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工具|羽鳥 澄香

羽鳥 澄香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9 12:23:43 | 12個瀏覽
羽鳥 澄香


上世紀80年代,隨著《 情人》(L’Amant)一書被王道乾先生譯介到 中國,法國女作家瑪格麗特· 杜拉斯(MargueriteDuras)為萬千中國讀者所推崇,影響了一些先鋒作家的創作風格,并成為持久風尚。


  對 很多人而言,杜拉斯是《情人》的作者,《廣島之戀》(Hiroshimamonamour)的編劇,是在少女時代與中國情人有過刻骨情愛的傳奇 女性,是繪盡情色之 美的時尚標簽。


  但在成為“現象”之前,杜拉斯其實已走過文學生涯和 人生的大半程,與在中國被“ 神化”相比,杜拉斯在其母國的“際遇”更加復雜,其文學創作也僅非一部《情人》可以概括。


  不可復制的情人 大概過了有兩個多小時,張 德旺覺得有些累了,找了個地方停下來,要在草地上躺著休息十分鐘再出發。


  張寒生怕被張德旺發現自己身體上的巨大變化,所以下了摩托車就直奔附近的草從,謊稱去方便。


  張德旺坐在草地上,看著張寒的背影,罵道:“這猴 崽子,憋成這樣也不說一聲。


  ” 馬蘭心里非常清楚張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進草叢中去的,肯定不單純是憋尿,畢竟這一路,張寒的東西頂得她差點失控了,摩托車每顛簸一下,張寒死家伙的東西就摩擦她一次。


  幾次下來,她早已經反應強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張德旺這時候說:“媳婦,你要不要去解個手?等下我一口氣就開到鎮上了,中間就不停了。


  ”馬蘭點頭道:“我想小便,可我有點害怕,這里雜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張德旺擺擺手,說:“等猴崽子出來,讓他(啊啊……)去給你站崗,我有點困,抓緊時間瞇幾分鐘。


  ”馬蘭說:“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張德旺不屑的說道:“他一猴崽子懂個蛋呀?沒事,再說,我在這里,他能對你做什么?”張德旺這么說,馬蘭也沒法多說,總不能告訴張德旺,其實自己被張寒給弄的腿發軟,怕萬一忍不住,被這小子給當著張德旺的面給弄了。


  一想到張寒,馬蘭心里便有些躁動,這小子本錢的確夠大,要是真能讓他滿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馬蘭邊想邊往草叢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見張寒正站在草叢中,手往前放,似乎還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馬蘭徑直走了過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發現他的大帳篷依舊架著,嫵媚地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 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嗎?”張寒這才發現馬蘭來了,也壞笑道,“馬蘭 嬸子,這樣坐摩托車誰受得了呀?讓我抱著你的細腰,還不讓我挺起來,可能嗎?”“猴崽子,你怎么不說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壞事呢?”“嗯,馬蘭嬸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村長娶了你真有福氣”張寒開始給馬蘭灌蜜糖了馬蘭卻不吃這套:“猴崽子,別總說好聽的,等會兒上了車,你可不許再搞了,不然被張德旺發現,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 明白嗎?”說完,馬蘭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說了句:“還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許偷看”“明白,明白,馬蘭嬸子,你去吧!我保證不偷看”,張寒嬉皮笑臉道,但他心里卻在嘀咕,不讓弄是因為擔心張德旺發現,但是要不被發現,是不是就能在張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婦呢?張寒并不知道他在張德旺這種大人的眼里,他還是個小屁孩,壓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不然的話,張德旺能讓張寒摟著馬蘭的腰,還坐在同一個摩托車上?馬蘭膽子不大,加上這里雜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遠,只在離張寒距離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開了褲腰帶,淅淅瀝瀝地開閘放水張寒這是頭一回聽這種誘人的聲音,回眸往張德旺停車的方向看,什么也見不到,他的膽子驟然大了,躡手躡腳地朝發出水聲的地方走去還別說,馬蘭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張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瀝瀝地釋放著,也許她感覺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見張寒一臉壞笑地地盯著她的胯下,一著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個猴崽子,滾回去,你不說不偷看老娘嗎?”“嘻嘻,馬蘭嬸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唄,我還沒見過女人解手呢”張寒嬉皮笑臉道“趕緊回去,要不然村長聽到了你死定了,你個猴崽子膽子太大了,快點,我還沒有撒完呢!”馬蘭又急又臊,生怕被張德旺發現張寒卻笑著說:“我不怕村長,我就怕馬蘭嬸你不給我看”聽著這話,馬蘭知道張寒是看不到不罷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廢水淅淅瀝瀝地噴出來張寒這才嘿嘿笑道:“馬蘭嬸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過我還沒有完全看清,啥時候讓我徹底看個夠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婦去”馬蘭說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見張寒小腹下的帳篷還搭著,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喲,疼,馬蘭嬸子,你要我斷子絕孫呀?”張寒疼得直咧嘴馬蘭感覺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動,便對張寒說:“這樣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聽馬蘭姐的,馬蘭姐就不虧待你,怎么樣?”張寒見馬蘭讓他稱呼她為姐,還說只要聽她的,就不會虧待他,心里知道馬蘭這是發騷了,想弄馬蘭肯定能成但是他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說:“馬蘭姐,你啥意思呀?”馬蘭媚笑道:“等下午回來再跟你說,趕緊出去吧!村長要知道你個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張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帳篷說:“好是好,可是,馬蘭姐,你看看,它軟不掉我怎么辦呀?”“你個猴崽子,就沒有自己解決過嗎?自己放了就軟掉了”馬蘭白了張寒一眼,張寒雄起的帳篷讓她心里直癢癢,但是張德旺還在附近,她想和張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勁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給我弄弄試試?是不是我的技術不好呀?”張寒用調戲的口吻說道噗嗤一聲,馬蘭笑了起來,但感覺到了張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誘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腳馬蘭佯罵道:“你個猴崽子,壞透了,回來的時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這事沒人可以幫你”說著,扭頭就往外走張寒看著她豐腴的屁股和纖腰扭出了草叢,心里一陣得意,他隱隱覺得馬蘭已經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兩人孤男寡女回來的路上,可能馬蘭根本就不會反抗,只要他主動點,馬蘭肯定會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張寒從草叢里出來后,馬蘭特意將目光瞥向張寒的小腹下,見帳篷已經沒了,意味深長地沖他嫵媚地一笑然后馬蘭才叫道:“德旺,起來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張德旺迷迷糊糊的醒來“有一會兒了,我跟張寒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趕緊到鎮上好休息”馬蘭搖了搖張德旺“行,咱們上車,一口氣殺到鎮上去”張德旺休息了十來分鐘后,精神頭也來了說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車這次,張寒對抱著馬蘭一點羞澀感都沒有了,很大膽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摟緊了她,還特意將手往上移動,直奔那兩處,結果被馬蘭狠狠地掐了一把,咸豬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來不過,沒顛簸五分鐘,他的小兄弟就又不聽話了,直接膨脹到了最佳狀態而馬蘭立馬感覺到股間被張寒頂著,一陣陣感覺襲遍全身,而這次,張寒再也不有意識地避開,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還特意配合著顛簸和坡度大占馬蘭的便宜。


  馬蘭明顯也感覺到了張寒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是女人,有空蕩讓這猴崽子鉆呢?況且她又不敢讓前面的張德旺發現。


  于是在這種兩人心照不宣情況下,張寒當著毫不知情的張德旺的面,竭盡所能的占馬蘭的便宜。


  不過,沒過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張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不再弄馬蘭,這讓馬蘭松了口氣,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著回去以后,找個機會和張寒弄一次,反正張德旺這個死人,都不帶有反應的,也不用再擔心。


  秀河鎮位于靈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這鎮上的人們與靈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飲一江水,但因為來往山路崎嶇,來回一趟要一天的時間。


  張德旺的 妹妹在鎮里開了間雜貨鋪,張德旺的兒子和女兒都在鎮上讀小學,兩孩子平時就住在張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時分,三人便到了張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張德旺的妹妹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長的很漂亮,而且鎮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會打扮,顯得洋氣很多。


  在張德旺妹妹家吃過中飯,張德旺便領著張寒上街去給他買衣服。


  張德旺也舍不得給張寒買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攤上給他淘了一身,一條長褲,一件襯衫,加起來花了一百多塊錢。


  盡管沒有多少錢,但這還是張寒頭一回穿襯衫,發現穿著襯衫顯得人五人六的還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脫下來。


  張德旺瞪了他一眼,“你個猴崽子現在就穿著了?這得留著你上電視的時候穿,等下讓你馬蘭嬸子給包起來,放在我家里,等電視臺的人來了,自然會給你的”。


  “好,村長,都聽你的”張寒心想,這衣服是人家掏錢買的,當然應該聽人家的,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這時候,張德旺一臉嚴肅地說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馬蘭嬸子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囑你幾句,你是個爺們,得保護好你嬸子,你嬸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來就收拾你!”張寒保證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不讓我嬸子受半點傷害。


  ”“猴崽子,老子沒白疼你,走吧!你們得盡快回去了,要不然遲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張德旺說著,跨上了摩托車,載著心花怒放的張寒朝他妹妹的雜貨鋪飚去。


  此時,馬蘭也已經從鎮小學看完孩子,回到了張德旺的妹妹家里,見張德旺載著張寒回來,她和張德旺的妹妹便同時從雜貨店里出來。


  張德旺把頭盔拿了下來遞給馬蘭,說道:“媳婦,你趕緊跟張寒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馬蘭點點頭,接過頭盔問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還是明天去呀?小紅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著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韓寶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晚上喝幾盅吧!他也老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張德旺的妹妹小紅說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對了媳婦,我給張寒買的衣服放在后備箱里了,先別給他穿,等我安排好了電視臺采訪時再給他。


  ”張德旺叮囑道。


  “行,知道了,張寒,上車,咱們回去吧!”馬蘭說著,先跨上了摩托車,張寒也跟著坐了上去。


  馬蘭對張德旺說:“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點回家,我們走了”。


  “村長,我保證不會讓我嬸子出事的,放心吧!”讓張寒有些驚訝的是,這馬蘭騎摩托車比她爺們張德旺都野性,油門踩得呼呼響,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鎮區外面駛去,車尾部煙塵飛揚。


  沒有了張德旺在車上,張寒的心馬上就野了,他大膽地摟著馬蘭的柳腰,故意貼湊的緊緊的,馬蘭意識到了他的企圖,回首佯罵道,“你個猴崽子,上來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讓你占了一個上午的便宜,還不知足呀?規矩點,老娘這是騎摩托車呢?不能分心”。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2801698.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9815142.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9495274.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615505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2410649.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8224362.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556039.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3796269.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5186514.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1373825.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