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性愛工具|fundoshi bulge

fundoshi bulge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8/16 0:52:52 | 7個瀏覽
fundoshi bulge


女人為何 拒絕愛愛  她為何會拒絕親熱  怕疼、干澀、抑郁、沒高潮等都會阻斷愛意  印第安納大學性健康促進 中心主任性學家黛比-赫本尼克  滿意的性生活是舒適和快樂的源泉,可有時候,這甜蜜的愛意常被女人的拒絕而阻斷。


   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性健康促進中心調查發現,身體出現不適是 女性拒絕 性愛的最主要原因,這些不適也是某些疾病的預警信號。


    因為性交疼痛拒絕性愛  可能潛在的疾病是慢性陰部疼痛。


    2010年美國最大規模的性生活調查結果發現,30%的婦女近期發生輕度至中度性交疼痛。


  除了前戲不足和性愛動作過猛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慢性陰部疼痛綜合征,患者陰部感覺灼痛、刺痛或刀割樣疼痛等。


   專家建議,盡早看婦科醫生,排查皮膚病或炎癥等原因。


  治療方法包括:藥物治療、止痛、理療和生物反饋療法等。


    很難或從來達不到 性高潮  可能提示糖尿病。


    疼痛及藥物副作用等會導致難以獲得性高潮。


  但2010年芝加哥大學一項涉及2000名57—85歲參試者的研究發現,性高潮難的另一大原因是糖尿病并發癥。


  糖尿病會損傷神經和小血管。


  專家表示,除積極篩查和預防糖尿病外,糖友在控制血糖的同時,還應該將性問題告訴醫生。


  女人拒絕愛愛的7大原因:怕疼痛沒高潮  雖然還沒到更年期,卻 陰道干澀難以性喚起  可能存在的疾病為心臟病。


    45歲以下女性陰道干澀,可能是心臟健康問題所致。


  其機理與男性ED和心臟病的關聯一致。


  另外,長期吸煙(玉米地做爰全過程)的女性也會發生陰道干澀。


  專家建議,徹底體檢,排查心臟病病因及癥狀,排除陰道干澀的其他病因:絕經早期(40—45歲)、圍絕經期(40歲開始)以及藥物副作用等。


  性愛中可以使用陰道潤滑劑改善干澀癥狀。


    幾乎對性愛提不起興趣  可能提示雄性激素偏低。


    無論男女,性激素都與性欲關系極大。


  與20多歲時相比,更年期之前女性體內雄性激素水平下降大約一半,進而導致性欲猛降。


  專家建議,適當補充雄性激素可改善女性性欲。


    極度性冷淡  可能提示抑郁癥或抑郁癥藥物副作用。


    對性愛的興趣頓失是臨床抑郁癥的一大典型癥狀。


  而抗抑郁藥更會讓人昏昏欲睡,性喚起和性高潮都隨之成為泡影。


  專家建議,與醫生商量是否可以更換其他藥物,以減少藥物副作用。


  女人拒絕愛愛的7大原因:怕疼痛沒高潮  因為陰道異味而找借口逃避性愛  可能提示細菌性陰道炎。


    細菌性陰道炎往往容易與霉菌感染混為一談,前者并非炎癥,而是陰道內菌群失衡,導致PH值失常,產生異味,輕則氨水味,重則死魚味。


  兩種疾病也可能同時發生。


  專家建議,及時看婦科,說明癥狀,對癥下藥,切忌胡亂用藥。


    性愛時,尿液漏出  可能存在壓力性尿失禁。


    前戲、性交和高潮等任何階段出現尿漏都不正常。


  壓力性尿失禁是盆腔肌肉虛弱或損傷所致。


  分娩、老年、吸煙、肥胖、慢阻肺及哮喘等都可能導致壓力性尿失禁。


  專家建議,性愛前幾小時不要喝水;性愛前排尿;后入式和側臥式性交姿勢有助于減輕女方膀胱和尿道壓力。


  另外,在泌尿科專家指導下進行盆底肌肉練習,并接受適當藥物治療。


  (徐澄)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分享到: “手段。


  ” 張泠一聽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夏留,你真覺 的我對付你還要手段嗎?之前我確實以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剛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過打著催乳師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聽張泠這話,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還侮辱我這神圣的職業,操……我正想開罵,張泠 看了看我店:“一個月,一個月內我一定會讓你關門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長時間沒有遇到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張泠,你夠囂張,一個月讓我消失,如果我一個月沒消失呢?你要怎么樣。


  ”“怎么要跟我打賭嗎?”張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賭就賭,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給我一個月,我一定會讓你這家店沒一點生意,你輸了的話,你這種敗類就給我滾出催乳師行業。


  ”張泠憤憤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張泠自己身為一位催乳師,為何就對同為催乳師的我,如此反感,這永遠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種仇恨,難道就因為我是個男的嗎?當然我也沒理會張泠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應你。


  ”“走著瞧。


  ”張泠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一道勝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攔下她。


  “你又想怎么樣。


  ”張泠縮了縮眉頭。


  “你好像還沒說你如果輸了呢?”我盯著她那一對雪峰道。


  雖然張泠囂張,但從專業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張泠 的胸實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許小倩,能以沒有乳水的狀態之下達到如此豐滿,如此筆挺誘人的胸實在太少了。


  “我不會輸。


  ”張泠不屑的哼了一聲。


  看她這種趾高氣揚的樣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會輸,我直接道:“我是說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皺。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嬈的的嬌軀:“張泠,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過分,如果你輸了,就讓我檢查檢查你的胸如何。


  ”“你……”張泠剛想發飆。


  我就連忙打斷道:“怎么怕輸嗎?”張泠 點了 點頭:“好,如果我輸了,我就讓你檢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沒有這個如果,哼……”說完,張泠甩頭走了。


  我目視著她離開, 看著她那妖嬈的嬌軀,那豐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這個賭約呢?應該再說大一點,如果張泠輸了,除了檢查胸之外,還要檢查檢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嗎?胸雖然美,但這身子更美呀!只是現在話都說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著人家繼續說這個。


  能摸胸也算不錯了,只要讓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夠忘得掉。


  當然這一切也不能光說不練,還是要努力才行,特別是我去觀察了一下張泠裝修好的店鋪,那設備,環境,還有人員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讓我瞬間有了一些危機感。


  這要不努力的話,自己離開不離開這個行業是小,這沒錢賺,才是虧大了。


  我也連忙制定了推銷廣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滿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門,還沒坐下,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道腳步聲。


  “不會這么靈驗吧,剛貼出去就來了。


  ”我聽到腳步聲,一下子來了精神,然而回頭一看見到卻是郭 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實一直躲著郭小欣。


  不是她不夠漂亮。


  要說郭小欣絕對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大美人,那胸雖然要比徐雅雅,許小倩,張泠等人小了一點,可她才不過二十歲出頭,能發育這么美好,已經算是不錯了。


  特別是短裙下那一雙美白大長腿,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說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關系的話,自己跟徐雅雅之間或許這一輩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點怕她。


  見到她進來,不由縮了縮頭,看著她瞪著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來了。


  ”“哼,你個沒良心的,看了人家,親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來就直接質問了起來。


  “小欣,看你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店里忙嗎?你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隨便胡扯著,畢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實,要是她一生氣把事情捅給徐雅雅聽。


  那自己豈不是更完蛋。


  看著小妮子嘟嘴生氣的樣子,我瞧了瞧身邊美人,一把從身后摟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氣了,是我錯了好嗎?來哥哥親一個。


  ”“我才不要你親呢?”小妮子哼了一聲,推開我說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氣了,今天我來找你,主要是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聽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皺了皺眉頭。


  “嗯。


  ”郭小欣慎重點了點頭道:“從昨晚開始我姐就說胸疼,讓我幫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讓你姐來找我呢?”我一聽立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這來找你都是我偷偷來的呢?”郭小欣張大嘴巴道。


  我縮了縮眉頭,知道徐雅雅肯定還是生那天的氣,不由的有些郁悶,但她生氣歸生氣,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著郭小欣正要走,但想著自己現在跟張泠打賭呢?老是關店不好,就讓郭小欣幫我看著,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 小留,你怎么來了。


  ”徐雅雅開門見著我,就詫異的問道。


  “你說我怎么來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時也顧不上跟她生氣了,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幫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雖然誘人。


  不過此時我倒是沒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種病因(兩性口述小說)。


  徐雅雅漲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來就豐滿,之前因為堵塞不能出奶水,現在雖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實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夠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會發生奶漲,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著吧!”我直接對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皺,搖了搖頭道:“不要。


  ”“怎么還不要了呢?”我也是皺了皺眉頭,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這是漲奶了,我必須要幫你吸出來,要不然的話你會更疼,甚至會引起發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詫異的看了看我,隨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嗎?這該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說了沒事,沒事,她怎么還跑去找你。


  ”見徐雅雅還怪上了郭小欣,我郁悶道:“你這是病得治,快點去躺著吧!”“我不要。


  ”徐雅雅搖了搖頭,身子還往退了一步。


  見到她這舉動,我不禁一陣心痛:“徐雅雅,你這是要跟我斷了關系嗎?”“不是的。


  ”徐雅雅抬頭看了看我:“我只是覺得我…我們這樣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澀一笑,看著徐雅雅羞澀樣子是又氣又急,問道:“你真覺的這樣不大好的話,當初為什么又要我幫你呢?”“我……”徐雅雅一時語塞。


  “哼。


  ”我哼了一聲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難道還不相信我的專業嗎?我當了這么多年催乳師,為多少母親治療過,這期間我飽受了多少質疑,現在你也要不信我嗎?”“我…我沒有。


  ”徐雅雅搖了搖頭,一個激動,胸口立馬又漲了起來,她那俏臉立馬扭曲在了一起,還拿著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這是漲奶了。


  看著她痛苦的表情,應該是很痛的。


  畢竟這都兩天了。


  “徐雅雅,讓我幫你好嗎?”我靠近徐雅雅問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著痛,還是不讓我幫忙治療。


  我真是又氣又急又無奈。


  看著徐雅雅那幾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臉蛋,草,豁出去了,罵了一聲,我直接朝著徐雅雅抱了過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聲,拍打著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點放開我。


  ”我沒理會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著她走向臥室,把她放到床上,沒等徐雅雅掙扎,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粗魯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裝,我可以直接從上面往下脫。


  一拉下來,徐雅雅妖嬈的嬌軀立馬彰顯了出來。


  那黑色的蕾絲文胸之下,那一對雪峰隱隱誘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徐雅雅這奶漲不是一天兩天的了,我必須要快點幫她吸出來,不然的話要是引起發炎,那就麻煩了。


  想著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驚慌的搖了搖頭,不斷推搡著我。


  為了治療徐雅雅的奶漲,我沒理會她,直接摁住她,解開她的文胸扣子,因為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開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開了扣子,那一對雪峰一下崩了出來,文胸脫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雙峰挺拔而立,充滿著誘人的氣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時已經羞的緊閉上了眼睛,一張臉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了,哼聲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聽到徐雅雅這話,雖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還是沒管著她,直接朝著她的雪峰親了上去。


  剛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聲,一雙手更是直接朝著我抱了過來,擺了擺頭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別…別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繼續幫她治療。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著徐雅雅不斷搖擺的身子,體內的浴火也跟著慢慢涌動了起來,這一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貪婪著徐雅雅的美胸,還是為徐雅雅治療。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開始變得不安分起來。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著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豬手,嚇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攔我,可惜已經太遲了,我的手已經摸到了。


  徐雅雅顯然有感覺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聲,雙手直接緊鎖住我的脖子,喘著粗氣道:“不…不要,小留,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為什么……”嗚嗚嗚……嗚嗚嗚……徐雅雅喊著一下哭了起來,我渾身一顫,慌忙抽出手,離開徐雅雅的嬌軀。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動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為什么……”看著徐雅雅越哭越傷心,我也跟著心疼,伸手抱住她,貼著她耳邊道:“徐雅雅,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幫你治療。


  ”“治療,那你也不能亂…亂摸呀!”徐雅雅哭著狠狠的又拍了我幾下。


  雖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無助坐起來,只能再次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剛才吸出來不少奶水,應該不會再出現脹痛了,就直接從床上起來道:“徐雅雅,你現在應該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剛要走。


  “你給我回來。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頭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來,拉了衣服擋住自己的胸,盯著我問道:“小留,我們還能回到從前嗎?”我一愣,苦澀的笑了笑,還能嗎?我也不知道,其實自己這話也想問徐雅雅,回頭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頭:“徐雅雅,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回到從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當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馬白了我一眼,羞紅著臉:“我怎么沒當你是弟弟,如果不當你是弟弟的話,我會讓你幫我這樣治療嗎?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說著俏臉當即浮起一片紅暈,沒把后面的話說出來,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澀一笑道:“徐雅雅,對不起,是我沒忍住。


  ”“唉!”徐雅雅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雅雅擺了擺手:“小留,我們還跟以前一樣好嗎?”雖然我心里頭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會永遠失去徐雅雅,點了點頭道:“嗯,你還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馬樂了,也是重重點了點頭:“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235607.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7172951.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1150116.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384593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7128786.html
https://twgyhujiko.weebly.com/8498187.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430808.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757177.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811902.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822536.html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