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換妻 自拍|換妻 自拍

換妻 自拍

{網站主詞}發表于2021-08-06 00:56:08 | 40998個瀏覽


李玲沒有死成,卻生不如死。

   高強看到李玲沒有了生命威脅,就將李玲關在了房間里,他自己出去逍遙自在去了。

   他怎么都不愿意相信李玲所說的,于是便決定去李玲的公司打聽打聽,要是能夠見到 老曾那就更好了。

   等到高強離開后,李玲便開始想辦法要怎么逃離。

   臥室門被從外面反鎖了,李玲將能用的工具都用到了,可依然沒有想到能夠逃出去的辦法,想要打電話求助,卻發現電話也被高強給帶出去了,沒有辦法,李玲只能安靜下來,想著等一會兒高強打開了門,看能不能逃出去。

   豪華的總統套房里,老曾跟 周珊珊的一個晨間運動就用了一個早上,等到一切歸于平靜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了,倆人的肚子都開始唱起了空城計。

   他的手機被 蘇珊珊給沒收了,不知道公司發生的事情,更加不知道李玲此刻有多絕望。

   “曾哥哥,你想什么呢?” 姍姍穿著老曾的白襯衫,里面空無一物,卷起的袖口上露出她白嫩(益智故事)的胳膊,luǒ露在外面的肌膚上有曖昧的痕跡,斑斑點點讓人浮想聯翩。

   “沒想什么,中午我們吃什么?” 老曾急忙收回了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蘇珊珊這個女人的控制yù及強,就算是老高提出來要自己的手機,蘇珊珊也不會答應的。

   所以,為了避免自己的自尊心受損,他還是很識時務的沒有再提出來。

   蘇珊珊嬌嫩的紅唇在老曾的唇上落下了一個炙熱的吻,咯咯笑著說:“放心好了,你公司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 她自然能夠知道老曾心里所想,不得不說,這一點上,蘇珊珊對老曾很了解。

   “嗯!” 老曾沒有再強調這個問題,微微的點了點頭。

   午飯就是在酒店里的餐廳解決了,吃過午飯,周珊珊提出去海邊曬日光浴。

   說實話,對于日光浴老曾沒有多少興趣,可在這炎熱的天氣,海邊有很多穿著清涼的美女倒是引起了老曾的興趣。

   蘇珊珊的泳衣很是大膽,那薄薄的面料只用一根細細的 帶子系著,只要在后面輕輕的一拉,里面那xìng感的飽滿便會暴露出來。

   除此之外,同色系的小褲褲也顯得別具一格,就前面一點巴掌大的地方,其他都是用粗細不一的帶子控制著,那黑色的絨毛有幾根更是倔強的鉆到了外面,讓老曾的目光怎么迅速的捕捉到了。

   敢這樣穿,就是因為蘇珊珊對自己身材的絕對自信,瘦一點胖一點都 不行

   而周珊珊,剛好就是置身于這胖一點跟瘦一點的中間…… “怎么樣?好看嗎?” 周珊珊笑的甜美,在老曾的面前優雅的轉了一個圈,嬌滴滴的問。

   老曾急忙吞了一口唾沫,在周珊珊那挺翹的蜜桃臀上摸了一下,在那跟細細的,帶著彈xìng的帶子上拽了一下。

   啪的一聲,那帶子便彈了起來,然后落下,發出清脆的響聲。

   “你這么穿,也不怕 男人們犯罪?” 說完,老曾有些苦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往下,那緊身的泳衣就那么凸出了一大塊兒,著實有點尷尬。

   “咯咯咯,曾哥哥怎么能怪我呢,其他男人犯罪跟我有什么關系?至于你,只要你想,我隨時可以……” 噗嗤,老曾覺得要是再這么下去,自己非得流鼻血不可。

   好容易壓下了火氣,高珊珊挽著老曾就走了出去。

   果然如老曾所想,剛出去,周珊珊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男人,一個個就好像蒼蠅見到了血似的,恨不得直接黏在周珊珊的身上不下來。

   不遠處 那個男人更是夸張,只顧著看周珊珊,居然沒有去看面前的路,直接從一個撐開的太陽傘上撞上去了。

   咯噔一聲響,然后便是一個女人的尖叫。

   頓時便吸引了眾人看了過去。

   然后,便出現了讓人捧腹大笑的一幕。

   那個太陽傘的下面躺著一個拿著牛nǎi正在喝的 胖妞,胖妞不防,牛nǎi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一聲尖叫。

   那個男人這才回過神來,急忙向胖妞道歉,可那個胖妞在看到男人的長相之后眼睛就亮了,不依不饒的讓那個男人賠償自己。

   男人以為胖妞要勒索他,本來都準備好挨宰了,卻沒有想到胖妞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要求,讓那個男人將她身上的牛nǎitiǎn干凈,男人原本不愿意的,可卻沒有想到接二連三的又走過來了兩個胖妞,一個個體重都超過三百了,虎視眈眈的 看著他。

   就好像只要他敢再說一句不愿意,她們就可以將男人強上了似的。

   看熱鬧的人不嫌事兒大,頓時便開始起哄,那個男人只能認命的朝著那個胖妞走了過去。

   “估計這個男人這輩子都不想喝牛nǎi了!” 老曾有些同情的看著那個男人,對身邊的周珊珊說。

   “那你呢?你想不想?” 老曾一個哆嗦,急忙回頭看向周珊珊,此刻,周珊珊媚眼如絲,紅唇xìng感,白嫩的肌膚在陽光下微微泛著光,讓老曾的心里不由得出現了一個畫面。

   周珊珊躺在沙發上,身上灑滿了牛nǎi,那滾動的白色nǎi珠,讓老曾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喉嚨干澀,想要將那些nǎi珠吞下。

   看到老曾的反應,周珊珊滿足了,然后不嫌事兒大的朝著那邊走了過去,嬌滴滴的笑著說:“怎么樣,牛nǎi的味道好嗎?” 那個男人憋屈的整張臉都扭曲了,可卻在聽到周珊珊的聲音后扯出了一絲笑,只不過笑得太勉強了,比哭還難看。

   老曾實在是沒有興趣了,拉著周珊珊離開了。

   周珊珊吵著要去游泳,老曾一個人在沙灘上散步,然后,一個男人朝著老曾走了過來。

   男人穿著沙灘褲,帶著一頂帽子,目光中帶著濃濃的憤怒,就好像老曾搶了他 老婆似的。

   周珊珊此刻不在,他要是看到這個男人的話,肯定會在第一時間認出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剛好就是趙曉東! 徐岱川舉手嚇得伍葦靜脖子一縮,盧畊弘忙攔住 他說:“不用了不用了,不喝酒我也幫你,放心。

  只是,我也不敢肯定我說的話有用,我跟白總真沒什么私交。

  ”盧畊弘心疼壞了,徐岱川一看就是喝高了,哪還有半點平時的風度,甩開盧畊弘的手說:“那不行,我老婆可不能不給我 兄弟面子,喝,趕緊喝。

  ”說著徐岱川竟是把整杯酒灌到了伍葦靜的嘴里,見伍葦靜酒淋得滿身都是,而且不停咳嗽,他哈哈大笑,說:“這就對了嘛。

  畊弘,我謝謝你肯幫忙,這杯我敬你的。

  ”說完仰頭干了。

  盧畊弘想過去給伍葦靜拍一下后背,徐岱川在,他又不敢。

  終于徐岱川說要撒尿,跑廁所去了,盧畊弘忙抽紙巾給伍葦靜擦,小聲問 她說:“你沒事吧?”伍葦靜 臉紅推開他的手說:“我沒事。

  ”然后嗔他說:“你干嘛呢?再亂來 信不信……信不信……”“我信我信。

  ”盧畊弘嘆口氣跟她說:“你還說你們沒問題,你看他是怎么對你的。

  ”說著盧畊弘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摟進懷里。

  伍葦靜嚇一跳,掙開了說:“你別亂來,我老公還在呢!”盧畊弘聽著樂了,逗她說:“你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老公不在的話,你是不是就……”“沒有。

  我不是那意思。

  ”伍葦靜臉紅打斷他,再也呆不住了,跑進房躲了起來。

  盧畊弘起身要追,結果徐岱川從廁所出來了,見他老婆不在,問盧畊弘說:“我老婆呢?”盧畊弘暗叫好險,笑笑說道:“她回房了,可能是想換衣服吧。

  ”“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這娘們反了天了。

  換什么衣服,有陪我兄弟重要嗎?你起來干嘛?要走啊?那可不行,我還沒喝過癮呢!”盧畊弘心里一凜,忙說:“沒,我是想上廁所。

  ”說著去了廁所。

  他出來的時候見到廳里沒人,正納悶,卻聽房間里隱隱傳出叫罵身。

  他擔心伍葦靜被打,就過去偷聽,隱隱聽到房里徐岱川在罵:“艸!你天天在醫院里快活,見到我就沒興趣了是吧?快點幫我,難受死了,我還要出去喝酒呢!”盧畊弘聽著又是羨慕又是難過,如果伍葦靜是他老婆就好了,他肯定不會像徐岱川這樣對自己老婆。

  他自己一個人喝著悶酒,沒幾分鐘徐岱川就心滿意足的出來了,伍葦靜跟在后面,臉上帶著異樣的嫣紅。

  再次入席,盧畊弘只當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跟徐岱川喝著酒,腳卻又伸過去了,挨到伍葦靜的腳后,她似乎有了經驗,沒有驚(愛女狂歡)到,只是縮了下腳就不敢動了,可能是怕她老公看到。

  盧畊弘其實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想安慰伍葦靜一下,就把腳放在她的腳上,輕輕摩挲。

  伍葦靜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圖,看他一眼就沒別的反應了,只是不時瞄她老公,怕被發現。

  盧畊弘告別的時候徐岱川站都站不穩了,大著舌頭交代伍葦靜說:“老……老婆,你幫……幫我送我兄弟下……下去,我不行了。

  ”盧畊弘酒量好,還清醒著呢,忙說不用了。

  徐岱川卻不由分說的把伍葦靜推過來說:“趕……趕緊的,磨磨蹭蹭的,信……信不信我揍你。

  ”盧畊弘跟伍葦靜站在電梯里,兩人都沒說話。

  盧畊弘是在醞釀,也怕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把伍葦靜氣跑。

  伍葦靜是不好意思,有點警惕的離盧畊弘稍遠。

  出到外面,盧畊弘忍不住了,問她說:“我真沒有機會嗎?我喜歡你,我不想放棄。

  ”伍葦靜被他壁咚,躲都沒地方躲,仰頭看他,嘴硬的說:“我是你嫂子。

  ”“嫂個屁。

  你再說信不信我現在就上去找姓徐的攤牌?他這算什么男人,這樣對自己老婆。

  ”說著他突然驚咦一聲,掀開伍葦靜的衣領說:“你這是什么?”伍葦靜還以為他要干什么呢,聽見他問,往自己領口看才知道他在問什么,她淡淡的說:“沒什么,只是過敏。

  我碰到酒都會這樣,紅半天都消退不下來。

  ”盧畊弘看著她雪白的兩片卻沒半點其他想法,只心疼的問她說:“癢嗎?我幫你撓撓。

  ”他伸手被伍葦靜抓住了,他卻沒有退縮,欺身就親上了她的唇。

  她的唇很軟,氣息很好聞,盧畊弘有點流連忘返,經過陡然遇襲的震動后,她被強吻,漸漸歸于平靜,好半天,直到盧畊弘的手往她上面撫她才狠咬盧畊弘的嘴唇推開盧畊弘說:“以后不許再對我這樣,聽到沒有?要不然我不理你了。

  ”盧畊弘摸著被咬出血的嘴唇想笑,她這都第幾次威脅了,沒一次能說到做到。

  單看她剛才的反應就知道,她對自己肯定是有感覺的,所以盧畊弘很欣慰,撩了下她的頭發說:“行,我下次吻一定先征得你同意。

  ”說著伏身親了下她的額頭說:“親這里不算。

  ”在她鼓著腮幫生氣時深情的看著她問:“徐岱川在房間里逼你干嘛了?以后他要再這樣,你跟我說,我幫你收拾他。

  ”伍葦靜順利讓盧畊弘轉移了注意力,她臉紅捶盧畊弘說:“你怎么這么壞,什么都偷聽,也不怕生紅眼。

  ”盧畊弘刮她鼻子一下說:“偷看才生紅眼。

  下次我想看,你讓不讓我看?上次我都沒看仔細呢!”伍葦靜不禁逗,舉拳作勢要打,盧畊弘啞然一笑,抓著她的粉拳說:“好了,不讓看就不讓看。

  你回去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除非你想跟我回家。

  ”“去死。

  ”伍葦靜推開他逃了。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盧畊弘還真有種找到初戀的感覺。

  他只談過一次戀愛,那已經是讀書的時候的事了。

  回到家,看到 白晶在房間里處理公務,門開著并不防他。

  看著她睡裙下露出的美腿,盧畊弘又被勾起癮頭了,想到伍葦靜被徐岱川強迫,他火氣更盛,白晶瞥他一眼,他才收斂一些,坐在廳里抽煙。

  白晶聞到煙味皺眉出來,搶走他的煙按滅了說:“不是說了家里不能抽煙嗎?你喝酒了?”家里規矩越來越多,盧畊弘抬頭瞪著白晶,白晶心里一凜,卻并不退縮,堅毅跟他對視。

  突然想到自己那個剛興起的念頭,想試試看她是不是真是那種喜歡找刺激的女人,盧畊弘想要瘋狂的沖動越來越盛,就猛一下扯著她的手把她拉下來了。

  白晶“啊”的一聲摔倒在盧畊弘身上,感受著盧畊弘火熱的體溫,她開始害怕了,掙扎著問盧畊弘說:“你想干嘛?”她秀眉一豎,眼睛一瞪,盧畊弘還真嚇到了,緊張的說:“沒……沒想干嘛。

  ”“沒想干嘛你拉我是什么意思?”白晶問著臉紅了。

  “我……我……我……我……”盧畊弘緊張壞了,白晶的氣場太強了,他有點受不了,支支吾吾的竟是問白晶:“你……你多少錢一次?”“什么意思?”白晶不解,起來整理著衣服。

  “你不是兼職干那個的嗎?多少錢一次?”“那個?哪個?”盧畊弘拿手指一比劃,她氣得拿抱枕砸盧畊弘臉上:“去死。

  ”說著回房,“嘭”一聲把門關上了。

  盧畊弘撓頭,不明白她為什么生氣。

  她活都干了,還不讓人說呀?洗完澡擦頭的時候,想起徐岱川的委托,盧畊弘覺得還是盡一下心意比較好,于是敲白晶的門。

  門開,白晶冷冷看著他說:“干嘛?”盧畊弘一下子就怯了,納納說道:“沒……沒事。

  ”要走卻被白晶喊住了,問他說:“你以后去見朋友或者是治病,能不能帶著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熱門文章
隨機閱讀
標簽列表
友情鏈接