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跳蛋有什么用|足 交 dcard

足 交 dcard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10/1 8:46:45 | 5個瀏覽
足 交 dcard


      消除疲勞降低食欲   減肥不是光靠餓肚子,所以還是要吃, 舒淇是抵制不了美食的誘惑,所以她特別安排了合理的一日三餐。


  早餐只吃高纖麥片、低脂鮮乳,不僅可以幫助排便,同時也非常營養健康,至于肉類、海鮮則留待中餐、晚餐再大快朵頤。


     要抑制一直吃的欲望   另外,舒淇認為, 女人都很喜歡吃零食,尤其是吃甜的 東西,這是因為甜味食品具有消除煩躁的作用,會一直吃的原因就是有壓力一直堆積的緣故。


  所以,要抑制一直吃的欲望,首先得讓自己消除疲勞。


     飯后站立半個小時    生活要規律,改變現有生活習慣。


  舒淇說其實女人發胖的最大原因是自己無暇顧及自己的身體,由于學習工作忙,根本沒有時間來合理調配生活,安排自己的飲食起居。


  舒淇也和普通人一樣,是個不喜歡老做運動的“懶”女孩。


      免去脂肪 淤積在小肚子上   所以舒淇的方法是既省時又省力的偷懶方法:吃飽飯后至少要站立半小時,這既可以免去脂肪淤積在小肚子上的煩惱,還省去事后彌補。


  舒淇說:“這當中如果怕無聊,你可以自己找些有趣的事來做。


  我都是站著打電玩,時間一下就過去了。


  ”    保鮮膜+舞蹈 塑身   舒淇說:“只要能長期遵守這三項原則,身材自然便會保持苗條美麗,同時又能享受美食,非常簡單方便。


  ”   將保鮮膜包裹在 想瘦部位 此外,如果想局部塑身,舒淇也有DIY的秘訣:將保鮮膜包裹在想瘦的部位,然后打開音響盡情跳舞,流汗之后自然便有成效,但要記得別包太長的時間,否則皮膚容易過敏。


   “說了你不方便。


  ” 段飛嘿嘿 一笑,隨即就看到王 大貴那上面長了兩個小包,而王大貴則一臉的緊張,直問段飛能不能看好。


  “能。


  ”段飛十分肯定,“我給你扎幾針再給你開點藥,吃上十天半個月就能好。


  但在這期間你可不能再碰女人了,好了以后也不能再去亂搞,要不然這病還得犯。


  ”王大貴一聽段飛說能治頓時長出口氣,對段飛千恩萬謝。


  段飛在他大腿內側扎了幾針又給他開了幾幅中藥,王大貴屁顛屁顛的跑出去弄藥了。


  “那人咋了?得的啥病呀?還要脫了褲子看?”段飛從簾子里一出來 曹夢珍就好奇的問他,段飛嘿嘿一笑,“沒啥大病,就是那東西不中用了,我給他扎幾針就好了。


  ”“切,你有那么大本事呀?有那本事你還在這里窩著干啥?”曹夢珍一臉的不信,他哪知道段飛沒有 行醫執照啊,要是有的話就憑他這針灸的功夫早就去城里干了。


  “是時候弄個行醫執照了。


  ”段飛暗暗的想到,他已經滿十八周歲了,到了考執照的年齡,不過他初中都沒混畢業,而且行醫執照也十分不好考,段飛為這事犯起了愁。


  曹夢珍這個人還是比較不錯的,幾天相處下來段飛就摸透了她的脾氣,兩人在衛生室里也變得有說有笑。


  這幾天劉寡婦和田玉芬都沒找過段飛,段飛知道劉寡婦是讓自己給嚇著了,而田玉芬肯定是躲不開劉福貴,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段飛不禁有些憋的難受,一看見曹夢珍那肉嘟嘟的身子就想把她摟進懷里好好的弄一下。


  “ 夢珍姐,今晚你們小 王村放電影,去看不?”曹夢珍是小王村的,她比段飛大三歲,段飛第二天上班就開始管她叫姐了。


  中午剛吃完飯段飛就問曹夢珍,他是剛聽說這事。


  “行啊,反正我晚上回家也沒事,那就看去唄。


  ”曹夢珍一點都不矯情,直來直去。


  晚上一下班兩個人就騎著曹夢珍的自行車往小王村跑,電影七點開始放,他倆下班都已經是六點了。


  “哎呀 小飛你慢點,我都快讓你顛到地上去了。


  ”小劉村離小王村十幾里路,也不是太遠,不過路不是太好走。


  而且段飛專挑坑洼的地方走,弄的曹夢珍直沖他喊。


  “你抱緊我不就掉不下去了嗎。


  ”段飛有他的心思,曹夢珍一直都是用手把著車座下面,他想感受一下曹夢珍飽滿的胸部,所以就專撿坑包的路走。


  曹夢珍好像也知道段飛的心思,還是死死的把著車座,也不松手。


  “哎呦,屁股都快顛碎了。


  ”段飛找了個大坑騎了過去,把后面的曹夢珍顛的都差點飛出去,下意識的摟住了段飛的腰。


  而段飛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感覺到后背傳來的壓迫就更來勁了,一個勁的猛顛,等到了小王村自行車的后車圈都顛變形了。


  “要死了你,專挑壞路走。


  ”曹夢珍打了段飛一下,不過看樣子沒怎么生氣。


  這時放電影的帆布都已經拉開了,不過還沒開始,小王村放電影的地方在村委會里,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坐滿人了,連一邊的大樹上都爬滿了孩子。


  曹夢珍不住的和人打著招呼,把自行車扔在外面也不管,拉著段飛就往里面擠。


  有不少人都問曹夢珍帶的小伙是不是她對象,她也不答,只是往里面擠,擠了好半天才算找到個位置,兩人一前一后坐了下來。


  沒過多大會電影就開始放了,是抗日游擊隊。


  段飛 坐在曹夢珍身后看看四周沒人注意,就往前湊了湊,兩條腿從曹夢珍兩邊伸過去,然后輕輕摟住她的腰。


  也不知道曹夢珍是看的聚精會神還是沒注意,也沒反對。


  段飛膽子不由大了不少,開始在曹夢珍的小腹上慢慢摩擦。


  “哎呀別鬧。


  ”曹夢珍抓住段飛的手扔到一邊,又開始聚精會神的看電影。


  段飛停了一會,然后又將手放在曹夢珍的小肚子上,不過這次曹夢珍倒是沒說什么,也不理段飛。


  屁股往前又挪了挪,段飛把褲襠對準曹夢珍的屁股,輕輕往前一頂。


  曹夢珍被段飛頂的一動,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沒說什么。


  段飛嘿嘿一笑,故意挪了下位置,就讓曹夢珍坐在自己胯前。


  “小飛,別鬧,把你手拿開。


  ”說完曹夢珍把手背到后面扒拉了一下,隨即就感覺不對,自己肚子上應該是兩只手,低頭看了一下確實是段飛的兩只手,曹夢珍不禁有些迷惑。


  “他兩只手都在這呢,那他拿啥頂的我?”忽然曹夢珍想起了什么,臉一下就變的通紅。


  雖然她性格有些潑辣,但哪里經歷過這事。


  “他是用那東西頂的我?”想到這里曹夢珍的臉就更 紅了,也幸好現在天黑,雖然電影屏幕上挺亮但也沒人能看的出來。


  “這死小子,敢跟我耍流氓,看明天上班我怎么收拾他。


  ”曹夢珍恨恨的想著,后面有(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東西頂著她也沒啥心思看電影了。


  只感覺屁股那傳來癢癢的感覺,倒是挺舒服的。


  而段飛見曹夢珍不吭聲就更來勁了,屁股一聳一聳的,心里還喊著口號。


  “嘿就、嘿就。


  ”這感覺十分刺激,段飛不自覺的就把雙手往上移了一下,按到了曹夢珍的胸脯上。


  手上剛一加勁段飛就是一咧嘴,曹夢珍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把他疼的趕緊放下了胳膊,也不敢往上抬了。


  雖然曹夢珍的胸脯很大,摸著十分舒服,但她掐人實在是太狠了,段飛估計胳膊已經被她給掐紫了。


  這時電影剛好演完,曹夢珍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看段飛,直接就朝外面走去。


  “夢珍姐,咋不看了呀?還有一個沒放呢。


  ”段飛跟著曹夢珍,曹夢珍也不說話,直到外面一個沒人的地方曹夢珍才轉身又掐了段飛一下。


  “死小子,跟姐耍流氓是不?看我不掐死你。


  ”“沒有啊夢珍姐,我哪耍流氓了,哎呀你別掐了,疼。


  ”段飛被曹夢珍追著掐,段飛跑了幾步冷不定一回身一把就將曹夢珍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說:“夢珍姐,咱倆處對象吧。


  ”曹夢珍沒想到段飛會忽然轉身把她抱住,剛想掙扎一聽到段飛的話頓時就不動了,傻傻的 看著段飛問了一句:“你說啥?咱倆處對象?”段飛使勁的點了點頭:“我沒娶你未嫁,還在一塊上班,咱倆處不剛好嗎?”曹夢珍一聽這話臉騰的一下又紅了,活這么大還從來沒人向她表白過呢。


  “那個啥,小飛,我比你大三歲呢,咱倆不合適。


  ”“啥不合適呀,女大三抱金磚,我感覺咱倆挺合適的,要不這事就這么定了,你給我當對象。


  ”說完段飛就在曹夢珍的臉上親了一口,這次曹夢珍沒有生氣,而是臉變得更紅了,支吾了半天才說了句:“俺得回家問問爹娘。


  ”段飛心說還問個屁,又摟又抱的,這不是對象是啥。


  心里雖然這么想但段飛嘴上不敢這么說,呵呵笑了一下:“那行,等你回家問問你爹娘,完了再定這事。


  ”話音一落段飛的嘴就親到了曹夢珍的嘴上,曹夢珍只是略微的掙扎了一下就放棄了抵抗,任由段飛親她。


  懷里摟著個肉乎乎的女人段飛只感覺下身嚴重充血,下身又有了反應,頂在曹夢珍的小肚子上。


   只不過,這句話沒有說出來。


   看著 李娜潮紅得臉色, 周斌覺得很有自豪感。


   越弄自己得感覺越強烈,下面慢慢的變大。


   周斌只覺得自己被憋得很難受,很委屈得對著李娜說:娜娜姐,我這是怎么了,為什么這么難受? 李娜很驚訝得看著周斌的下面,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真的好大啊。


   為什么她以前沒有發現? 雙手忍不住的摸上去把玩起來,沒事,等會你吃完飯就好了。


   周斌懵懂得說:真的嗎?為什么我以前不這樣? 沒事,這是阿斌你長大了原因。


  李娜壓不住心中所需,直接跨坐在周斌身上,將周鑫的腦袋按在她露在空氣中的傲人,嬌臀對著凸起處不停的蹭了起來,來阿斌,娜娜幫你治治你的難受…嗯… 周斌也開始回應李娜的動作,狠狠親吻起了那對傲人,雙手開始褪去李娜的身下的武裝,將李娜托起放在餐桌上,褪下自己的武裝,像李娜撲去。


   動情的李娜完全忘卻關注此時周斌不想 傻子的樣子,只知道滿足自己需求,她分開了自己的玉腿,配合著眼前男人…… 就在兩個人情動不已的關鍵時候,服務員敲門進來。


   很尷尬的看著兩人半解衣衫趴在桌子上場面,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只是你們點的食物好了。


   李娜快速的恢復狀態,推開了身上的周斌,整理好衣服后對著服務員說,好。


   一本正經的樣子,讓服務員產生一種剛才什么事都沒有發生的感覺。


   等著服務員關門出去,李娜嬌嗔的對著周斌說:都怪你,害我丟人,還不趕緊把衣服穿上。


   周斌沒有著急穿衣服,而是走過去過去摸了摸她的腦袋,假裝什么都不懂得說:是不是我剛才做錯了什么? 特地展現出很委屈的樣子,贏得李娜的同情。


   果不其然,看到周斌這個樣的時候,李娜不舍的責備她,很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邊替他穿衣一邊安慰道:沒事,是我剛才說的太兇了,我們快點吃飯,吃完了以后我們快點回去,要不然你 嫂子應該擔心你了。


   周斌雖然心里癢癢的,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暗自責罵那個服務員進來的不是時候,打擾他的好事。


   好不容易送周斌回家,李娜也連忙回家…… 周斌看到嫂子正在那里打水,跑過去,傻乎乎的跟她說:嫂子,你什么時候在帶我去鎮上玩,我沒有玩夠。


   王妍把水桶放在一邊,因為勞作的原因,上衣緊緊貼著她的身體,上面的形狀完美無缺的展現在周斌的面前。


   剛才跟李娜在一起的時候,渾身上下的邪火無處發放,現在,又看到這種妖嬈嫵媚的嬌軀,周斌只覺得下面快速的生長。


   阿斌!王妍很大聲的叫周斌的名字。


   反應過來,周斌連忙問嫂子發生了什么事情。


   你剛才在想什么,我叫你那么多聲,你都不答應。


   為了防止嫂子發現自己已經恢復正常,周斌低頭,心情沮喪 的說:別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領著去街上玩,你不領著我去。


   原本還有一點懷疑的想法,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對著周斌說:阿斌乖,等你大哥回來,我們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覺得身體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燒,特別是在嫂子靠近的時候,燃燒的更加旺盛。


   剛打算擁抱嫂子的時候,聽到王妍嚴厲的聲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廠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說。


   看著他這么可憐的模樣,王妍于心不忍的說: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亂跑。


   周斌連忙點了點頭,用余光看著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連篇。


   來到服裝廠,所有的工作人員依舊沒有給王妍好臉色看。


   周斌當然感受到了她們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時候,回頭看了他們的樣子。


   還在考慮怎么對付他們,卻不被嫂子發現的時候,聽到王妍說:周斌,你在這里等著嫂子,我要進去工作,你千萬不能亂跑,明白嗎? 看到周斌點了點頭,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癡迷的看著嫂子扭動的身體,特別向往跟嫂子相互擁抱的感覺。


   特別是嫂子白嫩的皮膚,特別的滑潤,讓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來到廠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滿了不用嗯東西,王妍心里清楚,她們在針對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煩。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錯,為什么沒有一個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這些東西全部清洗一遍。


  張姐扭動著圓潤的屁股,翹著蘭花指,細聲細氣得跟王妍說。


   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這些東西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為什么還要清洗一遍? 張姐嘲諷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熱諷的說:因為什么,難道你自己不清楚嗎? 她說完,轉身離開的時候,還不屑地說:剛進廠子沒幾天,就想勾引王總,簡直癡人說夢。


   張姐顛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沒有人能夠比得上。


   王妍很生氣,她卻不敢說,擔心張姐讓自己卷鋪蓋走人。


   身邊的同事看到王妍這種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紛紛心中竊喜,覺得王妍就是活該,誰讓她自我感覺良好的勾引王總,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長什么鬼樣子。


   忍氣吞聲的抱著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雙手緊緊的握住拳頭,不斷地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擔心嫂子在里面的情況,生怕她受到欺負。


   就打算往窗邊走過去的時候,看到一群長相兇神惡煞的人,沖著他走過來。


   一時半會兒,周斌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事情,繼續裝傻充楞的往那邊走去。


   小混混 李大彪攔住周斌,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嗎?沒有人在這里陪你玩? 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進廠子的時候,就聽到經理弄了一個傻子進來。


   每個人的心里都很好奇,這個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別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著一個方向說: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這里,我現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邊說一邊往那邊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現在還在忙,要不然讓我們陪你玩好不好? 雖然周斌的心里,一點都不想讓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現在還是一個傻子,便笑著對著他們說:好啊,好啊,你們想要陪我玩什么? 看到周斌這種呆呆傻傻的樣子,李大彪對著身后的小弟,哈哈大笑得說:你們看,他還真的是一個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憤怒的對著他說:我嫂子說了,我不是傻子,你們不能這么說我。


   李大彪緊接著說: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剛才說錯了,為了彌補我的錯誤,哥哥帶著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看著時間還早,陪他們出去玩一會兒也無妨,繼續裝瘋賣傻的說:好啊,我最喜歡玩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市里最著名的娛樂場所走去。


   當然了,一起去的還有服裝廠好幾個思想領先的妹子。


   可是等著他們都到了KTV,周斌才發現有一群思想先進的妹子跟著。


   內心一陣激動,心想難道今天能夠享受魚水之歡? 想想都覺得激動。


   李大彪看著周斌色迷迷的樣子,笑著走過去說:你也喜歡女孩子? 我喜歡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說。


   看到周斌這個樣子,李大彪緊接著轉身對身后的人說:你們看到沒有,不僅僅是你們喜歡女人,這個小子也喜歡女人。


   說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覺得一陣臉紅,特別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時候,他真的想找一個地縫鉆進去。


   李大彪對著紅紅招了招手,摟著她的肩膀對她說:今天晚上給你一個光榮的任務。


   看著李大彪壞笑的樣子,紅紅猜著他肯定不會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這么開心。


   你說。


  靜靜的拋了一個媚眼,扭著小蠻腰對著李大彪說。


   把他下面弄大,你覺得有難度嗎?李大彪挑眉問道。


   紅紅小聲的說:彪哥,你有沒有搞錯,你讓我勾引一個傻子? 聽到他這么說的時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眾女中長的最漂亮的 陳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說:哥,要不然讓我去吧。


   李大彪沒想到,陳琳竟然主動站出來,頓時吃味的說:算了,我們一起玩游戲,輸了就要接受懲罰,你們覺得怎么樣? 這本來就是李大彪開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說了算。


   一群人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哄鬧著說:玩游戲!玩游戲! 周斌才恢復正常沒有幾天,更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不知道游戲規則。


   我們玩篩子。


   沒等周斌反應過來,李大彪就把篩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稱兄道弟的說:來,你先開始。


   周斌很為難的看著李大彪,神色盡是尷尬,眼神躲閃的看著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說:別墨跡,快點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篩子就開始搖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聲問他們猜一猜誰輸了。


   剛來到兩個妹子,都笑著說肯定是周斌輸了。


   周斌很尷尬的站在那里,手無舉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嚴肅的對著他說:輸了的人就要接受懲罰。


   周斌認命的看著他說:好吧,你說。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堪的。


   說著,讓 趙芳和陳琳過來。


   兩個身材高挑,長相妖嬈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強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聲。


  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們兩個。


   看到周斌的反應,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戲弄一下他,便說:你剛才不是說你喜歡女孩子嗎?你跟我說,你最喜歡的是她們的哪個地方? 周斌色迷迷的看著她們,害羞的指了指她們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頭,沒想到周斌雖然傻,竟然還有男人的需要。


   過一會,只見他眼珠一轉,壞笑的讓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開始周斌很猶豫,他擔心王妍知道了會不開心。


   強忍住內心的沖動,跟李大彪說,他嫂子不讓他隨便摸別的女生,要不然她們會嫁不出去的。


   等著他說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李大彪強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趙芳的上面,嚴肅的說:今天晚上讓她們兩個人陪你玩,怎么樣? 對著陳琳和趙芳使了個眼神,示意她們好好的捉弄一下這個傻子。


   她們兩個人扭動著翹臀走上去,分別站在周斌的兩邊。


   從自己的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看到她們完美的事業線。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著摸上去的感覺,應該有多爽。


   我,難道你不想嘗試一下這種感覺嗎? 陳琳把自己的飽滿,緊緊的貼在周斌的身上,雙手不斷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趙芳笑者嘻嘻的拿著他的手放在她的飽滿上,問他感覺怎么樣。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們把自己當傻子一樣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應。


   既然她們這樣主動,那自己不給他們上演一場精彩的戲劇,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個大好時光? 雙手漸漸的用力,不斷地揉搓著趙芳的傲人。


   一開始,心里還是很嫌棄趙芳上面那么小,就出來勾引別人。


   不過,玩弄了一會兒,發現雖然小,但是彈性十足,很想親吻上去,感受一下趙芳的美好。


   陳琳看到他有感覺,壞笑的說:呵,你想不想嘗試一下更舒服的? 周斌假裝什么都不懂得說:這個東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體為什么這么難受? 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紅的趙芳,嬌嗔地說:等會,我讓你舒服。


   嗯…… 趙芳沒有想到,這個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來這么舒服,不知道他會不(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會吃。


   周斌只不過是玩弄一下,并沒有認真,要不然她豈不是要爽死? 陳琳心里很嫉妒,為什么自己在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趙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邊,委屈得說: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們兩個人玩的多開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確,李大彪看到趙芳臉上陶醉的表情,很郁悶。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撐起了那么大的帳篷的時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來,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絕對不能讓周斌繼續舒服下去,于是他拉過趙芳,狠狠的親吻了幾口。


   沒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雙手特別難受。


   那種柔軟的感覺,真的讓人著迷。


   你為什么要要親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來,沒想到這個傻子,竟然還會攀比? 周斌看著被自己弄得小臉紅彤彤的趙芳,又看向她的櫻桃小嘴,滑膩膩的,肯定特別甜。


   想想都讓人激動。


   如果真的親吻到了,那自己豈不是成神仙了? 李大彪對著周斌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壞笑著說:要不然這樣,你們三個人玩一個游戲,只要你贏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樣? 周斌裝傻的說:什么游戲? 抓饅頭游戲。


   所有人會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老劉抱著 香香的后腰,輕輕撩起了她的裙擺,然后一路向下,手沿著內衣邊緣探了進去。


   此時的老劉,只想在這里,再和香香來一場酣暢淋漓的男歡女愛。


   香香也被老劉撩撥得渾身滾燙,主動捧著老劉的臉,在老劉的唇上瘋狂親吻。


   趙哥,我好喜歡你胡茬扎在我臉上的感覺……香香一臉的沉醉。


   老劉瘋狂親吻著她,舌頭也突破她的牙關,與她緊緊纏繞著。


   香香意亂情迷,伸手撫摸著老劉的胸膛,在他身上不斷的扭動,口中輕吟道:趙哥,人家還想要…… 老劉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脫掉自己的褲子與內衣,釋放出自己的武器,同時又將香香的內內撩撥到一邊。


   現在香香跨坐在老劉身上,想要脫掉她的內內非常困難,不如撥到一邊比較方便。


   香香羞怯的說:趙哥,你也太圖懶省事了,為什么不幫我脫下來…… 老劉嘿嘿笑道:脫下來麻煩,不如這樣省心。


   香香嘻嘻一笑,說:那我下次買一條開襠的好不好? 老劉興奮的說:那可真是太好了! 說著,老劉已經有些急不可耐,立刻就準備提槍上馬。


   這時候,隔壁房間忽然傳來一聲嘶吼: 老劉,你這個負心漢! 聽到那殺豬般的嚎叫,老劉知道, 寧姐醒來了。


   老劉拍了拍香香:我去處理!你別出面了,她平時就喜歡對你冷嘲熱諷的,比較難纏! 我要去!她可是打著你的主意!香香現在可是知道了老劉的魅力,生怕他被其他女人勾搭走,脫口道:要是她死纏著你怎么辦!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明星!老劉無奈地一笑。


   怎么不可能,我覺得你比明星還有本錢……香香不滿意的嘟囔著。


   老劉哈哈一笑,和香香一起,他覺得自然放松,甚至有種年輕了三十歲,回到十八歲談戀愛的感覺。


   他拍拍香香,哄著她回去吃早餐,讓她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把事情搞得更復雜,然后匆匆向著自己的房間跑去。


   果然,寧姐已經抱著雙臂,坐在地上干嚎:天殺的老劉!你個負心漢! 其他租客從門口經過,聽到這聲音,忍不住側目。


   老劉不由得出了一聲冷汗,生怕香香出來跟她斗上。


   偏偏看到提著早餐的老劉出現,寧姐一下子就降低了分貝,表情也從滿臉橫肉的兇惡變成了滿臉橫肉的別扭溫柔:原來你是給人家買早餐去了?!討厭!也不說說一聲! 哎不是!老劉趕緊擺手道:我不是給你買早餐!這是我給我自己買的,另外,昨天我們兩個也…… 我知道!昨天晚上給你吃的藥確實厲害了一點,但沒想到我會直接…… 寧姐伸手拿過早餐,自顧自地說:我就說今天怎么渾身跟車子攆過一樣的酸疼,肯定是昨天你太厲害了,把我給弄得暈了過去! 寧姐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地上,身邊滿是老劉的衣服,還以為昨天自己那個事兒成了。


   當時到處看不到老劉,她覺得,老劉肯定是干完自己就跑路了,所以起來便激動得大吼,想把老劉找回來。


   現在老劉提著一份早餐回來,她心里一下子就舒坦了,甚至還感動的不行。


   老劉看著寧姐那張激動的臉,急忙解釋道:不是,老妹兒你誤會了,我昨天晚上真沒對你怎樣…… 寧姐冷笑一聲,笑道:我在你房間里睡了一夜,你說沒有就沒有?再說,我昨晚給你吃的藥效果那么強烈,你沒睡我你怎么解決的? 老劉不由地來了脾氣,粗俗的大吼一聲:你這娘們花癡了吧?老子沒睡你!我睡的是香香! 在隔壁一直想出來幫老劉出頭的香香,聽到這一句,不由得吃著早餐甜甜的笑了起來。


   而這邊,寧姐聽了老劉的話,卻覺得,老劉肯定是羞于承認被自己下藥硬上了的事情,所以才搬出香香那個**的女人來。


   于是她哼哼道:行!你就嘴硬吧,你寧愿承認自己睡了雞,也不愿意承認睡了我。


   寧姐說到這里,語氣真誠的說:以后只要你想,隨時來找我! 老劉氣憤的說:你快走,你再不走,我今天就搬出去! 寧姐急忙說道:哎呀你別生氣,我這就走! 說著,寧姐還給老劉拋了一個媚眼,道: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走了。


   寧姐走了,留下老劉欲哭無淚。


   這他媽叫什么事兒?這個老女人這么多年沒跟男人搞過,難道自己都察覺不到她身體的情況嗎?自己怎么可能會搞她這樣的半老徐娘呢? 因為跟香香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所以連帶著老劉的心態也有了些變化。


   以前,他滿腦子想的都是 韓萌萌,畢竟這個膚白貌美、奶大臀翹的姑娘實在太過極品,而且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老劉做夢都想把她弄上手。


   可是,搞了香香之后,老劉對韓萌萌也就沒有那么渴望了。


   所以當韓萌萌來 駕校上課的時候,老劉對她沒有了往日那種熱情和無微不至,反而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讓韓萌萌有些詫異。


   對自己素來熱情的趙教練這是怎么了? 練車的時候,自己把車開的亂七八糟,教練雖然對自己也有些許指點,但是態度總是覺得有些冷淡。


   韓萌萌不由得納悶:之前教練看到自己,那雙眼睛仿佛能把自己扒光,那雙手也總是有意無意蹭向自己,蹭得自己渾身酥軟。


   可是今天,他那眼睛黯淡無神,對自己不冷不熱,這是怎么啦?我做錯什么了嗎 韓萌萌心里忽然有些悵然若失的感覺,不太舒服。


   不過也正是因為老劉對她保持距離,反而讓韓萌萌開始有些主動跟他接近,比如練車的時候總是找老劉說話,還不時的跟他撒嬌。


   老劉也沒想到,韓萌萌這個小丫頭這么有意思,自己不搭理她,她對自己反而更親熱了,真是奇怪。


   正向趁機跟韓萌萌增進一下感情,讓老劉招架不住的情況出現了。


   香香也來到駕校,準備練習科目二。


   以前,香香跟老劉雖然住的很近,但是沒什么深入的交集。


   香香在紅燈區工作,每天深夜回家的時候,老劉早就睡著了,早晨老劉一大早就要到駕校,可韓萌萌還沒起來,再等老劉從駕校下班回家,香香一般就已經上班去了。


   而且,香香報了駕校之后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很少過來練車。


   不過,老劉沒想到的是,剛跟香香深入交流過,她就來駕校練車了。


   其實香香今天原本準備去逛街買買東西,但是,心里(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和身體對于老劉的想念和依賴,卻越來越重。


   于是,她決定來駕校找老劉練車,不但能見見老劉,還能借機增進兩人的感情。


   緊接著,香香便穿著她性感撩人的小吊帶,齊著腿根的小短裙,踩著練車的平跟鞋,一扭一扭地來到了駕校。


   她身上風塵味濃,媚眼如絲,引得駕校師生集體側目。


   趙教練!我來練車啦! 香香說話的時候,語氣嬌滴滴的,眼神里也帶著鉤子。


   說著,香香就拉開教練車的后排座,跟韓萌萌坐在了一起。


   老劉通過后視鏡打量著香香與韓萌萌,她們倆同樣是性感,可是當香香和韓萌萌一起時,還是區別立見。


   香香的性感是帶著外露的、直接的、原始的,讓人看了就想直接上。


   而韓萌萌的性感是禁欲的、保守的,讓人欲罷不能的,讓人看了就想去征服。


   而且,韓萌萌的胸,比香香要大了一圈!這可是香香天然不足的劣勢,雖然她也已經很大了,可跟韓萌萌比還是差了不少。


   看到韓萌萌前面的呼之欲出,香香不由地苦了臉,挺了挺自己的胸,然后偷偷地捅了一下韓萌萌,低聲問:萌萌,你怎么吃的?奶長這么大! 這一句話聲音也不小,正在開車的男學員還是個大一的清純孩子,當場嚇得一腳踩到了剎車上,車里的人往前栽了一下,韓萌萌和香香的胸也不約而同地撞到了前座,又彈了回來。


   哇!你的還是真的呀!彈力這么好! 香香說著,她的手直接伸到了韓萌萌的胸前,嚇得韓萌萌直接抱住自己,緊張的說:你干什么…… 老劉急忙讓那個踩了急剎、一臉后怕的小伙子先下去緩一緩,然后對香香說:香香同學,準備一下,等下該你練車了! 老劉之所以這么說,就是想把這兩個女人分開,誰知道他馬上后悔了自己的決定。


   香香不像韓萌萌那么含蓄內斂,再加上跟老劉有了深入接觸,所以她從掛擋到打火,都要老劉抓著自己的手,手把手教才行。


   不過她開車的技術和韓萌萌一樣爛得不行,兩人輪流開了兩次,依然連對線都對不準,更別說倒車入庫了! 眼看著正午時分,學員們都陸陸續續回家吃飯了,老劉便對她們倆說:兩位同學,你們先吃飯,吃飯后再來練車吧。


   誰知道香香一臉撒嬌的說道:教練,你抱著我再練一盤嘛,人家想你抱著練,練完我們一起去吃飯! 什么? 老劉聞言,不由地心虛地朝后面看去,香香怎么能當著韓萌萌的面說的這么露骨…… 正好韓萌萌也紅著臉看過來,眼神中還有一絲嗔怪。


   老劉不由地一陣臉疼:當著女神的面,抱著香香開車?這也太刺激了吧?!不帶這么玩的啊! 不能嗎?我聽說好多教練都是這么教的啊?香香嘟起嘴,歪過身子對著老劉的脖子吹氣:就是您坐在這里,我坐在您身上開,怎么樣?! 說完,香香挑釁似的看了一眼韓萌萌:萌萌,你不介意吧? 韓萌萌有些郁悶,可是還能說什么?總不能說自己早就試過了吧? 于是她只能紅著臉說: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香香心里是故意想跟韓萌萌過不去,作為女人,尤其是風月場里打滾的女人,她早就感覺到韓萌萌和老劉之間的異樣情緒了,所以心里有點不爽。


   雖然她知道自己和老劉的關系也是無法明朗的,清楚自己跟他沒有未來,但是一看到這么極品的美女和老劉眉來眼去,她就沒來由的不爽,所以想讓她看看,自己跟老劉有多親密。


   就這樣,當著韓萌萌的面,老劉坐在了駕駛座上,香香沒有絲毫扭捏的坐了下來。


   她的小短裙輕薄短小,直接就坐在了老劉的老槍上面,可是她依然不滿意,特意扭動臀部,在上面蹭了兩下,蹭得老劉不可控制的膨脹起來…… 香香感覺到了老劉的變化,更加賣力的加緊了幾分,刺激得老劉恨不得當場把這個不老實的香香,一次干老實了再說! 但是,韓萌萌還在車里,老劉為了自己的形象,只能一本正經的說:開始了!你用心點!萌萌,你在后座也多觀察一下這些線和點!爭取下次考試的時候,你們倆都能一把過! 韓萌萌倒是很乖巧的應聲了一聲,看著老劉認真的模樣,她甚至都覺得自己之前好像有點多想了。


   估計很多人都是這樣練車的,自己把教練想成什么樣的人了呀!都怪自己!動不動水成那樣,還蹭掛擋桿,真是太不爭氣了! 香香可就不同了,她早就不是小女生,從老劉身上徒然上升的熱度她就能感覺到這個男人被自己的挑動。


   看準了!這個是肩膀對齊的線!離合器一松,老劉將車穩穩地開到了入庫前的線上,大手也握住了香香的小手,放在方向盤上:你好好感覺一下! 是這樣嗎?香香故意在老劉懷里扭了扭,她身上的香味和韓萌萌的不同,成熟而迷惑,混著韓萌萌在這車廂里散發的隱約處子香,更是給老劉打了一針催情劑一般,讓他有了一種左擁右抱的滿足。


   是這樣!老劉表揚道:接下來我們往右邊再試一試! 好啊!香香一邊說,一邊輕輕抬起臀部,將手往老劉左邊韓萌萌看不到的褲腿一拉,竟然將他的嗷嗷叫的老槍給拉了出來!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3128803.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3068613.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6863744.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7488106.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5688180.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7302295.html
https://twffppmkjl.weebly.com/3883006.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309842.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428556.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6923539.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