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工具|搓 奶頭

搓 奶頭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2 2:09:42 | 11個瀏覽
搓 奶頭


我在門外電線桿子一樣杵著,猜測著屋內可能正在發生的齷齪事兒,心里五味雜陳。


  連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我還算什么 男人玲子正隔著一道門被別的男人做。


  我使勁兒扯著頭上的頭發,心中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混出個人樣來做人上人,再也不受這些窩囊氣!這個社會和畜生生存的叢林一模一樣,只有強大了才能避免別人的撕咬。


  正胡思亂想著,我面前的門突然開了,玲子走了出來。


  我瞪大了眼睛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那 姓王的不會這么快就做完了吧?玲子把門帶上,拉了我就走。


  出了 紅粉帝國的大門我甩開了她的手:“你剛才做嘛推我出去?那姓王的王八蛋明顯是想弄你……”“對,我也知道他想上我,但你有什么辦法讓我躲過去不被他上?”玲子歪著頭看著我:“沒吃過豬肉你還沒見過豬跑?你難道不知道這是做這一行的潛、規則?”每一個媽咪要想自己手下多坐臺,那少不了打點 場子里管事兒的。


  場子越大管事兒的越牛比,遇見個男管事兒的,看上哪個媽咪,你最好自己洗做凈了去上他的床,否則,以后有的是你小鞋穿。


  甚至不再給你 的人派活。


  而且,場子里所有的 公關,每個月都有一次免費的,義務性質的被場子里的管事兒的送給那些能決定夜總會生意好壞甚至關門還是繼續營業的有關部門領導玩一夜的任務。


  被選中免費服務的一臉痛苦,因為那些領導中據說很多都是變態的玩法;沒被選中的公關也只是僥幸暫時逃脫,誰知道下個月會不會被選中呢?媽咪和小姐只是男人踩在腳下的玩物。


  我看著玲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陣酸楚:“對不起玲子,我,我沒本事保護你……”沒想到她卻笑了起來:“咯咯,我剛才在屋子里你在外邊就是這樣想的?”我點點頭。


  “算你還有點兒男人味!咯咯,告訴你吧,我沒讓姓王的得逞,他連老娘的毛也沒摸到一根!”我瞬間有點兒方,看著玲子:“那她怎么會放你出來?我剛才還尋思怎么這么快就搞完了……”我倆邊走邊說,玲子告訴我,我出了門以后那姓王的就一把摟住了她,順勢壓在了沙發上。


  她卻在姓王的耳邊嬌滴滴的說她的大姨媽正好來了,要是不怕“闖紅燈”壞了運氣那她現在就脫裙子給他。


  “ 張浩你是不知道,那王八蛋當時手已經伸進了我的裙子里,順著我的大腿摸到了腿根,聽了我的話,他的手嗖的一下就縮了回來!咯咯咯!”玲子笑嘻嘻的說。


  “就這,他就放過了你?”我有點兒懷疑。


  我這么一問,玲子的臉色黯淡了下來:“我答應他了,等大姨媽過去,給他!”“啊?你這……你這不等于還是要讓他弄嘛?”我脫口而出。


  玲子突然瞪著我:“我有什么辦法?只能是拖一天是一天!我以前是做過公關,但從我‘上岸’的那天起,我就發誓,以后從再也不要被我不喜歡的男人弄!……”她的大眼睛里有幾滴晶瑩的眼淚滾落下來,忽然她撲在我懷里,緊緊的抱著我:“張浩,你說,咱們這樣的人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怎么就這么難?”“你放心,我一定不讓姓王的那王八蛋得逞!”我摟著玲子,一股男人的保護欲油然而生。


  雖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里沒有一點兒底兒,但我相信一句話,事在人為。


    晚上六點半,我開著玲子花了三萬塊錢買來的一輛二手黑色商務車,拉著整整一車 美女去到了紅粉帝國。


  一波三折,從今晚起,我才算是真正開始了我的雞頭生涯。


  紅粉帝國屬于高消費場所,一共三層,第一層包房接待的客人是暴發戶式的土豪和大公司的白領;第二層則是有身份的貴賓才能去。


  至于第三層,只有少數高層的客人,那種不適宜在公眾眼中出現的人物才有資格上去。


  據說,層數越高,對公關的要求也越高,相應的,公關的生意也越好,能賺到的錢也就越多!我和玲子初來乍到,手下的姑娘被分在了第一層服務。


  王經理告訴我們,第一層有五個雞頭的人,一共八十多個公關。


  “唉,狼多肉少,以后生意好不好,那就看你們自己做了!”他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從玲子身邊走開的時候沒忘記在她圓滾滾的屁古上輕輕摸了一把。


  這是個充滿機會的行業,這也是個充斥著血腥和暴力以及陰謀和圈套的行業,我跳進了這個坑,不知道我的未來命運如何。


  (我的男友一千歲)……雞頭找好場子,媽咪領著公關進去做生意,在場子里和客人之間的事情,那就靠媽咪周旋了。


  玲子做這一行已經將近七八年,而且是從最基層的公關做起,“實戰”經驗豐富,我很相信她。


  我坐在車里開著車窗吸煙,一輛紅色的寶馬開過來停在我旁邊,車門打開,下來一個個頭高挑的美女。


  灰色豎條紋短袖衫,領口處系著黑色的細絲帶;深藍色的短裙,煙灰色的絲襪,腳上是一雙細高跟尖頭商務皮鞋。


  大、波浪卷齊肩短發,姓感大嘴巴,高挺小鼻梁,眼睛大而充滿野性,五官長得有些相似年輕時候的舒淇。


  她渾身上下散發著濃郁而高雅的職業氣息,走路時包裹在短裙里的飽滿翹臀輕輕擺動,姓感極了。


  一陣風吹過來她身上淡雅的香味兒,我沖著她吹了聲口哨。


  她側目冷冷看了我一眼,腳下步子加快,踩著高跟鞋“篤篤篤”的離開。


  我盯著她的屁古看,說實話,我第一次見這么精致而上翹的美屯。


  這屁古,她要是跪在床邊兒撅起來,我在后面,那該多爽?忽然,她在離我十米左右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倏然一個轉身向我走過來!“看夠了嘛?”她微笑站在我的車門前:“好看嗎?你想泡我?”我下意識點頭,心中那股傲勁兒也躥了上來:“想泡,你讓我泡嘛?”“咯咯咯!讓!”她做脆利落的吐了一個字兒出來,不過隨后一臉不屑道:“不過我覺得人都得有自知之明,你覺得你開著這么個破車來泡我這樣的美女,合適嗎?”一句話讓我立馬從荷爾蒙支撐起來的幻想回到了現實中。


  不過我嘴上不認輸,硬著頭皮道:“低調,低調你懂嗎?我這破車怎么了?我就喜歡開這樣的車……”她站在那兒笑的一臉嫵媚,伸出右手小手指勾了一下額前的幾綹亂發:“對,開這樣的車,拉的多,你是不是需要拉著公關來粉紅帝國開工?”我瞬間又變方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這女人竟然知道我是做什么行業的?被人一下摸到了底牌,我開始有點兒發窘。


  “你……你,你誰呀?你怎么知道我……”“咯咯,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等你買了寶馬,而且也擁有一座像紅粉帝國一樣的夜總會,那你就有資格來泡我了。


  ”美女笑的很好看,兩邊唇角上方還有淺淺的酒窩:“行了帥哥,我不逗你玩了,謝謝你今晚給了我一個好心情!咯咯!”我看見她的背影進了紅粉帝國的大門,但我猜測不出來她究竟是不是紅粉帝國的人,或者是某個雞頭手下的公關?  凌晨兩點,玲子帶著兩個姑娘一起回到了我的車上。


  另外七個姑娘今晚被客人帶出臺了。


  回到家后一番沖涼洗涮,女人麻煩,身上溝溝壑壑的都要洗的做凈,等到玲子洗完躺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差不多已經快睡著了。


  “知道嘛,我剛才算了一筆賬,咱們今晚純利潤三千!”她趴在我耳邊喜不自禁說道。


  我猛地翻了個身和她面對面,借著月光這才看清楚,玲子什么也沒穿,白花花的一團,身上散發著沐浴露的清香。


  但我現在關注的是她剛剛說的那個數目。


  “多少?三千?我草,這么牛比?一年就是一百多萬……”我興奮起來。


  “紅粉的生意真是太好了,張浩,咱們一定得抓住這個機會,好好的賺一筆錢!我在這個圈子里混了這么多年,也沒遇見這么好的場子!”還在說著話,玲子忽然伸手從我的大腿根滑了下去,一把攥住了我。


  心情不錯,再加上被玲子攥住,我的興趣也在身體里升騰起來。


  忽然玲子一把將我的頭從她的懷里推開,然后迅速的爬到了我的兩腿間。


  ……玲子的功夫確實厲害,一套活下來我正如她所料在她嘴里繳槍了。


  不過這次她并沒有像以往每一次做完床上運動以后就很快睡去,而是側著身子背對著我看著窗外,時不時會出上一口長氣。


  我能感覺到她心里有事兒,于是從后面輕輕抱住她,嘴巴咬著她的耳垂問她。


  她輕嘆一口氣:“唉……王經理說咱們人有點兒少,我糊弄他說有幾個充野模去走穴去了,過幾天回來……”“碼的,他這是在找茬兒吧?咱們現在都九個人了,還少?”我打斷她的話,胳膊從她的胸上圍過去,抓住了她胸前的柔軟在手里把玩。


  “他這真不是找茬!張浩你不知道,紅粉帝國這樣的大場子就要求每一個雞頭手里都最少有十幾二十個姑娘。


  “而且,每個雞頭手下的姑娘最好過一段時間就補充一些新鮮貨,都是老面孔,客人都玩膩了。


  你知道咱們今天生意為什么好嘛?”我握著柔軟的手正玩的興起,不停隨心所欲的正揉、捏出各種形狀,隨口接話:“為什么?”“因為咱們的人都是新面孔!還有柳娜柳燕姐妹倆,那早就名聲鵲起。


  再加上王經理又總是照顧我這邊上臺,生意不好才怪!”我停止了手在她匈前的運動:“姓王的那王八蛋故意照顧你讓你這邊多上臺,他這是在表明他還在惦記著你?”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火氣,一骨碌坐起來靠在床頭上吸煙。


  燃著的煙頭在黑暗中一亮一暗,玲子睡在我身邊沒出聲。


  差不多一分多鐘過去,她翻了個身面對我,柔軟的手掌覆蓋在我的胸前:“姓王的這一關我看我是逃不過去了,算了,我就當一回死人讓他自己在上面折騰去吧!“紅粉帝國這個場子咱們需要待下去,唉……最少,這也是一塊兒跳板,以后跳到哪兒,只要說在紅粉待過,那就是一塊兒招牌。


  ”  我心里涌上來一股酸酸的味道:“不行,玲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姓王的那個王八蛋碰你!你上次自己不是也說過,上岸不做公關之后,你發過誓,這輩子不讓不喜歡的男人睡嘛?” “楊軒?你這個 廢物怎么在這里?” 林東眼睛一瞇,突然覺得頭皮有點疼。


  林 鐵山也沉下了臉,這個廢物怎么到這里來了,打了林東還敢出現在他面前,真是不知死活。


  “你不是膽小怕事的跑了么?”他林東是誰?他可是 林家的太子爺,除了林老爺子,林家可以說就屬他最大,楊軒當初當著那么多的人打了他,落了他的面子不說,還害得他一直被人恥笑。


  林家太子爺居然被一個廢物倒插門女婿打了。


  林東怨恨的瞪著楊軒:“廢物就是廢物,自己惹了事兒跑了,讓一個女人給你扛著,懦夫,窩囊廢!!”楊軒面無表情,看著林東一直冷笑。


  林東在林家就是橫行霸道的小霸王,不受林鐵山待見的 林璇,一直以來沒少被林東變著方兒的欺負找麻煩。


  他入獄的三年,也不知道林璇是怎么挺過林鐵山和林東各種剝削壓榨的,估計林璇也不太好受,不然也不會本在公司資金緊張時,還借給林東300萬。


  以前楊軒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東的欺負,奈何不得林東,默默的安慰著林璇。


  現在,楊軒拉下林璇舉起的手,緊緊握住,他會讓欺負她的人,都生不如死。


  林璇低低抽泣,不知為何楊軒出現的那一剎那,無盡的委屈,屈辱都有了發泄口,全部涌滿了心口。


  林璇第一次沒有抵觸的握緊了手里的大手,感覺無比的安心,偷偷打量幾天不見的楊軒,發現楊軒和之前比,變化更大了,單是看著就無端的讓人覺得踏實,越加的讓人想要依靠。


  楊軒心內嘆了口氣,以為自己死心了,提醒自己不要再去關注她,可所有自己堆疊萬千的城墻,在看到她受欺負的那一刻都傾塌了,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楊軒輕輕的握緊了手里的纖手,無聲的安慰著身側嬌弱的女人。


  見楊軒和林璇暗里黏黏膩膩,不理會自己,林東氣急,眼珠一轉,想起楊軒剛才說的話,嘴角流露出一絲殘忍:“你剛說 威立還有人?怎么你想當救世主?拯救威立?”楊軒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他們不敢上,我可以上。


  ”林東笑了。


  “別以為之前你揍了我,就以為自己很牛逼了,人家可是職業的選手,你三腳貓的功夫,嚇唬嚇唬我這種沒身手的還可以,真到了 擂臺……”林東語氣一變,森冷的道:“估計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聞言,楊軒低眉淺笑,一臉挑釁:“說那么多廢話?還不是不敢讓我上?是被我揍得有心理陰影了?還是說你們整個東林都怕了我了?”林東被逗笑了,東林怎么可能會怕這個懦夫,不用 嘯天上場,隨便其他一個人都能收拾了楊軒。


  “不是我不讓你上場……”林東正想給楊軒灌輸一下安保大會的比賽規則,沒想林鐵山此時卻發話了。


  “讓他上去,他是林璇的丈夫,也就是威立的半個掌舵人,可以代表威立。


  ”比賽規則規定沒有報名的人是沒有資格參加比賽的。


  楊軒之前沒有報名,按理說,是沒有資格上臺的,不過規則是死的,人是活的。


  金錢和權勢的絕對擁有者,就是那個可以修改規則的人。


  林鐵山冷冷的看著楊軒,一個廢物有點本事了就狂妄自大到無法無天,不給他點教訓,都不記得自己僅僅只是一個林家的倒插門女婿了。


  一個不懂本分的倒插門女婿,只會惹是生非的話,給林家帶來麻煩不說,還會到處給林家丟人。


  “楊軒,你可以么?”雖然從之前救小雅的視頻和飯店破碎的墻壁,也知道楊軒的身手應該還不錯,但林璇還是十分擔心。


  嘯天那么厲害,楊軒會不會也被打成個殘廢?林璇嬌美的容顏都皺到了一起,白皙的手突然不敢放開楊軒的手,她不想才找到的楊軒又……“別擔心,我很快就回來。


  ”楊軒突然擁抱住了一下林璇,林璇身子一僵,立馬又柔軟了下來。


  林璇捂著砰砰直跳的心臟,絕美的臉上滿是紅暈。


  楊軒轉身上臺的那一刻,林璇平復了下不知名的心緒,叫住了楊軒。


  “楊軒……”“楊軒……對不起……”楊軒腳步一頓,又堅定的踏進了擂臺。


  “一個吃軟飯的軟蛋就是婆婆媽媽,也不知道我們所有員工的女神,怎么就選了你這么個廢物做上門女婿?”楊軒剛一進入擂臺,嘯天就哼笑出聲。


  以前林璇還在林氏工作的時候,林氏上下所有單身男性,幾乎都暗戀過林璇。


  楊軒眼神一冷,像看死人一樣的看著嘯天。


  嘯天心里一怵,吐了口唾沫,暗罵道:“這么個廢物軟蛋有什么好怕的。


  ”“看什么看,怎么?癩蛤蟆吃了天鵝肉,還嘚瑟上了?”楊軒懶得理會嘯天如同瘋狗般的犬吠,彈了彈新買的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一臉不耐煩的催促道:“廢話少說,趕緊出手,我還等著拿了第一,回去跟媳婦兒慶祝呢!”“你找死!”被人一再無視還像沾染了垃圾一樣的厭惡挑釁,是個男人都不能忍。


  嘯天漆黑的臉上滿是憤怒后的猙獰,毫不留情的就向楊軒揮出一拳。


  這一拳滿載了嘯天憤怒的氣焰,速度快而狠絕,虎虎生風中依稀能聽見拳風炸裂空氣的爆響。


  場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這一拳如果打在臉上,估計整張臉都會變成一團爛泥吧,說不定腦袋都會像個西瓜被破開一樣的碎裂開去。


  這一拳下去,楊軒還能活著么?場下的林璇心頭一緊,俏臉慘白,眼見拳頭就要觸及楊軒了,嚇得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哇哦!”在場的人都以為楊軒避不過去了,馬上就要腦袋開花,一地血漿了。


  沒想楊軒只是微微錯開一步,嘯天猛烈的攻擊就落了個空。


  “嗬”嘯天臉色一沉,一招落空,一套連環掌法,繼續沒有空暇的施展出來,他就不信這一套連環招式的攻擊下,楊軒還能躲了開去。


  在場的人之前有看到過嘯天使用這套掌法的人不由驚呼出聲,纏綿掌,纏綿不絕,一掌連一掌,每一掌都有震破內腹,斷筋挫骨之力。


  嘯天曾今就用這一招拍斷了別人幾十根骨頭,差點就讓人一命歸西了去。


  楊軒卻眉目悠閑,好像在晚間散步一樣,嘯天每一掌在快要碰到他的時候,都剛剛好的挪開一步,躲過了嘯天的攻擊。


  嘯天出多少拳,楊軒就挪幾步,每一步都能恰恰好的躲開嘯天的攻擊。


  就像之前張斌怎么攻擊嘯天,嘯天都一一躲開張斌的拳頭一樣。


  這一刻,場下的所有人都震驚的瞪大了雙眼,如此出神入化的功夫,確定不是電視劇里走出來的哪位大俠?這還是林家謠傳的那個廢物上門女婿?見嘯天在擂臺上被楊軒當猴子一樣戲耍,林東跟林鐵山也不由急躁起來了。


  “嘯天你可別放水,趕緊把楊軒給我打成殘廢,踢下擂臺。


  ”林東坐不住了,站起來對著擂臺大喊道。


  嘯天雖然嗯了一聲,但額頭直冒冷汗,其他人不清楚事情的如何,他作為當事人自然再了解不過。


  眼前的男子很強,無論怎么出手、甚至用小手段,都能被對方悄無聲息的一一化解。


  自己根本就不是楊軒的對手!想是這怎么想,嘯天被戲耍了這么久,也憋出了一股怒氣,他并不想試都沒試就放棄認輸。


  而且老板還在臺下看著,他敢不盡全力?嘯天呼和一聲,再次打出拳腳并濟的招式,火力十足的向楊軒攻去。


  楊軒無趣的搖了搖頭,再次腳下生風,極快的一一避過了嘯天的攻擊。


  嘯天越打越無力,楊軒不由冷笑出聲:“是不是累了?”“累了就該我了。


  ”不等嘯天回應,楊軒就極快的飛起一腳。


  楊軒這一腳看起來十分簡單,嘯天覺得自己應該有一擋之力。


  雙臂一伸,打算格擋開馬上到眼前的雙腳。


  不想……“咔嚓”嘯天慘叫一聲,臉色大變,噴出一口血,人還在持續的往外飛,直到環繞繩刺啦斷裂……“砰”一身巨物墜地的聲音……全場寂靜,在場所有人呆若木雞。


  一腳,就一腳,那個歷屆的狠人第一就這么被打敗了?林璇一臉愣愣,癡癡的看著在陽光下越發光芒四溢的楊軒,入了神。


  “醫療隊趕緊的去給我救人,你們人都死了么?”林東氣急敗壞的對著看呆了的醫療隊人大吼道。


  醫療隊猛然一醒,急急忙忙的趕去救治出氣多進氣少的嘯天。


  可惜嘯天沒死,但也廢了。


  “裁判,楊軒差點把人打死了,威立嚴重犯規了,趕緊立馬剔除出安保大會!!”林東幾乎要被氣傻,嘯天是爺爺送給他的重將,價值不可估量,結果就這么被楊軒給廢了,他怎么能不恨。


  裁判瞅瞅面無表情的楊軒,猶豫遲疑的看向林鐵山,額間一頭冷汗。


  “這東林的人可真不要臉,之前嘯天可是廢了張斌。


  人家威立找裁判主持公道,當時的裁判可是看林家的眼色……”“現在事到臨頭換自己了,就這副嘴臉,可真丟人!”眾人都覺得林東十分不要臉,一套規則兩套標準,原來林家人不止是對自家人狠的角色,還是連臉面都不顧及的兇貨,怪不得現在發展的這么快。


  林鐵山聽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臉色很不好看。


  “閉嘴,裁判宣布結果,繼續比賽吧。


  ”雖然之前嘯天廢了張斌的行為是很不要臉,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勉強無垢于落人話柄,但現在局勢反轉,而且楊軒實力比嘯天還厲害的多,如果他當著這么多人狡辯抵賴,無異于給林家抹黑。


  林鐵山看著楊軒的眼神一寒。


  “爺爺……”林東忿忿不平的還想反駁(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看見林鐵山難得陰沉的臉色,還是按捺了下來。


  哼,爺爺不肯做主,那我就自己來!被氣昏頭腦的林東,指著隊伍里實力第二的選手,讓他上去。


  那人見識過楊軒的身手后,心生畏懼,無奈拿人錢財,還是要替人辦事。


  只見人剛上擂臺,裁判宣布開始后,楊軒這次比賽一點猶豫都沒有,一腳就把人送飛了擂臺,剛修好的環繞繩又斷開了,地上也同樣多了一具奄奄一息的快死的人。


  臺下的人自認為見識了剛才那場比賽,已經足夠讓他們震撼于楊軒的實力了,沒想一個罩面都沒有,楊軒一腳就把人解決了。


  心里震撼之余,不由驚為天人。


  其他兩個人見狀,眼神驚懼,哆嗦著腿兒肚子直想認輸。


  林東氣的是咬牙切齒,卻又拿楊軒無可奈何,陰森森的瞥著想要偷溜的另外兩名參賽者。


  “你們是自己上去,還是想回家看到你們的家人……”兩人視死如歸的依次上了擂臺。


  無一例外,都被楊軒一腳掃了下來,落了個半口氣茍延殘喘。


  剛才上臺前,他居然牽到了媳婦兒柔嫩細滑的小手,還抱到了夢寐以求的柔軟嬌軀,楊軒熱血沸騰,心里火熱,只想早點解決完,去和媳婦兒邀功,說不定……楊軒眼神偷偷朝下瞥了眼林璇嬌嫩的紅唇,久等不見宣布結果的裁判。


  一眼望去,那裁判還在猶豫不決的看向林鐵山,聲音不由一冷。


  “東林輸了還不宣布結果?”裁判擦了擦頭上的汗,見林鐵山默然頷首,高聲宣布道:“威立勝出!”場上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楊軒一臉平靜的站在擂臺上,突然眼神一轉,看著林東一臉蔑視:“你不是嘲諷威立無能后續無人么,頗負盛名的東林也不過如此……”“只能止步前八。


  ”話落,楊軒走下了擂臺,林璇俏臉激動的正要迎上去,就見林東瘋了一樣的沖了上來,似乎想把楊軒大卸八塊一般兇狠。


  “你特么個死廢物,你算什么東西,不過我們林家一個上門女婿,敢這么嘲諷老子,老子要宰了你。


  ”
https://munieniu.weebly.com/9518941.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2184431.html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9804633.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3719506.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316458.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890343.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3630925.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2437339.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2578781.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2992323.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