之前,至少也能斷了你一臂或者一腿。

  ”了因和尚臉色微變,白玉京的話的確不是吹噓,兩人的實力相差并不太多,他的確也有把握擊殺白玉京,但是,他也沒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真要是為了和一個女人快活一時而缺胳膊少腿的,那可就不劃算了。

  了因眼珠子連轉了幾轉,忽然冷笑道:“這樣極品女人,老衲享受不到那也不能便宜了別人,先殺了這小女娃再說!”說著,了因轉身一掌劈向地上的武曉彤。

  本來就無法動彈的武曉彤,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難?她心下一慘,只能閉目自待斃。

  白玉京來不及多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橫擋到武曉彤面前。

  “砰!”白玉京胸前再次中了了因一掌,噴血之中,他迅急的一劍也斬在了因的右臂,傷及了骨頭。

  了因吃痛,急忙向后撤出數步,而白玉京則是身子一軟,跌坐在了武曉彤身旁。

  “你快走,我來纏住這老禿驢,他想要殺我,自己也得變成廢人!”他一指解開了武曉彤的穴道。

  白玉京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翻身躍起,長劍指向了因,劍身上迅速凝聚著無數細細的冰劍,周圍的溫度迅速降了下來。

  “罷了臭小子,老衲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和你拼命,不陪你玩了!”了因對白玉京層出不窮的玄功心生忌憚,再說他自己現在也受了不輕的傷,右臂現在已經動不了了,或再強行運勁或者被對手擊打一下,只怕這條手臂從此就廢了。

  狠狠地瞪了白玉京一眼,了因和尚轉身緩緩地離開了。

  白玉京眼看著了因和尚走遠,這才脫力一般地跌坐在地上,接連吐了幾口血,呼吸這才順暢了一些。

  “你怎么樣啊白玉京?”武曉彤過來扶住他關切地問道。

  看到白玉京舍命相救,寧死也不丟下自己,武曉彤內心滿滿的感動,先前對白玉京那點不愉快和成見早就煙消云散了。

  “小聲一些!別讓了因和尚知道我的情況!我的內傷很重,要是了因和尚再殺回來,只怕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了。

  現在,你還是趕緊逃命吧,我坐在這里調息,以防了因和尚去而復返。

  ”武曉彤流著淚搖著頭說道:“你別說傻話了,我又不是一個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的人,你是為了我才受這么重的傷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呢?”白玉京慘然一笑:“相信我,了因和尚還躲在不遠處盯著咱們呢,你趕緊走,帶上我的話咱們誰也走不了,我只要還沒有徹底躺下,那老禿驢就還有所忌憚,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你走啊……快走!”“不……我絕不會扔下你不管的,大不了我們一起死!”武曉彤倔強地過來要扶白玉京。

  白玉京卻忽然躍起身來,持劍向了因和尚離開的方向沖去。

  “了因禿驢!別躲了,現身和小爺最后一戰吧!我有天眼通,方圓五里之內的東西就沒有瞞得住我的東西。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