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amy reid|amy reid

amy reid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1:09:17 | 46549個瀏覽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 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 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 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歲)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 “我…我…我一定 還能站起來的。

  ” 錢偉同樣緊張的手足無措了,他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事情,怎么突然他就又一次的不行了,肯定是因為好不容易好了,所以太刺激了,錢偉拼命的安慰著自己,希望看到它再一次抬頭挺胸起來。

  但是錢偉所做的一切都是白用功,他的小兄弟也是絲毫沒有回暖的跡象,他現在還能指望誰,陳帥早就已經走了,就是為了不打擾到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現在就算是想要把陳帥再一次的喊回來,時間上面肯定也是不夠用的了。

  “不用再白費勁了。

  ”素素的聲音里面充滿了憤怒,自顧自的穿上了衣服。

  她忍住了羞恥,甚至和別的男人發生了曖昧,這一切都是為了錢偉能夠好起來,但是錢偉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吊自己的胃口,要知道她已經忍受到了極限,以前在沒有嘗試過的情況下,她還能一直忍耐。

  但是她現在知道這種東西是多么的美好,她實在不愿意再浪費時間繼續下去了,每一次都是讓她心火難忍,然后獨自一個人解決,她也渴望能有一個男人的憐惜,也渴望可以繼續和錢偉走下去,但是現在看來,什么都是沒用功的。

  “素素,我幫你用手好不好,你別這樣。

  ”錢偉也知道全部都是自己的錯,也知道素素現在一定很難受,就想著用手來幫素素解決這種難受,只要素素得到了安慰,肯定不會再發怒的。

  在這件事情上面,錢偉本來就是理虧的一方,壓根沒有什么底氣和素素繼續吵下去。

  “不用了,我現在累了,只想回家休息。

  ”素素想都沒有想的就拒絕了錢偉的提議,對于素素現在來說,她渴望得到一個男人健康健碩的身體,而不是永遠的用手解決問題,她最氣憤的不是錢偉的不行,而是明明不行,還要來撩撥自己。

  “咱們回去吧。

  ”兩個人說著話的功夫,素素已經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了,也不管錢偉的感受,朝著K歌房外面走去,她現在真的覺得很累。

  錢偉也是滿臉的尷尬,但是他又沒有權力繼續說些什么,只能跟在素素的身后,朝著家里的方向,準備回去,就算錢偉覺得再無奈,這件事情也只有慢慢來,急不得,因為你就算是著急,也解決不了問題。

  錢偉和素素回到家之后,就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對于錢偉來說,今天和昨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只不過是兩個人夫妻 生活中間的一點小故事,就算錢偉能感覺到素素的憤怒,但是相信素素遲早會有憤怒消退的時候,錢偉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兩個人在一起這么多年,錢偉對素素的為人十分的放心,他知道素素在內心里面是個保守本分的女人,壓根也不擔心素素會背著自己 做出些什么。

  他現在生病了,需要的是時間去治療自己的疾病,而不是一味的和素素吵架,既然素素生氣了,自己只需要讓她一個人靜靜,暫時不提這件事情就好了。

  而從K歌房回來的素素就一個人躺在了床上,仔細的回想著這短短幾天里面發生的一切事情,對于素素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她真的很渴望得到快樂。

  她曾經也和錢偉一樣的期盼過,希望錢偉的病可以治好,所以才答應他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情,可是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嘗試過了這么多次,其實心里面比誰都要清楚,錢偉想要好起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每天壓抑著素素的沖動,對于素素來說都是一種折磨,她還年輕,還貌美,擁有著完美的身材,卻過得和個活寡婦一樣窩囊,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貞潔真的有那么重要嗎?重要到連自己快樂不快樂都無所謂了。

  從小素素就被家里人教育要做個賢妻良母,可是現在她的心里面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對的,如果是對的話,那她就想要改變自己現在的生活。

  倒不是說自己和錢偉的婚姻走到了盡頭,素素知道自己心里面還是愛著錢偉的,不然也不會和錢偉一直生活了這么久,只是這種愛已經解決不了任何的事情了,素素還渴望得到更多,除了愛情,她還希望得到快樂。

  整整一個晚上,素素的腦子里面都充斥著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東西,她沒辦法替自己的心里做出抉擇,只能選擇服從,在這樣混亂的思緒里面,素素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一直到素素睡著了,錢偉也沒有上來。

  …因為昨晚的晚睡,今天素素起的有些晚,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只能匆匆忙忙的洗漱出門,錢偉早就已經不在家了,應該也是去上班了,對于這點,素素也不放在心上。

  她早就在昨天晚上就對自己的婚姻產生了質疑,也漸漸的習慣了這種一個人的寂寞。

  錢偉不僅在身體上面沒有滿足她,而且就連陪伴上面也是少之又少。

  等素素抵達公司的時候還是滿臉的疲倦,女人睡得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來,不像男人永遠是生龍活虎的模樣,還好素素的工作簡單,不需要多操勞的。

  “素素,你昨晚沒睡好嗎?一臉無精打采。

  ”素素在公司里面的同事,也是她玩的最好的閨蜜湊到素素的身邊來,有些擔心的看著素素。

  “沒什么的,就是沒睡好, 柳青你放心吧。

  ”素素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沖著柳青笑了笑。

  這個柳青和素素看起來差不多的歲數,也都是脫離了(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女孩,但是又沒有到達婦女的年齡,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少婦的風味,雖然在身材和樣貌上面都比不上素素,可是也有著這個年齡該有的感覺。

  她和丈夫也是因為生活不和諧,早早的就離了婚,現在一個人獨自生活,倒是也瀟灑快活,平時在公司里面和素素走的近,下了班就到處去玩,總是教訓素素要快點享受人生,不要蹉跎了自己最漂亮的幾年。

  素素也很羨慕柳青的灑脫,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她做不到像柳青那樣把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一邊,不去理會。

  “素素,你可要好好注意身體,沒什么比這個更重要。

  ”柳青有些不放心的叮囑著素素,她也能看得出來素素有些事情不愿意和自己說,那就是別人自己的秘密了,她也不好一直追著別人問,不過作為朋友還是需要慰問一下素素的。

  素素只是敷衍的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但是現在她面臨的這些事情壓根不是注意身體就可以解決的,都說家丑不可以外揚,就算柳倩是她很好的朋友,她還是不想把這些事情和柳青說出來。

  “對了,素素,晚上有一個舞會,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心。

  ”柳青興致勃勃的朝著素素的身邊靠了過來。

  柳青愛玩,對于舞會這種熱鬧的場面是每次都不會落下的,至于素素,她早就問過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被素素毫不猶豫的拒絕,但是她還是習慣性的詢問著,哪怕明知道素素肯定不會答應。

  但是柳青這一次想錯了,素素在聽完柳青的邀請之后,猶豫了。

  她也想出去認識不同的男人,也想體會到生活的快樂,和錢偉在一起的生活實在是太壓抑了,壓抑到她快要喘不過來氣。

  素素自己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變化,換成往常,她一定循規蹈矩的回家,但是錢偉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行,讓她骨子里面變的放浪,變得風瘙。

  “恩,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素素朝著柳青點了點頭,這下子輪到柳青吃驚了,目瞪口呆的看著素素,讓素素一下子笑了起來。

  “怎么了?允許你出去玩,我就不行啊。

  ”素素的那點小心思只敢埋在心里面,讓自己一個人知道,要是讓柳青看出點什么來,還不讓素素羞死,在柳青的注視下,素素款款的扭著纖細的腰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開始工作,她想趁著今晚這個機會,去看看外面不同的世界。

  雖然素素的心里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心里面還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和錢偉打聲招呼,畢竟現在錢偉還是她的老公,最起碼的問候還是要有的。

  這段時間以來,錢偉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在素素的面前證明自己,素素也能看得出來錢偉的急迫,她明白自己著急,錢偉一定更著急自己的身體,素素也不想看到錢偉難過。

  想到這里,素素從包里掏出手機,給錢偉撥通了電話。

  “喂,老公。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